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最后的希望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一愣,现在怎么能放弃,走了这么久,差点死在这了还没看见那个什么狗屁基地!

    如果再往前走一段时间,说不定就能找到了。

    可是如果下奶就这么折回去,不但没有达到自己刚来时候的目的,反而受了呢么多罪,多不值的。

    陈飞拍拍阿力的肩膀说:“小同志,胜利就在眼前了。”

    这时候,阿力坐下来,从腰上拿下水壶,喝了两口水。

    然后他抬着头看陈飞说:“你是骗子,你根本不是照相的,你来沙漠到底干什么的!”

    两人虽说认识没几天,但是毕竟像是兄弟一样同生共死过。

    肩并肩的战斗过。陈飞也没有再隐瞒他的意思。

    他也随着阿力坐下喝了几口水说:“对,我承认我刚开始是骗了你,我怕你不带我进沙漠。”

    “我真正的目的,是到这来找一个军事基地,因为我有重要的情报要带给他们。”

    阿力看着陈飞,满眼的不相信,在他们眼中,这种事儿都是穿着军官服饰的人做的。

    边疆的军人很爱百姓,没有军人会让百姓冒险穿过沙漠去送情报。

    而且要是真的有什么情报,直接送到附近的驻地就可以了。

    陈飞拍拍他的肩膀叹了口气,其实这事儿说出来自己都不信。

    可是这就是红果果的事实,要是阿力不信,那自己也没有办法。

    阿力随即打开一包压缩饼干,取出两块,递给陈飞一块,默默叹了口气。

    然后说:“我们不能再往下走了,越到沙漠的深处,危险越多。”

    陈飞点点头说:“这个地方离我要找的地方很近了,也许就在附近。”

    阿力冷笑了一声说:“那是你的事,要找,你自己去找。我还有妈妈和奶奶,我必须活着回去。”

    陈飞突然心里一软,自己玩大义不要紧,别连累别人啊。

    想了想,陈飞就说,要不这样吧,你给我一匹骆驼,然后水和食物,我自己找。

    阿力摇摇头说:“骆驼嘛,不能给你,水和食物可以。”

    陈飞眉头一皱,说:“你这个人怎么这样,不给我骆驼我怎么找!”

    阿力摇摇头说:“怎么找是你的事,你还有一条路,就是跟我回去。”

    陈飞心意已决,自己才不会在沙漠里受了这个畜生的窝囊气就回去呢。

    陈飞只能压着火笑笑说:“我说阿力啊,要不你这个骆驼卖给我一只也行,我出去就给你钱。”

    阿力就像铁了心一样,任凭陈飞说什么,都不肯把骆驼给他。

    陈飞冷哼一声,心说:你丫就算不给我,我也能走着找到基地。

    最后谈判结果很不好,两人一拍即散。

    阿力给了陈飞一些水和食物,但是似乎水量很少,这倒不是因为阿力有什么私心。

    而是因为给多了,陈飞根被带不了。

    最后俩人向着相反的方向走了,陈飞站在一处沙丘上,放眼看着黄沙漫漫,突然有一种万籁俱寂的感觉。

    陈飞没有了骆驼,虽然有比较充足的食物,但是支撑着两条腿,身上还背着很重的行李,跟本没有办法很快速的前行。

    只会越走越累,越走越渴。

    陈飞知道,要是在这个走下去,自己非得被晒干了为止。

    陈飞拖着沉重的步子走着。

    沙漠就是这么一个神奇的地方。

    白天的时候,太阳炙烤着大地,让人浑身疲倦,让旅者痛苦难耐。

    可到了晚上,如果你不停下来点上火堆,停止前行,就会被沙漠深处的动物们分食。

    陈飞越走越累,纵然体力在好,也受不了在这种快四十度的高温,和太阳直射下,负重走太久。

    和阿力分开这一天里,他走走停停,到了晚上的时候,也不知道到底走了多远。

    让陈飞完全没有料到的是,自己是甩着两条腿走的,跟骑骆驼不一样,水的消耗量极大。

    本来自己平时一天一壶水,现在倒好,这才走了一个白天,第二壶已经见了底儿。

    夜晚将临,陈飞早早的就支起帐篷,点好了篝火。

    通过昨晚,他已经深知沙漠深处夜晚的可怕了。

    可是自己一个,如果盯着野兽的偷袭,那一晚不睡,明天还不如死了算了。

    如果睡觉,那野兽来了自己根本没办法防备。

    真不知道以前那些什么美利坚英吉利的探险家是怎么想自己一个人穿越沙漠的。

    可能人家本来是带着骆驼或者狗什么的?关键的时候叫两声就当放哨了。

    可是自己啥都没有,这是最让陈飞头疼的。

    篝火点燃的时候,夜幕已经彻底降临了。

    陈飞坐在火堆旁边,听着寂静的夜空中火苗燃烧木料噼啪作响的声音。

    一片孤寂,这种苍茫一片毫无指望的感觉是真的让人绝望。

    陈飞甚至已经开始在心里有意无意的盘算如果现在掉头能不能追上阿力。

    陈飞总觉得,这个白骨怪怪的,很多时候,她好像就像故意一样不出现,等自己九死一生,受了所有的罪的时候她在出来收拾一下烂摊子。

    说实话,陈飞虽然有一个报效祖国的心,可是平头小百姓,私心是有的。

    白骨不停的撺掇自己来,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按理来说,她不可能不知道沙漠深处的危险,仅凭一己之力不可能做到。

