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摸底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一夜过后,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赵玲妹的药起了作用,还是陈飞身体本身就强。

    身体基本上已经好了,他站起身伸了个懒腰。

    出门看见眼前山清水秀的,不禁感慨,南方的山跟北方的山都是有区别的。

    这时候,远远的,就看见袁宁和赵玲妹走过来。

    陈飞有点纳闷,这个丫头什么时候跟赵大鹏的老婆关系这么好了。

    看来今天他一定要问问赵大鹏,这个女人到底什么来头。

    既然要探口风,那最好的办法当然就是威逼利诱,酒后吐真言了。

    陈飞心里狡黠一笑,只要赵玲妹不在赵大鹏身边,这事儿就好说了。

    看着袁宁跟赵玲妹走过来,陈飞打了个招呼。

    袁宁笑笑说:“飞哥,我让赵姐看看你身体怎么样了。”

    陈飞呵呵一笑说:“没事儿了,已经完全好了。”

    袁宁看陈飞好像也确实没什么事儿了,就跟赵玲妹说:“玲姐,我们去山下逛逛吧。”

    陈飞一听,心里一乐,那感情好,赶紧去。

    说完,袁宁还热情的邀请陈飞跟他们一起。

    陈飞赶紧摆摆手说:“不不不,我就算了,我这身体才刚好,就不跟你们瞎参合了。”

    袁宁哦了一声,拉着赵玲妹就走了。

    临走的时候,赵玲妹还转过身看了陈飞一眼。

    那种眼神很怪异,有点怀疑,有点意味深长?

    等陈飞看见袁宁他们走远了,才转身往赵大鹏家走。

    胖子应该是一早就去摆摊儿了,所以这会儿赵大鹏家应该就他一个人。

    果然,陈飞到赵大鹏家的时候,他正好准备出门。

    出门在外叫声哥,这句哥干啥都好使,

    陈飞笑笑,说:“呦,赵哥,你这是干嘛去?”

    赵大鹏看见陈飞,眼神中有点躲闪,看的陈飞一脸莫名其妙。

    赵大鹏貌似尴尬的跟陈飞笑了笑说:“我上地里去。”

    陈飞心说我能把你放跑了?

    想着,就走过去,一把拉住赵大鹏说:“那啥,是这样,赵哥,我兄弟我也找到了,本来想请嫂子还有你一起吃个饭,但是嫂子跟袁宁下山去了,你看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就这两天,陈飞基本上就把赵大鹏这个人看了个七七八八。

    赵大鹏这个人吧,格外的怕老婆,但是又有点小贪财。

    而且从上次他舍不得把酒卖给陈飞来说,应该也很喜欢喝酒才是。

    自己的酒喝完了,老婆又不让买那才是最惨的。

    关键是他这人吧,大大咧咧的,也没什么心眼子,还算是比较老实的,所以才还下手。

    赵大鹏一看陈飞说请自己吃饭,而且也叫了自己的老婆,当下也就没什么防备心了。

    他笑笑说:“改天有时间再说呗。”

    陈飞当然不可能就这么放过他,心说还改天再说,改天你老婆不得弄死我?

    想着,陈飞就说:“那啥赵哥,其实我吧就是想跟你陪个不是,你看你这么帮我,我之前还当你是劫匪来着。”

    赵大鹏一愣说:“啥时候?”

    陈飞一看有门儿,从兜里拿出之前准备好的一千块钱,说:“哥,弄俩菜,咱哥俩喝会儿,就当我给你陪不是了。”

    大白天的喝酒,而且还是早上,赵大鹏这是头一遭。

    但是也架不住陈飞嘴甜,再加上一千块钱的诱惑。

    心说不就是喝点酒么,能出啥事儿啊,这小子还能弄死自己不成?

    想想,自己除了这个老婆,也就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了。

    赵大鹏当下就把心放宽了。

    赵大鹏在屋里直起桌子,随便炒了两个菜,就把床底下藏得酒拿出来了。

    往桌子上一放笑嘻嘻的说:“咱俩喝会儿可以,但是千万别让你嫂子知道啊。”

    陈飞夹了口菜放嘴里,说:“放心吧哥,就是我兄弟我也不告诉。”

    说完,陈飞心想,我特么还就怕她知道呢,只要你别说秃噜了就行。

    想着,陈飞就给赵大鹏把酒倒上了。

    酒桌上,陈飞对赵玲妹的事儿只字未提,完全是一顿甜言蜜语胡吹乱侃。

    眼看着一坛子酒下去了一半儿,赵大鹏一脸通红的开始话多起来。

    陈飞心里一乐,嗯,看来这是到位了。

    想着,陈飞就叹口气说:“赵哥,你看你,命这么好,估计嫂子是这村里最漂亮的女人了吧。”

    赵大鹏听完,眼睛一立,说:“你小子别打你嫂子的注意。”

    陈飞嘻嘻一笑,说:“那肯定啊,我怎么能打嫂子的注意呢,我就是想知道,这村儿里也没有这么漂亮的姑娘啊,大哥是怎么找的。”

    赵大鹏已经完全被陈飞的糖衣炮弹炸懵了,就说:“那肯定不是我们村儿的啊。”

    陈飞一愣,一脸茫然的看着赵大鹏。

    赵大鹏也故作神秘把手放在陈飞耳朵边上说:“你嫂子是我从河里捡来的。”

    陈飞故作惊讶,赵大鹏看见陈飞这种表情,赶紧拉了拉他就说:“这事儿你可千万别上外边说去,不然你嫂子就完了。”

    陈飞一愣,什么意思,什么叫完了?

