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对!就凭我!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只见陈飞全身衣服都因为爆炸的冲击弄得全是破洞,连头发上还滋滋冒着烟。

    脸也是黢黑一片,正用一种十分滑稽的姿势追着车。

    边追还边喊:“卧槽,等等我!”

    但是此时,没有一个人是因为陈飞这副搞笑的样子笑出来的。

    等大个子把陈飞拉上车的时候,苏浅语竟然第一个哭出声来。

    陈飞故意的呻吟着,浑身的疼痛是真的,但只不过没有这么夸张。

    大个子一拳倒在陈飞的胸口上,擦擦眼泪笑着说:“你小子命真大!”

    此时陈润趴在陈飞身上,啜泣着说:“我还以为你要死了呢。”

    陈飞赶紧把陈润推起来说:“哎哎哎,你哭啥,你鼻涕蹭我身上了!”

    这句话把苏浅语逗得破涕而笑,狠狠的一拳打在陈飞身上。

    陈飞鬼叫一声说:“苏队长,说好的啊,我活着回来就嫁给我的。”

    苏浅语脸一红,冷哼一声说:“我以为你肯定会死,要是知道你能活着回来,我才不会这么说。”

    陈飞嘿嘿一笑,识时务者为俊杰,虽然自己是死里逃生,但是也意味着自己的任务失败了!

    朴顺喜为人沉稳,看着他们笑闹,也在一遍轻轻扬起了嘴角。

    等到所有人顺利返回基地,军方已经大致了解了情况。

    陈飞他们在基地休息了三天之后,伤也恢复的差不多了。

    等再返回营地的时候,接到了上面的通知。

    苏浅语队长,因为这次的任务失败被关禁闭了。

    陈飞一愣,问来传消息的排长说:“排长,这次任务失败完全是因为沙暴的原因,应该不是苏队长的原因吧?”

    排长也皱着眉头,摇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这时候,一个扛着中校肩章的人,在苏浅语的禁闭室来回踱步。

    表情十分严肃的说:“浅语啊浅语,你让我怎么说你。”

    “你自己非要执行任务,这下好了,差点死在战场上,你要是真出什么事儿,让我怎么跟你爸爸交代!”

    苏浅语一愣,然后表情非常难看的说:“别什么事儿都提到我爸行么?他是他,我是我!”

    中校看着苏浅语摇摇头。

    苏浅语把头瞥到一边不再看他,说:“我会为这次任务失败负全部责任。”

    这时候,中校突然一拍桌子,厉声说:“胡闹!这是你说负责就负责的吗?”

    “你自己差点牺牲了不说,还差点把陈飞搭进去,经过各种体能测试,他可是对我们非常重要的人。好在人活着回来了,如果他死了,你是要上军事法庭的!”

    中校说完,狠狠的叹了口气把头转过去了。

    苏浅语低下头,她只知道出发之前接到上级命令,可以锻炼陈飞,但不能让他有危险。

    虽然她也不知道上级是什么意思,但军人最重要的就是服从命令听从指挥。

    但是此时,她不想再当这个哑巴了,尤其是她缓过劲儿来想到陈飞面对地雷都能死里逃生的时候。

    她倔强的抬起头说:“叔叔,我就想知道,陈飞这个人为什么特殊。”

    中校舒缓了一下自己严肃的表情说:“这个你现在没有必要知道,这是军事机密。”

    其实别人不知道,但苏浅语作为边疆民族自治区的驻地军官,很多事情也是有所耳闻的。

    比如关于这个秘密的军事基地,在塔克拉玛干沙漠的中心,这样隐秘的地方,肯定不是仅仅为了做军事研究的。

    这时候,中校转身对着苏浅语说:“你就在这待着吧,剩下的任务,会交给别人执行。”

    说完,转身就准备出去。

    可是还没等他出门的时候,就听见禁闭室门口一阵吵闹。

    突然,一个身影在别人的阻拦下冲到了禁闭室门口。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陈飞。

    苏浅语看见陈飞的时候,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把头偏向一边了。

    她对陈飞现在完全是一个复杂的心态,任务失败除了天气的原因,当然也有他的原因。

    虽然是他不顾自己的生死救了自己,但当时如果不是他在后面盯着自己看,看的自己浑身不舒服,自己也不会这么大意正好踩在雷上。

    陈飞看见中校的肩章的时候,从阻拦自己的卫兵手里挣脱出来敬了个军礼。

    中校冷着一张脸,看着陈飞说:“你到这么地方来做什么?”

    陈飞嘿嘿一笑说:“我们蝰蛇小队都群龙无首了,我不得看看我们头儿么?”

