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阴兵借道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滚石的重量按照地心引力来算,下落的速度相当快。

    陈飞连句感慨都来不及发出来,估计命就要交代了。

    其实也就一瞬间,陈飞的心里活动还是非常多的。

    比如,这个石头难道真是只是山顶的落石?但是如果是落石为啥这么圆?

    或者自己感慨一下,自己一世英名,在沙漠里勇斗沙狼,就连沙漠里的鬼怪都没能把自己怎么样。

    今天倒好,莫名其妙的就要被俩大石头压死了。

    想着,大石已经逼近,陈飞下意识的抱头闭眼。

    接着只听一阵此起彼伏的惨叫声,陈飞感受了一下,不对啊,好像没砸到自己?

    但是为什么旁边会有惨叫声呢?难道是胖子他们进来了。

    这时候,陈飞才睁开了眼睛,这一睁眼,眼前的景象让他彻底惊呆了。

    现在的陈飞连句话都说不出来了,眼前这些异景是什么意思,自己穿越了?

    陈飞喊了两声胖子,根本没有理他。

    现在他正处在一个古代战场里,看样子这些人的盔甲服饰好像是春秋?还是汉朝?

    一瞬间,整个山谷战马嘶鸣,长枪飞舞,旁边还不停的有落石掉下来。

    陈飞心里一惊完全没底儿了,然后就看见那些人骑着马匹穿越过自己的身体。

    好像自己完全不存在一样,他站在山谷里,突然,另一端走过来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面容还是相当英俊的,身高是常人的一倍,跟一知名篮球巨星一样高。

    陈飞看着男人的穿着,似乎好像是少数民族的服饰,跟在他身后的,是穿着跟他差不多的勇士。

    陈飞看着眼前的场景,这尼玛简直就是不知道几d的电影啊。

    渐渐的,他心里也平静下来,似乎没有以前那么害怕了。

    只见前面的勇士拿着一柄铁斧,站在众人面前,他特殊的头饰让陈飞觉得,这人似乎就是首领。

    而汉子的后面站着一个干瘦的小老头,依旧身着民族服饰,但是他看起来和别人似乎又不一样。

    让人看着就有点阴森,怪怪的。

    陈飞饶有兴趣的看着,也忘了是不是还在下雨这回事儿。

    胖子他们看见陈飞刚一进去就开始闪电,心说不好。

    下雨打雷的时候,在这里最容易出事儿了。

    袁宁拉着马就要去找陈飞,结果马的蹄子还没走进惊马槽的范围,整个马身就不安起来。

    袁宁抚摸着它的鬃毛,几次想要安抚它,可是那马死都不肯再往前走一步。

    胖子叹了口气,大骂陈飞任性,这要是出了点什么事儿,可怎么办呢。

    想着,胖子就打算自己赤手空拳的进去找陈飞。

    可是胖子才往前走了几步,就看见山谷里似乎弥漫着一种浓重的雾气。

    似乎在警告着山谷外的人,让他们不要贸然进去。

    胖子的手电在陈飞手上,现在他也算是手无寸铁,进去一旦遇到什么危险,他就连一点应对的方法都没有。

    这一下急的胖子再外面直转悠。

    陈飞在里面倒是优哉游哉的看着眼前的幻影。

    虽然起雾了,但这似乎并没有妨碍他,反而是饶有兴趣的看着。

    毕竟自己着急也没有用,既来之则安之嘛。

    陈飞突然想起来,这难道就是当时南蛮王孟获被蜀军差点搞到全军覆没的山谷?

    陈飞有点没明白,历史上不是说,诸葛亮七擒七纵孟获,最后被抓走得嘛。

    那这一场战役又是怎么回事儿呢?

    陈飞皱着眉头看着,只见南蛮王在前面举起拳头,身后那个小老头就走上来,然后开始用一个极为怪异的姿势好像是在祈求着什么。

    这边蜀军也是面面相觑的,不知道那个小老头在做什么。

    这时候,蜀军的将领在前面,对着前面的人喊了一句:“木鹿大王,此事与你何干?”

    就在一瞬间,小老头抬起头,天色突变,风云皱起,山间鸟兽似乎都被召唤来一般。

    就听毒蛇虫蚁的声音也回荡在山谷里。

    可是此时的雾气却越来越大,陈飞想看,却什么也看不见了。

    陈飞气的骂了一声,说:妈的老子看的正精彩呢,怎么就没了?

    这时候,陈飞突然打了个冷颤。

    白天那种刺骨的寒冷似乎又回来了。

    他被冻得只打哆嗦,脖子缩着也不管用。

    现在他再也没有了之前看热闹的心态,他只想快点出去,只要能先出去,怎么样都行。

    想着陈飞就准备往山谷的一侧走。

    但是本来一百米的通道好像变得格外的漫长,眼前的大雾让陈飞的能见度连一米都不到。

    这时候,他才有点心慌。自己不会出不去了吧?

