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祸不单行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其实这个故事要说的就是,当你后背上有野兽的时候,千万不要回头。

    可是趴在陈飞后背上沙狼已经要全急眼了,根本不顾及能不能咬到陈飞的脖子。

    张开大嘴就要从侧面进攻。

    一瞬间,眼看那满嘴的獠牙就要刺穿陈飞脖子,连阿力看的都忍不住闭上眼睛。

    陈飞就算有再大的蛮力,也架不住一个牢牢挂在背上的沙狼。

    他只能迅速一偏头,下一秒沙的獠牙就刺穿了陈飞的右肩。

    陈飞又是一阵痛叫,那一瞬间的疼痛,让他脑子完全空白了。

    不知道是他自己已经疼的失去了直觉还是已经挂了,他觉得自己轻飘飘的。

    过了一会儿,陈飞突然明白过来,是那种濒临死亡的绝望和愤怒再一次控制了自己意识。

    此时的陈飞,已经完全察觉不到痛为何物了。

    他缓缓扭过头,沙狼的口气的腥臭从獠牙的缝隙见扑面而来。

    陈飞唇角露出一抹狠戾的笑意,将短刀换到右手上照着沙狼的眼睛就是一刀。

    只听沙狼哀嚎一声松了口,夹着尾巴往后跑了几米。

    只是沙狼速度太快,直接带着陈飞的刀退下去了。

    沙狼猛地甩头,想把那只插进眼睛的短刀甩下来,但是它太小看陈飞的力道了。

    这时候,陈飞似乎看见了那是受伤了的沙狼浑身散发出的邪恶的气焰。

    他不在痛叫,也不在试图把短刀弄出来,而是趁着陈飞还没把腿拔出来的时候,做最后的搏斗。

    陈飞现在的速度也十分的迅速,整个右臂已经被血染成了红色。

    就在沙狼再一次扑上来的时候,陈飞左手一撑,刷的将两条腿拔出来。

    一个回旋,一转身,直直对着沙狼的面门就是一脚。

    这一连串的动作看的阿力都惊呆了,这样的场景和速度,不是只有武侠小说里才有么。

    那沙狼估计也没想到陈飞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根本没有设防。

    这一脚,又生生把那柄短刀踢进去了半分,留在外面的只剩下刀柄了。

    这时候,为首的头狼突然发出短促的嚎叫,受伤的沙狼也跟着叫了两声,就往头狼的方向跑。

    可是还没等到它接近头狼,突然就一头栽倒在头狼面前,嘴里,鼻子里,耳朵里,都是同时流出了鲜血。

    此时的陈飞,面目有些狰狞,他浑身是血的缓慢走向头狼。

    从那只刚死掉的狼身上拔出短刀,站在头狼面前。

    就像一个来自地狱的妖魔,头狼突然叫了一声,转身就跑,跟着头狼的那一只也不恋战,也向着来的方向跑去。

    就在两只狼一前一后的只剩下一个圆点的时候,火苗突然跳了两下,灭了。

    陈飞突然脱力的跪倒在地上,还好伤口不算太疼,不知道是不是指环的作用。

    走了这么长时间,手机早都没电了,他抬头查看了一下四周,还好骆驼没跑。

    他躺在地上,笑了笑,阿力也强撑着站起来,躺倒在陈飞边上,跟着他笑。

    没什么能比今晚九死一生的情况更值得开心的了、

    躺了一会儿,阿力说:“陈飞,我们得抱扎好伤口,换身衣服赶紧走。”

    陈飞实在没有力气了,此时已经开始有点昏昏欲睡了:“反正狼已经被解决了,咱们休息一下明天再走吧。”

    阿力,硬撑着坐起来,看着陈飞说:“不可以的,沙漠里,别的动物闻见我们的血的味道,都会来。”

    陈飞觉得阿力说的也有道理,就站起来,从骆驼身上取下装水的大桶。

    二人随便清洗了一下身上的伤口,简单的包扎了一下,好在阿力准备的充分。

    两人撑着浑身的疲惫换了干净的衣服,差不多又走了两公里左右才停下来。

    又升了篝火,二人都已经疲惫不堪了。

    陈飞又找了两块压缩饼干,递给阿力,阿力勉强的笑笑。

    他跟陈飞不一样,虽然身体强壮,但毕竟也是**之躯。

    陈飞拿出睡袋,今晚最好还是不要支帐篷了,毕竟还不知道有什么危险。

    到了沙漠,越是深处,危险越多。

    陈飞想着,就靠在沙丘的背面睡着了。

    阿力受了这么重的伤,恐怕不太好撑,好在他祖上是猎户,对于沙漠的危险性一直保持着警惕。

    所以阿力的的背包里带着的,基本上带的都是药品。

    阿力自己吃完药,又查看了一下伤口,才就着火光睡着了。

    陈飞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之间,感觉天空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突然陈飞听见几声奇怪的沙沙声,就好像夏威夷沙滩上的小沙锤的声音。

    陈飞浑身酸痛,还在想,是不是自己太累出现幻听了?还是做梦呢?

