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到底发生什么了?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只是顺嘴说这句话而已,并没有多想什么。

    但是他偏过去看向赵玲妹的眼睛却突然有了发现,赵玲妹身形明显一震。

    就连胖子也是一脸匪夷所思的看着陈飞的方向。

    陈飞有点纳闷,心说自己刚才说错什么话了吗?

    陈飞左思又想,自己刚才好像只是说了个谢谢而已啊,别的也没说,这俩人什么意思?

    这时候,胖子走过来,拍了拍陈飞说:“你这进了一趟惊马槽怎么还连云滇话都会说了呢?”

    陈飞一愣,突然意识到,自己刚道谢是不假,但是说的话跟赵玲妹是一个地方的话。

    现在胖子他们只是在云滇待着,所以以为这是云滇话的一种,但是赵玲妹很明显已经发现了。

    陈飞现在并不像让任何人知道他这个所谓的特异功能。

    因为他知道,这个赵玲妹,肯定跟白骨有一定的关系,这个语言,肯定也就是白骨潜意识里的语言。

    陈飞多少还是有点尴尬的。

    如果一个陌生人,突然说出了你的家乡话,估计是一个人都得怀有怀疑的态度吧。

    陈飞尴尬的笑笑,跟胖子说:“我哪会啊,是之前路上闲的没事儿,让赵大哥教我的。”

    陈飞觉得这样差不多能蒙混过去了,但是要是再多说几句,以胖子那个没眼力见的精神,肯定得给他戳穿。

    没办反,谁让自己就偏偏摊上这么个猪一样的队友呢。

    想着,陈飞就推了推胖子,说:“那啥,我还是有点累,先睡会儿,你们先出去吧。”

    胖子哦了一声,就出去了。

    赵玲妹没说什么,但是陈飞看见,从自己说了那句话之后,她就在有意无意的看着自己。

    陈飞眯着眼睛,看的不是特别清楚。

    但是最后赵玲妹出去的时候,那个眼神,竟然是怀着杀意的。

    陈飞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说了一句跟她一样的话,她竟用这种眼神。

    现在他更加确定了,白骨跟这个赵玲妹肯定有联系。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个尸骨,也许就不难找了。

    一个问题想清楚,还有更多的问题等着陈飞。

    首先,他怎么才能从赵玲妹嘴里探出话这是一点,还有,刚才赵玲妹的眼神。

    如果她是真的起了杀心,那说明,如果不小心,别说探口风,自己的小命估计都被交代在这了。

    陈飞翻了个身,躺在床上,想着那天因为赵大鹏不小心说出什么真实姓名的事儿。

    这个赵玲妹为什么要隐姓埋名,而且不让比人知道自己原本的姓名呢?

    所有的问题就像一个大锅盖,盖在陈飞的头上,让他喘不过气。

    本来以为自己倒云滇帮这货挖一具骨头就可以回去的,没想到竟然这么困难。

    这时候,门口传来敲门声,陈飞怕是赵玲妹,赶紧翻身从包里摸出短刀,放在枕头下面。

    然后才喊了一声:“进来吧。”

    陈飞看见,进来的人是袁宁的时候,才长出了一口气。

    袁宁是来送饭的,陈飞从回来开始到醒来什么都没吃过,本身也饿坏了。

    看见袁宁送饭进来,赶紧大口吃了两口。

    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就问:“对了,这饭是谁做的?”

    袁宁拄着下巴看着陈飞,听他这么问,还有点奇怪,说:“赵玲妹姐姐啊,怎么了,不好吃?”

    陈飞听完,一瞬间把吃进嘴里的东西都吐到了地上。

    这个举动给袁宁吓一跳,赶紧站起来拍着陈飞的后背问她:“怎么了?吃不进去还是不好吃啊?”

    陈飞吐干净嘴里的东西,抬起头,看着袁宁。

    袁宁此时是很懵逼的,而且有一种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的感觉。

    陈飞喝了口水,饭确实好吃,但是要是赵玲妹做的,万一她给自己下毒呢,这深山老林的,找谁看病去?

    但是很多话,陈飞也不能明说,免得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还是自己小心为妙。

    陈飞抬起头问:“袁宁,你和胖子在这住了多久了?”

    陈飞的话题换的有点突然,本来还在懵逼中的袁宁就更懵逼了。

    想了半天,才说:“我跟我来了差不多三个月了。”

    陈飞想了想,那会儿自己好像还在农村里和邓洁滚床单玩儿呢。

    陈飞点点头说:“这个赵玲妹,你们了解多少?”

    陈飞本来想轻轻松松,愉愉快快的跟袁宁聊天顺便问问,但没想到话到嘴边上就变成质问了。

    这让陈飞自己也不怎么太舒服。

    好在袁宁没有那么多心眼,这点倒是随她哥了。

    袁宁想了想说:“这个赵姐,怎么说呢,我总觉得她这人怪怪的,但是她人超级好。”

    陈飞笑了笑,看着袁宁又问:“那你说说,怎么怪了,怎么好了?”

