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赤色毒蛙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还来不及反应,就看见一只正迎着自己的面门扑过来。

    陈飞根本来不及多想,好在自己的精准度也是可以的,用到身一拍,就把那个小东西打的老远。

    他根本没有时间想是从哪里来的枪声,现在最重要的就是逃命。

    从赵玲妹的表情来看,让那个男人变成那样的应该就是这种红色的小青蛙。

    男人的惨叫声已经结束了,应该是有同伙不忍看自己的同伴受罪,才开了这致命的一枪。

    赵玲妹跑的相当快,这点陈飞倒是不担心。

    好在这些小东西没有人腿来的快,不然自己还真就要变成刚才那副惨样了。

    这时候,不知道又从哪爬出来一只,就在陈飞转过身看的时候,悄然爬上了陈飞的后背。

    赵玲妹惊叫一声,提醒陈飞的后背上有东西。

    陈飞在最关键的时候,总是可以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陈飞是北方人,最受不了南方的潮湿,所以在来之前,他特地在外面套了一个皮坎肩。

    这样对防潮还是能起到一定的作用的。

    现在一听赵玲妹说自己背后趴着一只,也不管别的,直接脱了马甲往后一扔。

    这时候,两人已经跑上到了大家待着的地方。

    丁伟看他俩回来,本来想问问刚才的枪声是怎么回事儿。

    现在看见两人稍显狼狈,神色慌张的样子,就把话咽了回去。

    陈飞对着众人喊了一声:“上马,快上马,快跑。”

    众人不由分说的赶紧上了马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群人已经开始依赖陈飞了。

    只要陈飞说的话,他们都马首是瞻。

    几个人赶紧上马,狠夹马肚子,就往前面跑。

    陈飞是最惨的,他没骑过马,你要说在马背上慢慢悠悠走还行,但是要是坐在马背上跑,对他来说就困难了点。

    不知道跑了多长时间,陈飞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被掂出来了。

    让他一阵阵的头晕恶心。

    没从马背上摔下来,已经是他的万幸了。

    赵玲妹往四周看了看,好像已经脱离危险区域了,就跟陈飞说:“休息一下吧。”

    陈飞听完,跟得到免死牌似的,从马背上下来就开始干呕。

    这时候,丁伟也走过来,看着四周的山就说:“你们看,再往前,翻过这座山就到了。”

    陈飞摆摆手,尼玛你爱怎么走怎么走吧,老子不行了。

    这时候,袁宁走过来,拍着陈飞的后背拿水给他喝。

    在陈飞他们跑过来的地方,一处制高点的山丘上,凯尔骂了一句。

    没想到自己竟然在林子里碰上这种玩意,监视任务暂时不得不中断,关键是,他们现在已经暴露了目标。

    这时候,两个人从后面走过来,看着凯尔问:“队长,还追么?”

    凯尔他们在高点,对陈飞他们的逃跑路线还是看的很清楚的。

    退役前,凯尔是特殊行动中队优秀的狙击手和指挥官。

    而且从未失手,在国际雇佣兵的价格里,他的金额也是拍在前十五名的。

    自从上次在沙漠失手,要不是被一个不知道什么玩意的华夏士兵抢了先机带走了重要的东西。

    自己也不会沦落到在南越给毒枭卖命。

    他唇角带出一丝冷笑说:“接着追,然后等上级命令。”

    其实他很不解自己这个上级林依依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要是想让那个人死,自己一枪,现在他已经见上帝了。

    可是她偏偏要自己跟着他,这就有点奇怪了。

    陈飞稍微好了一点,胖子走过来,有点担心的说:“刚才的枪声是?”

    陈飞这才想起来,眉头一皱,看样子,这件事情变得复杂了。

    首先这伙人有枪,这是自己根本没办法比的。

    其次,这伙人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所谓的夜郎国的宝藏还是有别的什么目的。

    还是恰好在这里遇到的?

    总是现在开始,自己绝对不能掉以轻心,小队里的人现在都很重要,他们的生命必须有保障才行。

    陈飞想着,就问丁伟:“从这到你知道的那个地方,最快要多久。”

    丁伟拿出地图,算了一下说:“我们要是从这座山过去的话,晚上不扎营休息,最快也就一天半就能到。”

    陈飞点点头说:“那我们就尽快过去,免得夜长梦多。”

    没想到赵玲妹却摇摇头说:“我不同意,晚上我们必须扎营,晚上的山,比白天难走多了,说不定会遇到什么危险。”

    袁宁也赞成赵玲妹的意见说:“我也觉得,而且你看这些马,要是这么走下去,它们要吃不消了。”

    陈飞拗不过女人,毕竟她们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想着陈飞就答应了,那现在就趁着天还没黑,多走几步是几步吧。

    等到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陈飞他们才刚刚进山。

    现在天黑了,赵玲妹也不敢一个人出去采摘野味,只能是陈飞和胖子他们去看看附近有没有兔子什么的。

    丁伟袁宁负责把帐篷支起来,赵玲妹负责点篝火。

    陈飞拿着高光手电在林子里走了两步,觉得身后的胖子不走了,他有点纳闷,转头,就看见胖子正用一种无比怪异的眼神看着自己。

    陈飞心里一寒,还是硬着头皮笑笑问:“你咋了,走啊。”

    谁知道胖子竟然压着嗓子,语气异常冰冷的问:“你到底是来干嘛的?”

