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临阵倒戈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知道,这种事儿迟早得穿帮,所以还是赶紧建厂,有了实力直接把女神追到手。

    这样才是最实在的解决办法。

    过了一会儿,电话打通了,陈飞直接就问:“张律师,你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

    张律师有点惊讶,不是说好一个礼拜么,这小子怎么过了一天就开始催了呢?

    陈飞听张律师没说话,也有点急了就说:“我意思是要是咱们能尽快最好。”

    张律师有点不乐意的说:“所有案件都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你要是这么着急我还真办不了,你找别人吧。”

    陈飞一愣,心说这女律师的脾气就是大。

    没等陈飞在说话,张允已经把电话挂了,看来再怎么说也得等一个礼拜了。

    陈飞想着,觉得心里也挺烦,这时候,有两个穿着干净的人拿着一张纸走到陈飞面前。

    两人都是中年人,看起来很儒雅的那种,张嘴就问:“您好,请问,陈飞先生家住哪里?”

    陈飞一愣,心说自己也不认识这种人啊,这是干嘛的?

    其中有一个戴眼镜的看陈飞有些警惕的看着他们,就解释说:“我们是陈飞先生的合作伙伴。”

    陈飞一听,瞬间想起来御姐确实说今天要派人过来的。

    一拍脑门说:“您好,我就是陈飞。”

    两人点点头说:“我们都是周小姐派过来给您做技术支持的。”

    陈飞一笑,说:“我知道,她告诉我了,对了,我厂子还没建起来呢。”

    戴眼镜的男人说:“这个没关系,我们就是要对当地的土壤和水分进行采样调查,然后分析您这里到底适合种植或者养殖什么物种。”

    陈飞点点头,这感情好,等厂子弄起来,自己就能当甩手掌柜的了?

    想着,陈飞就更着急了,不知道自己怎么熬过了五天。

    第六天一大早,陈飞就给张允打电话,说好的一个礼拜之内,怎么这都快七天了,还是没有消息呢。

    张允接到电话说:“我刚好想给你打电话呢,你方便去接一下那个原告人么?”

    陈飞赶紧点头,方便,怎么不方便。

    陈飞跟张允越好泉城市见面的地方,就直接开往隔壁村儿接方斜眼儿。

    走到方斜眼儿家门口的时候,陈飞连门都懒得推了,直接用脚踹开。

    这次的样子让陈飞完全大跌眼镜,七天之内到底发生了啥?

    只见方斜眼儿家添置了不少新家具,家里也收拾的板板整整,连那股子难闻的味道也去除了不少。

    陈飞进去的时候,放斜眼正坐在沙发上开电视,整个人的表情都是一种沉醉。

    而茶几上,还放着注射过的针管儿。

    陈飞皱了皱眉头,对方斜眼儿说:“走吧,之前说好的,出庭作证。”

    方斜眼儿点点头,但是完全没有动的意思。

    在陈飞再三催促下,方斜眼儿有点不耐烦的说:“你急什么?我这刚爽完,回味一下。”

    这时候,脑中突然有个声音说:“去拿那个针管。”

    陈飞不明所以,为啥要拿针管?不过对于白骨突然会说话这种事儿,陈飞已经是司空见惯了。

    白骨直接说:“我让你拿着你就拿着,有用就是了。”

    既然白骨发话了,陈飞就只能这么做,不然这货要是想折磨自己,可能真的会有一百种方法。

    陈飞刚弯下腰准备拿起来的时候,白骨焦急的说:“等等。”

    陈飞被她吓了一跳说:“你要干嘛?”

    白骨呵呵一笑说:“别用手直接拿。”陈飞翻了个白眼儿叹了口气说:“你怎么事儿这么多。”

    说完,就从抽纸盒里抽了张纸,垫着纸把针管儿拿了起来。

    陈飞看针头不怎么长,就多抽了两张纸把针管儿包了起来,放在兜里。

    方斜眼儿还正在回味呢,根本没懒得管陈飞在干什么。

    陈飞觉得要拿就得拿一对儿啊,就顺手把那个药瓶也打包带走了。

    过了一会儿,陈飞是真的急了,直接撕着领子把方斜眼儿给拎起来了。

    把他抓在手里的时候,陈飞一惊,这个人简直已经轻的不像人了,估计也就不到九十斤。

    陈飞管他爽没爽够,直接就把他给扔进车里,方斜眼儿也不管,接着爽自己的。

    好像被扔来扔去的不是自己一样。

    陈飞早就听说不管是吸食毒品还是注射,过量之后容易致幻,这货现在不知道在哪个仙境里畅游呢。

    车一直开到泉城市,到了约好的地方,陈飞下车跟张允握了握手。

    张允点点头说,我们得先去趟看守所,有电话必须嘱咐一下程刚。

    陈飞点点头,心说这个时候你就不用征求我的意见了。

    两人到了看守所,程刚正准备被压去提审,看见陈飞,也是一脸感激。

    陈飞看见程刚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一阵奇困,打了个哈欠,脑子就空了。

    等陈飞睁开眼睛的时候,程刚正皱着眉看着陈飞,问:“这么说真能行?那我可就靠你了。”

    陈飞一愣,啥?自己刚才啥都没说啊?莫名其妙啊简直。”

    陈飞松松肩,看着程刚上了看守所的押解车。

    陈飞跟着张允,这算是第一次进法院?

