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不予批准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王康坐在陈飞的车上,他小时候就喜欢车,所以对车的性能和型号知道的都比较通透。

    坐在真皮座椅上,跟自己去年买的尼桑真的完全不一样。

    记得去年买车的时候,村里人还夸了自己好一阵子,那时候全家人走到哪都是抬着头的。

    现在自己坐着表弟的宝马回去,不知道他们又会说些什么呢?

    想到这,王康突然有一种莫名的心绞痛。

    王康自己在村里开了个小卖部,后来因为村里需要比较大,他又赶上形式,把小卖部扩建成了超市。

    那时候,全村人听见自己名字的时候没有一个不竖大拇指的。

    好些婶子天天上家里来说自己家的女儿啦,侄女啦之类的多漂亮多好。

    王康从小学习一般,但是脑子相当灵活,自己这个表弟,不如自己聪明,从小就傻乎乎的,都是自己在前面保护他。

    一直以来,自己的成绩都在他之上,直到他差不多两年前去了城里。

    像王康这种从小就站在全村焦点上的人,总是抬着头的,这回看见自己哪里都不如自己的表弟竟然一鸣惊人了,那种心理落差一般人肯定不会懂。

    他听姨妈说,表弟进了什么大公司,年收入相当高,前阵子还在国外工作。

    不过这种话也就偏偏自己的妈还行,骗自己就差点事儿了。

    陈飞一个连大学都没上过的人,进大公司?怎么可能?

    也就是说,他一定是在做什么特别暴利的事情,自己这么有实力,又聪明,要是又这个机遇,肯定不比这个傻乎乎的表弟差。

    想着,王康就问:“唉,小飞,哥哥平时对你咋样?”

    陈飞被王康问的一愣,就说:“那还用说,咱俩亲兄弟啊,好好的,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王康一听,心说这傻小子果然没啥心眼,就顺着说:“那你好好跟哥说说,你在城里到底干啥的?你可别骗我啊。”

    陈飞一听,合着就问这个事儿啊,就说:“这个事儿吧,一言难尽,其实城里的钱也不好赚,等会儿回家我在跟你细说。”

    王康听陈飞这么一说,心里顿时一堵。

    合着这小子现在赚了两个钱都不把自己放眼里了?敢跟自己卖关子了!

    王康没在说什么,陈飞本来就不是什么小心眼的人,完全没有注意到王康脸上的不悦。

    等到了王康家,一开门就看到陈妈和姨妈在那聊天,看见陈飞过去,姨妈赶紧站起来打招呼。

    但是姨妈的热情完全超过了陈飞的想象,把陈飞弄的一懵,毕竟以前不管自己啥时候来姨妈家,从来都没有过这种待遇啊。

    这样的热情把陈飞搞的相当尴尬,他看着自己的妈,用眼神询问,姨妈这是啥意思。

    不过很显然,陈妈好像还在生儿子的气,虽然脸上的笑容还没有退去,但也没有想搭理陈飞的意思。

    陈飞生硬的回应着姨妈的热情,有看了看身边的表哥。

    王康一笑说:“妈,您去炒几个菜,晚上我跟小飞单独喝一会儿。”

    陈飞刚想说不了,要接妈妈回去,况且自己还开着车呢,总不能酒驾吧。

    可是没想到陈妈也没有想走的意思,看这样子,十几年自己的儿子一直不如人家的,这会儿可逮着机会扬眉吐气了。

    陈飞点点头,王康就让陈飞先坐,自己去买酒了。

    然后就姨妈突如其来的夸赞,陈飞是怎么听怎么不舒服,咋好像说的不是自己似的。

    等着姨妈上厨房做饭的功夫,陈飞赶紧问自己的妈说:“妈,你到底跟我姨说啥了?”

    陈飞他妈好像还挺自豪的说:“以前咱哪有脸说啥,现在好不容易你能有点出息,还不得好好说说啊。”

    陈飞听到这个话感觉就特别别扭,好像整来整去都是自己的错一样。

    陈飞在没说话,不一会儿,王康就从外面拿着酒回来了。

    陈飞一看,这酒还真不便宜,以前来他家的时候,拿的都是几十块钱比二锅头好不了多少的酒。

    他突然有种无奈,虽然都是自家亲戚,但是这么势力,到底是谁一手促成的呢?

    陈妈一看王康回来了,就起身上厨房帮着做饭去了。

    王康从袋子里拿出两包花生米,直接就把酒倒上了。

    陈飞挠挠头说:“哥,我开车了,不能喝酒。”

    王康嘿嘿一笑说:“我们村到你们村这么近,路上又没有交警,少喝点没事儿的。”

    陈飞本身面儿上就软,架不住王康软磨硬泡,就答应了。

    这个酒劲儿还真不小,让王康连吹带捧的几杯酒下肚,还没等菜上来,陈飞就已经有点儿飘了。

    王康看陈飞已经上脸了,知道他已经差不多了,趁热打铁,就问:“小飞,我听姨说你要在你们村儿建厂,是咋回事儿啊?”

