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章 方斜眼儿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赵科长眉毛一立,看向陈飞说:“咦,小伙子咋说话呢。”

    陈飞也被弄得莫名其妙的,心说不是你说的花钱使使劲的?我这不也是着急开门见山么!

    赵科长看陈飞的表情,又平静下来说:“我得意思花点钱是在请律师方面,剩下的我帮你找找人。”

    陈飞听完,赶紧点头,像这种事儿,能事半功倍当然最好。

    其实律师这种东西,请倒是不难,律师事务所的那些律师其实多半都是有名无实。

    有些可能告诉你,他辩赢过两百场,那说不定他参加过四百场,有经验架不住胜率低啊。

    赵科长想了想说:“这样吧,我这有个老同学,大学的时候就开始学法律,你去找找他。”

    说完,给陈飞了一个电话号码和地址。

    陈飞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一个急性子,办事儿的时候,一点都不想耽搁。

    把赵科长送回去,就直接按照赵科长给的地址去找人。

    到了地方,陈飞一抬头,就看到一个很大的律师事务所的牌子。

    他记得这个事务所应该很有名,因为好多地方都有,不知道算不算连锁的。

    陈飞坐电梯上去的时候,心里还有点紧张,因为他从小就见过两次律师,都是村里谁谁离婚的时候。

    也不知道是不是半吊子律师,当时还给他整的挺慌得。

    按照赵科长给的电话和人名,很容易就能找到那个律师。

    当见到本人的时候,他倒是眼前一亮,本来以为会是个带着眼镜斯斯文文的老头,没想到会是个穿着优雅,打扮时髦的女人。

    陈飞不禁咂咂嘴,心说这赵科长说这是他老同学,但是俩人完全看不出来是同学啊,视觉效果相差太大。

    陈飞看到女人,自然比看到男人热情,这是人之常情。

    他赶紧上去握手打招呼。那个女人优雅一笑,请陈飞进了会客室。

    陈飞坐下,还是有点紧张,毕竟他还不了解程刚那边什么情况,之前的都是道听途说。

    这个律师叫张允,听起来也不太像个女人,所以他才会误会。

    陈飞坐在沙发上,张允也坐下,问陈飞案件的详细经过。

    陈飞哪知道什么详细的,就大概给她说了一遍,张允点点头,站起来从旁边的架子上拿下来两本厚厚的书。

    然后看了两眼,在一个空的文件夹上开始写字。

    陈飞也挺紧张的,不知道她在写什么,只看到她奋笔疾书,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就写满了慢慢两页。

    写完之后,她把文件一合说,我们什么时候去见一下当事人。

    陈飞挠挠头说:“我刚去完,不知道今天能不能见了。”

    张允笑笑说:“如果你急我们就今天去不急就明天去。”

    陈飞点点头,张允站起来说:“那我们就去一趟,你准备两条烟。”

    陈飞赶紧点头,心说,啧啧,真是经验老道啊。

    想着他就跟着律师出去,到楼下超市还特地买了两条好烟。

    张允一看,笑了笑说:“用不着这么好的烟,你办事儿比较着急这个可以理解,但是你这么送下去,迟早把这些人的嘴给喂叼了。”

    陈飞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但是人家大律师说了,要换个中等的,那就换。

    跟着组织纪律走,肯定不会差。

    陈飞把软华夏换了两条黄鹤楼,就跟着又去了一趟。

    派出所的警察其实很反感这些来探监的人,自己收不到什么好处还麻烦。

    这里面虽说跟监狱不一样,但其实也差不多,只不过是一个定性了一个还没定性而已。

    也就是说,在看守所里面的,除了情节一比较轻的,剩下的多少都是拿钱砸着。

    但是砸钱肯定不是砸给他们这些看守的,肯定都是上面的。

    也说不上暴徒给你来个突然袭击什么的,这个就说不好了。

    警察一看陈飞又来了,有点不耐烦,直接告诉他:“你今天不是来过了么,还想怎么的,要看明天再看。”

    陈飞也不懂规矩,但是那会儿张允说可以的,他回过头,咯吱窝夹着两条烟,看向张允。

    张允走过来微微一笑说:“小韩,辛苦了。”

    说完把烟从陈飞咯吱窝下面抽出来,递给那个叫小韩的。

    小韩眯着眼睛一看,呦,黄鹤楼,这烟也不便宜。赶紧笑着接过来。

    再一看送烟的人,立刻眉开眼笑的说:“这不是张大律师么,什么人这么神能把您给请动?”

