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翻案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笑笑,拍着胸脯说:“那是,关键时刻我也不是吃素的。”

    张允本来对陈飞的态度也是一把八十度的大转弯。

    陈飞的举动完全出乎了自己的意料。

    让原本自己方处于被动的局面瞬间扭转到了受害的局面。

    陈飞笑笑说:“警察那边肯定还得调查,看来这事儿又得往后拖了。”

    张允摇摇头,说:“原告吸毒一旦被查属实,那这案件性质就不一样了,只要走走关系,直接按照正当防卫处理,一点关系都没有。”

    陈飞赶紧点点头,心里对白骨除了佩服就是佩服。

    方斜眼儿心里十分惊慌,自己那天去程刚家之前好像是注射完不久。

    坐在后排的男人路过方斜眼儿的时候,看了他一眼,摇摇头。

    那天陈飞走后,这个男人就来自己家,给了自己很大一笔钱,让自己一定要把事情咬死。

    没想到现在让陈飞翻案了,他却弃自己于不顾。

    可是自己要是把他也供出来,那钱呢?是不是钱也没了?

    陈飞先回旅馆的时候,周南音直接打电话过来,说自己叫的工程队已经过去了,既然已经审批下来了,那就不要耽搁。

    陈飞点点头,就说,我现在在泉城市办事儿呢,等我回去。

    周南音没说什么就把电话挂了。

    陈飞能感觉出来,这个姐姐最近似乎心情很不好,总觉的她有什么心事一样。

    但是有些事情,他确实也不方便问,不管怎么说,他总觉得跟周南音之间隔着一条沟壑。

    陈飞现在被很多事儿压着,具体也说不上来什么事儿,就是很杂乱的东西,堆在一起,就是烦。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太热的原因。

    陈飞在泉城市里足足等了三天,也没跟沈嘉琪联系过。

    想想路修远跟沈嘉琪,陈飞决定还是现在做好事业。

    不然自己站在人俩眼前根本就是个穷撸丝,完全没有赢点啊。

    有天早上,陈飞刚起来,迷迷糊糊的,就看到一个座机打过来。

    泉城市的,陈飞有点纳闷。接了电话就问:“你好你哪位?”

    那边声音略微熟悉:“您好事陈先生吧,过来接一下程刚。”

    陈飞一听,高兴的都从床上蹦起来了。

    回首往事,自己从一个什么事儿不敢惹的人相比,变化真的太大了。

    接到程刚,陈飞帮他放好行李,心说:现在万事具备,只欠东风了。

    其实村里人都说程刚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恶霸,现在看来也不尽然。

    不知道是这一年在看守所里被折磨的磨平了锋芒还是之前都是村里人造谣的原因。

    程刚现在沉默了一会儿,陈飞能看出他激动的像个孩子似的。

    陈飞笑了笑,可能没真正进去蹲过的人,永远不知道在里面人被释放出来时候的心情。

    看着程刚被放出来,陈飞扳着脚趾头也能想到,方斜眼儿吸毒这事儿肯定是被坐实了,而且这中间,张允肯定也用了力气。

    陈飞拨通了赵科长的电话,没想到那边消息更灵通。

    上来就说:“人接到了?”

    陈飞一看,赵科长这人也不知道是太实在还是咋,怎么感觉说话都是话里带话的呢。

    陈飞一笑说:“赵科长,您这会儿在哪啊,我过去接您,叫上张律师一起吃个饭。”

    赵科长倒是完全没推辞,直接给陈飞了一个地址,让他哭笑不得。

    陈飞看着后视镜跟程刚说:“你看你也出来了,先请帮忙的人吃个饭,再回去也不着急。”

    程刚猛地点头,这是人之常情,可是眼前这个小伙子,确实是自己的大恩人。

    接到人之后,陈飞就直接奔着大酒店的标准去了。

    点了一桌子菜,还没人动筷子,陈飞想是不是该说的没有说到位啊。

    赶紧倒上酒递到张律师面前说:“张律师,这事儿您费心了,要多少您开个价。”

    张律师一看这小伙子,干事儿敞亮,直接。

    也放下律师架子跟陈飞碰了一杯说:“这事儿我也就是看在赵科长的面子上帮个小忙,钱就不用了,毕竟出大力的不是我。”

    陈飞一听,暗中咂舌,心说:“真不愧是当律师的,真会捧人。”

    赵科长笑呵呵端起杯子,碰了一杯。

    陈飞连着敬了好几圈儿,也觉得有点晕乎了,眼看一瓶下肚,再看程刚,这货已经自己坐那喝了大半瓶了。

    酒过菜少,赵科长和张律师走了。

    程刚也喝了不少,眼睛通红的抓着陈飞的手说:“小兄弟,我知道你是我们村儿的,以后你就是我亲弟弟,谁要是敢惹你,老子把他们家房子掀了”

    陈飞听完也挺感动,这人啊,要是知恩图报那就还是好人。

    陈飞拍拍程刚的肩膀说:“刚子,咱还是别这么大脾气了,我能救你一回,不一定能救你第二回。”

    程刚点点头,又给自己灌了一杯说:“我现在啥都没了,我对不起老婆孩子。”

    陈飞一听这话不就直接撞到自己的话口上了么。

    趁热打铁就说:“刚子,我这有个项目,咱们村儿还就没人比你强,你要是把这个办好了,半年就能起来。”

    程刚一愣,看着陈飞说:“还有这种好事儿?不是杀人放火吧?”