    陈飞一听这个,也没什么保留,就把自己要建厂的事情毫无保留的跟王康讲了一遍。

    王康听的是惊喜连连,心里盘算着这个事情要是自己也能插一脚,以后肯定能赚钱。

    王康笑笑说:“小飞,咱都是自家人,你看你那个公司能不能让哥也入一股?要多少钱你跟哥说。”

    陈飞也笑笑说:“我知道咱是自家兄弟,可是我这八字一撇还没画全乎呢,等厂真建起来在说呗。”

    陈飞知道王康是什么心思,他绝对不是自己能发达就忘了家人的主,关键这个事情确实还没有着落。

    再说现在不管是技术还是别的什么,都在周南音手里,入股这种事儿他心里还真没个准儿。

    王康一听,心里顿时一股火,合着这小子有点臭钱就看不起亲戚了?

    陈飞看王康的脸色不大好看,自己这个哥哥从小就是这个德行,一有点不如意的地方,就给人拉脸子。

    王康自己喝了一杯,又问陈飞说;“既然这个事儿咱得从长计议,那说说你这建厂的钱从哪来的总可以吧?”

    陈飞突然觉得自己怎么好像在在参加一鸿门宴呢。

    这让他怎么说?说自己在泰缅跟人家斗智斗勇然后打赌赢来的?

    关键是这个说出来谁会信呢?

    陈飞苦笑两声,只能编故事了。就说:“我在泰缅的时候,被一个师父看中了,他带着我做玉石生意,后来看我老实,帮了我几次,纯属偶然。”

    这个话王康倒是信,陈飞从小别的不行,就是有时候狗屎运会特别好。

    他伸出手拍了拍陈飞的肩膀就说:“老弟,以后哥哥娶媳妇能不能盖新房子就全靠你了。”

    这一晚上这顿饭吃的陈飞怎么都不得劲。

    老妈和姨妈聊得热火朝天,对着陈飞就是一阵捧,让他十分不舒服。

    后来因为太晚,就只能在姨妈家将就一晚上了。

    第二天早上,陈飞觉得头痛欲裂,看来酒这个东西,不管多少钱的都一个样。

    陈妈也收拾好东西跟陈飞回去。

    陈飞把车停好,准备去开门的时候,就看见门缝里好像塞着什么东西。

    陈飞一看,好像是份文件。

    算了算,这差不多三天了,难道是文件批下来了?

    想到这,陈飞一阵欣喜,赶紧进屋就把文件打开了,等他看到红章和签字的时候,脸上的欣喜顿时一扫而光。

    上面的写的赫然是“不予批准”四个大字。

    陈飞觉得是不是自己看错了,揉了揉眼睛又看了一遍。

    这四个大字像是晴天霹雳一样砸在陈飞头上,让陈飞本来就宿醉疼痛的头更像是被人塞了一个闷雷,炸的脑子嗡嗡直响。

    陈飞一分钟都没耽搁,直接拿着文件出门就往村长家赶。

    到了村长家,看见村长正蹲在家门口抽烟,陈飞一把把村长拉进屋。

    然后把文件往桌子上一扔,皱着眉头问:“村长,这是啥意思啊?”

    村长被陈飞整的莫名其妙的,拿起桌子上的文件看了看,表情也变的异常奇怪,好像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随后,村长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按说这种能带动经济发展的事情,而且根本不用镇上拿钱,镇长都巴不得,怎么可能不给批准呢。

    村长又翻了翻,看见下面的理由是,不符合农村项目建设。

    这个理由已经不能用冠冕堂皇形容了,简直就是尼玛扯淡。

    之前陈飞跟村长去的时候,副镇长的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怎么现在就不符合了?

    陈飞想着,决定立即跟村长再去一趟。

    两人没耽搁,陈飞开着车到商店买了两条好烟,就直奔镇政府。

    油门踩的直接到底,速度那叫一个快,如果不是在镇上,估计陈飞早让拘留了。

    好不容易到了政府,陈飞赶紧下车,大步流星就往副镇长办公室走。

    村长怕小伙子血气方刚,别事儿没办成,反而还把人得罪了,老胳膊老腿比陈飞走的还快。

    进了镇长办公室,村长直接就把烟拿出来了。

    副镇长一笑说:“怎么了?老牛,这是干啥?”

    村长把没批的文件往桌子上一放说:“副镇长,上次的事儿,不是说的好好的,这咋又不给批了呢?”

    副镇长也是一脸疑问,拿起文件看了看说:“上次你们把东西给我之后,我寻思着这么大的事儿,我不能直接批了啊,就往上交给镇长了,咋?没批下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