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三十岁的女人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在方斜眼儿家耽搁了太长时间,眼看天色渐暗,他才离开。

    开车回去的路上,他就给张允律师打了电话,说自己这边已经砸了钱,被害人应该会配合。

    张允一听,既然是这样,那就好办了,就跟陈飞说,自己已经提起上诉了,很快就会有消息。

    陈飞一听也放下心,赶紧回家了。

    一个黑影在陈飞走出放斜眼家的一瞬间,一闪身,走了进去。

    陈飞回到家,坐在沙发上抠脚吃西瓜,现在这个事儿只要顺当了,那就算是这个撇写完了。

    想着,陈飞的妈也做好了饭,陈飞随便吃了两口,想起一个重要的事儿。

    他赶紧给御姐打了个电话,御姐接到电话,轻轻笑笑说:“怎么,心烦的事儿处理过去了?”

    陈飞一愣,说:“你怎么知道?姐姐你还真是神啊。”

    御姐听到之后又笑了笑说:“那我的人明天就过去,至于建厂的钱你要做好造价和预算。”

    陈飞傻了吧唧的点点头,这玩意他完全不懂。

    想了想,现在村子里懂这个的恐怕只有邓洁了吧。

    想着,陈飞连裤子都没换,直接穿着大裤衩子大背心子就往邓洁家走。

    既然明天周南音的人就来了,总不能告诉人家自己那个啥造价和预算都没做吧?

    到了邓洁家门口,陈飞有点后悔。

    本来自己和邓洁就被人戳脊梁骨,现在穿成这样,出去指不定要被人说成啥呢。

    但是现在天才刚黑一会儿,要是回家一趟在回来,那时间又拖的太久了。

    纠结之下,干脆硬着头皮敲了门。

    过了一会儿,邓洁才把门打开,看样子是刚洗完澡,头发还没干。

    燥热的空气里还能隐约嗅出一股沐浴露的味道。

    她看着陈飞,脸上瞬间透出一抹惊喜之色,随后又就着夜色隐去了。

    她转身直接往屋里走,留了个门给陈飞,这样的感觉怎么都不像是来谈正事儿的。

    陈飞挠挠头走进去,坐在沙发上等邓洁,可是邓洁却进了卧室在没有出来。

    陈飞坐了一会儿,挺着急的,就喊了两声邓洁的名字。

    过了一会儿,邓洁的声音才从卧室里传出来:“你等不急就进来吧。”

    声音细腻软糯,陈飞有点纳闷,心说这个邓洁说话没毛病,可就是怎么听怎么觉得怪怪的。

    陈飞也没多想,大大咧咧就走进去了。

    这一进去,可给陈飞整的一激灵。

    只见邓洁侧卧在床上,整个床上面还挂着粉色的蚊帐。

    邓洁的睡衣已经解开了前两个扣子,胸前沉甸甸白花花的物件儿半露半现,有点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意思。

    陈飞硬生生的咽了口口水,人也变得结结巴巴的说:“那,那什么,邓,邓姐,我是来找你办,办正事儿的。”

    邓洁好像完全没有听陈飞话的意思,只是笑吟吟的看着他笑。

    给陈飞笑的一身汗,但是男人有时候就是这样,该有的生理反应还是有的。

    更何况还是一个二十郎当岁,没怎么尝过女人味道的小伙子。

    邓洁看着陈飞肚脐以下的变化,不由的笑出了声。

    陈飞又急又尴尬,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这时候,邓洁自己掀开蚊帐出来了,一把勾着陈飞的大背心就往后倒去。

    陈飞是万万没想到她会来这手,直接就扑在了邓洁身上。

    因为两人本来身高就有差,这一摔一扑,陈飞的脸瞬间就陷入了一片温柔乡。

    陈飞顿时就觉得气血上涌,呼吸不顺了,三十岁的女人如狼似虎真是一点都不假。

    不知道是不是陈飞呼出的鼻息让她觉得痒痒,邓洁竟然轻笑出声,还带着一丝娇喘。

    这样的声音简直太刺耳了,活脱的像陈飞硬盘里的人物啊。

    他想起来,可是此时上身被邓洁死死的抱住,而且这么一弄自己的身上也软了不少,哪还有力气起来。

    邓洁毕竟是结过婚的女人,几下撩拨就让陈飞受不了了。

    陈飞脑血上涌,直接一翻身,就把邓洁压在了身下。

    邓洁巧笑嫣然,媚眼如丝,的看着像头欲兽一样的陈飞,笑了笑。

    在这样的情况下,粉纱帐,配着幽暗的灯光,崩断了陈飞最后一根脑神经。

    他闭着眼睛吻上了邓洁的嘴,软软糯糯,似乎很久,自己都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了。

