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难道又出事儿了?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对于这种突然之间的剧情反转已经完全习惯了。

    如果换做之前的他铁定一脸懵逼的问自己:刚才是特么发生了什么。

    别人都站在厂房周围,所以离陈飞站的地方都比较远,谁也没听清到底说了什么。

    群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反正大家都看到了穿制服的人来把那个副县长跟副镇长带走了。

    这能说明什么?说明一个人的能力啊,寻常老百姓在副镇长面前大气儿都不敢出一下,更别说副县长了。

    现在这个陈飞简直神了,说把俩人带走就带走了?

    这时候,程刚还是比较聪明,爬上之前陈飞站的那个高台,冲着下面喊。

    “大家看看啊!我们陈总就是这么牛逼,以后跟着他干还怕啥。”

    程刚喊完就非要把陈飞也拉上来。

    陈飞倒是挺乐意的,跟着程刚就上去了。

    下面的村民,手里拿农具的举着农具,没农具的举着拳头,跟着程刚喊陈飞的名字。

    陈飞站在高处,第一次有了坐拥天下的感觉,那叫一个爽。

    他张开双臂,感受着炙热的夏天里偶尔吹来的一阵清凉山风,像个王者一样睥睨群众。

    只要坚持,所有的事情都是可以迎刃而解的,看着人群里坚定的眼神,他露出了一个少有的发自最深处的笑容。

    从高台上下来,许多人把陈飞围在中间,夸的陈飞连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自从上次来了一个美女来了说是陈飞的女朋友之后,她就已经对陈飞的亲密感减了一半。

    现在看见一个更有气质的,她是真的不好意思再在人家身边凑合。

    再往前凑那不是自己找虐么。

    陈飞被人夸的脸红脖子粗的,第一次觉得原来被人夸也是一件会让人烦恼的事情啊。

    他赶紧给程刚使了个眼色,程刚虽然木讷,但是看陈飞不自然的样子,也知道村民这是放下戒备之后,有点过于热情了。

    陈飞趁机跟周南音说:“咱们到药田去看看吧,这儿土壤不错,你上次派过来那个工程师说的。”

    周南音点点头,这次来本来就是来散心的,去哪都一样。

    好不容易在程刚的帮助下挤出人群,周南音让保镖跟着一起把群众驱散,自己跟着陈飞散步去了。

    现在大多数人都跟着陈飞干了,地里种的都是草药,放眼一看绿油油的一片。

    加上偶尔吹来的小风,有一种沁人心脾的特有的香气。

    阳光下,陈飞看着周南音的侧脸,温暖而美好。

    正在陈飞看的呆了的时候,刚好一阵小风吹来,周南音随手撩了撩微微凌乱的头发,惹得陈飞心尖儿一震。

    周南音似乎发现了陈飞一直在看着她,就转过来,有点好奇的问:“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

    陈飞到是希望这会儿她脸上有个东西,这样他就能帮她把东西摘了,说不定还有机会能摸她的脸呢。

    周南音问了一遍,发现陈飞还在看着自己发呆,就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陈飞这才回过神说:“哦,没,没有,我们接着逛。”

    周南音觉得陈飞刚才怪怪的,就问:“你刚才到底想什么呢?”

    陈飞赶紧摇摇头,说:“没啊,没想什么。”

    说完以后,陈飞心想:我想啥能告诉你么?告诉你就是破坏咱俩纯洁的革命友谊。

    周南音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

    她赶紧接起来,陈飞跟她认识这么久以来,从来没见她接电话或者打电话,这一次,不免有点好奇。

    陈飞站在他旁边,看着地上的药苗,其实早都人在曹营心在汉了。

    陈飞听不清电话里说什么,只能看见周南音突然变的一脸柔情,如水一般净澈。

    然后回答着电话里的人:“嗯,好,我知道了,你要注意身体,按时吃饭,知道吗?嗯,我会想你。”

    几句简单的对话,给这个所谓单身狗的陈飞造成了一万点伤害。

    这就是活脱脱的撒了两把狗粮啊。

    陈飞极不自然的问:“你,男朋友?”

    周南音突然恢复了之前的态度和语气,温柔的笑笑说:“什么男朋友啊,我老公。”

    看着陈飞惊讶的样子,周南音还特地把自己的左手拿出来亮了亮。

    不知道为什么,陈飞突然觉得胸口有块石头堵着,不知道是因为人家秀恩爱给他造成了真实伤害。

    还是自己也想结婚了?

