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我得罪谁了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跟村长一听,俩人都蒙了,难道是镇长给压下来的?

    按理来说不不可能啊,现在村长比陈飞更不能理解。

    毕竟陈飞对村里大大小小的事儿都不怎么熟悉,也不知道村里办事儿的过程。

    但是他这个当了这么多年的村长的人可比谁都清楚。

    一般只要是不占用农业用地的,而且在乡村并不存在重大工业污染的,建厂镇上是肯定会批的。

    而且像这种事儿,一般只要文件和申请条件够了,也就是副镇长一个章的事儿。

    前两年有人在隔壁村儿建了个造纸厂,那么大污染镇上都给批了,现在这个项目不批简直就不合常理。

    副镇长笑笑,把烟收进抽屉,说:“要不你们先回去,我去上边打听打听,看看是什么环节出了问题。”

    村长一个农民,就算不想信也不能说什么,站起来客客气气的跟副镇长说了声谢谢,拉着陈飞就往外走。

    陈飞莫名其妙,就问村长:“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村长拉着陈飞上了车,左思右想也想不出来一个不予批准的可能理由。

    而且很明显根本就是随便找了个理由就给压下来的。

    突然,村长想到什么似的就问陈飞:“小飞啊,你是不是得罪谁了?”

    陈飞听到这话,立马否定下来,说:“怎么可能,我这才刚回来,咋可能得罪人?”

    村长思前想后了一会儿,确实是,陈飞这才刚回来,就算是他家也好,平时也接触不到什么当官的。

    最后俩人商量了一番,得出的结论就是,送礼没送到位。

    陈飞想着就说:“村长,那咱是不是给镇长送点东西?”

    陈飞从城里回来,知道一个道理,基本上来说,没有送礼解决不了的事情,就算有,那一定送礼送的不到位。

    村长虽然没否认,但也没答应,这个镇长平时不是这么小肚鸡肠的人啊。

    上次自己想给儿子上镇上找个差事,拿了两瓶好酒愣是没送上去。

    也亏了儿子自己争气,镇长直接就录用了,这事儿想来应该不是送礼的问题。

    现在得罪人和送礼都不是很有可能到底为什么不批呢?

    副镇长打开抽屉拿出陈飞送的烟,砸吧砸吧嘴,冷笑一声,喃喃自语道:“小子还挺有钱的。”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抱着纱布的男人进来,大大咧咧的往办公室的沙发上一坐。

    翘起二郎腿就说:“爸,你就不应该收这个烟,拿人家手软你不知道啊。”

    副镇长嘿嘿一笑说:“我拿他的一点都不软,这小子看样子真有点钱,再说了,谁让他揍你呢,活该。”

    陈飞回到家,感觉整个人被抽空了一样。

    自己狠下心来干大事儿,怎么就事儿事儿都不顺呢。

    现在第一步还没迈出去,腿就让人给打折了。这以后可怎么办?

    陈飞想了想自己从回来接触的每一个人,每一个细节,完全想不到自己得罪谁了。

    陈飞首先想到的是孙志富,难道是他给自己使绊子?

    陈飞想出门去问问,到底是为啥他非要跟自己过不去,又是翻猪圈又是砸玻璃的。

    可是孙志富一家现在应该在医院里,要想问明白,也只能等着他们回来了。

    陈妈一看儿子情绪不对,也猜了个**不离十,估计就是这事儿没办成。

    现在她也着急,跟人把牛逼都吹出去了,要是这厂子建不起来,那自己的老脸也没地方放不是?

    陈妈走过去,就问:“小飞,咋的啦?”

    陈飞没想跟自己妈多说这些事儿,就说:“妈,你在村里消息灵,等孙志富家人回来了,你跟我说一声。”

    说完,把门一关就把自己反锁在屋里了。

    这几天,陈飞除了喝酒就是在屋里闷着,不是他不急,这种事情急也没用?

    陈飞不止一次的问自己,我特么到底得罪谁了?非要在这种事儿上给自己使绊子。

    也不知道过了几天,陈妈从外边回来,跟陈飞说:“小飞,孙家人好像回来了。”

    陈飞一听,跟弹簧似的从床上坐起来,外套都来不及穿,直接开车就上村里的超市,买了一大堆婴儿用的东西,还有补品就上孙志富家了。

    陈飞一贯以理服人,最烦那些不讲道理的。

    也就是,你对我不仁,我不能对你不义。

    到了孙家,是孙志富开的门,他一看是陈飞,特别热情把陈飞请进门。

    陈飞把一大堆东西放在桌上的时候,孙志富用一种特别愧疚的眼神看着他。

    陈飞看了看孩子,已经没事儿了,就把孙志富拉到门口。

    从兜里掏出烟给他点上,直奔主题就问:“孙志富,你为啥要砸我家玻璃?今儿你跟我说实话,之前的咱们既往不咎。”

    孙志富一脸悔恨就说:“小飞,哥不是人!哥就是小人,见不得别人好!你打我吧。”

    陈飞冷哼一声说:“我打你干啥,说就行了。”

    孙志富直接蹲在地上吧嗒吧嗒抽完一根烟,把之前和李强兵那些勾当都告诉陈飞了。

    陈飞一听,这不就是小人物的仇富心理么。

    陈飞看了他一眼,感慨着,估计自己要是不出村儿,可能也是这些人中的一个吧。

    陈飞灭了手里的烟,就问:“你认识镇长不?或者副镇长?”

