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怒火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东西没送出去,还被人退了回来,陈飞的心情自然好不到哪里。

    回家的路上,陈飞仔细想了想,整个事情好像不对劲。

    按照副镇长说的,自己送的东西他都给镇长拿去办事儿了。

    可是这个镇长看起来似乎很讨厌别人送礼,难道说,这镇长有怪癖,只接受同僚送礼?

    陈飞摇摇头,那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个副镇长根本就是再说谎。

    东西很有可能就是他自己收了,陈飞想到这,心里升起一股怒火。

    他车头一转,就往镇政府开,村长也愣了一下,就问:“你干什么去?”

    陈飞眉头紧皱着说:“去镇政府,我要问清楚。”

    村长下了一跳,这不是得罪人吗,现在去了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啊。

    陈飞可不管村长的担心,反正再差也不会比现在的情况更差了。

    到了镇政府门口,村长怎么拉都没拉住陈飞。

    陈飞敲敲门,没等人家说请进,直接一把推开门。

    眼前的情景让陈飞愣了愣,然后一种带着恨意的怒气就从心里升起来了。

    这个所谓尽力帮自己的副镇长,此时正坐在办公椅上,敲着二郎腿抽着自己送的烟。

    而他对面坐着的,正是那天擦肩而过的纱布男,陈飞之前总是想不起来这个纱布男在哪里见过。

    今天他这个纱布已经拆的差不多了,基本上已经能恢复原貌。

    陈飞在脑中搜索了一番,瞬间就想起来,这尼玛不就是上次在玉米地里想强上邓洁那个癞蛤蟆么?

    陈飞一阵懵逼,怪不得自己这个给了个不予批准,合着这俩货是认识,专门给自己使绊子呢?

    陈飞上前两步就把副镇长的脖子拎起来,不由分说的就是一拳。

    村长这时候刚好进来,一看陈飞怎么就动起手了,心里一惊,赶紧上来就拉。

    可是还没等村长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陈飞旁边,这个副镇长已经被陈飞砸了好几拳,嘴角都往下淌血了。

    旁边那个小子上来根本拉不住陈飞,看样子是想报警。

    村长走过去,赶紧拉住陈飞。

    陈飞收了拳头,心里的怒气得到发泄之后,整个人就蒙了,想不通自己最近这么会这么不淡定。

    尤其是在生气的时候,一点点小事自己就会变的失去理智。

    不过是倒也是副镇长理亏,毕竟收了陈飞不少好处,如果现在报警,陈飞也能反咬一口。

    纱布男站起来恶狠狠的跟陈飞说:“怎么的?你还想动手打人?不怕我报警?”

    陈飞冷冷的看着纱布男,不停的压着心里的怒气,不然一会儿不知道自己还能做出什么来。

    村长一看形式不对,赶紧把陈飞拉走了。

    坐到车上,村长长吁短叹的,要是陈飞不动手,一切都还好说,但是这个手既然动了,那这事儿几乎就完全不可能了。

    陈飞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但是自己辛辛苦苦近一个月都算是白费了,建厂的事儿肯定是吹了。

    想到这,陈飞再也撑不住了,积攒了一个月的疲惫感瞬间袭来。

    接下来要面对的,就是村里人的指指点点,和那些见不得自己好的人胜利的笑容。

    陈飞的眼眶瞬间红了,村长看了也有点于心不忍。

    他也算是从小看着陈飞长大的,这孩子虽然家境一般,但是努力倒是真的。

    陈飞回到家,一句话都没说,直接进屋就把门关上了。

    一种之前从来没有过的颓丧感此时正占据着陈飞的内心。

    陈妈似乎觉察到了什么,使劲在外面敲门,陈飞蒙着头,什么都不想说,现在他只想静静。

    之前自己信誓旦旦的想当全村的英雄,不管多少流言蜚语他都顶下来了,但是现在,似乎一切的努力都没有用了。

    陈飞在家沉沦了几天,谁都没见,陈妈也一直叹气,知道儿子弄这个事儿估计是黄了。

    可是毕竟在这种小地方,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陈飞把副镇长打了这种事儿一夜之间传遍了全村儿。

    接下来的几天,陈妈以泪洗面,就连出去打个酱油也有人在背后嚼舌头根子,搅的人没法清静。

    倒是村长,没事儿过来安慰安慰陈妈,说也不怪小飞,都是那个副镇长太缺德。

    可是到陈妈问村长,自己儿子是因为什么得罪了副镇长的时候,村长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可是就算村长不知道,有些人还是知道的,比如李强兵。

