第218章 无端的报复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本来想上孙志富家看看去,突然听到后面有人叫自己名字。

    他转头一看,叫自己的不是别人,正是邓洁。

    陈飞走过去,邓洁倒是挺着急的问他:“怎么样,事儿办了吗?”

    陈飞嘿嘿一笑说:“办了是办了,感觉镇上挺支持的,估计三天后就能批下来。”

    邓洁点点头,陈飞总觉得自己有点亏欠邓洁的,毕竟自己占用了人家那么大一块地,人家连价钱都没跟自己谈过。

    陈飞说:“对了,你这个地算是包给我的,你开个价吧。”

    邓洁巧笑一声说:“快算了吧,我这地放我手里能干啥,给你还有点用处。”

    陈飞挠了挠头,不知道该书什么好,但是两个人站在一起又觉得有点尴尬,就问:“对了,你干啥去了。”

    陈飞这种没话找话说的层次比较低,就会问人家吃了没睡了没干啥去了。

    邓洁咂咂嘴,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陈飞说:“我上你家去了啊。”

    陈飞当时就懵了,感觉血压瞬间有彪到顶端的意思说:“你,你上我家干嘛去?”

    邓洁白了陈飞一眼,她不是不知道,有些人想得到你,得不到就会用最恶劣的方式毁了你。

    自己现在的名声,在村里那就跟过街老鼠差不了多少,这些谣言被传到所有人的耳朵里,当然,陈飞的妈妈也算一个。

    他们甚至觉得,自己的脚踩在他们的地上,他们都会嫌脏一样。

    他看着陈飞突然变得有些懵,脸一下被憋得通红,无奈的笑了笑,说:“没啥,就是买了两只鸡给家送回去了。”

    陈飞没明白,莫名其妙的买鸡送过去干啥?又不是过年过节的,况且是自己欠了人家的人情,哪有人家给自己送东西的道理。

    还没等陈飞问明白,邓洁就说:“行,我先回去了,回头事儿办完了,你把文件啥的送我那就行。”

    陈飞不好意思的说:“要不我送你吧?”

    邓洁点点头,也没拒绝。陈飞就开着车把邓洁送到门口。

    临走的时候,邓洁说:“要不上我家坐坐?”陈飞摇头说:“不了,我得先回去了。”

    当陈飞看在围在邓洁家周围的那些大婶,简直是无语。

    他们甚至风雨无阻,跟侦察兵一样的天天定时定点的蹲在邓洁家门口嚼舌头根子。

    也不知道累不累。陈飞除了无奈,还有种莫名的怒火,所谓,人言可畏,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陈飞回到家,就看到两只鸡扔在大门口。

    陈飞一看也有点纳闷,这是什么情况?

    进门一看,陈妈正气的呼哧带喘坐在茶几前面。陈飞走过去,小心翼翼的问:“妈,门口……”

    还没等陈飞说完话,陈妈站起来就是一个大耳光打在陈飞脸上。

    陈飞顿时觉得脸上一股火辣的刺痛感。

    看样子门口的鸡应该是邓洁送来的,他没说什么,母亲年纪大了,想让她老人家改变观念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

    陈飞没说什么,直接转身进门了。

    他知道邓洁也是好意。可是这样的事儿自己怎么去跟人家说?

    传闲话这种东西,靠的是群众的力量,如果说光凭一帮大婶就想翻江倒海,是不可能的。

    李强兵这两天最喜欢的事儿就是蹲在自己家的头上看陈飞家的动静。

    上午就看见邓洁从陈飞家出来,他是又喜又恨。

    邓洁在村儿里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大美女了,可惜名声不好,但是想想要是能抱得这样的俏寡妇回家。

    天天在被窝里那啥,就是被人骂死也值了。

    其实这些天关于陈飞和邓洁的流言蜚语,一半儿是从那个大婶儿嘴里传出来的。

    那剩下的一半儿,就是李强兵连同孙志富一起煽风点火给造成的。

    他现在没什么本事让陈飞变成和自己一样的穷光蛋,起码也要让他在村儿里身败名裂的混不下去。

    至少自己眼不见心不烦。

    刚才陈飞家传来那一声脆响,传的可够远的,李强兵蹲的这么远都听见了。

    这声音在李强兵心里,那简直比自己结婚放鞭炮听着还喜庆。

    李强兵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心想:老子治不了你就不信你妈也治不了你。就哼着小曲儿往孙志富家走。

    到了孙志富家,李强兵也发现了问题的不对劲,所有人的表情都不大好,就连孙志富也紧紧皱着眉。

    李强兵问他说:“你这是咋了?”