    陈飞一听,没想到小一年没见,胖子的性格竟然真的变了?

    陈飞是真的把他当兄弟的,之前人多耳杂,一直没有机会说,但是现在,也就他们俩人,也就开口了。

    陈飞笑笑说:“胖子,你相信我么?”

    胖子看着陈飞,竟然没有点头,只是用眼睛盯着他。

    陈飞自嘲的笑笑说:“我去过一次沙漠,在那欠了人家的人情,人家要我带一种东西回去,指明了就是僰人族的尸骨。”

    胖子一愣,然后一脸怀疑的看着陈飞。

    陈飞冷笑一声说:“能说的就这么多,我都告诉你了,信不信就是你自己的事儿了。”

    胖子没说话,只是跟在陈飞的后面。

    陈飞也没说话,一路上,相对无言,他总觉得,胖子哪里变了,可是又说不出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陈飞他们在林子里转了一圈儿也没发现什么能吃的野味,反倒把两人弄的都不是特别高兴。

    回来的时候,只有袁宁看出来了。

    赵玲妹坐在火堆旁边,用一根粗木棍子摆弄着火堆。

    陈飞告诉大家,让大家吃点压缩饼干罐头什么的,然后两人轮流值班,袁宁太小,就不用了。

    胖子心情不好,先睡去了,丁伟也说他守后半夜。

    前半夜的时候,只有陈飞和赵玲妹。

    陈飞侧过头看赵玲妹,打趣说:“玲姐,你年轻的时候挺好看的。”

    赵玲妹被陈飞突然的话搞得一愣,随即脸一红,没说什么。

    陈飞现在最好奇的是,那晚的袁宁为什么从赵玲妹家出来就敢来弄自己。

    但是现在看来,这应该是一种她们族人特殊的蛊术?

    没了皮马甲,陈飞觉得夜晚的山林潮气逼人,让他有点不舒服。

    终于挨到了后半夜,胖子从帐篷里钻出来,看他精神的样子,刚才应该没有睡着。

    陈飞站起来去叫丁伟,没想到这货睡得跟死猪一样,任陈飞怎么叫都叫不起来。

    最后还是胖子说:“玲姐,哥,你们去睡吧,我一个人守着也行。”

    陈飞本来对胖子是一肚子的火,现在他这一声哥叫的,陈飞完全没了脾气。

    叹了口气说:“你一个人行么?”

    胖子点点头,说:“放心吧哥,不行我就叫你。”

    陈飞点点头就钻进了帐篷,躺在潮湿的帐篷里,陈飞翻来覆去的,想着胖子不是精神上受刺激了吧?

    得了那个什么神经病,抑郁症,双重人格什么的?

    想着,陈飞又翻了个身,现在他是无比羡慕丁伟,一个京都来的京片子,竟然能在这么潮湿的地方睡得这么安稳!

    天亮的时候,陈飞从帐篷里出来,潮湿让他浑身关节都透着寒风。

    山林鸟鸣,凯尔他们追踪了一个晚上,终于找到了陈飞他们扎营的地方。

    那接下来的任务,就是接着追就够了。

    只要上面没说话,自己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比较好。

    陈飞站在山林里,此时还没有走到山的深处,应该还没有到林子最密集的时候。

    再往里走,应该就不容易了。

    陈飞走过去,看了看马,一晚上应该休息的差不多了。

    陈飞一声令下,几个人立刻收拾东西上马往山林里跑过去。

    跑到一半的时候,又是陈飞第一个举了红牌,他是真的受不了马背上的颠簸,这尼玛太痛苦了。

    他宁愿被那个小青蛙毒死,也不想被马颠死。

    心里自己吐槽,要是就这么死了,也太不光彩了吧。

    陈飞在马下喝了会儿水,袁宁打趣的说:“要不然你坐前面,我再后面护着你?”

    陈飞被这小丫头说的没面子,瞪了她一眼,其实刚才也差不多就是他在后面闭着眼紧紧抱着袁宁了。

    陈飞好些之后,又上马。

    一天时间,把陈飞折腾半死之后,丁伟指着前面一个似榕非榕,似柳非柳的大树说:“就是那。”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