    李强兵跟副镇长那个癞蛤蟆儿子,也算是认识,他早就知道那个癞蛤蟆对赵寡妇有意思,想来硬的,但是后来被人揍了。

    这种丢人的事儿,当然不能告诉别人,但是现在整个事儿一出,李强兵也不难想象,陈飞应该就是因为这个得罪人的。

    通过李强兵的嘴,在加上传闲话这种事儿一催化,等到了陈妈的耳朵里,就成了陈飞为了和副镇长的儿子争一个寡妇,把副镇长打了。

    这种事儿放在村儿里,真是要多丢人有多丢人。

    陈妈天天出了哭,骂邓洁狐狸精,就是抱怨儿子了。

    陈飞真的烦透了,这种闲言碎语的压力已经让他不知所措了,而且自己的妈还没事儿一哭二闹的。

    现在的他竟然开始怀念起在泰缅的那些日子了。

    有天早上,陈飞还在床上的时候,电话突然想起来了。

    陈飞一看是周南音打的,急忙就挂了,他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她。

    按理说,周南音今天应该是会带着技术人员过来的。

    陈飞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件事,难道说自己干不了?还是说自己没本事,就是被人压的死死的没有办法?

    想着,他干脆关了机,接着睡了。

    人都比较势力,前两天自己那个表哥王康还天天在微信上打听这边的进展,等消息传开了之后,就跟消失了一样。

    迷迷糊糊一直过到了下午,陈飞就听见门外有人敲门。

    陈妈刚好出门了,陈飞想假装不在家,毕竟现在的他实在是没有什么见客的心思。

    可是敲门声并没有因为家里没人开门而变弱,反而一波一波的更加强烈了。

    陈飞很无奈,只能穿上衣服去开门。

    当陈飞看见周南音干净好看的脸,整个人绷着的最后一根弦也彻底断了。

    周南音看陈飞不修边幅,头发乱蓬蓬的,下巴上也挂满了胡渣的样子,不禁有些意外。

    她温柔的声音直抨陈飞的脑神经:“我能进去说话吗?”

    陈飞木讷的把周南音让进屋坐下,又倒了杯水。

    周南音没说话,而是直接把身边的保镖叫过来,小声的说了两句,保镖点点头,出门去了。

    这样的村子很小,有什么事儿也不难打听,很快,保镖就用几根烟换来了整个事情各种版本的来龙去脉。

    陈飞不说话,周南音也没有说,看到身边的保镖回来,周南音站起来,跟陈飞说:“你先好好休息吧,下个礼拜我再来。”

    陈飞站起来,苦笑一声说:“姐姐你还是别来了,说不定下个礼拜我就回泉城找工作了。”

    周南音什么都没说,只是笑笑,转身出门了。

    陈飞现在整个人都沦陷在一个自卑的旋涡里,看到周南音不声不响的就这么走了,心里更加不是滋味了。

    周南音坐在车里,皱着眉头听完保镖讲的这些关于陈飞的流言蜚语,然后摘除那些没用的信息,得到的结论就是,陈飞的申请被镇上给扣下了。

    周南音轻轻笑笑,对死机说:“我们走吧。”

    当晚,镇长接到一个电话,那边说了几句之后,镇长的表情突然变的异常难看,一直点头。

    挂了电话,镇长在屋子里来回踱步似乎不能相信。

    最后坐在沙发上长长叹了口气,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陈飞想通了,可能自己是真的不大适合干大事吧,这几天压抑的自己快疯了,还不如收拾收拾赶紧回泉城落得清静。

    想着,陈飞就开始收拾东西。

    这时候,门又不合时宜的响起来,陈飞一愣,又是谁,难道周南音又回来了?

    陈飞刚准备出去阻止妈妈开门,事实证明他还是慢了一步。

    门被打开的一瞬间,陈飞看到一张脸,心里一惊,他知道,在自己焦头烂额的这一阵子里,估计又要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了。

    敲门的不是别人,正是陈妈最不愿意看到的人——邓洁。

    邓洁看到陈妈的时候,一个对不起刚说出口,陈妈不由分说的上去就是一个打耳光,这一声,听的陈飞心里都一颤。

    陈飞赶紧过去拉住陈妈,邓洁脸上的五个指头印子格外刺眼,他叹了口气。

    邓洁没管陈妈,只是看着陈飞说:“陈飞,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了。”

    陈飞没想到邓洁会说这种话,就说:“你干嘛说这个,本来也不是你的错,不管怎么说,这事儿我觉得我没做错。”

    邓洁自己特别后悔,也许要是自己想起来是怎么回事儿那天就告诉陈飞,也许他就不会做错事了。

    算来算去,错还是错在自己。

    陈飞没理自己妈毫无理由的怒骂,直接把邓洁拉走了。

    可是事实证明,这个村子人的眼睛就跟摄像头一样,多少人已经把自己家做圆点,围了个水泄不通。

    就在矛盾要进一步升级的时候,两个熟悉的身影从人群里钻出来,让陈飞和邓洁都愣住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