    陈飞叹了口气说:“你也就这点出息了,听村长说,你是我们村的养殖大户,肯定是搞养殖啊。”

    程刚点点头,要说养殖不是不可以,但是起早贪黑担惊受怕,说不上什么时候就得完犊子。

    但是程刚这个人脑子就是比较直,陈飞这也算救了自己一命,不管他说啥,自己都信。

    当即就跟陈飞起誓说:“放心,以后我肯定跟着你走。”

    陈飞点点头,拿起酒杯跟程刚碰了一个。

    吃完饭以后,两人都喝了酒,当晚肯定是回不去了,就随便找了个小旅馆住下了。

    第二天一早,陈飞就带着程刚回去了。

    这一幕,村口好几个干活的人都看见了,就凑在一起交头接耳。

    村里少了程刚这么个不敢惹的主,大家的好日子还没过出头,陈飞这小子本事通天的就把他从监狱给捞出来了?

    陈飞把程刚送到家门口又开车回去了。

    刚把车停稳,陈妈就一脸焦急的把陈飞拉过去问:“小飞啊,程刚回来了,是真的?”

    陈妈刚因为沈嘉琪的出现在村里大妈面前占尽了风光。

    甭管真的假的,但是个人就对着她一顿吹捧,说她生了个有本事又孝顺的好儿子。

    现在儿子要是把村里那个霸王接回来了,自己的地位岂不是又要矮一截?

    陈飞点点头说:“妈,你要是啥时候能少操点心就好了。”

    说完,陈飞直接回屋了。

    现在程刚接回来了,种植,养殖两个大户都搞定了,那自己这边就相当于快完事儿了啊。

    陈飞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喜滋滋的,明天工程队差不多就可以来破土动工了。

    第二天一大早,陈飞就起来了,人逢喜事精神爽,陈妈倒是愁眉苦脸的。

    陈飞刚准备过去劝两句大门就响了。

    陈飞心说,谁啊这么早就来?

    其实陈飞有点害怕是邓洁,倒不是因为睡完人家就想提裤子走人。

    毕竟要是陈妈一看到邓洁,那陈飞这一天日子都别想好过,小老太太就着脾气,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打开门,陈飞也愣住了,一看是程刚带着儿子媳妇,拎着两只大公鸡就来了。

    陈妈吓了一跳,陈飞问:“你这是干啥?”

    程刚二话没说,大门都没关就带着老婆孩子咣当给陈飞跪下了。

    顺带还磕了三个响头。

    陈飞也没想到这个程刚还是个性情中人,玩的挺大,有点不知所措。

    还是陈妈先反应过来,赶紧给一家三口扶起来。

    陈飞叹口气说:“刚子,咱俩不用整这个,你回头帮我好好养东西,我不会亏待你的。”

    程刚使劲儿点头,程刚媳妇也一个劲儿的点头致谢。

    好人有好报,这话不假,其实帮了别人就等于帮了自己。

    陈飞把自己工厂的事儿和计划都给程刚说了一遍,程刚也拍着胸脯子说没问题。

    程刚给陈飞跪下的事儿一夜之前又传遍了全村儿。

    现在陈飞完全是全村男女老少皆宜,茶余饭后的焦点人物,不管好坏的,也算是个风生水起。

    眼看工程队在邓洁家的盐碱地上一步步的架起高楼,村里人也不得不承认陈飞是个风云人物了。

    陈飞天天带着安全帽去施工队跟着,程刚孙富贵已经在技术人员的指导下开始了第一批作物的声种植,和蟾蜍的养殖。

    果不其然,就像村长说的,放羊的时候,你只要抓住了头羊,就不用担心。

    搞定了两个大户,剩下的人都陆陆续续的跟陈飞签订了协议开始种植养殖。

    眼看陈飞的事业正在一步步上升的时候,总有些看不惯的人会在下面作妖。

    自打上次回去之后,副镇长就憋着一肚子火呢。

    他本身就是那种睚眦必报的人,现在看着陈飞没有失败,反而把自己村儿的建设搞得风声水起,终于按捺不住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