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猪一样的队友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在一个并不很大的军营里饶了很久才找到这个什么特别连。

    呈现在陈飞眼前的,确实挺特别。

    给陈飞的感觉是,这好像根本不像是正规军营。

    关于军事方面的电影和电视剧陈飞也没少看,可是跟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

    这里的人穿的都跟别的人不一样。

    而且训练的地点相对来说比较封闭,陈飞小心翼翼的走进去,战战兢兢的喊了声报告。

    一个穿着军官服的人站在前面似乎正在给下面的士兵训话。

    看到陈飞的时候,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

    只是点点头让他入列。

    在陈飞的印象里,军人应该都是一丝不苟的样子,而且身高都差不多。

    穿着作战迷彩服,但是这里的完全不一样,他们穿的似乎是一种特质的衣服。

    料子看上去好像也和普通军服不太一样。

    陈飞站在队列里,好像自己也不是最矮的,还有一个看起来年龄很小的男孩,站在陈飞旁边,抿着嘴特别严肃的样子。

    陈飞用胳膊倒到他,小声说:“哎,这什么地方啊。”

    男孩瞪了陈飞一眼,没有理他的意思。

    军官站在陈飞前面说:“你,叫什么!”

    陈飞学着电视里的样子,两腿一并说:“报告教官,我叫陈飞!”

    军官冷笑一声,说:“你当你大学生玩军训呢?叫我排长!”

    陈飞哦了一声,然后那个排长冷着脸看着陈飞,接着训话。

    “你们都是个个连里最优秀的人,一定都有过人之处,才会被安排来我们591,下面,左边一个开始,说说你们的特长。”

    排长说完话,目光就锁定在了一个的脸上。

    “报告排长,朴顺喜,特长是射击。”

    “报告排长,王强,特长是潜水。”

    “报告排长,xx,特长是……”

    一连说完,到陈飞这,完全懵逼了,关键是他能有啥特长?

    他支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排长一直耐着性子等他,陈飞越紧张越想不起来,回想了一下之前自己的经历,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报……报告排长,陈飞,特长是挨揍。”

    这话刚一说出口,全排就开始大笑。

    陈飞紧张的看着排长无奈的表情,说:“把你推荐证拿出来。”

    陈飞哦了一声,就开始在身上摸索,最后从兜里拿出之前在门外给士兵看的证书。

    排长看了看,突然一皱眉,然后又抬起头看看陈飞,又看看证书。

    然后说:“你的特长被归分为,近身搏斗,下一个。”

    陈飞旁边那个小个子一脸严肃的说:“报告排长,楚河,特长是追踪潜行。”

    直到全部都报完之后,排长才点点头,然后飞速的拿起一个文件夹,说:“下面,我念到名字的出列。”

    陈飞突然有种莫名的紧张。

    排长扫了一眼下面的人说:“朴顺喜,陈飞,彭湃,楚河,陈润,吴德亮,刘浩,出列。”

    陈飞看到被叫到名字的人,或往前一步,或往旁边半步,自己也有样学样起来。

    可是这些人被叫出去干嘛呢?

    该不会是让自己上前线打冲锋吧?

    陈飞心里很是忐忑,但随即又推翻了自己的想法。这光天化日的,哪来的战争啊,自己这是多虑了。

    想着,陈飞又把悬着的心放下了。

    随即,排长又转过身,对着陈飞他们几个说:“你们几个按身高排成一列纵队。”

    照做之后,陈飞发现,那个叫吴德亮的身高都快一米九了,这样的人是怎么能被选上当兵的?

    还有自己前面的这个小个子,好像叫楚河的,也就一米六刚过,还长着一张娃娃脸,怎么看怎么像初中没毕业。”

    陈飞突然有点后悔,如果以后这就是自己的队友了,他还真有点不放心。

    不有句话叫: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么。

    可是自己想想,自己还真没什么可埋怨别人的,自己就是传说中的猪一样的队友。

    陈飞尴尬的笑了笑,随即恢复了表情。

    排长似乎咋跟其他士兵说什么,唯独把陈飞他们几个晾在了一边儿。

    在四十几度高温的条件下,几个人军姿状站着。

    陈飞当然是那个最先顶不住的,一阵一阵的晕眩。

    可能因为之前并没有休息好的原因,眼前一黑,就往下倒去。

    这时候,陈飞突然觉得一只手扶住了自己,陈飞一看,是那个叫彭湃的。

    他有些紧张的看着陈飞,小声问:“还能坚持么?不能就出列休息。”

    大家都是男人,陈飞砸能比别人矮一截呢,再说那个小个子皱着眉满脸是汗的站的板板整整,他才不会输给一个矮子。

    想着,陈飞站直身体,摆摆手说:“没事儿,我还能坚持。”

