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惊马槽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想到这,陈飞也没了想喝酒驱湿的想法,扯着嗓子跟赵大鹏说了一声,就进屋睡觉去了。

    躺在床上,陈飞觉得被子都跟洗完还没有晒干似的,十分难受。

    果然自己这种北方人真的不适合来南方生存啊。

    也不知道胖子是怎么在这待了这么长时间的,要是自己,早都跑回家了。

    好不容易挨到天亮,陈飞赶紧从床上起来,这一晚上,干内裤都睡湿掉了。

    陈飞以为自己一晚没睡好,翻来覆去起的够早的了,没想到赵大鹏竟然起的比自己还早。

    陈飞走出屋子,呼吸了一下来自云滇大自然鲜美的空气,顿时觉得神清气爽。

    他绕着屋子转了一圈,发现赵大鹏他们家还养着两匹马,陈飞也是好奇,毕竟自己这辈子还没骑着马跑过呢。

    好像唯一一次是小时候,爸妈带着自己上城里玩的时候,坐在公园的马背上照了照片。

    陈飞突然产生一个想法,要是能骑着马去不也挺好么。

    陈飞已经能想象自己坐在马上,快马加鞭,红尘作伴潇潇洒洒的样子了。

    这时候,赵大鹏也收拾好出来了,抬起腿就准备走。

    陈飞一把叫住他说:“我说,你家不是有马么,咱们骑马去多好。”

    赵大鹏一听,赶紧连连摇头说:“大集市的要过惊马槽,马是不能进去的呀。”

    惊马槽?陈飞完全没有印象,但是又好像从哪听过这个地方。

    想着,陈飞就问:“大哥,这个惊马槽是个干什么的地方啊,为什么马不能进去?”

    赵大鹏摇摇头说:“惊马槽传说是古时候七擒孟获的时候,埋伏孟获的山谷,当时孟获突然大吼一声,电闪雷鸣,从那以后,这个惊马槽就开始闹鬼了。”

    陈飞对这种事儿还是挺感兴趣的,说不好还是这个白骨的亲戚啥的。

    但是一想,年代不对啊,但是这个闹鬼是怎么回事儿,再说了,孟获不是三国时候的蛮王么,这跟现在都隔了几千年了吧?

    赵大鹏接着说,:“这里,过了下午五点,别说牲口了,连人走不能走的。”

    陈飞有点不耐烦了,你光是说,倒是讲讲为啥啊。

    但是想想这货这么抠,估计就是不想把马借给自己,编的理由。

    陈飞也懒得编排,摇摇手说:“行了行了,别叨叨了,我们走着去什么时候能到啊。”

    赵大鹏想了想说:“三个多小时就能到。”

    陈飞点点头说:“行了,那就赶紧的吧。”

    两人顺着山路走,赵大鹏手里背着个篓子,手里拿着猎刀,看着地上有野菜,药材什么的就会挖一点放在篓子里去。

    两人在林子里越走越深,不知道走了多久,就到了一处地方。

    陈飞环视了一圈,前面的山谷就跟传说的一线天差不多,两边都是悬崖峭壁,中间能过人的通道总共也就两米多宽。

    陈飞走的有点累了,毕竟他对这里的地理位置并不是很熟悉、

    所以走起来多少有点疲惫,就提议赵大鹏休息一会儿再走。

    没想到赵大鹏说:“不能休息呀,这里要快点过去。”

    陈飞一愣,说:“又怎么了?”

    赵大鹏说:“这里就是惊马槽,旁边的山谷里还有一个大的,已经列为旅游区了。”

    陈飞没明白,他说这个还有什么大的小的?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但是毕竟带路的人是赵大鹏,他一再坚持说要等到过了山谷再休息。

    陈飞也拗不过他,只能同意,跟在他后面晃晃悠悠的进了山谷。

    这个季节,北方的天气已经两块下来了,但是南方的天气还在热的时候。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陈飞刚一进这个山谷,就觉得一阵阴风从那边窜过来。

    只见前面的赵大鹏立马加快了脚步,陈飞也只好加紧跟着他。

    陈飞心里很纳闷,刚才明明没有风的,这会儿怎么还能空穴来风不成?