    如果说,刚才周南音接电话的时候,那样温柔的语气让他有些心动。

    但又不是因为自己,让他心里酸溜溜的有些难受。

    这样的情感,他是绝对不敢承认的。

    那就姑且当成是他也好歹这么大年龄了,该到了结婚的时候了吧。

    陈飞莫名的点点头,有些事情就像是沙子,你抓的越紧,流失的越多。

    所以对于自己的事业还是要慢慢来,急于求成反而容易失败。

    周南音看着远方的青山,定定的看了一会儿,也不知道是看了多久,才说:“小飞,我们回去吧。”

    陈飞闻言,也点点头。

    两人终是各怀心思的往回走,两个保镖早都在半路上等着周南音了。

    陈飞目送周南音上了车,她把头从后车窗伸出来说:“陈飞,以后遇到什么问题要跟我说哦。”

    陈飞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看着周南音的车绝尘而去。

    陈飞叹了口气,也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干脆低着头往家走。

    刚走到家门口,就看见程刚他们三个在自己家门口等着。

    陈飞一愣说:“你们来干嘛,一会儿天都黑了。”

    程刚说:“这以后我们得叫你陈总了。你看你不得请我们吃一顿啊。”

    陈飞被这一声陈总叫的心里别提多舒坦了,刚才怪异的情愫也随之扫光,看着三个人说:“行,进屋。”

    这刚一进屋,陈飞就愣住了。

    只见地上摆着各种鸡鸭鱼肉菜蛋的,品种数量都不少。

    陈飞惊讶的问陈妈:“妈,这都是啥?您买这么多咱半年都不一定能吃完啊。”

    陈飞是说的有点夸张,但是当时现场的数量真的不小,不知道自己这个老妈是唱的哪一出。

    陈妈看见陈飞,也是一脸无奈的说:“这都是村里人送来的,还有几个婶子给拿来的。”

    陈飞挠挠头,好不容易找个下脚的地儿进屋里,就问:“他们送这个来干嘛?”

    难道是为以前传闲话道歉?不能吧,自己这个村儿一直就有这个“风俗习惯”

    不可能有人因为这个就给送礼的,而且这又不年不节的。

    陈妈说:“她们都是第一期没赶上种植的,还有上次把药苗给翻了的,问我能不能跟你说说,让他们也跟着你干。

    陈飞一听,看了看其他三个人,大家都是一脸喜悦。

    想想这两个多月以来,陈飞有多不容易才能做到让大家都相信自己,这无疑对陈飞是件天大的好事儿啊。

    陈飞赶紧站起来说:“妈,你都记得这是谁送的么,咱给人还回去,我是带着大家致富的,又不是为了这些东西。”

    这时候,邓洁站起来,一把拉住陈飞说:“话是这么个话,但自古都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他们现在这么做,说明你有实力啊。”

    陈飞想想也是,陈妈也说:“邓洁说的对,而且这鱼都干了,总不能给人送回去个死的吧?”

    陈飞心想也是,不过他倒是挺惊奇的,这是自己的妈第一次跟邓洁站到一条线上。

    看来沈嘉琪的那招还真是管用了。

    不一会儿,陈妈做好了饭,格外丰盛,几个人吃着喝着比过年还热闹。

    下一步就是厂房的内部装修了,都是些细活,陈飞也不太明白那些研究的仪器。

    好在周南音派来的技术人员会在一边儿跟着,不然的话,就凭自己这几个白丁,恐怕还真弄不了。

    那既然是这样,自己也就能当甩手掌柜的了,也学着人家那样,喝喝茶就行。

    陈飞喝的正高兴呢,酒虫上脑,电话铃声大作。

    陈飞一看电话,泉城市的陌生号,眉头一皱,直接挂断。

    现在除了沈大小姐和周南音的电话意外,谁他哥的都别给自己打电话,挡自己喝酒。

    大家也都喝的差不多了,程刚开玩笑说:“陈总,咋不接呢。”

    陈飞喝的醉醺醺的一拍桌子说:“老子现在怕谁?看还有人敢骑到我头上。管他是谁,求我办事儿明天再找我,今儿咱们不醉不归,电话一概不接。”

    程刚第一个带头鼓掌,拍着陈飞的马屁说陈飞有样子。

    可是那电话没一会儿又响起来了。

    陈飞又挂了,接着喝了两杯,菜刚夹起来,还没送嘴里呢,电话铃声第三遍响了起来。

    陈飞知道,要是电话想三遍你挂掉还是响,就说明真的有事儿。

    陈飞不耐烦的接起电话说:“你谁啊,有完没完!”

    程刚看着陈飞这魄力,就算他再跋扈也不敢对着城里的老板啥的用这个语气说话啊。

    不知道电话里说了什么,只见陈飞的脸色突然一变,头上瞬间冒出一层虚汗。

    然后显得特别恭敬的说:“是,您说,明天是吧?好好好。”

    然后电话被挂断了,陈飞也半天没缓过来。

    程刚觉得不对劲,也问:“难道又出事儿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