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年轻的部族首领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觉得自己睡的太久了,梦里袁宁的笑脸不停的浮现在自己眼前。

    她站在一片阴影处,不停的向着陈飞招手,可当陈飞过去的时候,她又消失不见了。

    等陈飞真的加速到她眼前的时候,她又变成了那种散发着荧光的蛾子,四散而飞。

    梦中还有胖子狰狞恐怖的脸,他就站在陈飞边上,狞笑着看着他,不动,也不走。

    无论陈飞走到哪里,他都在陈飞的身边,那样笑着。

    接下来的时间里,陈飞一直重复着这两个梦,在梦境里,他就是个逃兵。

    逃跑中,他除了惊慌失措,再也没了之前的意气风发和镇定。

    他知道这是梦,也渴望快点醒过来,可是梦境似乎就好像跟自己作对一般,非要在这种虚无中折磨他。

    梦中不知疲倦,他不知道逃跑了多久,终于还是累了。

    也许是心累了吧……

    陈飞醒过来的时候,看见的不是无尽的黑暗,阳光的刺眼让他的眼睛很不适应。

    刚睁开的眼睛又闭上了,在他的记忆里,最后就是他在寻找胖子他们的时候体力不支倒下了。

    可是现在,自己为什么会在有阳光的地方?难道是胖子他们找到了路,回来救自己了?

    想着陈飞又试着睁开眼睛,可是周围的环境让他非常奇怪。

    他竟然像野兽一样被人关在笼子里,四周都是曾经梦中的那种人。

    穿着奇怪少数民族服饰的僰人!

    这些人生活在一片秘境的后面,千百年来躲避世上的战乱,安逸的生活在这片不为人知的大地上。

    只是陈飞此时正被困在牢笼里,这些人可能觉得他还没有醒过来,他也不想轻举妄动。

    至少先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再说。

    这个僰人族的分支在没有战争的地方发展壮大着,根本不像是之前赵玲妹说的那样,只有几百人。

    几个僰人族的士兵把守者关押陈飞的笼子,一脸严肃。

    陈飞眼睛往四周看了一圈,似乎没有看到胖子他们在什么地方。

    难道胖子他们还没出来?那怎么可能?难不成自己是飞出来的?

    转而一想,也不是没有这些僰人救自己出来的可能性。

    但是他们为什么要救了自己再把自己扔在笼子里呢?

    就在陈飞一脑袋问号的时候,其中一个士兵说:“这个时间,我们应该把他带到祭祀台去了。”

    另一个点点头,然后朝着身后的人一招手,几个人就把关着陈飞的笼子从地上抬起来了。

    陈飞不敢在假装自己没醒,他们说的祭祀台,鬼才知道那是个什么地方。

    现在陈飞都怀疑他们是不是就是隐藏在华夏的食人族?

    既然他们千百年不跟外界打交道,僰人族又是从汉朝开始就有的,所以他们还保留着千百年之前的奴隶制传统?

    陈飞坐起来,像四周望着。

    剩下的十来个僰人族的士兵看到陈飞醒了,先是吓了一跳,然后又恢复了之前的面无表情。

    也许陈飞在他们眼里,不管穿着还是什么,也是相当奇怪的吧。

    陈飞寻思,要是真的还延续着一种奴隶制,那说不好这一上祭祀台就跟牲口一个下场了。

    至少在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吧?

    陈飞有点不安,如果自己在不做点什么就相当于坐以待毙了啊。

    现在这个时候,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要杀要剐还不是人家的事儿。

    再说了现在荒山野岭的,自己跟玩了把穿越似的,报警救人?想想就行了。

    说不定死在这里都没人能发现。

    陈飞想着,只能一阵长吁短叹。

    他观察着关着自己的笼子,并不是用铁做的,要是木头就好说了。

    陈飞往身上摸了摸,自己的枪似乎被人拿走了,刀也在之前那颗怪树那掉了。

    可惜了,就算是木头,陈飞现在也没招了,依旧孤家寡人。

    再说了,人家也不傻,之前人家也是一个骁勇善战的民族啊。

    就算是有可以用的,估计也早被人拿走了。

    不知道胖子他们现在怎么样,是不是也被抓起来了。

    陈飞有些担心,自己要是折这也就算了,胖子妹妹已经这样了,怎么说也得让胖子好好活着,不然自己怎么跟他家人交代。

    想着,陈飞突然一摸腰,卧槽,尼玛这是什么东西?