    陈飞之前还有点怀疑,张允是个女人,办这种事儿能行么,听这个叫小韩的一说,似乎很不简单啊。

    小韩赶紧屁颠儿把程刚带出来,张允点点头就去谈话了。

    陈飞悄悄把小韩拉到一边儿,又从兜里摸出两包华夏塞在小韩手里。

    小韩推诿了两下,还是毫不客气的把烟装进兜里了。

    陈飞一看,烟也进口袋了,就笑着问:“哎,这个张律师很神么?”

    小韩收了人家的好处,当然是知无不言了,说:“这个张律师可是个厉害人物,经过她的手捞出去的人,基本上都出去了,除非你已经做了实,那困难点。”

    陈飞哦了一声点点头,不由的对这个张律师起了敬畏之情。

    小韩接着说:“我看你手里也挺有钱的吧。”

    陈飞一愣,问:“你为啥这么说?”

    小韩看了张律师一眼,又小声跟陈飞说:“一般手里没钱的哪请的动张律师啊,她一出山,最起码得这个数。”

    说着,小韩还用手比了个六。

    陈飞一看,倒吸了一口冷气,六位数,那不就是十万么。

    想想自己要为了把程刚弄出来要下这么大的血本,就有点心疼。

    但是现在已经这样了,所以等程刚出来,他必须要成功,不然这个钱可就真的白花了。

    陈飞跟小韩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直到时间到了,张允站起来。

    程刚被带回去的时候,还转头看了一眼陈飞。

    那眼神里充满了感激和疑惑。

    有人能把自己弄出来当然是感激,可是是完全不认识的人,疑惑也是必然的。

    陈飞跟张允走出去的时候,赶紧问什么情况。

    张允叹了口气说:“这个说好办也好办,说不好办也不好办,也亏着她媳妇,一直往里搭钱,所以案件还没定性,这是我们的优势。”

    陈飞着急,赶紧问:“那劣势呢?”

    张允想了想说:“看起来他故意伤害已经坐实了,听他单方面说,只是伤了腿,所以不知道被害人什么情况。”

    陈飞点点头说:“那怎么办?”

    张允带着一股职业的自信说:“放心吧,交给我。”

    陈飞被她这股自信一震,跟着点点头问:“什么时候能好?”

    张允想了想说:“不超过一个礼拜。”

    他一皱眉,也只能同意了,随后,还嘱咐了一句:“尽快。”

    张允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说:“当事人说,被害人是你们隔壁村儿的?那你要是有时间就去看看那个人,看看什么情况,然后告诉我,剩下的就好说了。”

    陈飞点点头说:“行,我这就回去办,然后我们泉城见。”

    陈飞跟张允告别之后,随便找了个管子吃了点东西,就往村里赶。

    隔壁村儿他也不怎么熟,但是这个出了名的老光棍倒是很好打听。

    这人真名没打听到,只知道外号叫方斜眼儿,陈飞砸吧砸吧嘴,听名字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其实这十里八乡的都有一个通病,就是比较势力,这次这么顺利,还得感谢自己这个黄金座驾。

    陈飞直接按照老乡指的地方,到了方斜眼儿家。

    到了门口一看,院子墙长挂着几串儿玉米棒子,都长了蜘蛛网了。

    门口几口大缸也落满了厚厚的灰尘,完全不像是有人住啊。

    陈飞走过去敲敲门,里面传来一声:“进……”

    这个音儿拉的格外长,陈飞总觉得有点阴阳怪气的。

    推开门,陈飞就被一股子奇怪的味道呛出来了。

    心说:卧槽,好好一个人房被这货住成猪窝了?

    陈飞把他家大门敞开,想着换换空气。

    借着大门口照进来的光,陈飞就看见,方斜眼儿家房子不大,灶台上也都是厚厚的灰,看样子好些日子没人起火做饭了。

    地上到处都是方便面袋子和纸。

    还有几个馒头,陈飞踢了一脚,已经硬的跟石头似的了。

    方斜眼儿就躺在床上,见陈飞来了也没反应,照样用被子蒙着头。

    床边还放着一个碗,不知道是他之前吃什么用的,已经长了恶心的绿毛。

    陈飞看了都想干呕,你说就算是光棍儿吧,一个好好的人活成他这样,还不如要饭的呢。

    陈飞走到床边,就连方斜眼儿的被子上都有一股子恶心的怪味儿。

    他捏着鼻子,用手挑开了被子的一角。

    方斜眼儿被阳光一照,顿时大叫了一声。

    陈飞一看这人,也吓得往后一退。心里骂了句卧槽。

    这尼玛哪还是人啊,简直活脱脱的一句干尸啊。

    陈飞咽了口吐沫,又看向方斜眼儿。

    只见他骨瘦如柴,浑身上下多处已经溃烂了,脸颊和眼眶凹陷下去,牙也烂的发黑了。

    陈飞心里除了惊讶没别想法了,如果不是他已经习惯了白骨,要是正常人看见他这样,早跑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