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人固有一死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只见薄薄的砂层下面,隐约看到几个红色的光点闪烁着。

    而此时苏浅语的脚正好就踩在那些光点的上方。

    大个子他们往前了几步,看见苏浅语不动了,也回头往这边看。

    然后大家同时看到了现在的情况,都是一阵心惊。

    陈飞更是不知所措,谁也没想到,会这么莫名其妙的中弹。

    苏浅语动都不敢动,此时的额头上已经满是汗水,她紧紧的盯着脚下的雷。

    陈润和吴德亮十分着急,但是此时的情况,就算着急也没有用了。

    踩到雷,已经相当于被宣告死刑了。

    陈润此时已经开始不淡定了,声音带着哭腔喊了一声:“苏队长……”

    苏浅语紧紧皱着眉,然后抬起头说:“陈润,你带着全体人员撤离,别管我了。”

    陈润站在原地,没有动,苏浅语又冲着他喊了一声:“陈润听令,立刻联系后方,让他们尽快派军车过来,你们迅速撤离!”

    陈润的眼睛此时已经湿润了,谁能想到一个这么漂亮的军花,可能在下一秒就要香消玉殒了。

    苏浅语无奈的笑笑,看着陈飞说:“现在你可以撤离了。”

    陈飞现在的心情特别慌乱,但是他知道,不能就这样连挣扎都没有就把命送在这。

    再过十几分钟,等沙暴的勘测结果出来,估计敌人就会出来把他们在这里全部歼灭。

    既然进不去,只要人活着就好。

    突然,陈飞想起来小时候看的一部战争片,他跪在地上,开始挖沙子。

    苏浅语一愣,焦急的问陈飞:“你再干什么?”

    陈飞边做手下的动作边说:“虽然我有时候挺烦你的,觉得你冷冰冰的不近人情,但我可不想看着一个美女被炸成稀巴烂,我会于心不安的。”

    说完,陈飞掏出军刀。

    他们穿的这种沙漠作战靴的底子非常厚,他学着之前在电视里看到的。

    用刀把苏浅语的鞋底一点点的割下来。

    苏浅语立刻明白他要做什么了,一下就按住了陈飞的肩膀,然后说:“我不用你帮我,对军方来说,你是这次行动的重要人物,住手!”

    陈飞才懒得管她说什么,中国人难能可贵的谦让可不是这个时候体现的。

    说话间,陈飞已经把她的鞋底完全割下来了。

    然后用刀的侧面压住鞋底,说:“抬脚!”

    苏浅语知道,如果此时自己抬脚,那陈飞就必死无疑了。

    自己是蝰蛇小队的队长,她宁愿自己死在战场上,也不可能做这种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战友为了自己死去这种事。

    吴德亮和陈润此时已经跑到二人身后了。

    还没等苏浅语跟陈飞犟完,突然间警报声大作,看来已经有人发现他们了。

    如果现在不走,恐怕一会儿所有人都会给这片广袤的沙漠陪葬了。

    陈飞焦急万分,苏浅语不走,那自己不是白牺牲了?

    突然,吴德亮看到远处一阵扬起的沙尘,他知道,是接应自己的军车来了。

    这时候,苏浅语说:“陈飞,吴德亮,陈润,你们赶紧上车,别耽误了,把战报告诉指挥官。”

    陈润此时的心情估计已经崩溃了一半儿了。

    这种眼睁睁的抛弃战友独自求活这种事儿,不符合华夏军人的品质。

    眼看警报声音停止,已经有地方军人开始出动。

    朴顺喜早在制高点设置好了狙击,一枪一个,但就算是这样,能留给他们的时间也不多了。

    陈飞现在又急油气,这个苏浅语是属驴的么,这么倔强!

    此时,苏浅语笑了笑说:“我以蝰蛇小队队长的身份,最后一次命令你们,现在,撤退,违抗者,军事法庭处理。”

    陈润年龄不大,此时已经摸着眼泪往后退了。

    然后苏浅语低下头看着陈飞说:“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不遵从军令者,都是垃圾!你不配做一名军人。”

    陈飞笑笑,手按着军刀,抬头看着苏浅语说:“是啊,但是眼睁睁的看着战友深陷危险却什么都不做的人,连垃圾都不如!”

    听到这话,苏浅语的内心被深深的震撼了,如果是平时,她绝对不相信这话会从陈飞嘴里说出来。

    正在她还楞在原地的时候,陈飞突然抬起肩膀,狠狠的一撞。

    苏浅语没有防备,被他撞得往后退了好几步。

    现在,倒是不用倔强了,陈飞先是笑笑说:“苏队长,我都要死了,临走之前亲我一口呗。”

    苏浅语一愣,很明显她完全没有想到陈飞已经死到临头了,还这么不正经。

    但他也完全没想到,最后陈飞竟然会这么舍生取义救了自己。

    苏浅语唇角露出一丝微笑,但是眼中却是一阵莫名的难受。

    她凑到陈飞边上,准备亲他额头的时候,他突然一抬头,竟然对上了嘴。

    苏浅语一惊,但此时生死关头,也顾不上对这个惊讶了。

    这时候,朴顺喜的火力已经完全压不住敌人的攻击了,吴德亮和陈润的掩护力量也有限。

    两人不由分说,拉着苏浅语就要走。

    陈飞看着他们离去,大喊了一声:“苏队长,我还没媳妇呢,你嫁给我怎么样啊?”

