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深渊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长着嘴看着眼前的男人,面容枯槁的样子。

    如果不是之前老乡说他才三十多,陈飞还以为他已经六十了。

    陈飞上前直接把他从被窝里拉出来,他哆哆嗦嗦的,感觉让他拿东西都拿不稳。

    方斜眼儿坐在床上,瞪着陈飞,声音有些嘶哑的说:“你是谁啊。”

    陈飞撇撇嘴说:“你认识程刚不?”

    方斜眼儿笑了笑说:“认识,认识,嘿嘿。”

    陈飞看着这个人就觉得挺诡异的,要是别人被砍了,提到这个人应该是咬牙切齿的才对啊,怎么换他还挺高兴的呢。

    方斜眼儿看了看陈飞,好像有点着急的样子说:“怎么样?他出来了?”

    陈飞摇摇头说:“没有,我来就是为了这个事儿,希望你作为原告可以给他个机会。”

    方斜眼儿又呲着一口烂牙说:“都好说都好说,只要钱到位。”

    陈飞点点头,看他这样子,是过不下去了。

    以前不知道是谁跟陈飞说了一句:只要能用钱解决的事儿,都不叫事儿。

    现在看来还真是这么个理儿。

    陈飞皱着眉问:“你要多少?”

    方斜眼儿滴着头掰着指头算了一会儿,也不知道是在算什么。

    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说:“两万。”

    陈飞冷哼一声,心说:你都过成这样了,还真是敢狮子大开口,要两万?

    但是如果两万块钱能让这个案件变得简单点,也挺划算。

    当下陈飞就答应了,还好之前为了办事儿,陈飞的包里是带了现金的。

    他数了两万块钱扔到方斜眼儿身上,没好气的说:“那咱们这事儿就算结了,回头法庭上,你给我注意点说话。”

    方斜眼儿捧着沉甸甸的华夏币,眼睛冒着精光,手直哆嗦,连忙点头。

    陈飞都怀疑他到底有没有听清楚自己到底说的什么。

    陈飞刚准备走的时候,突然方斜眼儿开始抽搐起来。

    他吓了一跳,心说这个方斜眼儿该不是又羊癫疯吧。

    抽了一会儿就开始缩到角落里发抖,然后拼命的找着什么东西一样。

    陈飞就站在一边看他跟疯了一样的把被子,枕头,扔在地上,然后在床上摸索着。

    最后摸出了一只针管和一管不知道是什么的注射液。

    然后非常熟练的注射到自己的身体里。

    片刻之后他才安静下来,感觉非常舒服的长长出了口气。

    陈飞站在一边完全是小学生懵逼状态。

    开始的时候他以为这货注射的是胰岛素什么的,可是胰岛素不都是饭前扎在肚子上的么?

    况且这发病症状也不大对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吸毒?

    陈飞慢慢接近方斜眼儿,看他舒爽的到现在都没缓过来,就悄悄拿起刚才他注射过的注射器跟那个小药瓶。

    上面果然没有批注跟编号。

    过了一会儿,方斜眼儿似乎舒服够了,跟陈飞说:“你能把电话借我用一下么?”

    陈飞也没多想,就借给他了,他说了一堆话,声音很小,速度很快,所以陈飞也没听清楚他说的什么。

    陈飞拿过电话,看他打的似乎不是境内的电话啊,应该是南越那边的。

    陈飞突然想起来,之前猴子说林依依跑了,应该是去了南越,突然就想起了这么个女人……

    不知道她现在过得好不好,是不是还活着。那个地方,环境还是相当恶劣的。

    配合着方斜眼儿家跟南越贫民区差不多的生活环境,陈飞不由得一阵感慨。

    老人说,被人念叨是会打喷嚏的,林依依在柔然的大床上,捂着嘴,打了个喷嚏。

    旁边黝黑,没剩几根头发的糟老头子已经睡着了。

    她冷笑一声,**着身体走到镜子前面,看着自己妙曼的身材。

    都说男人的手是丰胸的良药,自己从来了这个鬼地方用了那么多药,身材自然也比以前更好了。

    她伸手摸着自己的身子,光滑的像一块玉。

    自己这张脸,历经了这些劫难,却依然精致,只是脱了之前的稚气,变成了现在的模样。

    想想现在的自己,之前的就是个单纯的小女孩吧。

    林依依苦笑了一声,背对着镜子坐在梳妆台前,赤裸着身子点了一根烟。

    烟气袅袅,被她纤长的睫毛删的一抖一抖的,浓艳的妆容下掩盖不住她的一丝狠厉。

    她缓缓转过头,看到自己背上那个触目惊心的疤,露出一个浓烈的,阴戾的笑容。

    她始终记得陈飞这个人,他是让她一步步从一只小茧蜕变成妖蛾的毒刺。

    那些受过的苦难,被卖到越南的痛苦,接连的家暴和终于逃脱狼穴又入虎口的绝望。

    还有最后为了活着,不得已一步步把自己拉向罪恶深渊。

    这些仇,这都是陈飞赐给他的,不管有心还是无意,她都要还给他,加倍的折磨,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她曾想在自己背后的伤疤上纹身遮盖,可是现在看来,这两条交叉的,长长的疤痕还是最好的纹身。

