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荒村医院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胖子妈摇摇头说:“小超在大山里干活呢,手机不好使,一般都是用公共电话给我打。”

    陈飞也没想到,这个胖子怎么还到大山里了?

    胖子妈看陈飞一脸疑惑就说:“阿姨那你知道他现在在哪么?”

    这时候胖子妈拿出笔,给陈飞写了个地址说:“这是上次小超告诉我的,要是啥时候去顺路,你替阿姨去看看他。”

    陈飞接过纸条,上面的地址让他又惊又喜,胖子所在的地址好像就在云滇的一个村寨里。

    陈飞笑笑说:“阿姨我正好有事儿得去趟云滇,顺便去看看他。”

    胖子妈听了,是又惊又喜说:“那就太好了,回来给阿姨说说,小超好不好。”

    陈飞点点头,转身就要走,又被胖子妈拉住。

    陈飞还以为是出什么事儿了,结果胖子妈是问陈飞什么时候走,要给陈飞拿一堆特产去。

    陈飞这一脑门子黑线,要是有灯光估计直接就能被看出来了。

    陈飞赶紧摇摇头说:“阿姨,我这还不一定呢,到时候我提前跟您说。”

    胖子妈这才放下心,让陈飞走了。

    回去的路上,陈飞在脑中问白骨:“我说,之前还没问你呢,你到底是怎么……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去云滇。”

    陈飞差点一个激动问错话,赶紧改了口。

    白骨似乎并不想跟陈飞说,但考虑到有些事情必须提前告诉他,才好有准备。

    不然全凭陈飞的智商,估计随机应变多少还是有点困难的。

    白骨接着陈飞的问题说:“回家吧,我再跟你好好说。”

    到家之后,陈飞把东西都拎上楼,坐好,还特地点了根烟,坐等白骨说话。

    白骨头一回看陈飞问关于自己的事情这么正式,多少有些纳闷。

    其实这些问题真的困扰陈飞太久了,那既然是这样,择日不如撞日,干脆今天就问个明白。

    小时候,陈飞总是用学校的网站看一些灵异的帖子,那时候完全是为了证实自己胆子大。

    现在想想,有些时候还是挺有用处的。

    跟白骨这种怪物对话,还是小心比较好。

    她就算平时跟自己关系再好,毕竟不是人,不能用做人的道德准则来衡量她。

    他记得之前看过一个帖子,说是玩笔仙之类的,问问题千万不要问它是怎么死的之类的。

    刚才陈飞要不是突然想起来这个,估计就脱口而出了。

    陈飞叹口气想想说:“你说吧,我们为什么非要去云滇。”

    白骨说:“我需要一副尸骨。”

    白骨的回答直接了当,倒是把陈飞搞得一头雾水。

    他接着问:“尸骨?你去哪不能找,非要去云滇?”

    白骨实在是懒得跟他解释这些问题,如果真的要解释,这家伙就算坐这听一天估计也听不完。

    然后她说:“让你去就去,别那么多废话行么?”

    陈飞对白骨这个态度十分不满,让自己跑腿还不告诉自己为什么。

    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陈飞要是去云滇的话,要去京都才有直达,所以他买了明早去京都的票。

    之后他躺在床上,自己似乎已经很久没有梦到过那个民国女孩儿了。

    不过他也是真的不想梦到,想想自己上次长胸的那个梦,就有点恶心。

    不过陈飞对这次去云南完全没有去边疆和泰缅的那种感觉。

    总是有种不太好的预感,虽说之前也危险,但是没有现在这种要去刨坟来的沉重。

    但是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不去也得去了。

    第二天一早,陈飞就把装备装好出发了。

    到京都,得坐好几个小时的火车,对于这次出行,陈飞的心里并不怎么舒畅。

    云滇是隐藏着华夏很多古老的秘密,但是他跟沙漠不一样。

    沙漠带给陈飞的如果是一种让人敬畏苍穹的力量,那种在让人感觉站在苍穹下的渺小和绝望。

    那一听见云滇这两个字的时候,他能想到的就是潮湿,和压抑。

    想着,陈飞看着车窗外,深深的叹了口气。

    你说自己做的什么孽呦。

    到可车站,陈飞就没想着耽搁。

    很多事情,赶早不赶晚,现在没有什么季节之说,早点完事儿早点回来。

    毕竟一公司的崇拜者还等着自己呢。

    眼看着公司的群里,还有小妹妹不停的问陈飞什么时候回来,这才让他的心里多少有了点安慰。

    陈飞直接打了个车到机场,但是万万没想到的是,在这个地方竟然也能碰见熟人。

    周南音带着两个保安似乎行色匆匆,根本没有看见不远处的陈飞正一脸兴奋的打招呼。

    陈飞当然不能放弃这个机会,跑过去叫了她一声。

    周南音有些疲累的转过头,看见是陈飞,才强撑着挤出一丝笑容。

    陈飞觉得今天的周南音似乎有点不对劲,就问:“你怎么了?”

