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沙漠中的白衣女人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本来陈润是今年当地入伍的新兵,就因为他对沙漠的熟悉程度连一些学者都比不上的程度。

    而且他对西域文化可以说也清楚明了。

    再凭借他丰富的沙漠生存经验,才被特别分派到这个特殊连。

    陈润看起来脸色并不好,苏浅语问他怎么了。

    陈润摇摇头说:“我只是担心,如果我们能两个月前来就会好很多了,但是现在沙漠已经进入风季,很可能会有沙漠风暴。”

    陈飞对沙漠风暴完全没有概念,觉得也就差不多跟新闻上的沙尘暴一样。

    听着两人的对话觉得他们有点小题大做了。

    苏浅语让大家原地整顿休息,接下来,他们的任务就是要连寻找地方的临时基地。

    大家坐在一起吃东西。

    就数大个子吴德亮罪活跃,楚河一如既往的沉默。

    吴德亮看着陈润说:“哎,听说这沙漠啥的,老神秘了,你给我们讲讲呗。”

    陈飞对这种事儿也比较感兴趣,就竖着耳朵听着。

    陈润笑笑说:“我们现在的地方么,就是原来西域三十六国的发源地么,再往东,就是传说的精绝国么。”

    对于精绝国,谁也不知道是什么。

    陈润接着说:“西游记么,大家都看过,里面女儿国,传说就是精绝国附属国么,是一个叫苏毗的国家,传说么,里面几乎都是女人么!”

    陈飞呵呵一笑,这都是哪门子的传说?

    突然陈润神秘一笑:“现在我们的位置么,就是传说中苏毗国的遗址么。”

    大家都嘿嘿一笑,然后开始天南海北的扯淡。

    眼看天色暗下来了,陈飞他们整顿军备,按照电子地图和陈润的带领往前抹黑行军。

    夜晚行军,被人发现的几率很小,但是相对来说,危险就增加了。

    按照白天的时候苏浅语说的,那些雇佣兵之所以把临时基地建立在这个位置很可能是因为接下来的风季,所以才没有及时撤退。

    再加上国外季风的原因,他们很难判断边疆沙漠的风季到底是什么时候。

    而且按照他们临时基地的规模,这些雇佣兵背后很可能就是美利坚一整个国家的支撑。

    陈飞他们一直走了一夜,到了风季,夜晚的风就更大了。

    而且风会改变沙丘的位置,这让蝰蛇小队的众人行进的十分艰难。

    还有一个小时天亮,苏浅语伸手握拳,示意大家停止前进,告诉陈润,找一个避风的地方原地整顿休息。

    这样的地理位置来说,就算现在派直升机估计直接就被人打下来了。

    毕竟敌人在暗,我们在明。

    陈飞走了一晚上,但是这跟之前自己在沙漠里走要难得多。

    因为毕竟是顶风前行,阻力的作用下让他们行进的路程也并不很长。

    陈飞放下装备,只带了枪跟几发子弹,说:“我去方便一下啊。”

    然后就自己翻过沙丘解决自己自身需求去了。

    刚完事儿,裤子还没提上,陈飞就打远里看见一个人影。

    陈飞之所以能确定这是个人影,就是因为这人跟他相距也就不到一百米。

    陈飞揉揉眼睛,虽然在夜色下看的不清楚五官,但他能看出来这是一个长相相当漂亮的女人。

    她穿着一袭白色的衣服,像是中世纪欧洲的,又像是少数民族的。

    乌黑的长发及腰,在即将暗下去的月亮下,格外的美丽。

    她就站在陈飞前面,然后陈飞突然听见自己的耳边有人说话:“你来啊,男人。”

    声音很好听,开始的时候,陈飞还以为是白骨呢,但随着这个声音说的第二遍,他突然心里一惊,不对,不是白骨的声音!

    这个女人离他太近了,只要小跑两步就能触及她。

    陈飞提上裤子就往前走了两步,可是这一追下来,不知道跑了多少步。

    就是陈飞这边追,那个女人就跑。

    可是感觉她的体态相当轻盈,陈飞无论用什么速度,她始终跟陈飞保持着那个距离。

    陈飞累的受不了了,停下来休息的时候,女人也站下来,对陈飞说:“男人,累了吗?”

    陈飞心说:“卧槽,一女的跑这么快,她都不累吗?”