    他翻了个身,想接着睡的时候,突然觉得脸上一阵湿滑。

    那种感觉,粘粘的,凉凉的,还有一股子土腥气。

    这种感觉和味道格外的清晰,让他不得不清醒起来。

    陈飞猛地睁开眼睛,瞬间就要惊叫,却似乎被一种力量封住了喉咙。

    紧接着就是白骨的声音:“别动,别出声。”

    陈飞瞪大着眼睛长着嘴,整个人已经惊恐到了极点。

    阿力就在自己旁边,看样子还没有睡醒,可是自己眼前的,赫然是一条响尾蛇!

    陈飞这辈子第一次看到这东西,竟然还看的这么清楚。

    它竖着尾巴,还发出像是沙锤,又像水流的沙沙声,让人毛骨耸立。

    昂首吐信,跟陈飞的距离就是近在咫尺。

    陈飞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身体已经不住的开始发抖!

    平时遇到别人养的小水蛇他都要退后三米!而且还是飞跑的退后。

    现在脸前就有一只沙漠中剧毒的蛇,而且连它身上细腻的鳞片都看的清楚。

    陈飞一想到,刚才脸上那种滑滑凉凉的感觉就是这货的舌头,顿时胃里就是一阵翻江倒海。

    陈飞上学的时候,老师讲过响尾蛇,一般响尾蛇一年脱一次皮,那些皮直接退到尾部就停了。

    这让响尾蛇随着年限的增加,尾部的响环也会随之增多。

    陈飞强忍着恐惧和恶心,数了数,在自己面前的这一只,起码也得有八个年头了。

    陈飞闭上眼睛,只能祈祷阿力不要动,千万别动。

    沙漠的响尾蛇,一般只要你不动,它们是不会主动攻击的。

    就在陈飞闭上眼睛的同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太紧张的原因,他觉得四面八方好像都传来了这种声音。

    本来就头皮发麻,一闭上眼睛这种声音更是深深的钻进了陈飞的心里。

    无可奈何之下,陈飞只能睁开眼睛,在看看周围的情况。

    陈飞目前是侧身中,只能看见左边九十度左右的地方。

    但是这不看还好,一看简直是要了陈飞的老命。

    不知道从哪又爬出来两条,在陈飞身边游过去了,在陈飞的小腹附近,更是有一条蛇游走过的痕迹。

    但是看他游走的s形来看,跟正盯着自己的这一只完全不是一个级别。

    按粗细都不一样。

    陈飞此时内心只有两个字,崩溃。

    自己真是刚出狼窝又入蛇穴啊!你说自己的命怎么就这么惨呢。

    还不如昨晚不走这些路,相比起来,他宁愿被狼撕着吃了,也不想被蛇咬死。

    不过现在好在阿力受伤比较重,现在看来还没有醒。

    至少暂时不会惊动它们,不知道等会儿天大亮了它们自己会不会走。

    陈飞只能闭着眼在睡袋里默默祈祷天降奇迹了。

    可是当一个人面临危险的时候,无论是多大的恐惧,他的第一反应永远是睁着眼睛面对。

    陈飞实在是不敢直视,只能眯着眼睛看眼前的响尾蛇。

    可是这蛇就跟和自己杠上了似的,死活就是不走。

    陈飞也没办法了,只能先这样了,活一分钟是一分钟吧。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现在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就在陈飞的心就绷着最后一根弦儿的时候,阿力突然翻了个身,嘴里还喃喃呓语了两声。

    离得最近的响尾蛇身子突然一窜,到了阿力边上,盘曲起上身,做出一副无比凶猛的攻击姿态。

    人最脆弱也是最抗冻的部分就是脸。

    夜晚的沙漠温度会骤然降低,在睡袋里一晚上,身体在里面,但是脸却暴露在外面。

    温度把陈飞他们的脸变得有些冰凉,所以这些响尾蛇就算再接近他们,也会有种错觉。

    这时候,只要他们暂时不动,也学这个冷血动物会网开一面放走他们。

    就算是沙漠里的蛇类,也没有办法长时间在烈日下面暴晒。

    可是现在,陈飞和阿力已经完全陷入了险境。

    只要等会儿天一亮,大地温暖起来,随着体温的升高,陈飞他们肯定会遭到攻击。

    几条响尾放弃了陈飞,凑在阿力身边,似乎在感应着什么。

    陈飞在一遍看的冷汗直流,就现况而言,他也不可能去给阿力传达什么信息。

    所以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趁着阿力吸引这些蛇的注意,先自己脱身。

    好在陈飞害怕危险,就把短刀藏在了自己的袖管里。

    但是现在,他必须先弄清楚,这里到底有几条响尾蛇!

    陈飞不敢发出动静,只能在睡袋里默默的从袖管里抽出那柄短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