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被迫停工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副镇长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村里人家长里短的事儿他都知道,更别说是这么大的事儿了。

    陈飞这事儿,说小了,那是搞搞种植养殖带动全村人民致富。

    说大了,这可是生物制药工程,那是要上报纸的。

    副镇长想了想,自己不能就这么任凭这个小子就这么发展下去。

    他眯起眼睛,看向窗外,看来自己不给你涨涨教训你真当我一副镇长是病猫了。

    想着,副镇长就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电话,寒暄之后,副镇长才放下了电话。

    副镇长找的这个人是真不简单,自己这个副镇长就是他给一手提拔起来的。

    这人是副镇长的高中学长,两人之前都是一个村儿的,互相都是一口一个亲戚的叫着。

    其实两人那点亲戚关系八竿子都打不着。

    后来就不怎么联系了,在副镇长看来,那个人就是个笑面虎,亲戚到处都是。

    但是要说正个儿八经办事儿,他才真的是狮子大开口。

    找他办事儿,基本上你这事儿能不能办成,就要看你票子给没给到位。

    所以后来找他办事儿,副镇长都得想想要办的这个事儿值不值得这个票子。

    但是现在,他是豁出去了,谁让那小子那么嚣张,当初陈飞怎么对他,怎么让他下不来台,他都要一一给他还回去。

    花钱多少不说,关键是自己这张副镇长的老脸,已经让一个毛头小子给踩进土里了。

    到了差不多下午的时候,副镇长到了直接拿上银行卡,取了钱就去了约定好的一个农家山庄。

    其实镇子边儿上的山庄,才是价钱最贵的。

    这都是包下来给城里人钓鱼玩乐的,还不如自己在家做顿饭划算。

    但是有好些当官的也爱带着情人小蜜啥的来,毕竟安静,没人打扰,动不动没信号,也省的自己家的黄脸婆扫兴。

    副镇长感慨了一下,这一趟又是一笔花销。

    进了包厢,副镇长似乎高兴不起来,眼前的形势他已经预料到了。

    包厢里都坐满了人,看起来似乎都是不怎么想干的人,估计就是这货的狐朋狗友了。

    要不是这个学长现在已经坐到了副县长的位置上,他才不会费这个大价钱呢。

    副县长本身也是个会溜须拍马的人,花钱雇了几个挺漂亮的小妹儿陪着吃饭。

    几个老爷们儿一起吃饭,谁喜欢看见对面坐的还是一群胡子拉碴的人。

    副镇长会来事儿,带着小妹儿连着敬了好几圈儿酒,把这帮王八蛋伺候的是服服帖帖的。

    副镇长看产不多一箱白酒下肚,就开始掉个脸。

    副县一看其他人都东倒西歪的了,这个货挺给自己长脸的,刚才还好好的,怎么说哭丧个脸就哭丧个脸呢。

    副县一拍副镇长的后背说:“老弟啊,你看你,吃个饭好好的,怎么了这是?”

    副镇长装的跟真事儿似的,就差一把鼻涕一把泪了。

    把之前陈飞这个事儿给副县说了一遍。

    副县一听不乐意了,这个副镇长好歹也是自己一手给托上去的,你说踩就给我踩一脚,把我当好惹的?

    当即就拍拍副镇长的肩膀说:“你放心,他打你的脸,那就是打我的脸,现在打狗还的看主人呢你说是不是?”

    副镇长听着他给自己出气本来挺高兴的,但是后面这句话怎么琢磨都觉得挺不是滋味。

    但是甭管舒服不舒服,只要他能管这事儿就行。

    他就不信陈飞这个人能有通天的本事。天王老子的事儿他也能插一脚。

    酒足饭饱,副县长的服务都是一条龙的,直接就把他们带到洗浴中心泡澡去了。

    大多数人都喜欢自己有人捧着,今天这个副县是被人捧到位了,自己也有点飘飘然了。

    陈飞从工地回来就在不停的打喷嚏,吃了连片感冒也没好使。

    心说:这一想二骂三念叨,难道是谁在背后念叨自己呢?

