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梦魇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看老爷子出去的时候,并没有把门关死,一种强烈的好奇心瞬间涌上了他的心头。

    这是不是就意味着自己可以看看这扇门外面有什么了?

    不过这次比较奇怪的是,自己是以那个女学生的样子出现的,而不是一个旁观者。

    这是为什么呢?穿越了?

    车费想着,耸耸肩,他可管不了那么多,现在他满心都是白骨的老巢门口有什么。

    转而一想,陈飞心里打了个冷颤,难道自己现在就是白骨,白骨就是自己?

    想着陈飞都觉得有点寒,要是自己真的编程一个女的了,那还是别活了。

    陈飞猫着腰,蹑手蹑脚的走到门边上,自己每次都只是在待在房间里面,从来没出去过,现在不正好是个大好时机么。

    陈飞站直身子,整理了一下衣物,还长长的喘了口气,以表正式。

    右手握上门把手的一瞬间,陈飞是又紧张又兴奋,就在拉开大门的一瞬间,陈飞彻底懵逼了。

    这是哪儿啊?

    只见陈飞眼睛所见的,并不是宅子的走廊之类的地方,而是一个十字路口。

    慢慢熟悉之后,陈飞才弄明白,这就是自己经常梦到的杀人现场的十字路口。

    而自己现在待着的地方,正是黄包车停着的地方。

    陈飞刚想退回去,却发现后背被什么东西挡住了。

    他转头去看,就看到一个硬蓝色布包的座椅后背。

    陈飞心里一惊,大骂一句卧槽,自己怎么来这了?

    突然,连陈飞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对劲,之前自己无论梦见几次,梦境都是比较模糊的,可是这次竟然格外的清晰。

    清晰到就连自己摸到垫着座椅的布,都能发现是硬的。

    陈飞赶忙掐了一下,自己,卧槽,真的痛!

    这是什么情况,等陈飞稍微冷静了一下,他才观察了一下四周。

    自己好像,就是坐在那个黄包车里,而自己的衣服,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换成了板正的西装。

    陈飞现在脑子里就像是炸雷一样,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自己现在到底在哪。

    这种视觉上的清晰,和清晰的触感,让陈飞不知所措。

    自己就好像是一个演员,完全是在按照剧本上再演。

    只不过之前算是站在导演的角度,而现在,就完全是演员的角度了。

    突然,拉黄包车的男人站起来,看着陈飞说:“许先生,您今天上哪啊?”

    陈飞顿时一惊,许先生?身份又换了?这是这句话,为什么听着这么耳熟呢?

    陈飞想左思又想,突然想到,这个时候,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浑身一震。

    如果这根自己之前梦到的内容一样的话,那么接下来,面对着自己的,就该是那个漆黑的枪口了。

    果然,突然从黄包车旁闪过一个身影,他穿着一身黑色风衣,带着墨镜,就连脸都被衣服遮着。

    随之,枪声一向,陈飞本能的闭上眼睛。

    可是半天,子弹都没有按照预想的穿过自己的头颅。

    陈飞好奇的睁开眼睛,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定格了,然后黄铜色的子弹带着破风,定在空气里。

    陈飞吓得赶紧从车上下来,拍着胸口还说了一句:妈的吓死宝宝了。

    想拔腿就跑的时候,他站住了,自己能跑到哪儿呢?

    这根本就是个梦幻世界,自己跑哪儿都出不去啊。

    陈飞退回来,他很好奇,那个杀了黄包车里男人的谁。

    他走过去,换换了摘下了杀手蒙着脸的衣服,然后又慢慢的卸下了他带着的墨镜。

    当一张完整清晰的脸出现在陈飞面前的时候,陈飞整个人都惊呆了。

    捂着嘴惊呼了一声:“竟然是他!”

    这一声惊呼让陈飞脑子突然一沉,就像是糟了什么钝器重击一样。

    眼前一模糊,就缓缓倒了下去。

    等陈飞醒来的时候,自己还是在自家的床上。

    可是那种被击打头部的痛感却还残留着,不是说是梦么,怎么会这么疼呢。

    陈飞揉着脑袋想坐起来,但是一坐起来,又有点晕,这种感觉让他十分难受。

    陈飞安慰自己,可能是自己没有休息够吧,那就再睡会儿。

    其实人做梦的时候,感觉都差不多,无论是在清晰的梦境,当你醒来的时候,不超过半天基本上就都会忘得差不多。

    陈飞当然也不例外,而且这样内容的梦他已经做了无数次了,早都成习惯一样抛到脑后了。

    陈飞又躺下,翻了个身,反正两边都没有消息,就当自己是忙里偷闲了。

    刚迷迷糊糊的睡着,一个电话就把他吵醒了。

    陈飞接起电话,一看是沈嘉琪打来的,既然是女神的电话,那自己肯定不能怠慢啊。

    干街上电话,就听沈嘉琪问:“陈飞,你现在在哪儿呢?”

