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老子做到了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当然陈飞也不是吃素的,在这段时间里,他也不是完全站在一边看着。

    他们的沙暴作战服上都有一个类似倒刺钩的纽扣在衣服的最下方。

    这个纽扣是被固定住的,相当锋利。

    这就是为了防止被困的时候,可以用来脱身的。

    就在他们深深的陷在里面的同时,陈飞已经完全脱身,割断了困住自己的绳子。

    陈飞脱身的一瞬间,就拉住了那个已经吓的腿软的雇佣兵。

    华夏的国土上,到处都有这种未知的神秘,以前的他似乎完全不知道沙漠里还有这样的鬼怪。

    陈飞记得当时陈润说过,沙漠里的鬼孩子,会把人拖进地狱的故事。

    这就说明那个怪物肯定不是来救自己的,说不定就是为了惩罚这些扰乱沙漠安宁的人来的。

    陈飞眼睛一转,故意冲着那个怪物的方向磕头之后,才站起身。

    剩下一个人完全乱了阵脚,看陈飞这么淡定,知道这是在华夏的地盘上,跟着华夏人做应该就没有问题了。

    果然,陈飞看到这个人也跟着自己的动作,冲着那怪物磕了个头。

    这个雇佣兵似乎懂一点华夏语,不太流利的问陈飞:“这是什么?”

    陈飞当然不会告诉他这个怪物,就说:“这个,就跟你们的上帝一样,是神,他能带我们走出沙漠。”

    那人点点头,现在只要能出去,逃离这个诡异的地方,估计让他吃翔他也愿意。

    陈飞看他整个人已经惊恐到了一定的境界,心里不由有些好笑。

    因为陈润说过,传说这种怪物是不会袭击人的,只会迷惑别人。

    这时候,那个光着屁股的雪白的怪物突然从刚才陷下去的沙子里爬出来了。

    那人又是一惊,指着怪物就还是大叫,陈飞一把捂住他的嘴,让他不要出声。

    这个时候,他也来不及管陈飞是什么时候挣脱绳索的了,只能听陈飞的,总之,先出去再说。

    陈飞当然不知道这个怪物能不能把他们带出去,但是不试试,怎么知道。

    况且自己跑了这么久都没有走出这个地方,再过一阵子,困也会被困死。

    那个怪物似乎知道陈飞的心思似的,果然朝着一个方向跑去。

    陈飞一把从地上拎起那个雇佣兵说:“跟上去。”

    陈飞当然不是好心要把这人带出去,毕竟箱子还在他手里。

    那人一看有生还的机会,根本不管别的,甩开腿就跟着那个白色的影子跑。

    陈飞在后面追的呼哧带喘,把这老外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尼玛这吃牛羊肉长大的身子骨就是不一样!

    跑了挺远的一段距离,陈飞跟老外也拉下了一段不小的距离。

    此时的陈飞只能看见老外的背影了,自己根本追不上他啊。

    突然,老外跑到一个地方就停了下来,然后就他鬼哭狼嚎一样的声音。

    陈飞心里一惊,难道是发生什么事儿了?

    现在他完全不敢多想,一分钟都不敢耽搁,直往前跑去。

    等好了能看清楚的时候,陈飞也懵逼了,老外正以一种十分快的速度往下陷进去。

    陈飞当时就看出来了,这次不是抱着怪物下去的,是尼玛流沙!

    还好自己跑的慢,要不然估计自己跟他一个下场。

    老外哭喊着向陈飞的方向求救,流沙的面积相当大,他对此也相当无能为力。

    如果自己贸然走进流沙的范围,很可能自己也会被流沙吞噬。

    老外手里的箱子已经甩脱了,两只手就在上方挥舞着。

    传说这是西域的亡灵在寻找陪葬的人。

    陈飞再一次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人被黄沙吞没,而自己无能为力。

    沙漠的神秘和未知让人觉得恐惧,天地苍穹一片寂静。

    仿佛苍茫之间就剩下自己一个人一样,他突然觉得心里有一阵寂寥。

    心里像是有块大石头一样压在胸口,让他无法喘息。

    陈飞坐在沙丘上,看着似乎天上的残云随着沙漠的风快速移动。

    这种恐惧不是那种面对任何恐惧的事物,而是一种绝望,面对未知的绝望。

    陈飞突然觉得不太对,他挣扎着站起来,看着被扔出去的箱子,咬了咬牙。

    他往前走过去,他往前走了几步,试探了一下,似乎流沙已经停了。

    好在他扔箱子的地方也比较远,陈飞现在有点颓丧,虽说小心驶得万年船,但现在的他已经不想再去想这些了。

    心想着不管有没有危险,达到目的才是关键。

    就在陈飞刚踏出一步的时候,脑子里传来一阵微弱的声音说:“别走……”

    陈飞一惊,这是白骨的声音,当这个声音传过来的时候,那股压抑突然间一瞬间消失了。

    陈飞一愣,心里骂了一句,难道又是那个怪物?自己差点就找了它的道儿了。

    陈飞站住脚步,在脑子里问:“我说,你怎么才出现啊,老子差点就跪了!”

