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幻影村寨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此时此刻,仿佛时间就静止在了山腹中一般。

    胖子哭的已经有些脱力了,双眼红肿,死死盯着袁宁。

    陈飞把袁宁缓缓放在地上,也看着,就这么看着。

    突然,他看到袁宁的腹部竟然似乎有一些肉球一样的突起,他皱了皱眉头。

    陈飞想用手去摸,却被胖子突然伸手打开了,他抬起头,不解的看着胖子。

    胖子毫不留情的推开陈飞,然后把袁宁抱在怀里,小心翼翼的。

    陈飞看了也是无尽的心酸,他理解胖子,此时就连一句安慰的话,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陈飞站起来说:“休息一下,我们就带着袁宁出去吧。”

    他的声音很小,似乎像是怕打扰到像是睡着了一样的袁宁休息。

    这时候,从一处建筑的后面闪过一个影子,陈飞警觉的问了句:“谁?”

    现在不管是谁,只要敢接近这里,他就能用这双手活活撕了他。

    人影接近,陈飞看到,是丁伟。

    出事儿的时候,他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躲起来了,现在事情过去,他看差不多没有危险了才敢回来。

    陈飞怒意未消,上前一步撕住丁伟的领子。

    他最恨的,就是这种临危时刻,弃同伴不顾的王八蛋。

    没等丁伟说话,陈飞先是一拳打在他脸上。

    然后一顿猛拳,陈飞想要发泄,丁伟恰好就是这个发泄的渠道。

    就算今天这个小人被活活的打死在这,陈飞觉得那也是他活该。

    这时候,胖子幽幽的说了一句:“够了!人死不能复生!你拿他出气有什么用,小宁是为了救你,可你呢,眼睁睁的看着她……”

    胖子说道最后,已经出不来声音了。

    陈飞知道,现在的胖子,对他只有恨了吧。

    陈飞颓丧的停了手,看了地上被自己揍的半死不活的丁伟一眼。

    深深的叹了口气,但是事已至此,他又能怪谁,怪自己当初就不应该答应白骨。

    怪自己就不应该来找胖子帮这个忙。

    怪本来受苦的应该是自己,偏偏袁宁让自己活着,却让自己一生背负着这个罪孽。

    丁伟从地上爬起来,不敢说话,陈飞的拳头一下比一下狠。

    好在他过于愤懑,并没有集中在一个地方出拳,不然自己的骨头有多少根都不够断的。

    这时候胖子已经抱起了袁宁的尸体,淡淡的说:“走吧,出去吧。”

    陈飞没说话,丁伟也没说话,几个人就打着手电往更深的地方走去。

    这一行,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但陈飞觉得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一般,又觉得就在弹指一瞬。

    好像就在刚才,袁宁还在自己耳边叽叽喳喳问东问西,现在她已经成了躺在胖子怀里的尸体。

    一路沉默,却发现前方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亮起了烛火。

    陈飞现在对于这种有亮光的东西和地方都深恶痛绝着。

    陈飞刚才临行前,在一个黑暗处找到了自己的枪。

    此时,他直接拿起枪照着远处似乎烛火的地方就是一枪。

    现在的他心里无比压抑,他不知道应该怎么释放,他想的,或者说能做的,只有杀戮。

    似乎只有疯狂的杀戮才能填满他此时心里的愧疚和空虚。

    那一枪冲着烛火的方向过去,却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除了放枪时候的声音,没有一点响动。

    陈飞觉得不对,对着那个方向又是连放三枪。

    可惜和刚才一样,除了三声枪响,没有任何子弹打到什么的声音。

    陈飞皱着眉,胖子此时抱着袁宁的尸体,仿佛行尸走肉一般,根本不管前方是否危险。

    丁伟鼻青脸肿的跟在二人后面,也是警惕的看着四周。

    如果这次再遇到什么危险,估计这个陈飞肯定不会轻易让自己脱身。

    不管前方是什么,前面是唯一的出路了。

    陈飞拿着枪的手,始终没有放下过,随着慢慢接近烛光,才看清了眼前的一切。

    此时除了面无表情的胖子之外,丁伟和陈飞的下巴都已经掉到了脚面。

    那烛光所在的地方,竟然是一个藏在山腹中的,地下的村寨。

    人们穿着古时候少数民族特有的服饰,在火把和火堆的照耀下,相互往来着。

    老幼妇孺相互交谈嬉闹,桑田良亩,应有尽有。但……

    似乎没有人注意陈飞他们一样。

    陈飞揉了揉眼睛,难道是自己看错了?

    可是眼前就是凭空出现了这样一个村寨,丁伟大喜,难道说夜郎国的人一直存在于地下?

