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真实身份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只见月光下的袁宁,眼睛直直的看着一个地方,身体僵硬,完全不像是一个活人。

    难道是在梦游?不能吧?梦游的话不是闭着眼睛么,她怎么是睁着眼睛的。

    陈飞眼睁睁看着袁宁的走进自己的房间。

    心里一惊,难道袁宁大半夜的又来拿东西了?

    想着,陈飞从缸后面站起来,跟在袁宁后面,想看看她到底是在干什么。

    只见袁宁到了陈飞的卧室,竟然从腰里抽出一把弯弯的小银刀。

    这一幕,看的陈飞长着大嘴,说不出话。

    接着就看袁宁对着自己睡过的棉被连砍了数刀。

    陈飞不但惊讶,而起对于这种怪异特别的匪夷所思。

    他不能在任凭袁宁这样下去了,就算他什么也不知道,袁宁的举动也太过奇怪了啊。

    他在袁宁身后,照着脖子就是一下。

    袁宁吃痛,瞬间就晕了过去,瘫软在床边上,手里的银刀也随之掉下来。

    陈飞捡起来放在手里看着,这东西似乎还挺锋利的。

    上面刻着一种奇怪的文字,整个刀身细细的弯弯的,好像一轮新月。

    陈飞看着袁宁,皱着眉,这东西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还有这个袁宁为什么从赵玲妹家出来就要刺杀自己呢?

    而且看她刚才的样子,难道是受了什么人的控制?

    这时候,突然从袁宁的身上窜出来一个小虫子,有七星瓢虫大小,通体呈紫色。

    突然就震翅往外飞,陈飞顾不得袁宁,想要一探究竟。

    他把袁宁放好之后,就追着小虫子飞的方向去了。

    只是天太黑,虫子又太小,往前飞了一段时间之后,就消失在了夜色中。

    可是偏偏虫子消失的方向,正好事赵玲妹家附近,陈飞一愣,难道真的是她?

    可是自己跟她非亲非故的,为什么她要害自己呢?

    陈飞悄悄趴在窗户上看着里面的情况。

    只见赵玲妹坐在一个瓦罐前面,不知道正在那念叨什么东西,赵大鹏早在一边睡死了。

    等赵玲妹念完之后,她又用红布把瓦罐包好然后用红线缠了好几圈儿才算完事儿。

    陈飞看的莫名其妙,那个瓦罐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不如,还是跟她摊牌?问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对自己,自己跟她无冤无仇的,何必呢。

    想着,陈飞回家发现袁宁已经不在了,他四处找了一圈,也没有。

    这丫头这又去哪了?难道是刚才没玩明白,准备卷土重来?

    那也太丧心病狂了吧?赶尽杀绝?

    想着,陈飞叹了口气,看样子,今晚还是不要睡的好,不然还不知道有多少麻烦呢。

    想着陈飞就躺在床上,想着跟赵玲妹摊牌的事情。

    现在似乎所有的线索都向着这个方向了,陈飞的直觉告诉他,想要找到那个僰人的墓葬,赵玲妹是个关键。

    陈飞在床上呼唤了几声白骨的名字,可是完全没有人鸟他。

    这次陈飞是真的急了,遇到这种诡异的事情,如果不是自己运气好,说不定就不明不白的死在自己人手上了。

    而她竟然给老子玩消失,还玩的这么彻底?

    想着,陈飞又有点兴奋,是不是因为太长时间没有找到替换的身体,她已经……

    那如果她挂了,自己是不是可以直接回去了?

    想着,陈飞又小声叫了几声白骨的名字,然后说:“你要是在不回应,我就回家了啊,到时候你可别怪我。”

    这时候,陈飞的脑子里传来三个字:“赵玲妹……”

    这个声音及其虚弱,而且恐怖,完全脱离了白骨之前的感觉,至少以前人家虽然是个骨头架子,但是声音好听啊。

    现在完全不了,那就是个怪物!

    陈飞一哆嗦,她说这个赵玲妹是什么意思?

    难道跟自己想的一样

    陈飞本来就起了个大早,折腾到半夜,实在是困了。

    他下床用椅子顶住门,这样至少自己能放心一点,如果有人想开门进来,至少会弄出点什么动静的。

    弄好之后,陈飞就上床,翻了个身就睡着了。

    梦里,他似乎又来到了那个悬崖峭壁。

    陈飞嘿嘿一笑,真是天助我也,想什么来什么。

    他没有像从前一样东看西看,而是开始观察地形,只要把这个记住了,不就能找到这儿了?

