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邪祟浸身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透过车的挡风玻璃看着外面,还没进去,就已经感觉得这个医院格外古怪了。

    而且有一种让人毛骨悚然和惶惶不安的感觉。

    作为一个人来说,他能体验的到的仅仅是一种压迫,但对于身上还有一个怪物的陈飞来说,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此时此刻,他觉得从这个改造的废旧医院,从里面钻出的一股股阴风,让他每个毛孔都紧缩。

    这时候,周南音一脸沉重的从车里下来,紧接着周南音的保镖也从车上下来了。

    陈飞现在是真的有点后悔了,要知道是跟着她来这个么地方,还不如赶紧去云滇刨坟呢。

    但是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再说这不还有俩保镖么。

    要是一会儿真有什么不对的,自己这身板子,往人家后面一藏,不就齐活儿了?

    想着,陈飞也从车上下来,跟在周南音的身后走了进去。

    陈飞一边走一边观察这个医院。

    年代似乎真的很古老了,当然不说是往前追溯多少年,但是看这样子,应该至少曾经废弃过一段时间。

    墙边的阴暗面都爬满了生命力极强的藤蔓植物,墙壁已经大片大片剥落。

    医院的大门是拱形的木门,周南音推开大门,发出一声沉重的吱呀的声音。

    陈飞伸手摸了摸门,门板虽然厚重,但总觉得常年没有保养过,已经有些腐了。

    似乎力道大的人,都能把这门掰一块下来。

    陈飞前脚踏进医院内部,那股不安的感觉就涌上来,但是觉得,这股不安似乎不是来自自己的。

    往里走了几步,一个穿着白大褂,十分瘦弱的医生走过来,说:“周小姐来了?先换衣服吧。”

    周南音什么都没说,只是点点头,然后进了接待室。

    陈飞看着那个医生,眼睛大大的,整个人瘦到一种皮包骨头的境地,竟然看起来,活活像一具干尸。

    陈飞打了个寒战,把一个防菌服穿在身上,又带上一个特制的口罩,才又跟着周南音出去。

    突然,陈飞发现事情似乎不对,那俩保镖呢?怎么没进来?

    陈飞赶紧问:“姐姐,那俩人不进来么?”

    周南音摇摇头,这件事情,除了我,谁都不能知道。

    这句话让陈飞更是毛骨悚然,悄悄的问了句:“那我呢?”

    周南音笑了笑说:“你是我信任的人,而且跟周家没有牵扯,没关系。”

    陈飞听完,这才放下心。

    这里就像之前关东军的地下要塞,整个建筑的玻璃没有一块是透明的,走廊里阴暗无比。

    加上医院里面本身的消毒水的味道十分刺鼻,墙皮也有部分剥落。

    陈飞觉得这里完全就透露着一股子诡异的气息。

    然后他看着周南音问:“姐姐,这到底是一间什么医院啊?”

    还没等周南音说话,那个干尸一样的一声就说:“这里原本是一个教堂,后来用来关押过要犯,再后来改成的一个特殊医院。”

    “特殊医院?”陈飞忍不住问。

    这个陈飞也不是看不出来,一般医院要是这样,谁会把患者送这来啊。

    别病没治好,回头再三天吓死一个,五天吓跑两个,那就得不偿失了。

    接着陈飞发现更诡异的地方,这里所有的病房并不多,但是似乎没有人在一样。

    每一间病房的门口都用一个大铁锁从外面锁着,而里面也听不到任何动静。

    这时候,陈飞跟着他们拐了两个弯,不知道周南音的姨娘到底在哪一间住着。

    陈飞再也忍不住好奇心,问:“哎,这个地方除了姨娘以外还有别的病人么?怎么听不到声音?”

    陈飞问这句话的时候,正在东看西看,等再转过头的时候,一张骷髅一样的脸,竟然就贴着面出现在陈飞面前。

    声音极为诡异的说了一声:“你问的太多了……”

    陈飞当即就大叫一声,往后退了好几步。

    要是放在以前,陈飞早都吓跑了,再不然先上去揍个满地找牙。

    但是毕竟他现在也是个有军人素质的人,当然不会这么冲动了。

    等看清刚才吓唬自己的是居然是那个干尸医生,陈飞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了。

    他走了两步,直接抓住医生的领子说:“你丫要是在敢跟我玩这套,你信不信我把你皮扒了?”

    周南音看陈飞是真生气了,赶紧拉了拉陈飞的手,然后摇摇头。

    陈飞一看,既然周南音发话了,他冷哼了一声,松了手。

    干尸医生也有点惊魂未定,当即也不像之前那副态度,而是正经了许多。

    又往前走了一小段,医生从身上掏出钥匙,打开了其中一个门。

    然后干尸医生看着周南音说:“周小姐,探视时间十五分钟,其他的,不用我多说了吧?”