    这时候,陈飞隐约的看见,在雾气的另一端,竟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门。

    说是门,其实也不是,反正就是看起来特别有形状的黑漆漆的东西而已。

    陈飞想着,准备过去看看,但是直觉告诉他,这不是什么好地方。

    这时候,陈飞就听见一片整齐的行军声。

    陈飞一惊,也不知道心里应该是什么感觉,难道是第二场开始了。

    就在陈飞兴奋的准备跑过去看到的时候。

    自己的腿突然动不了了。

    陈飞一愣,如果自己在一个该动的地方突然动不了了,或者在一个不该动的地方开始手舞足蹈了。

    那不用问,肯定时白骨的功劳。

    陈飞着急看热闹,就说:“我说姐姐,你是不是闲的啊,有玩我的时间你找找路不行么。”

    谁知白骨完全没有放手的意思,反而跟陈飞说:“屏住呼吸,阴兵借道了!”

    陈飞一愣,什么意思?什么阴兵借道?

    还来不及细琢磨,白骨似乎感受到了不安,干脆连气儿也不让陈飞喘了。

    这提前也没跟陈飞说,让陈飞提前预备一口,这一下,还没等所谓阴兵借道,就把陈飞憋了个半死。

    陈飞听着整个山谷回荡的踏踏踏的声音,让自己的心也悬了起来。

    难道这世间真有阴兵借道?

    这时候,陈飞只觉得自己浑身阴冷,而且这种阴冷比白天更甚。

    他努力的把衣服往上包了包,又把自己尽量缩在一起。

    这时候,陈飞已经能看见这些所谓的阴兵,冲着自己走过来了。

    这一口气,被白骨憋着,陈飞的脸已经完全成了猪肝色。

    整个人直翻白眼,这时候,陈飞觉得周身的温度突然降到了零下一样。

    但是这种冷,又跟平时冬天的冷不一样,是一种透着骨头的阴寒。

    想着,一队穿着盔甲行军整齐的所谓阴兵已经到自己面前。

    这会儿别说白骨不让陈飞呼吸了,就连他自己,也捂住了嘴巴。

    只见那些东西,都穿着一种黑色的,类似盔甲的东西,向着山谷的那头走着。

    雾气中也看不清他们的脸,但却能看见他们直直的看着另一边的眼睛,放着幽幽的绿光。

    陈飞就在山谷里这么站着,直到他们全部消失。

    其实这个过程整个也没有一分多钟。

    陈飞本来有些紧张,再加上白骨压根就没给陈飞足够的时间准备一下。

    这会儿倒是导致陈飞有点缺氧,站立不稳。

    陈飞直觉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身上的那股阴寒的感觉渐渐的消散了。

    陈飞只觉得双腿骤然一软,整个人就向前倒去,失去了直觉。

    等陈飞在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床边坐着一个人。

    陈飞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哪,但迷糊间也只能问旁边那人了。

    陈飞床边坐着的,是一个女人,陈飞眯着眼想看清楚她的样子。

    这女人似乎很眼熟啊,陈飞在脑海中搜索了一阵儿才想起来。

    这人不就是赵大鹏的老婆赵玲妹么?

    那自己是在赵大鹏家?自己不是在山谷里晕倒了么,胖子呢?

    这时候,赵玲妹站起来,正好碰到胖子进来,跟胖子打了个照面。

    赵玲妹就出去了,胖子打了水来给陈飞擦了擦脸,让后说:“哥你醒了?这是我住的地儿,你先休息吧。”

    陈飞此时感觉浑身没有力气,想挣扎着坐起来,但是好像也失败了。

    想着,陈飞觉得自己可能还有点发烧,他伸出手摸摸自己的额头,是挺烫的。

    胖子叹了口气,说:“哥,你说你咋这么犟呢。都说了不让进山谷不让进山谷你偏进,哎……”

    陈飞想说,对,我现在后悔了。

    可是说这些有什么用吗,反正自己去也去了,想想那一幕,陈飞就觉得浑身发冷。

    这时候,赵玲妹进来了,然后拿着一个瓦罐,然后走到陈飞的面前。

    陈飞只能看着赵玲妹,说不出话来,她用两个指头伸进瓦罐里沾了点什么东西,涂到了陈飞的额头上。

    陈飞顿时觉得额头一阵滚烫。

    他觉得自己脑袋上就像顶了两个火疙瘩一样。疼的陈飞哇哇大叫。

    但奇怪的是,这个东西似乎在吸收自己身上的冷气。

    似乎身上那股贴在骨头缝里的阴凉都被这东西抽干了,而额头也慢慢凉了下来。

    胖子一个劲儿的道谢,然后赵玲妹说:“他是遇上阴兵了,好在他身上似乎有种力量,要不然,人就跟着阴兵走了。”

    她是用那种特殊语言说的,胖子听不懂,只能咿咿呀呀的答应。

    但陈飞能听懂,他舒服了很多,就说:“谢谢你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