    这时候,突然有人在背后喊了一声。

    陈飞耸耸肩,反正每次到关键的时候,总是会出来一些人打断你,即便是在梦里也都是一样的套路。

    陈飞转过身,看着身后的的人,这次倒是比上次清晰多了。

    可是当陈飞转过身的时候才发现,这个喊声似乎不是喊自己的。

    他看着眼前的景象,骤然皱起了眉头。

    一些身穿奇怪的民族服饰的人,手里都拿着类似长矛一样的武器。

    他们的矛头,对着的,是一个年轻女人一样的人,而这个年轻女人跪在众人中间。

    旁边正站着一个看样子十来岁的小男孩,虽然男孩还小,但是已经能看出他外表俊朗了。

    陈飞只能看清楚眼前发生了什么,却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

    他觉得,这大概跟白骨虚弱有关系?

    可是陈飞只能看着这些人的嘴一张一合,听不见声音让他特别着急。

    但是看情况,陈飞大概能猜到,是这个年轻的女人犯了什么罪,然后要被族人怎么样?

    然后那个小男孩是这个女人的弟弟或者别的什么?

    突然,这个女人不知道说了什么,彻底惹怒了在她眼前站着的男人。

    男人手指了指陈飞这个方向,两个族人就把年轻女人拉起来直接扔下了悬崖。

    陈飞惊惧的说不出话,就在那女人掉下悬崖的一瞬间,陈飞也醒了。

    他坐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气,即便是这样,他还是无法平静。

    因为在那个女人掉下去的一瞬间,他看到了她的脸。

    虽然只有一瞬间,可是陈飞认得,这个人就是赵玲妹!

    看来她是真的和这件事儿有关了。

    陈飞从床上坐起来,觉得浑身都是虚汗,过了好一阵子才能缓过来。

    陈飞挪开椅子准备出去找赵玲妹一探究竟,迎面就碰上了袁宁。

    陈飞看见她,正好有事儿要问,就说:“袁宁,你昨晚去哪了?”

    袁宁一看陈飞,就说:“没去哪啊,昨晚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我再你房间,然后就回去了。”

    陈飞一愣,心说卧槽,难道你特么一点都不奇怪怎么会在老子房间里?

    这么淡定?姑娘你不按套路出牌啊!

    袁宁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让陈飞十分不解,瞬间把想说的话都噎在喉咙里了。

    这时候,正好看见胖子从里面出来,胖子跟陈飞打了个招呼,就下山摆摊儿去了。

    陈飞没工夫在这奇怪袁宁为什么一点都不诧异了,现在最要紧的是找到赵玲妹,问清楚事情的真相。

    陈飞到了赵大鹏家门口,一把推开门。

    赵大鹏似乎已经出去了,赵玲妹就端端正正的坐在屋子正中的方桌上,似乎就在等着陈飞来。

    陈飞也没客气,一屁股就坐在赵玲妹对面了。

    陈飞本来想用自己的气场震慑住她,让她把什么都招了。

    现在看来,陈飞完全就是想多了。

    赵玲妹坐在陈飞对面,唇角勾出一个笑容,看着陈飞。

    陈飞被她笑的有点毛骨悚然的,干咳了两声看着她。

    那既然她没打算说,那就只好自己问了,但是如果问不好,破绽会很多。

    陈飞故意装作什么都知道的样子说:“从那么高的悬崖上摔下来,你能活下来真的是个奇迹啊。”

    赵玲妹瞳孔瞬间一缩,然后神色慌张的站起来走到门口,把门关好。

    之后看着陈飞,小心的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陈飞耸耸肩说:“我什么人都不是,但就是知道你的事情,我只是想知道,你被推下来的地方在哪里?”

    赵玲妹看见陈飞这么一说,表情变得的更加紧张,陈飞觉得,现在旁边要是有个什么利器她真的就能捅过来了。

    陈飞笑笑,说:“你不用这么紧张,我也是帮别人的忙而已,这些都是她告诉我的。”

    赵玲妹警惕的问:“谁?”

    “许慕青。”陈飞没打算隐瞒,现在也确实没什么好隐瞒的。

    赵玲妹摇摇头,表示她根本没听过这么个人。

    按照陈飞的分析,这个人应该是在族里犯了什么重罪,然后被推下山崖。

    因为当时正好掉到悬崖下的河里,才逃过了这一劫。

    然后被赵大鹏救了,化名赵玲妹,在这个村子生活下去。

    陈飞只能把这个当做最后的赌注,然后把自己的推理给赵玲妹讲了一遍。

    没想到赵玲妹听完之后,脸色都变了,然后整个人焦躁不安起来。

    随后还没等陈飞反应过来,周身就爆出了杀气。

    陈飞一看,坏了,自己说这个可不是为了激怒她的,现在的效果怎么还适得其反了呢?

    想着,陈飞就说:“你放心,我一个外地人,不会说出去的。”

    但是这句话似乎没有起到什么重大的作用,反而激起了赵玲妹的杀心。

    且不管赵玲妹有没有这个本事,至少不管伤了谁都不是陈飞最终的目的。

    陈飞灵机一动赶紧站起来说:“你就不想知道你弟弟现在怎么样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