    孙志富没说话,只是默默往里屋里瞥了一眼。

    李强兵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只见孙志富的媳妇正抱着孩子屋里来回转悠,但是孩子一直哭闹不止,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李强兵问他:“孩子哭的声音咋那么大。”

    孙志富叹了口气说:“伢儿昨天晚上开始就一直发高烧,到现在没退,我爹去村西头找大夫了。”

    李强兵恨恨的骂了一声:“陈飞那个王八蛋。”

    孙志富也挺纳闷的,就问他:“伢儿病了,你骂他干什么?”

    李强兵坐在他对面说:“你看,伢儿之前都好好的,咋就陈飞来了就病了?这么邪门儿?”

    孙志富想想,好像确实是这么个理儿,没毛病啊。

    李强兵接着说:“你看,陈飞天天跟那个克死家人的赵寡妇混在一起,能好吗?我看就是他克的。”

    孙志富也跟着恨恨的说:“强哥,那你说咋办?还能给他撵出去?”

    李强兵想了想,上次想着炸人家车轮子,结果也没吃上什么好果子。

    后来倒闲话,人家陈飞好像根本不在乎,风里雨里的照样往赵寡妇家跑。

    如果是这样,那干脆就砸他们家去得了,只要他不走,就一直砸,逼他走为止?

    李强兵想着,就把自己的想法跟孙志富说了,两人一拍即合,决定赶早不赶晚。天一黑就动手。

    陈飞在家闷了一天,也没什么心情去干别的事儿。

    一直到晚上,陈妈也没他说一句话,现在事情的严重性已经升级到了连饭都不给做的地步了。

    陈飞饿的难受,想着出去找点吃的。

    人还没从床上翻腾起来,就听家里玻璃传来一声巨响,紧接着就是叮咣的打砸声,陈飞赶紧披上衣服出去看。

    夜色下就看见俩人穿一身黑,拿着棒子把自己家的玻璃通通砸了一遍。

    俩人看见陈飞出来了,撒腿就跑。

    陈飞赶紧甩开腿去追,自己都快被气炸了,整整一天没一件好事儿。

    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跟谁结了这么大的仇。

    但是因为天黑,而且这一年的时间里,很多地方都修路,道路的走向跟自己走之前也变得不太一样。

    所以陈飞只是追了一小段,就被那两个黑影甩到后面。

    他心里一急,顺手抄起一块石头,右手一发力,朝着其中一个黑影扔过去。

    不偏不倚正好打中了那人的胳膊,黑影惨叫一声,却没有停下逃跑的步伐。

    陈飞一想,这么大的动静,估计周围的邻居都被惊动起来了,所以还是不要追了,先回家看看妈妈有没受伤。

    刚走到家门口,陈飞就看见已经有一堆人围在自己家旁边了。

    他推开人群,挤进去,就看见陈妈披着件衣服站在门口啜泣着,陆琪的妈妈正在安慰她。

    陈飞也走过去,拍着妈妈的后背。

    现在在陈妈心里,完全不知道有谁能跟自己家有这么大仇,除了那个赵寡妇。

    难道今天的事情就是赵寡妇找人做的?陈妈这么想着,心里就更加生气了。

    看着自己的儿子也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心里一塞,就更难过了。

    陈飞也是一头雾水,看着刚才两人逃跑的时候来说,应该就是村里人。

    可是到底是谁跟自己这么大的仇,非要做到这个地步呢?

    想来陈飞就一肚子的火,都开始怀疑自己做人失败了。

    现在家里玻璃都被砸成这样了,也没办法主人,明天自己还有正事儿要办。

    想到这个陈飞就一阵头疼,陆琪妈妈的意思是线上他们家将就一晚,第二天去镇上派出所报警。

    这种恶**件在群里已经算是大事儿了,村长也赶过来,看着这样的场景,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邓洁不知道从哪听到的风声,也赶过来看。

    正好听到他们在说今晚归宿的问题,就说:“陈飞,要不跟婶儿上我家,我家大。”

    陈妈一看说话的是邓洁,整个人就爆发了。

    现在这个事情在她眼里已经演变成,就是邓洁找人做的这个事情,想趁机勾引自己的儿子!

    陈妈哭闹的像其他大婶一样,对着邓洁什么难听骂什么。

    陈飞眼看邓洁面若冰霜的看着自己,左右为难,说什么都不是。

    可是自己妈妈在没搞清楚事情的前提下就对人进行人身攻击,就算他再是个孝子,也受不了这样的事情。

    陈飞只能在一边劝说,可是陈妈现在的心情根本听不进去劝。

    他扫了一眼,站在一边的邓洁,虽然面无表情,但是心底还是有说不尽的委屈。

    陈飞一气之下,转身就走。

    走了几步,又退回来,跟陆琪妈说:“婶子,今晚我妈就拜托你了,明天我找人来修房子。”

    然后走到邓洁身边说:“还在这站着干嘛,走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