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重新审批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奇怪,每天都充斥着别人意想不到的事情,人们把人与人和事与事儿之间起了一个好听的名词,叫缘分。

    陈飞是万万没想到这两个身影竟然会是副镇长和他那个癞蛤蟆儿子。

    现在周围人比较多,陈飞就算火再大也得忍着不能发。

    自己已经让全村人戳了好一阵子脊梁骨了,但毕竟之前是传闻,今天要是动手,那这传闻就坐实了。

    陈飞紧紧捏着拳头,看着副镇长他们,邓洁也直往陈飞身后躲。

    不管她对着村子里的人再表现出嚣张跋扈的样子,也不敢对着那个癞蛤蟆发威。

    毕竟村子里的人最多也就是传传闲话,但那个癞蛤蟆上来就玩真的。

    如果不是上次陈飞出手救了她,有一次就有第二次,自己早不知道被那个癞蛤蟆给糟蹋成什么样了。

    陈妈一看俏寡妇还直往自己儿子身后躲,更加生气了,上来就拉。

    陈飞以为自己妈又要没理动手,整个人往前一横。

    这种异常的烦躁变成一股怒气,它们就像是吹进气球的气体,在气球内不断膨胀。

    直到最后实在承受不住,再爆炸掉。

    现在的陈飞就濒临这么一个爆炸点。

    他觉得今天,只要那个副镇长再找事儿,他铁定弄死他,然后直接回泉城。

    但是想象和意外相比,这次显然是意外来的比较早。

    副镇长带着儿子,手里拎着三瓶酒两条烟,外加两只大公鸡。

    陈飞琢磨着,这是给自己还东西来了?良心发现了?

    这家伙让自己打了一顿竟然有这么高的思想觉悟,看来这人就得经常收拾。

    陈飞皱着眉头,走过去,看着他问:“你们来干嘛?”

    副镇长看陈飞还在气头上,就立马陪着笑说:“别动这么大火,你看这都到门口了,要不进去说。”

    陈飞也不知道他这是卖的什么关子,点点头,往后让了一步。

    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谁都看见镇长拎着东西来找陈飞,而且还带着笑。

    看来又有好戏看了。

    陈飞和陈妈进门以后,镇长坐在沙发上,本来看见陈飞就堆着笑的脸立马哭丧下来。

    陈飞看着这张脸,怎么就觉得还是打的轻了。

    陈妈上厨房切西瓜去了,她是比较传统的那种女性,男人谈事儿从来不在台面上待着。

    陈飞觉得这俩人会不会是来把东西退给自己,然后在报警那种?

    虽然一般人干不出来这种事儿,但是要放在他俩身上,估计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陈飞坐在他们对面,紧紧皱着眉头说:“我场子已经开不起来了,你也别太欺负人,把我惹急了,我真什么事儿都干的出来。”

    陈飞知道,这话听着挺社会的,但是跟这种人好好说话他听不懂的。

    副镇长一看,知道陈飞八成是误会了,赶紧摇头说:“我是来赔罪的!”

    “赔罪?”陈飞皱着眉问。

    副镇长赶紧点头满脸堆笑的说:“这个事情我已经查清楚了,是小犬的问题,就是他的错,您那个文件,我马上给您重新审批。”

    陈飞被他这么一说也懵了,谁知道这货什么意思。

    而且自己儿子什么德行自己不知道么,本来陈飞完全可以就这这个台阶下来的。

    但是现在他绝对不相信真的是因为副镇长特地去查了以后告诉自己的这个结果。

    陈飞冷笑一声说:“算了吧,现在全村儿人都知道我把您打了,已经对着我的脊梁骨戳了小半个月了,我可没脸接着待这。”

    副镇长一听陈飞要走,脸上立马闪现出一丝惊慌。

    这样一个不经意的表情,却被陈飞完全捕捉到了,这中间一定有事儿啊。

    陈飞立马站起来说:“那副镇长,我就不送了,您们先回吧。”

    副镇长完全没想到,自己上门赔不是,竟然还被人撵出来了?

    出门的时候,副镇长的心里快把陈飞他们家祖坟都骂一遍了。

    要不是因为镇长那一个电话,自己也不会现在上陈飞家来吃这个闭门羹。

    本来副镇长再办公室里,吹着空调,享受着陈飞送来的烟,正开心的时候,镇长打来一个电话。

    问自己得罪什么人了。副镇长还挺纳闷的,自己最近谁都没的罪过啊。

    但是镇长的语气相当不好,让自己再想。

    所以他想来想起就想起来陈飞了,就问镇长发生什么事儿了。

    镇长一脸气急败坏的说:“你脑子上的乌纱帽保不住了,我接到市里的电话,突然要把你撸了。”

    副镇长一听,差点没脑溢血,谁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但是当官的甭管大小,对事情的敏锐程度都是到位的。

    他立即就想到会不会是陈飞,或者他要做的这个项目跟市里有关?