    这条山谷并没有很长,也就一百米左右。

    可就是这一百米,陈飞觉得自己就跟突然走到一个冰窖似的,冷的他只打哆嗦。

    可是这一出山谷,感觉立马就消失了,周围暖暖的阳光晒在自己身上,好不惬意。

    赵大鹏没说什么,似乎是习惯了,毕竟想到到达那个繁华的大集市,这条路是最快的。

    陈飞可不这么想,他缩着脖子,现在还上牙打下牙呢。

    陈飞转头看了一眼那个山谷,就算这是个山谷,常年晒不到阳光,但也不至于这么夸张吧。

    陈飞现在整个人的感觉都很不好,走出山谷老远了,还打了两个喷嚏。

    突然,赵大鹏对着前面一指说,看到了吗,就是那。

    陈飞他们现在站在一个半高不高的山坡上,往下看就能看到集市了。

    集市看起来特别的大,赶上一个小村落了,来来往往络绎不绝的人来回走动。

    更有一些穿着少数民族服饰的人在一遍摆摊和购物。

    可是陈飞看这些少数民族的服饰,似乎没有一个跟自己梦里的想象的,不仅摇摇头。

    跟着赵大鹏下去,赵大鹏尴尬的笑笑说:“小哥,那个……”

    陈飞看赵大鹏不走了,说个话还支支吾吾的,就问他:“你这是怎么了,有话就说,别吞吞吐吐跟个娘们儿似的。”

    赵大鹏一听陈飞说话也挺直的,然后说:“集市我就不去了,我得抓紧回去,再晚一会儿,路就走不了了。”

    说到这,陈飞就想起了那个让人难受的山谷,然后瞬间后背一冷,打了个寒颤,然后从兜里掏出钱递给他。

    赵大鹏拿到钱,笑嘻嘻的说:“那就这样,谢谢小哥了。”

    陈飞看着赵大鹏跑的飞快的背影,切了一声。

    好在在林子里没有什么意外,陈飞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胖子,就在一边儿溜达。

    这边卖的大多数都是柴米油盐之类的东西,也有些金器银器之类的东西。

    看来这个集市都是一些村子和村子之间的内部交易,偶尔也有几个穿的像是游客的人路过,左看右看的。

    说白了,谁要是在这个地方买东西才是傻子呢,这很明显就跟个菜市场似的。

    逛到最后面,陈飞看到地上蹲着一个人,穿的破破烂烂的,但看身板子,怎么看怎么眼熟。

    他用一块破红布,然后上面放着几块儿石头,看样子好像是毛料子。

    陈飞对这东西挺感兴趣,话说回来,云滇赌石的人也不少,但是这货把东西放这卖?

    且不说是不是好料,这要是能卖出去,才特么是卖的人祖坟上冒烟了呢。

    陈飞把手摸上石头,瞬间一股清凉就在手中缓缓流动,这毛料不大,估计也值不了几个钱,那自己要是收了,肯定就赚了啊。

    想着,陈飞就问:“老板,你这毛料多少钱?”

    老板本来蹲在地上摆弄一堆没用的小玩意,听见陈飞的声音,整个身子一顿,然后把头抬起来。

    看见陈飞的时候,他明显的皱了一下眉头,然后缓缓叫了一声:“飞哥?”

    陈飞也是一愣,放下手里的石头去看那个老板。

    只见那人脸上不怎么干净,头发乱糟糟的,穿的也特别廉价。

    陈飞大喊了一声:“卧槽,胖子,你怎么成这样了。”

    胖子看见陈飞哭的心都有了,这就叫他乡遇故知,但是自己混成这个样子,连昔日大哥来了,都不敢说请人家吃个饭。

    陈飞咽了口唾沫,看着胖子,这尼玛跟自己想象的穿金戴银,把妞泡妹开豪车的胖子不一样啊,差距也太大了吧?

    这时候,陈飞身边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那声音是对着胖子的:“哥,那边的饼子刚好,一块钱俩。”

    陈飞一抬头,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胖子的妹妹袁宁。

    袁宁看见陈飞,顿时也愣住了。

    然后尴尬的笑笑,陈飞也看的开,反正那晚跟袁宁的事儿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再说也过去那么久了,无所谓。

    陈飞站起来,拍拍胖子的肩膀子,说:“走啊胖子,找个地方,咱们聊聊。”

    这个集市旁边就有个小村子,里面多少有家小饭馆。

    胖子赶紧让袁宁绑着把东西收拾起来,放到马背上,就带着陈飞往一边的村子里走。

    陈飞看着胖子开玩笑说:“现在都开始骑马了?”

    胖子苦笑着摇摇头说:“这就是我们兄妹的全部家当了。”

    陈飞完全没想到,胖子当时豪情壮志的说那个同学在云滇发展多好多好,还给他保证,说要是跟着他干这个,能赚多少多少的。

    结果就是这样?看来胖子现在也是让人坑了,有苦说不出啊。

    胖子带陈飞去的地方,说是个小饭馆,其实就是一户人家的院子,支着几个小方桌而已。

    看胖子轻车熟路的样子,平时应该是没少来这种地方。

    胖子点了几个菜,陈飞连听都没听过。

    哥俩说话,没有酒就太不地道了,这边人喝黄酒,米酒的多。

    陈飞要了二斤米酒,传说米酒喝不醉人,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二人边吃边喝,看胖子吃饭的架势,估计不知道多长时间没吃过好的了,看的陈飞都一阵心疼。

    陈飞拍着胖子背,说:“都是你的,没人抢,不够再要,说说吧,你怎么回事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