    可是她偏偏避重就轻,让自己屡次身处险境。

    陈飞深深叹了口气发呆。

    此时此刻这种孤独,是任何时候都无法比拟的。

    陈飞实在受不了了,加上白天走了一天,现在是又困又累。

    他钻进帐篷,想着:就这样吧,死了就死了,早死早超生辈辈都年轻。

    还没等他能多想点事情,就睡过去了了。

    一觉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陈飞从帐篷里钻出来,伸了个懒腰。

    检查了一下周围,没有蛇爬过的痕迹,好像也没有野兽的爪子印。

    不知道昨晚是真的相安无事,还是有风把痕迹掩盖住了。

    陈飞想着,决定还是不要耽搁,其实太阳刚升起的时候,也还是蛮危险的。

    想到那些响尾蛇,陈飞的后背就起了一层白毛汗。

    他收拾好行李,背在背上,往军事基地的方向走去。

    当时阿力走的时候,一共给陈飞留了三壶水,这才走了一天半,就已经还剩一个壶底的水了。

    陈飞非常担心,如果在找不到水,估计自己真的就要被埋在沙子下面变成干尸了。

    第二天过去的时候,陈飞已经彻底没有水了。

    陈飞决定不再进食,因为压缩饼干特别的干,没有水就算是吃了也白吃。

    好在这两天似乎没有早遇到沙漠生物的袭击这类的危险。

    第三天的时候,陈飞刚走了一半儿,就觉得自己喉咙干的要冒火了。

    口和舌头的干涩敢让自己连口水都没有了。

    他坚持这一直走,但是不知道走了多久,多远。

    太阳快下山的时候,他只觉得自己浑身乏力,头晕眼花的,好像连吞咽都困难。

    陈飞来之前查了一下资料,这是脱水症的征兆。

    如果自己再找不到水,那很可能就真的要变成干尸了。

    可是子的背包里除了一部分药品,就只剩下帐篷,压缩饼干和钱包了。

    现在就是给他十万,也买不到一瓶水啊。

    到了太阳落山的时候,陈飞强撑着身子点燃了篝火,连支帐篷的力气都没有了。

    只能靠在沙丘上,把衣服盖在身上。

    这种痛苦和绝望一瞬间升腾起来,陈飞突然很想哭,甚至有点恨。

    他为什么非要信一个怪物的话跑到这里,然后又被人抛弃在这种地方,让自己在这里绝望的等死。

    渐渐的陈飞觉得眼皮越来越沉,越来越沉。

    他似乎已经放弃了,就这样吧。

    人越是绝望,在这时候如果连一点希望都看不到的话,估计连回光返照都不会有。

    最后一天起来的时候,陈飞已经完全没有力气在走了。

    看见太阳的时候,就不要放弃希望,这句话不知道是谁说的,但是在陈飞的心里,此时这句话就是自己的信仰。

    他打开背包,拿出自己的钱包和证件,剩下的通通留在原地,又想着那个方向走去。

    陈飞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的目标是什么,到处都是黄土跟沙丘。

    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满眼的黄色。

    就像走在金子里一样,陈飞走两步踉跄一下,不知道走了多久,才站到一个沙丘上。

    突然,他好像看到一个圆形的顶。

    陈飞赶紧打起最后的精神,使劲揉了揉眼睛,好像,就是图片上的军事基地!

    陈飞看到希望的时候,突然身子一软,直接就滚下了山丘。

    然后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似乎在这个时候,他还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自己跟沈嘉琪结婚了,上次是婚礼的时候,这次完全是婚后的生活。

    他梦见自己从公司回家的路上,想给沈嘉琪买个什么礼物。

    挑来挑去,竟然挑了一枚簪子,然后兴高采烈的回家。

    沈嘉琪看到陈飞回来很高兴,用他从来都没见过的温柔的语气说:“小飞,宝宝醒了,让爸爸抱呢。”

    陈飞温柔的笑笑,然后转身走进卧室。

    可是当他伸手去报哪个孩子的时候,却突然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

    这哪里是什么小孩子,分明就是一堆森白的枯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