    这都什么年代呢,怎么还搞封建迷信那一套呢?

    想着,陈飞就说:“放心吧哥,我肯定不会说的,在说我一个外地人,也就呆两天就走了。”

    赵大鹏点点头,心想也是,这个小子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走了给他讲讲也行。

    就说:“我当是还是个光棍,十年前,在河里把你嫂子救上来的,当时你嫂子只会说当时她的家乡话。”

    “后来,慢慢的,我就照顾她,她也习惯了,就跟了我了。”

    陈飞一边竖起大拇指,直夸赵大鹏好福气。

    一边心思暗涌,看来这个赵玲妹嘴挺严的,估计也没给赵大鹏多说什么。

    赵大鹏倒是因为人家又漂亮,又无家可归就把人家收了。

    还真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呢。

    陈飞故作寒暄的跟赵大鹏喝了一会儿之后,看天色差不多了,在喝下去赵玲妹就该回来了。

    到时候肯定就要露出马脚了。

    偏偏赵大鹏可不是个能喝快酒的主,急的陈飞在一边直冒冷汗。

    最后实在是等不了了,端起就坛子咣当咣当就把酒喝完了。

    云滇这边的米酒喝起来挺甜的,但是喝多了,后劲儿还是相当大的。

    过了没一会儿,陈飞就开始一阵一阵的头晕。

    就连站起来都开始晃悠。

    陈飞心说,这酒劲儿这么大?为了不让别人回来之后看出来,陈飞赶紧回到屋子里。

    躺在床上之后,还是觉得天旋地转的。

    就在陈飞这晕劲儿还没过去的时候,袁宁和赵玲妹就架着胖子回来了。

    只见胖子鼻青脸肿的,好像是让什么人给揍了?

    陈飞看到这,酒醒了一大半,一下就从床上翻起来,看着胖子说:“卧槽,谁干的?”

    袁宁在一边阴沉个脸也不说话,陈飞看胖子那三棍子打不出个屁的窝囊样,只能把目光看到旁边俩人身上。

    袁宁看陈飞,哇的一下就哭了,跟陈飞说,今天下午他们遇到之前骗胖子那个同学了。

    后来胖子气不过就跟他打了起来,可是对方人多,胖子就吃了亏。

    陈飞一咬牙,妈的这小子骗人该有个限度吧?哪有把人骗了还这样的,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这时候,赵玲妹说了一句:“他不会好过的,别担心。”

    说完,还看了陈飞一眼。

    陈飞一愣,什么意思?不会好过?

    陈飞正在冥思的时候,看见赵玲妹看见自己的那种目光,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

    一般来说,有外人在的时候,赵玲妹跟别人交流都是用华夏语。

    但她刚才说的,是那种奇怪的语言!

    难道她在试探自己?想看看自己什么反应?

    陈飞完全不懂她是什么意思,只是定定的看着她。

    陈飞只能接着装,但刚才的那抹诧异一定是被赵玲妹看到了的。

    陈飞只能跟胖子说:“你知道他们在哪住么,我带你找他去。”

    胖子摇摇头,不知道是不想再去惹麻烦,还是真的不知道。

    陈飞从到云滇开始,就在这个小破村子里,根本连一点点去哪刨坟的线索都没有,反而摊上这么一个烂摊子。

    而这个时候,白骨就跟消失了一样,也不急了,也不催了,把自己往这一晾,也不知道什么意思。

    陈飞想着,心中就是一阵烦,在这样下去恐怕拖得久了,周南音的姨娘也就没命了。

    想来想去,陈飞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就想着出去走走。

    穿好衣服之后就出去了,站在村子里看着外面,呼吸着晚上带着露珠的空气还是挺好的。

    深呼吸了两口,陈飞就看见一个影子从赵玲妹家走出来往自己这边来了。

    胖子家和赵玲妹家并不远,常来常往走动一下什么的也不奇怪。

    但是这大晚上的,是谁呢?

    想着陈飞一闪身就藏到了一口大缸后面。

    正好大缸就能把自己的影子当的死死的。

    陈飞看着那个影子慢慢的接近,他眯着眼睛屏住呼吸,生怕看漏了什么。

    等那个影子跟陈飞已经还有不到三步的距离,他才看清楚,这人依旧是袁宁!

    陈飞心里一惊,这个姑娘到底想干什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