    说完直接绕过中校一把拉起苏浅语就说:“现在大家都在抓紧训练,你还在这悠闲啥,赶紧走。”

    苏浅语心里虽然惊讶,但确实不由自主的就跟着陈飞走了。

    结果两人还没走出禁闭室,就有整个一队的武装士兵已经列着对用枪指着陈飞和苏浅语的脑子了。

    中校的脸此时黑的可怕,一个是自己老上司的女儿,一个是军方要求的保护对象。

    但是两人都如此胡闹,按照自己之前的脾气,他早都当成是反抗军令抓起来送军事法庭了。

    陈飞一愣,说:“营长,您这是什么意思?”

    营长冷哼一声:“陈飞,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由你这么胡闹?”

    没想到陈飞死里逃生一回,这撒泼打诨的本领倒是见长了,说:“我知道啊,这里是军官禁闭室。”

    “知道你还这样,你这样的行为,我有一百种理由当场击毙你。”

    听着营长说完,陈飞冷笑一声说:“首先,你把我们苏队长关在这,让我们天天在营地蹲着也不合适,其次,我又没有军人证,你击毙我就相当于击毙一个老百姓,你觉得合适么?”

    这句话把营长说的怒气上涌,这小子牙尖嘴利的,竟然让他无理反驳。

    这么说来自己击毙他确实没有什么适当的理由。

    苏浅语看见自己这个叔叔平时军威四射的样子,此时竟然对陈飞一点办法没有,也是强忍着笑意。

    陈飞得意的看着营长,但是觉得自己似乎装逼装的有点过了就说:“我可以回去,但是你得告诉我,为什么要关苏队长禁闭?”

    陈飞说完,想了想又追加了一句:“难道就是因为任务失败了?”

    营长此时也不知道能说什么,再多说一句就有关军事机密了。

    陈飞见他没说话,就说:“您不说话,就是默认的意思了?那如果我完成任务,是不是苏队长就能出来了?”

    营长冷着脸看着陈飞,冷笑一声,说:“你?就凭你?”

    陈飞也面色一冷说:“对!就凭我!”

    营长实属无奈,现在也就只能允许这小子痛快一下嘴了。

    沙漠变化万千,自己一个团的人在上次的战役里因为沙暴的影响都没能完成任务,这小子简直就是大言不惭。

    陈飞嘿嘿一笑说:“那我就知道了。”

    说完,又转身看着苏浅语说:“你等着啊,等我救你出来,说好的你要嫁给我。”

    陈飞当然只是开开玩笑,他觉得逗逗这个平时满脸严肃的女军官简直就是他军旅生涯最有乐趣的事儿了。

    说完,陈飞就出去了。

    营长看看苏浅语,叹了口气,吩咐外面的士兵关好禁闭室的门,也离开了。

    苏浅语坐在禁闭室里,想着陈飞的样子,不由自主的笑了笑。

    想着想着,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自己竟然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那个小流氓骗走了初吻。

    想到这,她又气又羞,干脆不再想了,等以后这个任务结束了,他们估计都不会再见了。

    陈飞从基地出来返回营地,刘浩的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天天拄着拐杖蹦跶来蹦跶去。

    现在所有的士兵都又开始进入训练,只有他们几个,似乎是被整个军队遗弃了一样。

    因为蝰蛇现在没有队长,也没有编制,他们只能天天在营地里等。

    而陈飞则编排着自己出去把那个什么玩意搞到手,然后快点放苏浅语出来。

    如果把东西搞到手,说明自己这次任务也完成了,自己就是为国争光了。

    自己的手机没电上交了之后,就再也没跟沈嘉琪联系过,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担心自己。

    想着陈飞叹了口气就开始默默计划。

    这时候,刘浩拄着拐杖出现在陈飞后面,把他吓了一跳。

    刘浩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就坐在陈飞旁边,然后左右看了看,神秘兮兮的问:“大飞,在那个洞里的时候,你是怎么做到的?”

    陈飞一愣,在洞里?鬼知道自己怎么做到的。

    其实陈飞也挺好奇的,不知道刘浩看见的跟自己一样不一样,有没有看到那条金鳞大蟒。

    陈飞也故作神秘的问:“哎,你都看到啥了?”

    刘浩嘿嘿一笑说:“我就看到你大吼了一声,然后那些蛇就跟看到天敌似的跑了。”

    陈飞这才松了口气,看来那东西只有自己能看见啊,那得找个机会好好问问白骨是怎么回事儿了。

    陈飞挑着眉毛笑笑说:“可能是因为我太帅,把他们震慑到了。”

    刘浩一听陈飞没正经,也无趣的切了一声走开了。

    陈飞现在可没心情玩闹,现在他的脑子里计划着,等天黑了,就把把营地外面那个沙车偷过来再去一次尼雅绿洲遗址。

    陈飞现在完全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状态,自己有白骨护体,还怕什么!

    但是所有的事儿,都是计划赶不上变化,等真到了晚上,陈飞才彻底懵逼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