    这事儿要真是他干的,自己这么提点几句也就差不多了。

    自己对孙志富仁至义尽,他不应该在瞒着啥了。

    孙志富莫名其妙的看了陈飞两眼说:“可能我认识镇长,镇长不认识我,咋的了小飞?”

    陈飞一看孙志富的表情,猜的差不多,这事儿应该跟他没有关系。

    随后,孙志富想到什么似的就说:“我说句话,你可别生气。”

    陈飞愣了一下说:“你说就行。”孙志富接着说:“你不是现在跟那个赵寡妇走的近么,她跟镇上的人来往多,找她问问。”

    陈飞一想,拍了拍孙志富的肩膀子说:“行,富哥,谢谢你了。”

    说完转头就出去了。

    去邓洁家的路上,陈飞就想,说好的一个月,现在差不多大半个月了,自己也没剩多少时间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想辜负了周南音的心意,也不想让别人再看不起他。

    陈飞一抬头,前面就是邓洁家了。

    陈飞刚准备去敲门,就看见邓洁从家里出来,打扮的很漂亮。

    陈飞二话没说,一把拉住邓洁的胳膊就往屋里走。

    邓洁脸上一红,想挣脱,但是这个男人就是紧紧抓着,让她有一种格外异样的感觉,那种丈夫死后第一次觉得安心和踏实的感觉。

    进了门,陈飞才把她放开。

    邓洁看陈飞的面色十分着急,就问:“怎么了?不顺利么?”

    她这一问,刚好就问到了点儿上,陈飞连口水都没来得及喝,就说:“嗯,不太顺利,想问问你认不认识镇长或者镇上能说上话的人。”

    邓洁一听,愣了一下就问:“你问这个干啥,建厂的事儿镇上没给批?”

    陈飞点点头,坐下之后,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跟邓洁说了一遍。

    邓洁脸色明显一滞,然后便沉默下来没在说话。

    陈飞似乎发现了邓洁的不对劲,就问他是不是知道什么。

    女人的直觉是很敏锐的,当陈飞刚才说道自己可能得罪了什么人的时候,她就已经猜到了,或许这件事就是因她而起的。

    邓洁摇摇头,说自己不认识。

    陈飞一看她否认了,也不好在说什么,本来有点眉目的事儿到这里算是又断了。

    他没想着多待,起身就要走,邓洁刚好也要出门,自己就别耽误人家了。

    出门俩人正好顺路,但是一路上,邓洁反常的没有跟陈飞说话。

    陈飞回到家,一看村长也在家跟自己的妈聊天。

    陈飞以为村长对这个事儿有什么眉目了,但是看到村长旁边放了两只土鸡就明白了,他这是想再去送礼。

    陈飞没想到村长对这个事儿还是挺上心的,心里也是充满感激。

    陈飞想着想着就说,村长,咱们早去早回。

    陈飞又上超市买了好酒和烟,都是两份,又去了镇上。

    毕竟这个事儿是上面给压下来的,村长在车里坐着,陈飞一个人上副镇长办公室报道。

    副镇长一看是陈飞又来了,本来有点不悦,但是看他手里的好烟好酒,立刻就带上一脸笑意,笑的那叫一个春光灿烂。

    陈飞嘿嘿一笑就问:“镇长,这都快一个礼拜了,上面有啥消息不?”

    副镇长收了陈飞的东西,故作为难的说:“上面也没明确啊,我也不好说什么,你给我的东西我都送上去了,要不再等等吧。”

    陈飞似乎是预料到了这个结果,点点头,说:“那这事儿您就上点心,我先走了。”

    副镇长没想到竟然这么顺利,在陈飞出去的时候,脸上瞬间就冷下来,露出一个格外阴冷的笑容。

    陈飞回车里,村长叹口气,说:“我知道镇长家,咱上那去吧。”

    陈飞点点头,跟着村长指的路就往镇长家走。

    镇长开门的时候,表情还是挺好的,当看见二人手里拎着东西的时候,脸色一下变的阴沉起来,直接连门都没让进就给他俩推出来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