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怪梦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当时就觉得,这个货不地道,什么叫使唤她上瘾?

    要说她使唤自己上瘾还差不多!自己这风里来雨里去的,为的都是啥?

    放着大好的沈氏集团不待着,跑到云滇鸟不拉屎的地方刨坟?

    但是陈飞这话只能想想,绝对不敢跟白骨说。

    毕竟就现在的处境来说,要想活的好,得把这货伺候好了。

    既然硬的不行,那就只能来软的了。

    要是现在白骨能具形化出来,陈飞一准儿的小人嘴脸给人家捏肩捶腿了。

    陈飞笑嘻嘻的说:“你看啊,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救人不是给自己积阴德么?”

    白骨笑了笑,说:“用不着,我可不想回头救不了人,再把你的命也搭进去。”

    陈飞听他这么说,顿时也怀疑起来。

    要说之前他是以为白骨在这跟自己摆架子,好歹人家也上百岁了,端着架子也是正常的。

    但是看样子,好像她也是真的治不了这个东西。

    陈飞叹了口气,那看来是没希望了。

    这时候,白骨突然说:“也不是没办法,云滇现在僰族的村寨似乎还有这种秘法,但现在我不知道还存在不存在了。”

    陈飞听到这个消息当然是欢喜万分,这么一来,周南音的姨娘不就有救了嘛。

    陈飞刚张开嘴准备告诉周南音这个好消息,却发现自己只能干张嘴,完全说不出话。

    这时候,就听白骨说:“你小子就是狗肚子里装不了二两芝麻,现在存不存在还不一定,你胡说什么?”

    陈飞切了一声,说:“反正我们这次要去云滇,找找看嘛。”

    白骨冷哼了一声:“不用你说,我也会去找,因为我说的尸骨,就在那一带!”

    陈飞一愣,本来自己还抱着个最多去城市周边的心态,这回说不好尼玛得去十万大山了啊。

    这时候,那些恶心的东西,已经吃饱喝足,尽数退回了姨娘的身体里。

    陈飞看的又是一阵恶心,也不知道她姨娘是不是清醒着的,要是自己还有意识,估计吓都把自己吓死了。

    周南音轻轻叹口气,对陈飞说:“我们回去吧。”

    陈飞点点头,没说什么,然后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姐姐,姨娘为什么会这样?”

    周南音听他这么问,也没打算隐瞒,就说:“当时我回到私宅的时候,看到桌上两杯茶,就问姨娘是不是有人来过了,姨娘说是来给房子做保的,看看房况,问了两句就走了,茶水都没喝。”

    “还有一杯是帮我沏好的,姨娘知道我有回家先喝茶的习惯。”

    “但是那天我太累了,就准备去洗个澡,就没有喝,姨娘节俭,就把茶水喝了。”

    陈飞点点头说:“你的意思是,这玩意是通过这个?”

    周南音突然面色冷凝的说:“如果不是,我不知道有谁会害姨娘,但如果是,那这人要害的,是我。”

    陈飞的瞳孔骤然一缩,他根本没有办法想象,美若仙子的周南音如果变成那个样子应该会怎样。

    到底是有多大的仇恨,要这样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如果是非要让人死,那直接买凶杀人多简单,这种方法致人于死地,手段是得有多卑劣。

    走出医院的大门,周南音的脸上突然有一种浓浓的悲伤,是一种陈飞在她身上从来未曾看到的东西。

    大概一想到,这灾难本应该降临在自己头上,却被把自己带大的姨娘给挡了,心里有种特别的情愫吧。

    陈飞也不得不为她难受,换了自己,估计根本没有周南音这么坚强。

    等周南音走到车前面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骤然又回到了之前的冷清,坐上车。

    这让陈飞不得不佩服,能把情绪收放自如的人,都是商场,官场的高手啊。

    医院出来的时候已经天黑了。

    周南音问陈飞:“对了,陈飞,还没问你,你怎么会在京都啊。”

    陈飞干张了两下嘴说:“我,那个,准备出差,去办点事儿。”

    周南音点点头,接着说:“急吗,不急的话今天在这休息一晚,明天再走。”

    陈飞考虑到早去早回,在一个,人命关天,要是自己能早点找到这个秘法,不就能早点救她姨娘了?

