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完全是意外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全权没有想到,现在人类的智慧竟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连怪物都能被骗过。

    陈飞也不知道自己是该烦还是高兴,总得来说,现在心里还是比较复杂的。

    最起码让他知道,这个怪物也是很好骗的嘛,看来她也完全不是没有弱点。

    不过现在关键的问题是,人家找自己来帮忙,自己没帮上不说,反而帮犯罪分子写了个病毒把刑侦科电脑给整崩了。

    这叫什么事儿啊?陈飞赶紧在脑子里问白骨:“这咋办?老子牛逼都吹出去了,你现在把我放那?”

    白骨叹了口气说:“你先等等,我需要更多的资料。”

    陈飞在心里点点头,这个白骨生前绝对是个有上进心的孩子。

    陈飞正闭着眼跟白骨对话的时候,感到背后正在给自己捏肩的手突然停下来了,也挺疑惑的,忙睁开眼睛。

    出现在陈飞眼前的一幕让陈飞也惊呆了,只见自己的屏幕上写的所有代码突然之间在屏幕上不乱飘起来,

    然后竟然在没人编写的情况下自己排列,最后显示出一个图形,很显然是一个用代码组成的狰狞骷髅。

    本来聒噪的会议室突然间安静下来了。

    揉肩的小姑娘顿时发出一阵尖叫,陈飞也一愣,突然怒意起来,在脑中问白骨:“这该不是你故意的吧。”

    白骨冷哼一声:“如果不是你之上太低,我也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陈飞不知道该说啥,本来想说你自己犯的错误跟我有什么关系,可是想想,好像确实又跟自己有很大的关系。

    赵科长,走过来,目瞪口呆的问陈飞:“你这是……”

    陈飞皱着眉说:“你看,我之前就说这个不容易吧,我们中了圈套了。”

    这台电脑不能用了,只能再换一个,可是脑海里的那个影响迟迟没有动静,就像我们小时候写作文,就是不知道怎么下笔一样。

    赵科长看情况,在陈飞背后着急的直转圈儿,又不敢说话。

    只能安静的站在背后看陈飞对着电脑发呆。着急的跺脚却不知道能说什么。

    陈飞此时也很焦急,这要是在人家这玩大了还真不好收场。

    此时他的眉头越皱越紧,心说该不会自己脑子也死机了?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幻影中的电脑突然动了几下,紧接着就输入了几个字符,然后又停下了。

    这让本来已经抬起手准备跟上节奏的陈飞无比尴尬,这怎么就停下了。

    剩下的人围在陈飞后面也开始窃窃私语,毕竟这个事儿你说急也不急,可是就是在这卡着,上不去也下不来。

    陈飞被晾在所有人面前,自己也很懵逼,白骨这边也迟迟没有动静。

    陈飞试着在脑海中叫了白骨两声,却完全没有消息,他也真是急了。

    就算他已经准备站起来,告诉赵科长这回这玩意比较高端,自己玩不了的时候。

    幻象一闪,程序又开始自动编写起来,陈飞看了两分钟,看着这回比较顺,他才开始下手。

    其实陈飞虽然还是抄,但是毕竟也是心虚。

    你说人家一台专用的电脑得多少华夏币啊,自己在这么玩两回,玩好的也就算了,玩不好,那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陈飞这回抄的小心翼翼,又在脑中问:“这回靠谱么,在玩坏一台我可赔不起啊。”

    白骨没出声,陈飞已经完全断定,这个白骨生前肯定是个有钱人家的小姐。

    特别的我行我素,心情不好的根本就懒得鸟陈飞。

    在陈飞看的那些玄幻电视剧里,别的妖怪都是对宿主抱着感激的心态,自己这个怎么反差就这么大呢。

    陈飞一边想,一边抄,这次他抄的相当慢,毕竟要是一个不小心,那自己就真得跪了。

    这次带着沉重,短短的半篇程序,陈飞写的汗都滴下来了。

    身后的警员也都十分紧张,现在这个会议室里都有一种肃穆的气氛。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此时只能听见大钟的滴答声。

    陈飞一直专心于屏幕,就点赵科的额头也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终于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剩最后一个字母的时候,陈飞的手刚准备按在y键上,旁边端水的小警察不小心一碰。

    陈飞活生生的手活生生的就按在了旁边的u键上。

    突然屏幕一蓝,陈飞觉得自己都要崩溃了,这种事儿就好像你好不容易搭起来的多米诺骨牌被你妈善意的推门给搞到功亏一篑的感觉。

    陈飞现在除了想把热水泼在小警察脸上以外,什么心情都没有了。

    小警察也是懵逼了,关键他也是好心给陈飞倒杯水,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情。

    好心办了坏事儿,他能怎么办,他也很内疚啊。

    就在大家都是一片绝望的时候,蓝屏的电脑突然一闪,变成了黑色。

    紧接着就又亮了起来,陈飞不可思议的看着屏幕上光标一闪一闪的跳动着。

    这时候白骨笑了笑说:“没想到一个字母之差让你破解了整个程序,不然我们就得一个一个来,这个我还真没想到。”