    那自己一个土地公挡了人家上仙儿的道,这不是找死吗?

    但是自己又没门没户的,也不知道到哪解决,最后还是镇长给出的主意,上门给得罪的人道歉。

    来陈飞家之前,他还是做了一定的思想挣扎的。

    自己一个堂堂副镇长,登门给一个毛头小子道歉,这事儿说出去能让人笑掉大牙。

    后来权衡了一下利弊,毕竟还是自己的前途重要,最后就带着儿子来了。

    但是万万没想到,陈飞这么个小农民竟然不买他的帐。

    他思前想后,自己不能就这么回去了,他看着把陈飞家围了的村民,实在不能舔着脸就这么走了。

    转身又敲开门,陈飞问:“你怎么又回来了?”

    副镇长立马堆笑说:“小兄弟,咱们有话好好说,我也不是故意的,谁也没想到这个厂跟市里有关,你看,能不能帮我说句好话?以后你就是我亲哥哥。”

    陈飞一愣,心说副镇长自己在这叨咕半天说的啥意思啊?

    副镇长看陈飞没反应,上前一步就把陈飞的手抓住了,给陈飞弄的一懵。

    副镇长知道,今儿要是不把这事儿办了,那自己就得打回原形回家种地了。

    虽然陈飞不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更不知道自己能帮他说什么好话。

    但是唯一可以知道的,是现在这个副镇长有求于自己,那就好办了。

    陈飞嘿嘿一笑,拍着副镇长的肩膀,指着家门口的村民说:“你去给他们解释清楚,我是为啥打你的。”

    副镇长一愣,心说你这不是开玩笑么,自己一个堂堂村官,正科级干部,你让我跟这些农民解释?

    陈飞看副镇长一脸为难,心里也是一阵暗爽,就说:“我让你为难了?那还是算了吧。”

    副镇长一听,自己要是这会儿打了退堂鼓,那传出去不是更不好?

    陈飞挑着眉吗看着他,副镇长一咬牙道:“行,我道歉,我去解释,那咱这事儿就算完了行不?”

    陈飞没说话,副镇长拉开门就出去了。

    陈飞没有出去,只是在家里的窗户看着外面。

    只见副镇长指手画脚的比划了好一阵子,最后还帮自己把围观的村民驱散了。

    等副镇长进来的时候,陈飞笑了笑说:“行了,副镇长,也为难你了,你先回去等消息吧。”

    副镇长听着这话很耳熟,想了想,暗骂了一句,这个小子竟然以牙还牙?

    虽然心里骂,但是表面上还是要笑到位的,赶紧点点头说:“行,那我就回去了,文件一定尽快给您批了拿回来。”

    看着副镇长离去的背影,陈飞的心里已经爽到了极限。

    虽然不知道这件事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而且他也肯定,绝对不是副镇长自己思想觉悟高,特地来道歉的。

    但毕竟这件事儿的受益人是自己啊,只要把文件批下来,那自己就还是有希望的。

    想着,陈飞心里顿时有扬起了士气,感慨了一句,看来真是天无绝人之路。

    陈飞坐在家里,翘着二郎腿,现在万事俱备,就等着他把文件批了给拿回来了。

    陈飞在家带了一晚上,第二天一大早还没睡醒的时候,村长就来敲门了。

    陈飞睡眼惺忪的开门,就看见村长一脸欢喜的看着自己。

    陈飞揉揉眼睛问:“咋啦村长?”

    村长的喜悦已经让他有点说不出话了,直接把一个文件袋塞到陈飞手里。

    陈飞赶紧让村长进屋,自己打开文件袋,一看是之前自己没批下来的文件。

    而不同的是,这次上面盖着通过的大章!陈飞一愣,心说:我去,这么快?看来副镇长那个老家伙还是欠整。

    文件下来了,陈飞也高兴,没想到村长更高兴,不住的伸出大拇指夸陈飞。

    陈飞大概听明白了,夸的内容,当然还是别人嘴里传出去的。

    说自己现在有本事,副镇长都得让自己三分这种话,说自己是全村儿最牛逼的人什么的。

    陈飞笑着摇摇头说:“村长,你可别夸我了,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

    村长一乐,该送的送到了,就站起来告辞了。

    送走了村长,陈飞站在大门口,觉得天气晴朗,无比清爽。

    手里拿着审批通过的文件,狠狠伸了个懒腰。

    既然文件下来了,那接下来,就要开始下一步计划了。

    就在陈飞准备着手准备下一步的时候,一个熟悉的电话打了进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