    要说这结了婚的女人就是会伺候男人,跟自己第一次不一样的是,之前自己就是一头耕地的老牛。

    而这次,他才体会到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巅峰。

    陈飞躺在床上,看着邓洁的头在自己腹部下面一起一伏,光是视觉感受就已经无数次想让陈飞上天了。

    几番大战下来,不知道过了多久,陈飞也算是到了极限,倒是邓洁,似是许久没有尝过男人的滋味儿,显得有些意犹未尽的样子。

    她伏在陈飞怀里,听着陈飞的心跳。

    等着陈飞发泄完缓过劲儿来,才彻底有些后悔。

    自己本来对邓洁没什么想法,这回倒好,村里那些人更得指指点点。

    陈飞休息了一会儿,赶紧起身穿上裤子。

    坐在床边上说:“那啥,邓洁,我今天是真的有要紧事儿找你。”

    邓洁点点头说:“你先出去吧,我冲个澡换身衣服。”

    陈飞点点头,乖乖的走到客厅坐在沙发上等着邓洁。

    过了好一会儿邓洁才出来,陈飞看看表,已经差不多快十点了。

    邓洁这会儿倒是穿的比较正经,只是刚才欢愉过后的红晕还没有退去。

    陈飞抬起头,稍微有点尴尬的说:“我这边有份计划书,就是关于建厂的,投资人让我做一下造价和预算。”

    邓洁点点头,一脸认真的拿起文件,那样子就好像之前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看了一会儿,邓洁问陈飞:“你什么时候要?”

    陈飞也皱皱眉头说:“就明天,行么?”

    邓洁叹了口气,又投过来一个相当暧昧的眼神儿说:“只要你说的,怎么都行。”

    陈飞也不知道她什么意思,不过甭管谁说的,只要行就可以。

    他站起来,又看看表说:“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了。”

    邓洁也没留他,只是点点头。

    陈飞赶紧出了邓洁家。

    村里的小路上,路灯很少,基本上隔一百多米才有一个,而且灯光十分微弱。

    就着夜色和灯光,陈飞有点浑浑噩噩的往家走。

    今晚经历的一切就跟梦一样,一边感慨一边骂自己没定力。

    陈飞到家之后,看见妈妈在看电视,也没说什么,就自顾的洗澡去了。

    洗澡的时候,陈飞想,要是让自己的妈知道自己刚跟邓洁干了那种事儿,肯定又不知道得闹成什么样儿了。

    陈飞洗完澡,一言不吭的回去睡觉了,但愿明天,会传来各种好消息吧。

    可能是刚才运动太累了,陈飞的头刚沾枕头就睡着了。

    过了一会儿,陈飞觉得浑身燥热,那种焦躁就好像是自己就置身在一个火炉里一样。

    汗珠从自己的额头上淌下来,他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猛然一惊。

    突然发现自己躺的地方根本不是自己家啊,他猛的坐起来,让他更惊的是,自己竟然穿着女人的衣服。

    而且还是那种民国女学生的制服。

    突然间,陈飞觉得胸前格外的闷,然后自己的胸口突然开始慢慢隆起。

    这样的情景吓得陈飞本能的尖叫起来。

    不过很快,陈飞淡定了下来,仔细想想,这尼玛不就是做梦么。

    之前自己每次动用过白骨的力量前后,都会做这样的梦,估计这次也是吧。

    这么想着陈飞就放松多了,直到前胸停止了生长,陈飞才重新坐起来。

    自己这次是变成了一个女的?他下床,掀开床上的帘子,整个人一震。

    一个熟悉的环境展现在自己的眼前,这里不就是白骨的老巢么?

    这个房间的所有东西自己都差不多门儿清了,只是奇怪的是,这次似乎没有钢琴啊。

    陈飞站起来,但是自己现在是一个女人,虽说是梦境需要吧,那他也觉得挺恶心的。

    但是恶心和好奇心并不是一个档位上的事儿。

    他看了看周围,太好了,既然没人,那就……嘿嘿嘿,不如趁着梦境好好体验一把。

    陈飞干咳了两声,直接解开了上衣纽扣,把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前。

    揉了揉,手感是不错,可是没有太大感觉?难道女人自己摸自己都是这种感觉的?

    陈飞叹了口气,似乎觉得有点失望,好不容易一能感受一下未婚女性,结果还是自己摸自己。

    突然门敲了两下被推开了。

    进来的是一个穿着民国家仆服饰的老爷子,她看着眼前的陈飞,异常的惊讶。

    似乎是觉得自己眼睛花了,才看见一向大家闺秀的小姐,竟然会把手伸进自己的衣服里?

    陈飞赶紧收回手,不管是不是梦,让人看见总归不太好。

    等陈飞把扣子扣好,干咳了两下,老管家才把头转过来,非常懂规矩的鞠了个躬说:“小姐,凌少爷来找您了。”

    陈飞一愣,凌少爷?什么凌少爷?

    老爷子一脸奇怪的看着陈飞,说:“大小姐,那您是见还是不见呢?”

    陈飞一摆手道:“不见,有什么好见的。”

    老爷子似乎愣了一下,点点头退出去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