    陈飞一愣,分析了一下沈嘉琪的语气,感觉不是很着急的样子,自己就慢慢悠悠的说:“我再老家呢,怎么了我的沈大小姐。”

    沈嘉琪一愣:“你不是回泉城了吗?”

    陈飞呵呵一笑说:“我那是因为有事儿,现在又回来了。”

    沈嘉琪问:“鬼鬼祟祟在那边干什么?”

    陈飞一听,有点不乐意了,心说你身边的就都是干大事儿,我就是鬼鬼祟祟?

    当下就回:“我就是做点小买卖,您和那个叫啥修远的,赶紧趁机腻歪一会儿,别等着有一天小爷我完全碾压他。”

    陈飞觉得自己花说的特别豪迈,可是沈嘉琪却听的一头雾水,还没等沈嘉琪问明白,陈飞就已经把电话挂了。

    沈嘉琪皱着眉头,从小到大只有她挂别人电话的份儿,现在这个陈飞翅膀硬了?

    想着他觉得特别生气,这就是所谓的心理落差。

    当下叫刘秘书说:“你给我查一下!那个陈飞现在在哪儿。”

    刘秘书点点头,从办公室里出去了。

    沈嘉琪俯瞰着整个泉城市,不知道为什么,陈飞这个特别有用的跟屁虫天天跟着自己的时候,自己别提有多烦了。

    可是真的突然消失一阵儿,还敢跟自己这么硬的态度,那她就有点不爽了,总觉得心里不得劲。

    陈飞可真的不是故意挂沈嘉琪的电话的,完全是因为自己手机突然就停电了。

    你要说关键时刻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放屁都砸脚后跟,这话一点错都没有。

    陈飞到处找不到充电器,好不容易想起来在车上吧,又赶上村里电力维修,全村停电。

    他着急火燎的拿着手机在家里瞎转悠,这要是自己女神误会了,那就完了。

    好不容易赢得一点好感全尼玛被这一断电给搭进去了。

    李强兵看着陈飞这两天没有什么动静,也稍微放下心来,他可不能让陈飞卷起什么大风浪。

    要不自己这艘小船迟早得翻。

    正往回的走的时候,正好迎头碰上邓洁往陈飞家的方向走,手里还拿着一叠文件。

    李强兵看这邓洁圆润的臀部怎么看怎么喜欢。

    自己之前也不是没撩过她,但是这小寡妇辣的很,把李强兵呛得到现在都没能得手。

    但是这小寡妇越是这样,他越是心里痒痒,反正他现在没有男人,自己还不赶紧下手?

    毕竟在他心里,寡妇心里都是渴望有男人关爱的嘛。

    李强兵跟在邓洁后面,一把就把邓洁抱住了,啧啧,这手感,可比五十块钱一个的好多了。

    邓洁被人抱住心里一惊,心想着,这里离陈飞家不远,不会是陈飞吧?

    想着,心里竟然又升起一阵异样。

    李强兵也是个经历颇深的男人,女人在自己怀里扭成这样,那完全是在增添情趣。

    邓洁小声说:“别在这啊,这里人多。”

    李强兵一听,哎呦卧槽,这小寡妇春情荡漾的,这是快受不了了吧。

    就在她耳边吹气小声说:“你说去哪?小树林行不?”

    她心里顿时一惊,声音不对!身后的人不是陈飞?那是谁?

    她又急又羞,慌忙转身去看,只见李强兵正猥琐的看着自己的脸。

    邓洁赶紧挣扎开,照着李强兵的脸就是一个大耳光。

    李强兵也完全没有想到邓洁竟然翻脸这么快,当即就怒了。

    一把撕着邓洁的头发就是两个大耳光子,边打还边念叨:“你他妈的敢打我?看你自己骚的,刚才想男人呢吧?嗯?”

    邓洁一个人过了这么久,当然也不是好惹的,顿时就往李强兵的裆部一脚。

    李强兵吃痛的捂着下体哀嚎起来。

    他这几声,完全吸引了周围的村民,又是一场闹剧,陈飞倒是没在意,毕竟他的心思还在手机上。

    李强兵指着邓洁,什么难听的都骂出来了,邓洁也不甘示弱。

    陈飞隐约间好像听见别人骂自己,急穿着大背心短裤直接出来了。

    李强兵看见陈飞出来了,骂的更凶了,指着邓洁就说:“呦,刚才你以为是这小子呢吧?”

    邓洁没说话,李强兵一看自己猜对了,就更来劲了。接着破口大骂。

    陈飞心里一怒,挤进人群,看着李强兵,尽量显得自己有涵养的说:“李强兵,你特么别造谣生事,我是有女朋友的。”

    陈飞想想,女朋友跟女神差不多嘛,别太在意细节,反正沈大小姐也听不见。

    李强兵冷哼一声说:“啥?你有女朋友?别特么装逼,你要是有女朋友,我就上你们家门口跪三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