    按照张允说的,这个事情的性质已经被定了一半儿了,只要方斜眼儿一口咬死,程刚就直接进去了。

    所以无论如何,方斜眼儿这边得到位。

    陈飞点点头说:“钱都给了,他应该不会临阵倒戈吧?实在不行就多给点。”

    开始的时候事情还比较顺利,没想到,到了原告的环节,竟然突发异变。

    方斜眼儿一脸委屈的翻了供,一口咬死了就是程刚故意伤害。

    整个案情描述的那叫一个真,陈飞和张允目瞪口呆面面相觑,谁也没有想到,方斜眼儿竟然来着这么一套。

    陈飞扫了周围一眼,只见一个男人低着头坐在听审席的最后一排上,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张允不是没有准备,但是就案件整体来看,方斜眼儿很明显就是处于一个劣势状态,不可能会先袭击程刚。

    而且周围没有证人的情况下,程刚确实对被害人造成了真实伤害。

    现在方斜眼儿临阵倒戈,竟然能更加清晰的描述出案情经过,无疑是把陈飞他们推向一个深渊。

    而张允所准备的资料,现在来说根本就不充分,看来这次是要失败了。

    谁知这时候,程刚突然哭开了,给陈飞吓了一跳,张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看向陈飞。

    陪审团也一愣,这么个大男人怎么突然哭成这样了呢。

    程刚举着手说:“法官大人我不服!”

    按照陈飞的了解,这个时候,被告应该是可以陈述的,总不能就听一面之词吧。

    程刚哭着说:“这个人三番两次的来找我媳妇麻烦,开始的时候我也没在乎,后来有一次他竟然翻墙,我媳妇不在,我以为是贼,就拿着柴刀出去了,谁知道他上来就扑我身上了,直接抓着我的胳膊就咬,你看现在还有印子呢。”

    法官一愣,就让人下去看看是否属实。

    可是方斜眼儿完全没有提过有这个环节啊。

    陈飞越听越困,突然觉得自己身子一僵,就动不了了。

    紧接着就觉得自己好像再被人支配一样,陈飞知道,这一定又是白骨搞得鬼。

    白骨支配着陈飞,站起来,一脸严肃的说:“法官大人,我有话讲。”

    法官点点头,陈飞知道,这个时候自己无论说什么那都是要负责的。

    别最后没把程刚捞出来,再把自己给整进去。

    赶紧在脑子里大喊,你特么别冲动啊祖宗,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地方,你可别害我啊。

    谁知白骨完全不理会陈飞的呐喊,依旧一意孤行。

    白骨占用陈飞的身子,从兜里掏出刚在从方斜眼儿家拿出来的注射器跟药瓶。

    递给一边穿警服的说:“我去原告家找他的时候,当时他刚注射完这个东西,脸上的表情都是享受,我猜他注射的应该是毒品。”

    “而且现场也有有经验的警察同志,你们看看他这个人,显然已经有些脱相了,估计也是因为长期注射毒品导致的。”

    现场的警察是不少,被陈飞这么一说,才注意去看方斜眼儿。

    方斜眼儿也万万没想到自己会被他们这么摆一道,更没想到陈飞这个王八蛋竟然会把注射器偷上法庭。

    陈飞唇角勾出一笑,说:“所以当时很可能是原告吸食了大量毒品致幻失去控制,被告可能是正当防卫。”

    陈飞的本尊被操控者,自己都把自己服的一愣一愣的,心说:卧槽,老子要是一直这么帅就好了。

    方斜眼儿的辩护律师似乎并不死心的说:“那被告为什么不早说呢?今天在法庭上才这么说,我怀疑你们根本是窜供。”

    程刚抹抹眼泪说:“我是个法盲,我以为是我伤害了人,肯定会去坐牢,要不是张律师帮我,我也不会来上诉。”

    陈飞也耸耸肩说:“注射器上是有指纹的,不信去查咯。”

    法官大人也很懵逼,本来是上诉的案件,竟然又牵扯出原告人吸毒,那性质可就完全变了啊。

    是到如今,只能暂时结束重新审理了。

    陈飞觉得浑身突然一松,活动活动手,走出法庭大门。

    张允叫了陈飞一声说:“厉害啊,我没想到你还做了这种准备。”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