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缓兵之计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回到家,陈妈已经知道了工厂被迫停工的消息。

    不顾陈飞此时心里烦躁,就一个劲儿的问。

    陈飞真有一种外面伺候祖宗,晚上回来还得伺候祖宗的感觉。

    第二天一大早,陈飞先去找了一趟村长,把自己的计划说了一遍。

    村长长吁短叹的抽着烟,数落陈飞不该得罪那个副镇长,关于副县长跟这个副镇长的关系他还是知道一点的。

    可是对于上次,副镇长来找陈飞道歉的事儿,他一直都不太清楚。

    按说这个副镇长肯定不是这种人,村长还以为当时是陈飞把这事儿摆平的。

    现在看来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儿啊。

    陈飞叹口气说:“行了老村长,现在事情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咱不能让村民再消沉了,村里还是你说话好使。”

    村长点点头说:“你去打听,可千万别冲动,这边儿我先帮你稳着。”

    陈飞这才放心,去镇政府的路上,陈飞也没想好要怎么跟副镇长理论。

    对这种当官的,肯定是不能拳头底下出政权了,以德服人?关键是他们自己就没个德行。

    陈飞把车停在门口直接就进去了。

    陈飞推开门,就看见副镇长坐在办公室里吹着空调看着报纸。

    一副好不惬意的样子。

    想到村里那么多人都在大太阳下面晒着,想着种点东西过两天好日子。

    结果被这么个不长心的王八蛋给搅和了,就一肚子气。

    他强忍着自己胸中的怒火,说:“副镇长,你要是有什么火冲我来,这全村人致富就靠着这个厂子呢。”

    谁知道副镇长挑挑眉毛,连正眼都没抬。

    直接说了一句:“管我什么事儿?”

    陈飞一下子就按捺不住了,上去两步就把副镇长桌子上的水杯子给抄起来了。

    上次副镇长再陈飞手里吃过亏,现在又是自己一个人在这。

    也不敢怎么样,就立马改口说:“你工厂被迫停工确实不关我的事儿,文件我也批了,是上面不同意你找我干什么?”

    陈飞这才把水杯子放下,怒视着副镇长说:“上面为什么不同意?”

    副镇长冷笑一声说:“那你问上面啊,问我干什么?”

    “哪个上面?”陈飞有点着急的问。

    副镇长的态度已经快把陈飞给逼到极限了。

    这句话如果他不好好说,估计陈飞真的就要动手了。

    “你自己去县上问。”副镇长似乎看出来陈飞的态度表情不好,也不敢再卖关子。

    陈飞点点头,转身的时候,还狠狠瞪了副镇长一眼。

    这一眼给副镇长瞪得一激灵,虽说他也私下查过陈飞这个人。

    他确实没什么背景,那上次那个事儿到底是谁发的话呢?

    不过这次他还是比较放心的,县上压下来,估计他也没招了。

    就算是考虑到国家扶持也没关系,只要能压一阵子,让村民都别跟着陈飞干,到时候,他自己就知难而退了。

    陈飞上了车,直接就往县城走。

    可是他总共也没去过几次县城,跟县城的人完全就是陌生的。

    不管怎么说,他再也不相信送礼能办事儿这种鬼话了。

    自己是给那个王八蛋副镇长松了不少东西,不也没什么好结果么。

    不知不觉间,车就开到了县上,七拐八拐的好不容易找到那个什么副县长办公室所在的地方。

    陈飞觉得,自己怎么的也得先礼后兵。

    他先是敲了敲门,随后就推门进去了。

    进去的时候,这一幕给陈飞下一跳,一个年轻的小姑娘正在一男的腿上坐着呢。

    看见陈飞进来,赶紧站起来了。

    副县长一怒,大喊:“你特么什么东西,谁让你随便进来的?”

    其实被陈飞看出来这一幕,他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完了。

    你抓住人家小辫子,人家还不得狠狠踩你?

    陈飞笑了笑说:“您是副县长吧?找您有点事儿,刚才我啥也没看见。”

    副县长一看这小子也算是上道,语气才稍微好了点,就说:“啥事儿啊?”

    陈飞呲着牙说:“我叫陈飞,就是想打听打听我那个工厂违章建筑的事儿。”

    副县长一天帮人办的事儿太多了,哪还记得什么建筑不建筑的事儿。

    但是通过今天,他一定会关注这个事情,记住眼前这个小子的脸,并且让他只能有最坏的结果。

    谁让这小子运气不好看到了自己不太雅观的一面呢。

    副县长拉了一个长音,说了句:“哦~”

    然后问:“怎么回事儿?”