    千百年来他们藏在幽暗的山谷中,从未踏足过外界,而一直生活在这里?

    陈飞走过去,对着一个背上背着篓子的少女说:“你好……”

    陈飞说的话似乎很徒劳,少女似乎根本看不见陈飞一样,继续着她手里的活儿。

    这让陈飞非常烦躁,难道她真的看不到自己?还是故意排斥呢?

    可是按道理说,如果真的有这种外来者,不应该早都被抓起来了么?

    陈飞怕真的会这样打草惊蛇,又折回了胖子身边,现在胖子这个样子,恐怕真的遇到什么危险,也只有自己一个人了。

    陈飞一把抓过后面的丁伟说:“你过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

    丁伟似乎很不满意陈飞让自己趟雷,但事实证明,前面和陈飞,似乎这个男人更危险一点。

    他不情不愿的走过去似乎也只是想交流,但那些人似乎就把他当做空气一样。

    就像是一片幻影,丁伟不可置信的伸手去抓旁边摆放的货物,却抓了个空。

    这些人的存在,原本真的是个幻影,陈飞他们看到的,就如同山腹中的海市蜃楼一样。

    接二连三的遇到这样奇怪的事情,陈飞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陈飞觉得,也许古代的夜郎国的居民真的如同传说一样,还真的存在着。

    只是他们生活在另一个空间里,一个跟我们互相交错而不同的空间里。

    既然这只是海市蜃楼,至少还有亮光存在,正好就着亮光可以休息一下。

    想着,陈飞就拉住胖子,表明自己的意思,说:“休息一下吧,我们走了太久了,已经没有体力了。”

    胖子似乎也是累了,他一路上抱着袁宁,整个胳膊已经僵硬了。

    他把袁宁小心翼翼放在一边,然后躺下,也许是之前神经崩的太紧很快就睡着了。

    地图还在丁伟手上,如果让他不小心跑了,说不上自己跟胖子还要多走多少冤枉路。

    想着,陈飞就让丁伟去休息,自己来守着。

    也许现在胖子唯一能相信和依靠的,只有自己了。

    想着,那种愧疚又席卷了陈飞的心,也许这一辈子,陈飞都会觉得自己亏欠胖子了。

    陈飞看着远处虚无缥缈的楼市,觉得人生也不过如此,黄粱一梦,到头来空虚一场。

    他不敢转过头去看胖子,他害怕看见他那张悲伤而失望的脸。

    也害怕看见袁宁最后僵在脸上的那个微笑,如果不是自己……

    他真的不敢想,也不愿去想,这份罪孽,因为自己而起的罪孽,这辈子恐怕都不会还完的吧。

    想着,陈飞的唇角扯出一丝苦笑,看着远处,他多想像这些人一样,存在于一个虚无的空间。

    再也不用背负这么多东西,再也不用看见身边人痛苦的表情。

    再也不像看见有人就这样离去……

    陈飞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的时候,身边空无一人。

    那种可怕的孤寂包围着自己,海市蜃楼一样的村寨已经消失了,让他觉得自己是不是还在做梦。

    自己的背包已经不见了,胖子的背包也不见了,难道他们抛弃自己先走了吗?

    陈飞想骂胖子,可是就因为那份愧疚,他骂不出口。

    还好自己睡着的时候枪还在怀里,没能被人拿走。

    他强撑着精神站起来,此时此刻,他多希望自己其实一直在做一个沉长的梦。

    等自己醒来的时候,看见袁宁端着一碗热汤等着自己,胖子在自己身边说:你怎么才醒,担心死我们了。

    可是陈飞知道,这已经是一个事实了,他也不该在逃避了。

    他拿着枪往前走,根本不知道走了多久,没有胖子的踪迹,也没有丁伟的。

    他不相信胖子一个人带着袁宁会走多远,自己是睡着了,可是也不至于能睡一天的地步。

    那现在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很有可能自己已经迷路了。

    或者在这些插在土里的建筑物中,偏离了路线,走了弯路。

    陈飞叹了口气,整个神经崩的紧紧的,现在他手上,除了手电和枪之外,什么都没有了。

    如果自己一直在这山腹中转悠下去,是不是也能很快解脱了?

    这样也好,总比自己一直背负着罪孽要好。

    陈飞一路行走,仿佛进入了一个无声的天地。

    除了陈飞自己的呼吸声,和脚步声,四周围就是一片死寂,完全没有一点声音。

    陈飞喊着胖子的名字……

    没有人回应他,不知道多久,口干舌燥,体力不支。

    他强撑着意识,一步步的走,能走到哪里算哪里吧。

    人一旦丧失意志,就如同活死人,行尸一般。

    终于,他还是体力不支,倒了下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