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来自地狱的怪物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伏在帐篷后面,等着一个最好的时机。

    如果等到他们相互交班的时候,反而会比较麻烦,人数会是一倍。

    但等他们换完班之后的一瞬间,自己至少有七分钟的时间,只要干掉三个人,就可以进入帐篷。

    想着,陈飞又在脑中呼唤白骨,可是依旧没有声音。

    陈飞一愣,一般在这种时候,她应该会给自己回应的,难道是上次爆炸玩过了?

    白骨会不会被炸死了?灵魂也会被炸死?

    陈飞的脑中列出了一连串的问好,但现在很明显不是问这种问题的时候。

    现在只要知道,自己所有的行动,没有白骨的支援就够了。

    这时候,陈飞突然觉得自己才像一名真正的战士,血肉之躯,一个不小心就会为祖国献出生命的那种。

    想着,陈飞给自己鼓舞了一下士气,凝神静气,等着一个最佳的时机。

    陈飞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一声比一声快,终于,他们换班之后的空当了。

    陈飞记得自己在训练的时候,吴德亮教给自己的那些近身潜入袭击的动作。

    现在完全容不得他一点点马虎,只要失败,自己就有可能被当场击毙,这还算好的。

    如果被抓住当成俘虏,在要挟一次军方,那自己可就丢人丢到国家了。

    陈飞反复深呼吸了几次,脑中不断的回忆着当时大个子教的东西。

    坐标两点钟方向有第一个,五点钟方向第二个,十点钟方向第三个。

    他策划好最佳路线,只要顺利,悄悄拿走肯定不是问题。

    陈飞手里反拿着军刀,走到两点钟方向,捂住那人的嘴,刀锋一抹,那人还没来得及喊就倒了下去。

    陈飞心里有一阵小得意,看来训练过和平时就是不一样,还真多亏了大个子了。

    陈飞趴在地上,对付那个五点钟方向的人似乎不怎么容易,他跟十点钟属于对立方向。

    不管自己是先干倒哪一个,都会被对面的人看到。

    想着陈飞慢慢走到五点钟方向的人后面,不管怎么说,只要让他回头,如果能一招制敌,就还有胜算。

    此时的他神经已经完全紧绷着。

    陈飞的身高相比起这些外国大汉来说比较占优势,只要站的地方合适,很可能就会被挡住。

    他站在那人后面,轻轻戳了戳那人的后背,那人先是一愣,然后转过身。

    就在这一瞬间,陈飞的军刀利落的割断了他的喉咙,但事实上是,他并不能让这个人就这么倒下。

    陈飞用肩膀一抗,这人就倒在陈飞的肩上了,另一边似乎注意到了这边的异样。

    他小心翼翼的问:“怎么了?没事儿吧?”

    陈飞背上扛着大汉,这货是尼玛真重啊,然后他拿起大汉的手,摆了摆,不知道能不能混过去。

    陈飞屏住呼吸,连大气儿都不敢多喘,心跳的速度更快了,还好十点钟方向那个傻货站的远。

    想着,他扛着背上的人就近了帐篷,那人的血就顺着陈飞的脖领子一直往下灌,温热而粘腻。

    等到了帐篷里面,陈飞顺势一摔,把尸体扔在地上,果然,一个精致的银色箱子就放在帐篷正中央的高台上。

    陈飞嘿嘿一笑,心说:“搞定!”

    想着他一把拿起高台上的密码箱,转身就出了敞篷。

    可是当他出去的一瞬间,当场就懵逼了,外面已经站了少说七八个人,都举着枪对着陈飞的脑袋。

    陈飞拎着密码箱,习惯的举起双手,就开始往后退。

    人在最危急的时刻总是容易被激发出自己的小宇宙,尤其是大脑,在这个时候一定会有那么一瞬间高速运作。

    陈飞边退边想,这尼玛是帐篷啊,帐篷地面的衔接处是有缝隙的吧?

    想着,他就举着双手往后靠。

    中间的时候,那些举着枪的雇佣兵一直呱啦呱啦的冲着陈飞喊。

    陈飞也用华夏语跟他们说话,但事实就是,他们双方完全就是鸡同鸭讲,谁也听不懂谁。

    陈飞一看,边退边喊:“外国狗,偷东西爽吗?叫爸爸!”