    白骨虚弱的笑笑,说:“我才差点被你搞跪了,这事儿以后再说,先出去要紧。”

    陈飞急的直跺脚,说:“我得想办法拿到那个箱子啊,不然我这一趟不是白玩儿了?”

    整不好回去还得被扣个帽子,整个违抗军令啥的给自己弄回去,多没面子。

    陈飞想着,白骨的声音就消失了,他当然不知道白骨怎么了,不过听她虚弱的声音,知道她的情况似乎并不太好。

    陈飞蹲在一边的沙丘上,眼睛紧紧盯着箱子,突然他想到什么似的,从包里拿出绳索。

    然后把枪绑上,这就做成了一个简易的钩子,试了几遍,似乎都不大顺手。

    但是陈飞没有放弃的意思,自己今天就是死也要把这玩意带回去。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终于,把手被枪膛牢牢的卡住了,陈飞不敢用力,慢慢的往前拉着。

    终于就在眼前了,陈飞的耳边突然又响起一阵刺耳的小孩的笑声。

    那个笑声让陈飞的鼓膜都跟着刺痛起来,紧接着就是一阵耳鸣和晕眩。

    流沙似乎又开始了,箱子开始顺着流沙往下滑去。

    陈飞知道,如果再慢一点,自己就前功尽弃了,他试着拉了两下,似乎还能拉动。

    那声音却越来越大,陈飞实在是坚持不住了,整个手都在发抖。

    晕眩感让陈飞一阵一阵的想吐,现在顾不了太多,他一伸手,直接抓住箱子,就使劲往上拽。

    最后一下,终于把箱子抱在怀里的时候,陈飞也无力支撑,晕了过去。

    陈飞睁开眼,似乎在一个很黑的地方,他不知道是哪里,手里也没有箱子,远处的半空中,一个绿油油的东西朝着自己飘过来了。

    陈飞一愣,只见一个泛着绿光的骷髅正朝着自己的方向飘过来。

    等他看清楚的时候,心里大叫一声“妈呀”转身就跑。

    不管这是哪里,换做任何人,一个脑袋朝着你飘,估计早都吓得腿软了。

    陈飞跑这,从身后传来一阵空灵的声音:“你跑什么,是我。”

    这个声音及其耳熟,这不是白骨的声音么。

    想到这,陈飞才转过身,只见飘在半空的白骨下颚骨一张一合,在说着什么。

    陈飞一愣说:“大姐,你没事儿别把脑袋放出来吓人行么?”

    白骨突然加速冲到陈飞面前说:“要不是你自己逞能,我能成这样?没时间了,快点走!站起来,快走!”

    陈飞也一愣,看了看自己,心说:我这是站的啊。

    想了想去,陈飞突然觉得不对劲,自己的箱子呢?难道说,这是梦境?自己还躺在那片危险之极的沙漠里?

    对!一定是!

    陈飞想着,猛然睁开眼睛,那个怪物就在自己上方看着自己,一股土腥的味道直扑向自己的鼻子。

    陈飞一惊,不顾的别的,抱着箱子就是一下。

    这一下力道不小,那怪物被陈飞打的往后飞了两米多,然后就冲着陈飞一咧嘴。

    陈飞看着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尼玛这也太吓人了,这哪是嘴啊,里面都是锯齿一样的尖牙。

    这样的怪物是从哪爬出来的?

    陈飞大叫一声就跑,这时候他可管不了流沙了,本来他以为这玩意是没有实体的,现在被自己敲了一下他才发现,这东西根本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怪物。

    陈飞跑,那怪物就追,似乎想为了自己刚才被打的那一下报仇。

    现在也不管是不是会迷路,陈飞干脆低着头跑。

    现在他的脑子里,除了跑,其他的想法一点都没有。

    跑了很久很久,陈飞觉得自己的肺要炸了,就这样他都没敢停下。

    现在想想,他突然很感谢那时候白骨火烧屁股一样的训练,至少这点往死里跑的意识被她训练出来了。

    不知道又跑了多久,天边的第一缕阳光穿过薄薄的云层射下来。

    看样子,天要亮了……

    陈飞一抬头,就看见前面不到一千米的地方,有一个绿色的影子。

    是车!自己停在沙棘湖外围的运输车!

    现在的心情,陈飞已经不能用喜悦来形容了。

    接二连三的死里逃生,已经让陈飞觉得这个世界简直太美好了。

    陈飞没敢停,一直跑到运输车上,他才敢放松。

    紧绷的神经一松,那种浑身酸痛的感觉立刻席卷而来,让他难受的说不出话。

    他缩在车上,虚弱的傻笑两声,说:“做到了!老子做到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