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被搅和的约会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李强兵正抄小路往家走着,突然迎面走过来一个人就把自己拉住了。

    他一惊,抬头去看。只见一个穿着黑衣服戴墨镜的人站在自己面前,关键是他也不认识这人啊。

    李强兵警惕的问:“你谁啊?”

    那人嘿嘿一笑,从兜里摸出烟给李强兵点上。

    李强兵一看这烟,上边写的全是外国字,他见都没见过,小人物心理一泛滥,当家就接了。

    那人看着李强兵说:“兄弟,我看你老站在田里盯着陈飞家看,咋的,有过节啊?”

    李强兵夹着烟的手瞬间哆嗦了一下,警惕的问:“你问这个干啥?”

    黑衣男点点头说:“不巧,我跟他有点过节,关键是对他的事儿不了解,我看你也不喜欢这人吧?”

    今天李强兵从孙志富那算是惨败了。

    现在碰上这么个能拉战线联盟的盟友,当前话匣子就打开了。

    就把陈飞的情况都跟黑衣人抖落个干干净净。

    黑衣人笑了笑,把剩下的烟都给了李强兵,说:“行,兄弟,我这还有点儿事儿,回头咱们再聊。”

    黑衣人告别李强兵之后,转了好几个弯,到另一条路上,又坐上了那辆黑色的帕萨特。

    然后对着坐在副驾驶上的人说:“朱哥,这个李强兵是坏,但是没什么心眼子,用他能行么?”

    那个叫朱哥的冷笑一声说:“这种人没胆子,又想着干坏事儿,但也是颗不折不扣的老鼠屎。”

    黑衣人点点头,小声说:“对,一颗老鼠屎能坏一锅汤,那咱们下一步呢?”

    朱哥一笑说:“我们先不急,既然雇主没说话,那我们就静静看着。”

    黑衣人点点头,油门一踩,车后扬起一阵尘土。

    日月星辰,时间过得飞快,一眨眼又是一天。

    陈飞心里装着事儿,晚上也没怎么睡踏实,一打早就赶往村长家。

    村长一看陈飞来的够早的,知道他也是心急,就没敢耽搁,两人就直接往程刚家去了。

    程刚家住在村子最高点上,路也不是很好走,两人走了挺长时间才到他家。

    陈飞点点头,村长就上去敲门了,开门的是个女人。

    还没等村长说话,女人直接连面子都没留就又把门关上了。

    陈飞突然发现,都说城里人处处都是套路,都是心机,不过这村里人太耿直了也不好。

    陈飞和村长被拍在门外面,完全一脸懵逼,不知道该咋办了。

    两人在门口踱步想办法,村长又试着上去敲门,结果里面压根假装听不见。

    两人就蹲在门口等,陈飞也是耿直,心说我进不去,你总得出门吧。

    农村的天气在热也比城里凉快点,两人就在程刚家蹲了一上午。

    过了一会儿,就看见一个半大小子穿着脏兮兮的校服回来了。

    他看了陈飞一眼,也没说话,直接开门准备进去。

    陈飞心里一急,一把就把门架住了,顺便往里瞅了一眼。

    这一眼让陈飞心里震了一下,这尼玛哪还是个家啊,连房子都不算,就是个空壳。

    程刚媳妇看见陈飞把门架住了,眼睛一立就过来要把陈飞再推出去。

    要说耍无赖的本事,陈飞在泉城也算是练出来的,没等她过来推,自己身子一挤,就进去了。

    偌大的屋子里,就剩张床和几把破椅子了,连沙发都没有。用一个成语形容,就是家徒四壁。

    陈飞坐在凳子上,二郎腿一翘,活脱一副无赖样。

    男人不在家的小媳妇最怕这种流氓地痞,程刚媳妇也懵了,冷冷的问:“你们要干啥?”

    陈飞斜着眼睛瞅了一圈儿说:“你男人不在你就把家整成这样了?”

    女人都是水做的,这句话不分三六九等,陈飞的这句话估计是戳中程刚媳妇的泪点了。

    陈飞话都没说完人家就先哭上了,哭的陈飞和村长都是一阵懵逼。

    村长上前安慰了两句,拉着陈飞就出去了,陈飞甩了两次都没甩开。

    出了门陈飞问:“村长,咱好不容易进去的,干嘛出来啊。”

    村长摇摇头说:“你看他家现在啥样了,你跟她说也不好使啊。”

    陈飞这才反应过来村长的意思,要是他媳妇有程刚这个手艺,还犯得着日子过得这么苦么。

    陈飞叹了口气,看来又是白来一趟,不过说实话,不管之前程刚在霸道,孩子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谁看了都心酸。

    走了两步,陈飞就说:“我个人出钱,给他家贴补贴补吧,你看这日子过得。”

    村长也长叹一声说:“程刚这人就是蛮横点,也没有坏心眼儿,上次村委会的围墙塌了他还给帮过忙呢。”