    陈飞可不管这个,你爱念叨就念叨你的,只要不是自己感冒耽误事儿就行。

    陈飞想着就上床睡觉了,这两天格外的累,而且忙,有时候大中午的一口水都喝不上就得跟着工程队买材料去。

    小半个越月过去,眼看着楼就要起来了,陈飞的五百万也跟流水一样,哗啦哗啦的往外流。

    但是看着地里的药苗儿也冒头了,程刚也不像以前那么嚣张跋扈了,听陈飞的嘱咐,把周围的养殖户带的是风生水起。

    前景一片大好。

    陈飞想,要是沈嘉琪能看见就好了,现在他深知创业者的艰辛,尤其是在农村。

    很多事情就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几面当好人不说,你还得以德服人。

    要是自己稍微不对,得罪了一家,那连带着有好几家带着亲戚关系的,都得撂挑子不干了。

    陈飞翻了个身,叹口气说:“难怪小时候爸爸老说,钱难挣,屎难吃呢。”

    想着想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这些日子,陈飞是真的累坏了,很多事情都亲力亲为,纵然是年轻,也让他的精力消耗了大半。

    陈飞正做着美梦,梦里他跟沈嘉琪结婚了,结果婚礼举行到一半儿的时候,陈飞的手机就响了。

    他当着下面来观礼的亲朋好友的面儿,特别不好意思的挂掉。

    结果不管挂掉几遍,这个手机就是响个不停,陈飞一气之下就把手机直接关机了。

    可是关机也不管用啊,人家照响不误。

    这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这是做梦,赶紧睁开眼睛,就看到手机在自己耳边嗡嗡的响个不停。

    陈飞接上电话,没好气的说:“谁啊,咋了?”

    电话是程刚打来的,他在电话里的语气十分焦急的说:“小飞,上边儿打电话,咱活干不了了。”

    陈飞知道程刚有个毛病,一着急,他就说不清楚话。

    一来二去的,情况没说清楚,还给陈飞急的一脑门子汗。

    这时候,邓洁一把抢过程刚手里的电话说:“陈飞,是这样,今天早上我们带着人正干活呢,突然来了几个穿制服,直接就给下了一个文件,说什么违规建筑,不让干了。”

    陈飞点点头说:“我知道了,马上过去。”

    知道是出事儿了,陈飞脸脸都没洗,直接拿清水润了润就往现场跑。

    一路上,陈飞就琢磨,这个事儿肯定有蹊跷。

    你说一个建筑,它都还没建起来怎么就成违章建筑了呢?该不会有人使绊子吧?

    想着陈飞把车一停,直接跑到现场,邓洁咬着下唇,焦急万分的原地打转,程刚和孙志富垂头丧气的坐在一边抽烟。

    邓洁看见陈飞来了,赶紧把手里的文件递给他。

    陈飞接过文件,仔细的看着,冷哼一声,猜都猜出来了,肯定就是那个老混蛋给搞的鬼。

    根本就是随便找了个借口随便搪塞了一下。

    整个村一起干一个企业这种事儿,就像是一个皇帝带领大家建设一个国家。

    被停工这种事儿一旦传开,那一定会引起人的恐慌。

    陈飞记得有一次看农业节目里,一个农民企业家就是因为一个坏消息不胫而走,所有的种植户害怕自己白忙活直接推翻了地里的作物种上了有保底的蔬菜或者粮食而让他彻底破产。

    陈飞心里愤恨又无奈,他能怎么办呢?

    他转过头问邓洁说:“这事儿除了你,我,志富,程刚知道,还有别人吗?”

    邓洁摇摇头说:“大家现在都在地里忙呢,应该除了我们没人知道了。”

    陈飞点点头,只要别人不知道就好说了。

    陈飞立刻跟程刚他们说:“让工人们手下别停,都先干着,晚上八点上刚子家开会,这件事儿都别张扬,我先去打听打听。”

    陈飞说是去打听,可是他能去哪里打听?

    现在无论问谁,都无疑是打草惊蛇了。

    眼下只能先商量一下了,现在程刚,孙志富,邓洁,都算是陈飞的心腹,他们只要不说出去,这个事儿应该能被压下来。

    暂时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了。

    晚上的时候,几个人在程刚家随便吃了点东西。

    几乎就是前后脚的事儿,三个人的手机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陈飞他们三个男人接到的,都是关系稍微近点的人打来的电话。

    问的都是关于今天县上来查封的事儿。

    几个人都随便找了借口,说是谣言。

    接下来的时间里,几乎所有人的电话都没停过。

    现在看来,村民已经差不多都知道了,眼看厂子马上起来,要是村民打了退堂鼓,那所有的努力可以说就是功亏一篑了。

    陈飞紧紧皱着眉头,这件事情只有他们四个人知道。

    这四个人都是陈飞现在最信任的人。

    换句话说,陈飞都算是他们的恩人,怎么想他们都不可能会恩将仇报吧?

    几个人的眉头皱着,程刚脾气最爆,谁在打电话直接就骂回去了。

    陈飞知道,这么拖着是不行了,可是眼下又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孙志富低着头,表情看起来怪怪的。

    最后一拍大腿,一脸悔恨的说:“都是我的错,是我害了大家!”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