    几个外国人面面相觑的看了看,虽然他们不知道陈飞说什么,但是都能听出来跟陈飞之前说的“别冲动”不是一个发音。

    陈飞嘿嘿一笑,这些人好像真的听不懂。

    终于还是退到了边缘,陈飞故意把密码箱放在了地上,然后自己蹲在了一边。

    如果在抱头,那就是标准的蹲局子必备姿势了。

    箱子吸引了大部分的注意力,陈飞突然趴在地上,借用推力,扶住前面一个雇佣兵的脚。

    刺溜一下借着缝隙就划出去了。

    那个密码箱就更好办了,本来又小又精致,只不过是稍微有点重而已。

    陈飞顺手一摸,直接就拉住了密码箱的把手,一把把密码箱给拉了出来。

    帐篷里的人绝对没想到陈飞会来这一手,先是楞了一下,然后就开始倾巢出动抓捕陈飞。

    陈飞拿出之前准备好的手枪,在别人来不及动作的时候,对着帐篷开了三枪。

    军用帆布虽然厚实,但还没厚实到枪打不穿的地步。

    陈飞不敢耽搁,抱着箱子撒丫子就跑。

    身后不停的传来枪声,听声音,似乎有好几枪都是擦着陈飞的耳朵边儿过去的。

    好在有惊无险,陈飞现在什么都不管了,枪的子弹再撤退的时候已经用完了。

    现在只剩下一把军刀了,他把军刀拿在手里,拎着密码箱就跑。

    但是很明显后面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

    夜色下,这片沙棘林更是诡异恐怖,就像是西方人的墓地。

    陈飞自己心里也没底儿,自己现在肯定是已经迷路了,而且跑了这么久,加上之前神经崩的太紧,现在已经有点脱力了。

    眼看陈飞越跑越慢,后面的两个人已经就在陈飞身后了。

    陈飞喘着大气,突然觉得背后一痛,整个人一个大马趴就摔在了地上,手里的箱子也飞的老远。

    这时候,后面的两个雇佣兵走到陈飞的背后,其中一个拿下枪,用枪托对着陈飞的后背就是一顿乱砸。

    陈飞被砸的七荤八素,感觉整个五脏都碎了。

    另一个走过去把箱子捡起来,两人说了几句,似乎是在商量回去的路。

    陈飞冷笑了一声,心说:你要是能回去,我吃翔给你看。

    其中一个用绳子打了把陈飞绑住,推着陈飞往前走。

    陈飞耷拉着脑袋,现在军刀也让人拿走了,自己被绑着,一点力气都使不上。

    往回走了一会儿,前面那个雇佣兵突然停住了,陈飞在他右后边一点的位置,看到了眼前的场景,当然知道他是为什么停住的。

    只见两颗枯死的沙棘树下,从左到右窜过去一个白影。

    陈飞相信,这肯定不是白骆驼,白骆驼的身影不可能这么小。

    这时候,那个白影在周围又闪动了一下,突然,空气里就传来几声稚嫩的笑声。

    但这样的笑声突然出现在墓园一样的地方,让人着实觉得有些诡异。

    咽了一口唾沫,紧紧的盯着刚才白影消失的地方,谁也说不上,刚才那是什么东西。

    雇佣兵举起枪,对着前面,警戒的看着。

    突然,那个白影又无声无息的跳出来,雇佣兵对着那个白影就是一阵扫射。

    然后白影又消失了……

    陈飞提心吊胆的,倒不是因为他胆小,沙漠跟大海不一样,这样广袤的地域上,除了动物之外,出现的任何东西就是连记载都没有的。

    人类对于未知的东西,总是会抱有一个恐惧的态度。

    白影再一次出现的时候,陈飞也有点纳闷,这个白影似乎像是在逗自己玩似的,也不主动攻击,这是干嘛呢?

    突然,白影一闪,这一次却是直接站到了雇佣兵身前,陈飞也随着看去。

    这次距离相当近了,可以看个一清二楚。

    只见那白影其实就是个白白胖胖的小孩儿,光着屁股,眯着眼睛晃荡着脑袋。

    陈飞皱着眉头心里一惊,狠狠的骂了一句。

    卧槽,这是什么玩意!怎么长成这样?

    这小孩身子瘦瘦小小的,头却是一般小孩儿的两倍。

    小孩又往前走了两步,伸出小手,用稚嫩的声音对着前面的雇佣兵说:“抱抱,抱抱……”

    那雇佣兵就像着了魔一样,竟然就被那小孩儿摆布似的伸出手想要去抱他。

    只见那个雇佣瞬间身体僵直,似乎没有了自己的意识一样,完全是按照小孩儿的驱使在完成动作。

    就在前面的雇佣兵把小孩儿抱起来的时候,小孩儿的眼睛瞬间张开。

    陈飞看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剩下的那个雇佣兵吓得鬼叫了一声,就想跑。

    那小孩的大脸上,有一半儿就是这双眼睛了,当他眼睛睁开的时候,陈飞看到,这孩子竟然没有白眼球!

    现在可以说这根本不是什么孩子,这根本就是怪物。

    突然,抱着鬼孩子的雇佣兵身体下面的沙地似乎还是流动,像是河流一般。

    似乎除了流动,还有下陷。

    就好像有只来自地狱的手,生生的把他们拖向罪恶的深渊。

    但是那个雇佣兵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危险,表情反而是一种贪婪,和兴奋。

    陈飞就站在一边眼睁睁的雇佣兵和小孩儿一起被拖到沙子最下面。

    最后连头顶都被沙子盖住,把他们深深的留在沙漠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