    陈飞虚惊一场,脑门的虚汗流的更利索了。

    还好自己这次是瞎猫碰了个死耗子,要是稍微再偏点,按在别的键上,那才真的全完了。

    陈飞长长出了口气,才从椅子上站起来,赵科长一脸感激的说:“谢谢你了,你帮我解决了大麻烦啊。”

    陈飞挠挠头说:“不过那台电脑,可能是废了。”

    赵科长一脸无所谓的说:“没关系,对了,你那个亲戚叫什么?”

    陈飞一看,说了这么半天终于说到正事儿了,笑笑说:“叫程刚。”

    陈飞自己都没注意,在这鼓捣一下午,泉城天黑的早,此时已经有暗意了。

    赵科长笑笑说:“那我请你吃个饭吧。”

    陈飞知道,这种时候,如果他直接说,我请你吃个饭吧,那他就是真心的。

    要是这句话前面加个那字,表示人家只是故意客套一下,自己就没必要往上凑合了。

    陈飞赶紧摆摆手说:“不用了,我先回去等消息吧,明天过来。”

    赵科长倒是言而有信,直接留了陈飞的电话,说明天有消息了打电话给他。

    陈飞回到宾馆,躺在床上,其实今天他本来想着先找叶璇儿打听一下情况,然后实在不行去找老鹿呢。

    可是老鹿那种一丝不苟的人,正二八经犯罪坐实的事儿他也不一定能给办。

    现在正好来了个赵科长,那事情就简单了。

    但愿自己一下午费劲巴拉的没白忙活就好。

    第二天陈飞还在酒店柔软的床上窝着,赵科长就打电话来,说可以带陈飞去探望。

    陈飞一听也没敢耽误事儿,直接从床上蹦起来,五分钟洗漱完就去找赵科了。

    赵科带着陈飞一路向北,到了看守所,陈飞反倒有点紧张了。

    毕竟这个程刚自己接触也不深,到时候见了面只能开门见山了。

    陈飞坐在玻璃外面,手里拿着通话器,程刚坐在陈飞面前的时候,陈飞吓了一跳。

    这跟自己印象里的样子也差距太大了。

    印象里的程刚五大三粗的,身上肥膘也不少,现在感觉至少瘦了了三十公斤了。

    而且人的样子也显得特别憔悴。他拿着电话,一脸懵逼的看着陈飞。

    陈飞张了张嘴,不知道说啥好,倒是程刚先开口说:“你找我啥事儿?”

    陈飞想了想说:“刚子哥,家里一切都好,那天我看家里已经啥都不剩了,嫂子托我来看看你。”

    程刚一听这话,在牛逼的汉子也受不了,就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家都不像家了。

    程刚知道自己刚进去的时候,老婆为了把自己捞出来,把家里差不多能卖的都卖了。

    结果不知道是没找对人,还是找的人都尼玛不是东西,钱收了,他也没能出来。

    陈飞看程刚的样子,估计是在里面让人折磨的了。

    自己蹲在警察局一天都受不了,看守所里面的花样还不得更多?

    程刚也有点蒙,眼前这个小子自己最多有点面熟,非亲非故的,为啥要来帮自己。

    就问:“你到底是啥人啊?”

    这话把陈飞也问懵了,自己是他啥人?

    说老乡?老乡可没这么大度的,而且程刚在村里名声也不咋好。说他媳妇的朋友?那估计等他出来被砍的就是自己了。

    陈飞想了想怎么都不是,干脆也不装逼了,就说:“你也甭跟我废话了,你就说你想不想出来吧?”

    陈飞这句话问的还是挺有水平的。

    废话,谁不想出来在这铁笼子里面带着?

    这时候还是别讲道理,直截了当最划算。

    陈飞翘着二郎腿,看着程刚说:“剩下你就别操心了,出来再说。”

    说的差不多,时间也到了。

    陈飞站起来就走了,程刚心里一阵懵,不管这人是谁,只要是能出去,他程刚这辈子做牛做马也认了。

    陈飞走到外面,看赵科长在车里抽烟,自己也坐上去就说:“赵科长,我也不跟你废话,你就说有没有办法能把我这兄弟捞出来?”

    赵科长皱皱眉说:“办法是有,你得请个好律师,花点钱使使劲,这都好说。”

    陈飞笑了笑,说:“那就拜托你了,要多少您直说就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