    袁宁看陈飞的表情,奇怪的摇摇头说:“她的身世来历就很奇怪啊,只不过不管谁问她都不说,就跟失忆了一样。”

    然后袁宁就接着推理说:“可是如果一个人失忆了,那她又怎么能记住自己的家乡话呢?难道是本能?”

    这点陈飞当然知道,这个赵玲妹绝对不是失忆,而是故意隐瞒什么。

    看袁宁还要接着往下叨叨,陈飞一阵头疼,打断她说:“那她怎么好了?”

    袁宁就是那种话匣子一拉开,不让她放完,那绝对收不住的主。

    想了想,袁宁就学着电视里那些女侠一样,摸着下唇,皱着眉头。

    别说,学的还真有那么几分相似,陈飞叹口气,也随着她演到开了。

    “女侠,您就别卖关子了。”

    袁宁嘿嘿一笑说:“好就好在,她这个人吧,虽然不经常说话,但是我们这个村儿,但凡是有人有个大病小病的,都来找她治病。”

    陈飞一愣说:“咋,她是学医的?”

    袁宁摇摇头说:“不是!我敢肯定不是!”

    说完,袁宁又接着说:“谁还没生过病去过医院啊,可是她那个方法一看就不是医生,中医也不像。”

    陈飞听完,心里有种惶惶不安的感觉。

    那既然是这样,这些东西肯定都跟这个赵玲妹的身世有关吧。

    难道要自己去找她谈?还是算了吧,这样是不是太冲动了点。

    所谓两兵交锋,敌不动我不动,还是等她主动来问自己,说不定,那时候她才会把实话说出来。

    看样子,那个赵玲妹也不是什么坏人?

    陈飞想着,就跟袁宁说:“行了我睡觉了,等我醒来,你让胖子把他的经历好好跟我说说。”

    袁宁哦了一声,关门出去了。

    既然这个赵玲妹不是什么坏人,那她还会对自己下手么?

    陈飞现在心里有点复杂,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心里一装事儿,晚上就睡不踏实,这是陈飞的老毛病了。

    陈飞翻过来翻过去的好几次,做了几个梦,都很稀松平常。

    突然,陈飞听到门响,这让他瞬间就惊醒了。

    但是他知道,如果这时候自己跳起来,那这人肯定就跑了。

    捉贼还要捉脏呢。

    陈飞把手悄悄摸到枕头下面,紧紧的握着短刀。

    他听见那个脚步很轻,似乎不是男人踩地面该有的力道。

    如果是个男的,那只能说明这男的是个练家子。

    陈飞随着脚步越来越近,只能警戒的听着周围的动静,调整呼吸。

    最后,那个脚步声停在了陈飞的床边。

    说时迟那时快,陈飞一翻身,直接一脚就来了个先下手为强。

    紧接着,那影子被他踢得猝不及防,直接往后面退了好几步,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

    陈飞从床上翻下来,走到那人身边。

    等看清楚来人的脸,陈飞大吃一惊,说了一句:“卧槽,怎么是你?”

    那人从地上站起来,嘟着嘴一脸小怨念的看着陈飞说:“怎么不能是我?”

    原来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袁宁。

    女人撒娇谁都喜欢。

    可是陈飞只喜欢那种从来不撒娇的女人对着自己撒娇。

    对袁宁这种对着谁都会撒娇,仿佛撒娇是她的天性似的这种女人,陈飞反倒非常无感。

    陈飞冷哼一声说:“这大半夜的你不睡觉,跑我这干嘛?”

    袁宁愣了一下说:“喂,你睡的可是我家,我的床,我来拿东西。”

    陈飞听袁宁这么说,才稍微放下心说:“哦,我当是小偷呢。”

    袁宁嘿嘿一笑说:“不过你反应真快啊,这一脚踢的我够疼的。”

    陈飞不好意思的说:“那谁让你不说话的。”

    “我那不是怕打扰你么?”袁宁不甘示弱的说。

    陈飞赶紧摆摆手,跟女人讲道理,那自己完全就等于作死啊。

    就说:“行了,你赶紧把东西拿了出去吧,我还睡觉呢。”

    袁宁嘿嘿一笑,也不说什么,把床头柜打开,拿了不知道什么东西就出去了。

    袁宁走后,陈飞躺在床上,更睡不着了。

    不知道为什么,陈飞总觉得,这次来云滇,胖子这俩兄妹怪怪的。

    以前袁宁不爱说话,干什么都支支吾吾的,现在的性格倒是变得调皮了许多。

    再说胖子,以前都是一副对自己唯命是从的样子,干什么事儿,就数他有点小机灵。

    可是现在怎么看怎么觉得他傻了吧唧的呢,到底发生什么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