    按照平常,周南音早都笑着问自己为什么会在京都了。

    可是今天,她并没有多问一句话,反而是一副特别脱力疲惫的样子,甚至还带着浓浓的悲伤。

    周南音这阵子事情够多了。

    如果非要把人类分成三六九等,那他的家族就已经站到了人类的顶端。

    每天接触三教九流的人非常多,而且砸乱。

    生意场,官场,包括很多的未知的信仰。

    周南音刚从南边回来,她是去找人的,而且,这个人还必须她亲自去找。

    不过这一趟算是白跑了,就算自己去,结果也还是一样的。

    更让周南音难过的是,她有一个很爱的男人,她虽然清楚的知道这个男人似乎也很爱她。

    可是她们之间因为从小的家庭和教育关系,相处模式一直是相敬如宾,就好像中间总是隔着一条永远无法逾越的鸿沟。

    而且到了近三十岁,女人也是需要家庭需要孩子的,可是这个男人,给不了自己。

    尤其是现在,身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也没能在自己身边陪伴。

    她觉得一直以来的坚强就像骆驼背后的草,再有一根,自己的神经就要断了。

    她的教养让她不能像其他小女人一样躲在男人怀里撒娇耍脾气。

    从小她的脑袋里学到的,就只有知书达理,大家闺秀这几个字。

    而他,似乎更像是一个优秀的绅士,无时不刻的细致入微。

    可这种细致入微并不是一种只为她一个人的体贴。

    这也是伴随着他的,与生俱来的教养和习惯。

    这样的门当户对,是多少人羡慕不已的,可笑吗,这就是人的本质,总是会想要得到自己从未有过的东西。

    陈飞看着周南音有点恍惚,就有问了一句:“姐姐你没事儿吧?”

    此时的她,背负了态多东西,自从前一个礼拜,从小带着自己长大的姨娘突然身患重病,自己的神经才被压到边缘。

    但此时陈飞的出现,毫无疑问是在给黑暗里的她一丝温暖。

    她很想能在陈飞面前哭鼻子,因为他们是无话不说的好姐弟啊。

    可是一直以来的习惯,让她只是笑笑说:“我没事,最近太累了,姨娘生病了,找不到合适的医生。”

    陈飞一愣,姨娘生病了?以前没听姐姐说过这个姨娘啊。

    周南音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一口气把自己的事儿都告诉了陈飞。

    姨娘得的那种怪病,似乎不是病,而是一种怪术。

    她也是真的不想自己去面对那样的姨娘了。

    她看着陈飞说:“你现在有空吗?陪我去看看吧?”

    陈飞点点头,既然是周南音邀请,上刀山他都是要去的。

    周南音笑笑说:“我就是想让你陪我去看看我姨娘。”

    陈飞说了声好,就上了周南音的车,把自己刚才想着早点去云滇早点回来的事儿早给忘了。

    在车上,陈飞问周南音说:“姐姐,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还有姨娘呢?”

    周南音勉强的笑笑说:“她是从小把我带大的保姆,小时候父母都忙,没时间照顾我。”

    陈飞突然有点心疼周南音,虽然自己的父亲失踪了,但是至少自己还有一个被父母陪伴的完美童年。

    车不知道开了多久,到了一个看似很偏僻的荒郊。

    看路况,这里应该是京都比五环外的村子还要远的地方了吧。

    突然一片荒凉的地方,很突兀的出现了一个医院。

    陈飞心里一惊,因为看到这个医院,陈飞心里就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加上今天的时间和天气,加上旁边一两个孤坟,上面还落个乌鸦。

    然后不远处出现一个有点像战乱年代的教堂改成的医院。

    这尼玛完全就是恐怖片儿里的标准开头套路么!

    陈飞突然觉得周围有点冷,现在天气已经渐渐冷下来了。

    陈飞不由的缩了缩脖子,小声问:“姐姐,我们怎么到这儿来了?”

    一进入这个范围,周南音的心情就立马变得格外沉重。

    精致的面容上,也带着些许苍凉和惧意。

    似乎她本身也很抵触来这个地方,但又因为某种原因不得不来一样。

    陈飞也很纳闷,不是说看姨娘么,不应该去医院么,怎么到这种跟恐怖片片场一样的地方来了。

    如果不是因为周南音不是这种人,陈飞肯定会以为这只是一个玩笑。

    直到车一直开到,那个古旧破败的医院门口,陈飞才确定,原来自己要去的地方,真的是这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