    此时苏浅语的心像是被火烧着一样难受,滚烫的眼泪就滴在沙漠里,然后被沙子上的高温蒸腾成水汽。

    默默的说了一句:“等你能活着再说吧……”

    其实,谁都知道,陈飞不可能再活着回来了。

    几个人边往军车跑,边看着后面的情况。

    此时陈飞倒还算冷静,他在脑中跟白骨说:“我说姐们儿,我可是要为国牺牲了,以后是不是不用下地狱了啊。”

    白骨冷笑一声:“你要是死了,我可就白白修炼了。”

    陈飞嘿嘿一笑,说:“那也就是说,我不用死了?”

    这时候,苏浅语他们已经上了军车,就等朴顺喜归队了。

    苏浅语的眼睛紧紧盯着陈飞的方向,看着那颗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燃起一股地狱之火的雷。

    就在此时,遥远的泉城市里,沈嘉琪的右眼一直跳的厉害。

    陈飞已经失踪两个多月了,在边疆警方给的监控中,陈飞最后一次出现是在一个用品商店里。

    从买的东西来看,他应该是去了沙漠。

    在沈嘉琪的眼里,陈飞这个人比较胆小,怎么可能会自己一个人独身进入沙漠呢?

    现在才真的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陈飞的失踪让沈嘉琪隐隐不安,她开始觉得是不是自己做错什么了?

    让一个完全没有业务经验的人去做一件他完全不会的事儿,难道他是因为这个想不开了?

    沈嘉琪越想越头疼,这时候,刘秘书敲敲门进来了。

    沈嘉琪抬头看着刘秘书焦急的问:“怎么样了?有消息了?”

    刘秘书皱着眉摇摇头,其实他也很后悔最后跟陈飞说那句,如果办不了就别回来了这句话。

    现在倒好,这小子真的没回来,如果这小子真出什么事儿,自己也没法交代啊。

    沈嘉琪深深叹了口气说:“再去找。”

    刘秘书点点头出去了。

    沈嘉琪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倒不是因为陈飞跟他有多深的感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对于这次陈飞的失踪,她总是有一种莫名的愧疚。

    黄沙大漠,陈飞按着军刀,看着周围的敌军越来越多的往自己这边移动,也默默叹了口气。

    他现在管不了太多,冲着广袤边疆的天,高喊了一句:“我国领导人说过,人固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老子陈飞!今天就算交代在这了,也是我华夏民族的烈士!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

    这句话,苏浅语他们都听见了。

    陈润已经哭出了声音,朴顺喜低着头,不说话。

    就连大个子的脸上也挂着两条泪痕。

    此时此刻,苏浅语的内心是最为复杂的。

    她的脑子里不断的闪现出陈飞平时的样子,笑着的,无赖的,认真的。

    但是此时,他们不能不走了,所有人人站在车后面的斗里,扛着枪,对着陈飞的方向,齐刷刷敬了一个肃穆的军礼。

    就在车发动的一瞬间,陈飞所在的方向发出了一声巨响。

    紧接着就是因为爆炸卷起的沙尘烟雾和一片火光。

    此时苏浅语绷紧的泪腺再也忍不住了。

    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流下来,陈润更是嚎啕大哭。

    陈飞平时特别爱闹腾,对这些战友特别好,跟他们关系都相当不错,可是现在就这么牺牲了。

    谁的心里都不是滋味,整个蝰蛇小队此时除了啜泣声,安静的可怕。

    就在这个时候,坐在最外面的吴德亮突然喊了一声:“卧槽,停车,快停车!”

    苏浅语一愣,然后顺着吴德亮的方向看去。

    陈飞深深呼吸两口,然后在脑子里数着数,到三的时候,松了手中的雷。

    就在那一瞬间,他看见自己似乎被一个骨头架子做的盔甲包围住了。

    巨大的爆炸和冲击之后,骨头做的盔甲尽数断裂。

    似乎是承受了所有这次爆炸带来的伤害。

    而他自己也被这阵冲击搞得七荤八素,重重的摔在外围。

    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觉得自己浑身都要散架了,不过自己竟然没死。

    这尼玛就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然后他强撑着身子爬起来就看到车已经开走了,他赶紧翻身,丢掉身上的装备不顾一切的狂追。

    然后才被吴德亮看到。

    当苏浅语看到陈飞没死的时候,整个人先是一惊,她万万没想到,真的有人能从地雷下活着回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