    陈飞点点头,说:“那我们就先回去吧,我再想想办法。”

    陈飞到家以后,左思右想,这事儿不能就这么完了。

    最后一拍大腿,想出一计,午饭都没来的急吃,就往村长家去了。

    把自己想知道的问完,他直接开上车就往泉城市里赶。

    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就算办事儿也只能等天亮再说。

    陈飞回农村的时候就把自己在泉城的房子退了,现在只能将就将就住在酒店里。

    躺在床上,陈飞觉得没有了农村人民的热情八卦,耳根子真是清净了不少。

    算算时间还早,陈飞就怀着一颗忐忑的小心脏,给沈嘉琪打了个电话。

    沈嘉琪接电话的速度还是比较快的,陈飞呵呵一笑说:“沈大小姐,这会儿忙吗?”

    沈嘉琪愣了一下,说:“不忙啊,怎么了?”

    陈飞说:“我刚来市里,有没有兴趣一起喝个咖啡啥的?”

    陈飞老觉得,说不定这个事儿成了,自己就是农民企业家了,到时候追女神,应该会容易点儿。

    所以眼看努力努力就成功在即了,说话的底气也硬了。

    沈嘉琪倒是一愣说:“行啊,那等会儿咱们就维多利亚见。”

    陈飞一听这个维多利亚酒店,心里就是一沉,那次四百块钱的咖啡给自己留了一个巨大的阴影到现在还没走出来。

    但是既然女神说了,那咱就得照办啊。

    想着,陈飞把对着镜子,收拾了一下,还抹了点酒店的发胶就出门了。

    很显然,陈飞到的比沈嘉琪早,大概女神约会都喜欢摆架子。

    陈飞坐在沙发上,想着这也算是跟沈大小姐第一次单独约会,既兴奋又紧张。

    自己对着对面空座椅上不停的练习微笑提升魅力。

    正练的嗨呢,陈飞就看见沈嘉琪冲着自己走过来了,长发垂绦,要多好看有多好看。

    陈飞准备站起来用自己刚发明的陈氏微笑征服女神的时候,看到沈嘉琪身后还跟着一个人,瞬间就笑不出来了。

    来人很绅士的拉开椅子让沈嘉琪坐下,然后对陈飞露出一个友好的笑容,也坐下了。

    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上次去沈嘉琪公司楼下找她那个开兰博跑车那小子。

    陈飞的心情瞬间从顶峰跌倒了地下基层。

    沈嘉琪看陈飞的表情就像吃了屎一样,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说:“你们见过的,路修远。”

    陈飞做了个白眼,看向沈嘉琪,说:“沈大小姐,我请你喝东西你怎么把他带来了。”

    陈飞看俩人坐在一排,那叫一个般配,简直就是金童玉女啊,心里怎么都不舒服。

    这句话说的路修远有点尴尬,说:“我今天刚好休息,跟嘉琪一起吃饭来着,他让我把她送到这来,没关系,我请你们。”

    这个路修远越是绅士大方,陈飞心里越是不爽。

    而且他这话什么意思,搞得自己好像连杯咖啡都请不起似的。

    陈飞白眼一翻说:“别,既然来了,那就我请。”

    沈嘉琪站起来说:“我先去洗手间。”

    陈飞一看,心里一喜,这不是正好机会来了么。

    沈嘉琪前脚刚走,陈飞后脚就直接坐到沈嘉琪的座位上了。

    路修远一愣,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陈飞。

    陈飞贼笑两声说:“那啥,我觉得坐这边舒服。”

    后面路修远才反应过来,合着这小子是给自己跟沈嘉琪使绊子呢。

    沈嘉琪回来,看见陈飞换了座位也有点懵,就说:“你怎么坐这边了?”

    还没等陈飞说话,路修远就抢在陈飞前面说:“没关系,做哪边都一样。”

    就是因为路修远无比绅士,导致陈飞觉得自己就是个村里来的土包子,心里就更不舒服了。

    喝咖啡的时候,陈飞看着沈嘉琪跟路修远聊得火热,而他们聊的话题,陈飞压根就插不进去嘴。

    结果一晚上,陈飞就像个大灯泡一样,光给人家照明了。

    虽然最后还是路修远抢着结了账,陈飞没觉得吃亏,但也没占到便宜,一场约会就这么被这个小子搅和了。

    回到宾馆,陈飞心里还是像有个东西拧巴着。

    深思熟虑之后,陈飞决定,手头的事情还是赶紧解决,越快越好。

    自己再慢点的话,估计就只能吃沈嘉琪的喜酒了。

    想着,陈飞就直接关了灯闭上眼,睡不着也强睡。

    一夜之后,陈飞顶着黑眼圈坐起来,昨晚因为心事太重还是没怎么睡好。

    一看表,陈飞赶紧从床上坐起来,打了个车往公安局门口走,有人好办事儿,就是这个理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