    她要铭记一辈子,然后去报复这个男人,不只有他,还有他的家人,他的后代,只要自己还有一口气。

    林依依的眼睛瞄到了睡觉的男人身上。

    这个男人五短身材,黝黑丑陋,年纪也大了。

    想到他一次又一次的趴在自己身上变态一样的索取,甚至用铁链子拴着自己像狗一样牵着。

    她的心里就只剩下了恨,一种深恶痛绝的恨。

    那种绝望和无能挣扎的痛苦,让她演变成了一个只会仇恨的机器。

    她一直隐忍着这些常人无法忍受的重量,每天闭上眼睛,她都会希望自己就此死去。

    可当睁开眼睛的瞬间,她的噩梦才刚刚来临。

    林依依穿好衣服,一条惹火的红色长裙把她的身材凸显的相当完美。

    她唇角扯出一丝冷笑,配合着整个表情,妖冶的要命。

    拉开抽屉,打开一个盒子,里面放着一把精致小巧的左轮手枪。

    亮银色的枪身在灯光下晃晃刺眼,她拿出枪,面无表情的看了看这个折磨了自己几个月的男人。

    他是南越的毒枭之一,主要是制毒,林依依当然不是傻子,想活下去也不必要跟着这个老男人。

    她要的,只是这个男人的势力,和作为有势力的男人妻子的名分。

    只是这个男人愿意娶她而已,就算是被折磨的体无完肤,林依依一样把这些东西压在心里,为的,就是这一天。

    这把枪,是结婚那天他送的,只是他想不到,今天,自己就要用他亲手送的东西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这种枪在南越很常见,一些毒枭手里养的女人身上都有这种枪。

    林依依找好了位置,男人是趴着睡觉的,她坐在男人的左手边,慢慢的把枪口顶在男人的后脑勺上。

    男人似乎异常的敏感,觉察出了不对,蓦然睁开双眼。

    随后就感觉到后脑的冰凉。

    他这样的人,每天活的提心吊胆,想杀他的人太多了。

    警察,和自己的同行,还有对自己不忠的手下,让他时时刻刻提防着每一丝风吹草动。

    那些缉毒警察的眼睛不停的巡查,现在坐上毒王宝座的阮晋元也对自己虎视眈眈,稍有不慎,手下就会有异动。

    可是自己防不胜防,却被自己的妻子用枪指上了头顶。

    之前那个像是狗一样任凭自己打骂的女人,竟然学会了咬人。

    林依依的手有点发抖,说不上是兴奋还是害怕。

    男人刚挣扎着准备坐起来喊人的瞬间,一声巨响,子弹就贯穿了他的脑袋,顺着玻璃穿了出去。

    他睁着眼睛,张大的嘴巴,连最后的呼救都没有发出,就死在了林依依的手里,似乎死的十分不甘。

    林依依快速的把枪装进了盒子放在抽屉里,尖叫起来。

    门口的护卫听到响动,已经用最快的速度冲了进来。

    看见自己的老大已经惨死,谁都不可置信。

    但他们毕竟是训练有素的人,立刻上前检查了尸体。

    林依依假装一脸惊恐的站在一边。

    为了这个计划,她已经忍了几个月,生不如死,这种滴水不漏让她足够安心。

    当手下看到窗户上的弹孔,大概明白了事情的原委,立刻派人去外面搜索了。

    林依依心里一声冷笑,这世界先进的枪支真的不少,之前她还跟着男人见过一种华夏的狙击枪,跟自己的手枪口径差不多。

    现在就只当是,男人被人雇凶暗杀了吧。

    她盯着男人死后的表情,一脸的震惊不可思议和不甘。

    屋子里已经没有人了,她笑着走到男人身边,淡淡的说:“你放心吧,以后你的生意,我帮你做,呵呵。”

    说完,林依依站起来看着窗外。

    这几个月以来,她已经完全掌握了男人手下的体系,和很多内部才能知道的东西。

    她看着远处延绵的山岭,笑了笑像是对着远方说:“夜晚才快要来临呢……”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男人的尸体已经被人抬出去了。

    男人没有子嗣和兄弟,毫无疑问,林依依是他唯一的继承人。

    自己一步一步爬到这个位置上,在南越毒枭群雄割据的时候,也算是坐稳了一片江山,成了一代女王。

    可这一路付出的代价,怕只有她一个人懂……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