    随即又站直了身子咬着牙硬挺着。

    陈飞第一次走进军队,可惜他与大学擦肩而过,连军训的机会都没接触过。

    不知道熬了多久,排长那边总算结束了其他的分组。

    然后对着大家说了一句:“原地解散,下午到这里集合。”

    陈飞一听终于解放了,身子一软,差点跪地上。

    这时候,就感觉后面有人一把就把自己的后领子拎起来了。

    陈飞一愣,只见吴德亮憨厚的笑笑,直接蹲在地上,说:“我背你回营地。”

    陈飞别提多尴尬了,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儿让人背回去算怎么回事儿啊。

    彭湃也走过来,笑笑说:“哎,你叫陈飞吧?哪个军区过来的?”

    陈飞尴尬的笑笑,他要说自己是一老百姓,被特殊批准进来的,别人信么?

    但是现在这种交流感情的时候,不说又不好。

    只能再一次发挥自己吹牛逼不打草稿的优良精神说:“我的部队吧,比较机密,不能说。”

    没想到彭湃当真的点点头,说:“不好意思啊。”

    陈飞刚想说没啥不好意思,但是一想,军队有军队的纪律,当下就闭上嘴没在说话。

    俩人带着陈飞走到营房的时候,陈飞都惊呆了。

    这尼玛哪是营房啊,不就是军用帆布搭建的帐篷么?

    每一个帐篷上都写着编号,陈飞进去的时候,就看见小个子已经回来了。

    想到以后大家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陈飞走过去,友好的说:“你好,我叫陈飞。”

    没想到小个子瞟了陈飞一眼,那眼神就跟学校的差生白楞班主任似的,然后直接把头转过去了。

    陈飞的手尴尬的停在半空中,这时候,澎湃过来解围说:“没事儿,小个子就这样,不爱说话。”

    陈飞也没说什么,转了个身就到自己床铺边上了。

    这时候,其他人也陆陆续续进来了,都笑着跟他打了招呼。

    陈飞也算一一认识了,先混个脸儿熟被。

    他本来想问问,这个军队什么时候去吃饭,可是话到嘴边儿,又硬生生咽回去了。

    自己要是一开口不就露馅儿了么。

    好在彭湃这个人特别的特别好像特别会察言观色,听见陈飞肚子咕噜咕噜的声音。

    笑了笑,拍拍陈飞的肩膀说:“等会儿吃饭号响的时候,我们就去食堂。”

    然后对着剩下正在各自休息的人说:“陈飞第一天来,你们照顾点啊。”

    剩下的人都点点头,吴德亮更是憨憨一笑说:“唉呀妈呀,那有啥地,这不应该地么。”

    陈飞一听,就笑了,就问:“吴德亮,你东三省人吧?”

    吴德亮挠挠头说:“那可不咋地,大飞啊,别吴德亮吴德亮的叫我,叫亮子就行,别吟都这么叫。”

    陈飞笑笑,点点头说:“行,亮子,以后还得你多照顾啊。”

    也许是军队里面训练太过枯燥,亮子跟陈飞几句话把大家都逗乐了。

    随着大家吃过午餐,陈飞就回了营房,床上都是一层细细的沙子。

    他也没管什么,直接躺在床上,就想着自己这半天之内认识的朋友。

    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心里暖暖的,难道军队给人的感觉就是这样的?

    憨憨的大个子,还有一脸臭屁的小个子,特别有号召力的彭湃,这个名字陈飞特别喜欢。

    想着,陈飞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一阵急促军号声惊醒了陈飞。

    陈飞腾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大家已经开始整理衣物了。

    陈飞看看表,这个时间离集合时间还差半个多小时呢,怎么军号就响了。

    这时候所有人已经穿军装往外跑了。

    彭湃看陈飞还坐在床上发楞,就说:“陈飞你愣着干嘛,紧急集合,走啊。”

    陈飞一听,赶紧跳下床,可是沙漠作战靴绝对是不好脱不好穿的那种。

    怪不得澎湃他们刚在午休的时候都不妥协呢。

    吴德亮在帐篷外面急的直跺脚,彭湃冲着吴德亮喊:“你先去集合,我们马上到。”

    越是急,陈飞的动作越乱,穿了半天也没穿上。

    最后好不容易穿上,鞋带又系不上,

    彭湃一着急,说:“集合要紧,走!”

    不知道为什么,陈飞总觉得澎湃身上有一种指挥官的气质,总是能从某种程度上号召所有人似的。

    当下他也不敢耽搁。

    不久就看见一个头发像鸡窝一样,鞋带散乱,作战服扣子也扣错位的,和一个板板整整的军人站在队列外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