    周南音很有教养的鞠了一躬,说:“谢谢您。”

    然后深深叹了口气定了定神,才伸手推开门。

    随着门吱的一声被打开,陈飞当时没吐出来。

    一股难以承受的恶臭的味道扑鼻而来,这股味道简直比下水道还猛。

    陈飞强忍着恶心想吐,跟着周南音往前走了两步。

    只见一个身材稍微有些臃肿的女人躺在床上,脸色铁青,双目紧闭。

    陈飞看到,周南音眼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湿润了,似乎一直在强忍着不让自己出声。

    陈飞见状,是真的心疼,就上去搂着周南音的肩膀,让她把头靠在自己的肩上。

    陈飞能感觉出来,周南音整个人浑身都是绷紧的,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可怕的事情来临。

    而在陈飞看来,她姨娘也现在并无异样,也没什么特别可怕之处。

    陈飞静静的看着,突然,姨娘就跟犯了羊羔疯一样,在床上不停的抽搐。

    陈飞想上去制止,不是说,人犯羊癫疯的时候,如果不给她嘴里咬个东西,就会咬到舌头么?

    没想到,刚踏出一步,就被周南音拉出了。

    陈飞看到周南音痛苦的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去。

    陈飞十分不解,这样的表情,不应该是想救却无能为力的时候才有的么?

    现在放这种眼神是不是有点早了,而且对自己也不合适啊。

    但是毕竟这是周南音的姨娘,再加上这地方这么诡异,还是小心为上。

    想着,陈飞就退了回来。

    看着周南音的姨娘再床上自己抽搐了一会儿然后突然就安静下来了。

    陈飞十分不解,就问:“姐姐,姨娘到底得的是什么病啊?”

    陈飞当然觉得要是这么发病的,那不就是羊癫疯吗。

    周南音勉强的笑笑,但是两个眼睛从来没有离开过姨娘的身上。

    然后说:“不知道,但她这似乎不是普通的病,好像是某种邪术。”

    陈飞皱着眉头,看着她姨娘。

    然后姨娘突然张开嘴嚎叫了一声,当她张开嘴的一瞬间,陈飞就闻到一股和刚才一样的恶臭。

    熏得陈飞胃里翻江倒海,然后夺门而出,刚摘下口罩,抱着门框子就吐了。

    吐的停都停不下来,吐完胆汁之后,陈飞觉得自己就差把在娘怀里喝的母乳都吐出来了。

    陈飞很好奇,周南音难道都闻不见那种味道吗?

    他带上口罩,屏住呼吸又走进去,看着周南音,她面无表情,但是泪水却不听使唤的往下留。

    陈飞突然觉得有点惭愧,想想如果这是养了自己二十多年的人,自己要是还这么吐,也特么挺不是东西的。

    但是还没等陈飞来得及为自己刚才的行为忏悔。

    姨娘的嘴突然张到了一个极限,普通人根本不可能张到这么大,如果真的张这么大,那估计他下巴早就脱臼了。

    陈飞觉得特别不可思议,紧接着,从姨娘的嘴里爬出一条似蛇非蛇的黑色手指头粗细的东西。

    它身上带着一种绿色的粘液,带着的,就是刚才那种恶臭。

    陈飞虽然带着口罩,也没有什么可吐的了,但还是一阵一阵的干呕。

    紧接着,嘴里钻出第二只,然后第三只,第四只……

    最后姨娘的嘴里,竟然爬满了这种恶心的,如同放大了的蛆虫一样的东西。

    它们争先恐后的往外钻,然后上半身还在姨娘的脸上,胸口上四处蠕动。

    黑色的上半部下面,就是完全如同蛆虫一样,一节一节的,白色的肉。

    陈飞实在是忍不了了,当场摘下口罩就吐了,现在就算是周南音拿把刀把自己杀了,自己也忍不住了。

    太尼玛恶心了。陈飞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恶心的玩意。

    然后周南音按动了床头的呼叫器,过了没五分钟,就有人从门里递进来一盆血淋淋的,不知道是什么的碎肉。

    然后周南音就用夹子夹着这些血淋淋的玩意往姨娘的嘴里放。

    陈飞惊恐的瞪大眼睛说:“姐姐,你这是再干嘛?”

    周南音边喂那些蛆一样的东西边说:“医生说如果不用黄鳝喂他们,先稳定住,估计我姨娘的内脏就没有了。”

    陈飞一惊,这到底是什么邪术啊?

    这时候,白骨在陈飞脑中说;“这似乎是蛊术,但好像又跟蛊术不是特别像。”

    陈飞突然一喜,说:“你有办法?那快帮帮她啊。”

    白骨冷哼一声说:“你个小王八蛋使唤我上瘾?这东西,我可弄不了,我没这道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