    那女人越是这样,陈飞越不信这个邪!明明近在咫尺,可是他就是怎么都追不上。

    陈飞喘了两口气又开始跑,这次女人干脆像是跟陈飞玩起了游戏一样,倒着在沙漠上走了起来。

    每到距离接近的时候,她就开始跑,等距离拉开了,她又站在那里等着陈飞。

    陈飞不知不觉中,竟然是越追越远,完全在沙漠里迷了路。

    眼看天就要亮了,女人站在一个沙丘上,笑了几声就往沙丘下面跑过去了。

    陈飞抓紧时间,说不定这个人就是敌方临时基地的人呢。

    如果抓到她说不定还能立大功呢。

    甩开两条腿就跑上那个沙丘,此时太阳已经露出了第一抹光芒。

    可是当陈飞再去看眼前的女人的时候,女人已经完全不见了,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陈飞不可思议的揉揉眼睛。

    可是不管再怎么揉眼,漫漫沙海中也没有女人的影子。

    陈飞开始回想,这个女人该不是鬼吧?

    想着,陈飞又否定了自己这个想法,按理来说,鬼都是没有腿的,而且长得都很丑。

    这个女人确实是有腿的,而且自己追她的时候,沙漠里是有她的脚印的。

    怎么可能就这么凭空消失了呢?

    陈飞喘口大气,干脆一屁股就坐在沙丘上,自己已经跑了快一个小时了。

    不知道离营地多远,自己可怎么回去啊。

    陈飞大概计算了一下自己跑的路程。

    其实再追这个女人的时候,他就已经做好了反回的准备。

    天刚亮的时候,是沙漠风季来临时候,风最小的时候。

    自己的脚印应该不至于全部消失不见。

    陈飞转身顺着自己的脚印往回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

    越往前走,脚印越浅,直到到了一个点的时候,脚印才彻底消失了。

    经过两个月的军事训练,陈飞已经跟原先完全不一样了。

    不说脱胎换骨吧,至少沉着干练了不少。

    自己已经一个小时没回去了,他们一定会找自己。

    现在自己差不多走了能有半个多小时,路程应该近的多了。

    他掏出信号枪,刚想发射,但是一想,自己要是现在发射信号枪不就是等于告诉敌方自己过来了?

    正在陈飞在原地左右为难的时候,突然后边传来一阵喊声。

    陈飞警觉地右手摸到了枪的位置,向着喊声看去。

    只见是陈润带着彭湃过来了。

    两人跑的气喘吁吁的,彭湃皱着眉头问:“大飞,你跑哪去了,你这是违反纪律!”

    陈飞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他总不能说自己是追一个貌似有特异功能的人到这儿来的,然后回不去了吧。

    澎湃接着说:“苏队长已经发飙了,估计你回去不好过了。”

    陈飞哪还管那个小娘们儿发飙不发飙啊。

    现在的他满脑子就是那个白衣女人,她到底是什么人。

    突然,陈飞抬起头问陈润:“哎陈润,沙漠里有鬼么?”

    陈润一愣,很明显他没想到陈飞竟然会莫名其妙问这么一句。

    然后他点点头说:“有的,有的。”

    陈飞也跟着他点头,然后接着问:“沙漠里的鬼长啥样啊,是不是都有腿啊?”

    陈润想了想说:“有的,我们这里有个传说,沙漠里有守护财宝的鬼怪,他们会迷惑贪婪的人,然后把他们拖到沙漠的下面去!”

    陈飞听着是觉得有点瘆人,跟自己的遭遇也很像,就问:“是不是一个女的,长得挺漂亮的!”

    陈润奇怪的看了陈飞一眼,然后摇摇头说:“传说么,他们都是小孩子,会在晚上,围在想要贪图沙漠财宝的人帐篷外面叫妈妈的!”

    陈飞这才放下心,要是那女的也是传说中守护沙漠的鬼怪,那自己早都死了。

    陈飞点点头拍了拍陈润的肩膀。

    三个人总算是到了营地,就看见苏浅语美丽精致而不施粉黛的脸上充满了怒意。

    看见陈飞的时候,她似乎非常的想发火。

    事实上也是这样,但是,现在正在特殊状态,她不可能把陈飞给毙了啊。

    他看着陈飞说:“从现在开始,我的话就是军令,在军队里,任何不服从命令的人都是垃圾,就该被淘汰!”

    陈飞毕竟自己刚犯错,有心吐槽但也只能在心里默默的说。

    休息到差不多下午的时候,众人又开始接着走。

    就这样,在陈润的带领下,小队几乎走了三天。

    还好都是军人,身体素质不是盖的,但意外总是会先来临的。

    就在这个时候,陈飞他们突然受到了出来寻找补给的雇佣兵的袭击。

    其实要说来真的只是巧合。

    当时陈飞他们正在沙漠中行军,走着走着,突然就听见一声枪响。

    走在最后的刘浩警觉地大喊了一声:“后面有敌军,全体进入戒备。”

    可是这一枪已经打进了刘浩的小腿。只听他一声惨叫,但却立刻举起枪准备反击。

    几个人立刻进入戒备状态。

    就在双方准备开始一场殊死搏斗的时候,不知道敌军得到什么指令,竟然全体撤离了。

    这件事对蝰蛇小队来说,就是一把双刃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