    陈飞就把当时的情况说了一遍,副县长这才大概想起来了一点儿,这是哪个倒霉催的副镇长托给自己的。

    就说:“你这个事儿把,说好办也好办,说不好办,也不好办,自己回去想吧。”

    陈飞当然不会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楞在原地半天都没动。

    副县长一看这小子傻了吧唧没点表示,当即有些烦。

    态度立刻就变了,说:“你赶紧走,我这还要办公呢。”

    陈飞冷哼一声,心说:办公?跟小姑娘**是办公吗?

    他觉得,就算在站着废话他肯定也说不出了什么名堂,这不就是摆明了管自己要好处么。

    可是陈飞再也不相信这这种人能喂饱了,转身就走。

    回到村里,陈飞还在想,现在看来,自己这块肯定是被扣的死死的了。

    但是有些事儿你就不能太较真,他说被迫停工,还能找人来把自己和建筑队给绑起来?

    陈飞赶紧找到其他三个人,说是开紧急会议。

    三个人都是气喘吁吁的跑到陈飞家的,陈飞也没耽搁说:“情况怎么样?”

    孙志富摇摇头说:“不大好,有两个已经把药苗给铲了,剩下的也是我跟村长好说歹说才留下的。”

    陈飞点点头说:“我刚才去县上了,这事儿是那个副县长给压下来的。”

    几个人都是一愣,自己这个小破山村,怎么可能跟什么副县长又车上关系了呢?

    陈飞狡黠的笑笑说:“既然这个事儿是县上压的,那就好好说。”

    别人都愣住了,心说陈飞是让急傻了?

    县上这么高的位置给压下来,他不想办法,反而还说这事儿好说?

    陈飞接着说:“你看啊,县长离咱么这个小破山村这么远的距离,山高皇帝远的,他管得着么?”

    邓洁立刻明白了陈飞的意思,他是想钻这个空子。

    不过再怎么说,这也只是缓兵之计而已,就算等厂子建起来了,营业执照什么的也办不下来啊。

    但是就目前的状况来看,确实没有比这更好的方法了。

    邓洁首先点点头说:“我同意,只要厂子不停工,那村民那边还好说。”

    陈飞也嗯了一声,接着说:“刚子,你去找李强兵,他不是爱传闲话么,这次我们就让他传个够。”

    程刚本来脑子就直,陈飞说的上一句话他还没反应过来呢

    现在下达这个新命令他更不知道什么意思了,就问:“啥意思?”

    陈飞嘿嘿一笑说:“他这种人,对他来软的没用,所以就你能制住他。”

    “然后呢?”程刚依旧没明白,挠着头问陈飞。

    陈飞叹口气摇摇头,这个傻大个啥都好,就是脑子不灵光,估计旁边放的水壶都明白了他也不一定能明白。

    陈飞也没心思在跟他绕弯子就说:“意思就是,你去找李强兵,让他到处说,我们被迫停工的事儿是个误会。”

    程刚这才反应过来,特别豪迈的大笑两声,拍了拍陈飞的肩膀。

    陈飞被他拍得生疼,看来李强兵就怕他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陈飞接着说:“邓洁,你给每户贴补二百块钱,然后把剩下的账报给我,让建筑队接着干,别停。”

    邓洁点点头,但面色稍显顾虑。

    陈飞看见她这个样子,就问:“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儿吗?”

    邓洁想了想才说:“倒不是有事儿,我是觉得如果真的是副镇长搞得鬼,那很快他就会知道我们接着干的消息了。”

    陈飞想说,自己去的时候,副镇长说不是他干的了。

    但是转而想想,村长也说这个副镇长跟副县长认识,说不好两人是一伙的?

    可是眼下也确实没有能鼓舞人心的好办法。

    如果自己手头钱在多点,说不定还能撑一阵子。

    可是现在手里的钱都用在建厂的事儿上了,确实没有什么闲钱。

    之前已经管小花借了两千万了,现在也不好开口。

    沈嘉琪这边难关没过,钱也没还,搞得他都不好意思给小花打电话了。

    最后,陈飞一咬牙一跺脚说:“没事儿,咱就这么先,干着,咱们三个臭皮匠总能想出办法的。”

    邓洁一听,陈飞就是这样的人,也学之前他那么有本事,现在也能逢凶化吉的吧。

    当下也就点点头不再说什么了。

    接下来的事情,发展的还算顺利,估计那个副县长也就是拿了钱,办了事儿,至于售后,他可不能保证。

    不过事实上,纸里包不住火,还没过一个礼拜,就又出了新的情况。

    这天一大早,村长就接到了副镇长的电话,很明显,现在事情已经传出去了。

    副镇长说话也没多好听,直接通知村长:“既然上面的文件你们不当回事儿,那就别怪我们这些为人民服务的不客气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