    想着,就说:“不,不了,我得赶紧去。”

    周南音哦了一声,在陈飞看不见的地方,露出了一个无比失望的表情,和一个自嘲的微笑。

    是啊,自己能指望谁,一直以来,不就是自己一个人么。

    然后她突然冷冷的说:“去机场。”

    陈飞丝毫没感觉到周南音情绪的异样,反而觉得有人送自己能省钱是顶好顶好的。

    陈飞买了最早的一班飞机。

    下车的时候,陈飞本来以为周南音至少会下来送送自己,但是她并没有。

    她只是隔着车窗对自己说了句保重,可陈飞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错了,她眼中流露着一种难以言说的失望。

    陈飞现在没有心思去想这些,他很想帮周南音。

    不过说来也巧,这两个事儿到是扯到一起去了。

    可是陈飞觉得这个世界巧归巧,但是也不能巧到这种境界啊。

    干着自己要去云滇的时候,周南音的姨娘也得了怪病,而破解这个怪病的秘法,和自己要去的地方竟然在一起?

    想到这,陈飞突然摇了摇头,叹口气自嘲,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疑神疑鬼的了。

    想着,陈飞就要登机了,陈飞对云滇一点都不熟,所以他打算先去找胖子。

    按照地址,胖子在一个叫陆良县的地方,反正去了再说。

    按说胖子去云滇时间已经不短了,按照他爱东跑西颠儿的性格,云滇的地理位置差不多他都要混熟了吧。

    想着,陈飞就上了飞机。

    以前没做过飞机,后来就开始在天上飞来飞去,虽然快,但是毕竟还是错过了沿途的美景。

    也没了坐火车的感觉。

    陈飞笑笑,自己啥时候还开始瞎文艺起来了。

    飞机一路上还算平稳,等到了昆昆市已经是半夜了。

    陈飞决定,现在昆市待一晚上,第二天再动身去找胖子。

    从昆市到胖子待的陆良,坐火车也就两个多小时,所以不用着急。

    自己先洗个澡美美的睡一觉,估计胖子现在已经发展的不错,穿金戴银的了。

    陈飞洗完澡躺在床上的,想着自己之前在泰缅的时候,遇到的那些人,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大侄女现在干嘛呢。

    是不是跟小花已经修成正果了?没可能啊,要是修成正果小花肯定就已经发请柬了。

    自己好歹也是他俩的红娘吧。

    脑子里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陈飞很快就睡过去了。

    梦里,陈飞到了一处跟以前都不一样的地方,这里尼玛跟古代是的,到处除了山就是水。

    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建筑,似乎在野外,陈飞一看四周没什么路,就凭着感觉随便走。

    毕竟做梦,脚步轻快,陈飞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走到一处断崖。

    陈飞站在断崖上,睥睨下方,深呼吸感觉相当不错。

    这估计是他做的所有的梦里面,最不沉重的一个了。

    可是很明显,他想错了,当陈飞往自己脚下的断崖看的时候。

    发现这个断崖上到处都是棺材,它们被一个个木桩牢牢的架在峭壁上。

    似乎经过风吹雨淋,好些已经腐朽不堪了,甚至有的连棺材板儿都没有了,里面的尸骨已经成了渣子,只能看到头盖骨。

    陈飞一惊,往后退了两步,突然,一柄大刀就架上了陈飞的脖子。

    那种冰凉冰凉的感觉,就算是做梦,也足够让人毛骨悚然。

    陈飞咽了口口水,回头去看,只见几个穿着好像少数民族的人正拿着大刀站在陈飞的身后。

    陈飞举着手,不敢乱动,一边心里祈祷:尼玛赶紧睡醒吧,这次又是梦游到哪个鬼地方啊,怎么倒霉的总是我。

    应该觉得庆幸的是,当陈飞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被大刀架了一晚上脖子,陈飞觉得自己的脖子似乎真的有点不舒服,不知道是不是睡落枕了。

    陈飞活动了一下,发现没什么大碍,就说转头的时候,还是有点疼。

    收拾好自己,陈飞背上一大包装备,买了从昆市到陆良的票。

    火车上,陈飞一直特别兴奋,第一是能见到胖子了,第二,这车上的美景是真的好看,让人赏心悦目的。

    两个小时非常短暂,陈飞下车之后才是懵逼。

    陈飞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走,当地人知道地方,但是他听不懂,其他人能听懂又不知道地方。

    这一早上把陈飞急的抓耳挠腮的,跟猴儿似的。

    纠结一早上之后,陈飞决定,有问题,找警察!

    虽然他这背包里装的都是工兵铲和防腐的袋子,要是让警察翻出来,那自己估计又得进去。

    不知道的估计还以为自己是去盗墓的呢。

    想着,陈飞又开始犯难,这可怎么办呢。

    就在陈飞一筹莫展的时候,有个挂着牌儿,上面写着宾馆住宿的人过来,笑嘻嘻的拉拢陈飞。

    陈飞本来就心烦,摆摆手就说:“不住不住。”

    说完,陈飞又坐到一边去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