    陈飞心里一喜,竟然从腰上摸出了一把指甲刀。

    指甲刀虽然小吧,但好歹也是个刀,既然有刀,那老子就不怕了。

    陈飞赶紧把指甲刀藏好,观察起笼子的状况。

    笼子都是用特别粗壮的树枝搭起来的,用来使笼子成型和加固的,是一种特别粗的绳子。

    这种绳子的质地并不同于草绳,陈飞试着拉了两下,还是相当坚固的。

    好在这些人并没有用绳子把自己的手脚困在一起,不然还真就是雪上加霜了。

    此时此刻饥肠辘辘的陈飞特别想念老妈炖的肘子。和一天闲的没事儿就能逗逗小妹子的沈氏集团。

    不由的叹了口气,只要这次自己能活着回去,发誓再也不搞这种事情了。

    你白骨别说用自己的手摸人家姑娘的胸部了,就是直接当街把姑娘怎么样,自己也不来了。

    本以为有白骨在,至少也就是有惊无险,现在看来,完全就是自己一厢情愿这么想的。

    就在陈飞想事儿的时候,突然屁股一震,疼的他龇牙咧嘴的。

    再一看,是笼子带人被扔在了地上。

    这里应该就是他们说的祭祀台。

    陈飞看了一圈儿,卧槽,这里不就是自己梦里来的地方么?

    一山一树,一草一木,都跟自己之前那两个梦一模一样。

    但是之前自己似乎只注意到了人,并没有注意到这里的整体环境。

    陈飞被放置的地方,就是断崖边上,而后面就是几根石柱。

    石柱上雕刻的,好像是什么动物还是昆虫的图腾,陈飞也看不太明白。

    四根石柱中间的,就是那个什么祭祀台。

    祭祀台上,放着一张跟古代龙床似的那种大的座位。

    旁边四个小的石座。

    但是陈飞发现,中间的那个较大的石座上,似乎相当华丽,铺的是虎皮,还有孔雀的翎羽做装饰。

    边上的石座上的,铺的都是别的动物的皮,有一个是鹿皮,一个上面是棕褐色的,应该是熊皮。

    剩下两个陈飞也认不出来是什么动物,但是从这个应该能看出来,他们的部族里,是有阶级分化的。

    这时候,僰人族的士兵全都并成两拍,站在旁边。

    陈飞发现,似乎能到达这里的道路,只有刚才他们走的那一条。

    不知道为什么,陈飞有点莫名的紧张。

    自己这算不算面见国家领导人啊?虽然这不是国家,但也胜似国家吧?

    这时候,陈飞听见后面,砰的一声。

    赶紧转过去看,只见胖子也被关在一个跟自己一样的笼子里。

    但是这次他没有带着袁宁,陈飞小声叫胖子的名字,胖子抬头看了一眼陈飞,竖起手指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陈飞点点头,又转过去看着祭祀台。

    他们讲的是那种奇怪的语言,他相信,胖子肯定听不太懂。

    但是自己竟然能听得懂这种语言,这些僰人估计也想不到这一点。

    那对于自己这边而言,这就是一大优势有木有?

    想着,陈飞的心稍稍放下了一点。

    又过了一会儿,好像又来了不少士兵,都像之前的士兵那样,站在石柱的两侧了。

    然后紧接着后面就走过来了一个服饰一看就比这些士兵要华丽的多的人,不用说,肯定这就是部族首领了。

    他在众人的跟随下走上了祭祀台,黝黑的脸上,带着些许俊朗。

    陈飞看着这张脸,怎么都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呢?

    他的年龄不大,在这些人里,长得也是最帅的。

    一个年轻的首领,这么说来,说不定思想没有那么顽固?

    首领站在祭祀台上,傲视下方,所有的士兵,都半跪在地上,低着头,用僰人语说着类似于崇拜首领的话。

    翻译过来其实就跟皇帝上朝,下边大臣也得说一句,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一样。

    陈飞叹了口气,这都什么年代了,还能迂腐成这样。

    随后,那个年轻的首领转身落座,让陈飞奇怪的是,他竟然没有坐到最大的那张椅子上,而是坐在了右边的第一张。

    陈飞现在彻底懵了,难道他不是首领?

    如果丁伟在就好了,说不定这些事儿还能问问他。

    想到这,陈飞顿了一下,卧槽,丁伟呢?这小子难道又跑了?我靠!

    陈飞心里想着,等自己脱身,找到这小子,非得把他绑了扔到林子里喂野兽。

    但是现在想也没用,想把他绑了,第一步,得自己先脱身啊,不然不都是白扯么。

    陈飞看着年轻首领的脸,他真不是脸皮厚自来熟,是因为这张脸自己似乎真的再哪里见过。

    而且肯定不是之前,也就是最近的事情。

    陈飞想着,开始回忆自己在集市里遇到的人,这中间没有……

    胖子现在住的地方,村子里的人,也没有。

    就连之前在怪树旁边遇到的那些雇佣兵的脸他都想过来了,还是没有,那自己是什么时候见过的呢?

    难道是做梦的时候?

    做梦!陈飞突然间想起来,这个人,确确实实出现在自己的梦里过!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