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神灵的悲悯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记得,当时在第二个梦境的时候。

    那时候,他梦见过赵玲妹被扔下悬崖的时候的情景。

    当时她身边站着一个十岁的小男孩来着,跟这个年轻的首领极为相似。

    就像之前赵玲妹说的,她已经有长达十年没有见过弟弟了,这么算算,要真的是这个小男孩,也差不多该这么大了。

    顿时陈飞心里升起了一股喜悦,都说熟人好办事儿,这就妥妥的,毕竟自己是带着他姐姐的好消息来的。

    不过想到这,陈飞又是一阵懵逼,来之前,自己也没问过,之前她真名叫啥啊。

    想着,陈飞一阵懊恼,要是问胖子,他肯定更不知道。

    赵玲妹对于自己身份的事情隐藏的很深。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莫名其妙的就会说僰人族的语言,估计她也不会告诉自己她的真实身份。

    话说回来,她的身份完全是自己梦到的啊,她也没说过什么。

    早知道就问问她之前叫什么了。

    而且自己进来的时候比较着急,说是帮她带口信,也没问问她弟弟叫啥。

    这尼玛真是人生旅途上的重大失误。

    说不定要是知道她弟弟叫什么,自己这会儿可能就吃着野味喝着好酒了,也不至于让人跟狗似的关在笼子里。

    不过现在悔恨交加也没有什么用了,毕竟事已成定局。

    首领没有理会陈飞他们,陈飞觉得赵玲妹这个弟弟和姐姐的性格差距还是挺大的。

    陈飞想现在脱困出去,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了,众目睽睽的,总不能把指甲刀拿出来吧。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着看看他们有什么动静了。

    这时候,年轻的首领突然站起来说:“把他们扔下祭坛祭天。”

    这句话胖子没听懂,但是他可是听得清清楚楚,卧槽,你个小兔崽子,不按套路出牌啊。

    这时候,首领旁边的一个男人说:“不用等蛊王了么?”

    年轻的首领脸上划过一丝阴鸷,说:“不用了,蛊王来了,他们死的更惨。”

    旁边的男人点点头,对旁边的士兵做了个手势,士兵点点头,直接把装着陈飞和胖子的笼子抬起来往悬崖边上走。

    胖子一脸不解的看着陈飞。

    陈飞小声说:“他们要把我们从悬崖上扔下去。”

    胖子听到这也是一脸惊恐,跟陈飞说:“卧槽,不会这么快吧。”

    现在他们真的一点办法没有,一旦扔下去,就算下面是河,运气也不会像赵玲妹那么好。

    毕竟当时赵玲妹被扔下去的时候,没有困住手脚,也没有笼子。

    这些笼子虽然是木头,但都是实心的,再被做成这种形状,可完全浮不起来。

    就在陈飞脑子里像是装了千百只苍蝇乱哄哄的想办法的时候。

    天上突然一声闷雷,让抬着他们的士兵停住了脚步。

    陈飞他们一愣,看这样子,再来两声雷就要下雨的节奏啊。

    要是下雨自己在被扔下去可就彻底没有生还的余地了。

    陈飞苦笑一声跟胖子说:“看来咱兄弟俩还真就得交代在一起了,胖子,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把你当兄弟的。”

    胖子也叹了口气说:“其实之前我就是埋怨你,什么事儿都不告诉我,再加上小宁……哎,其实我心里知道,小宁救你是自愿的,之前是我不对,咱这也要下去跟小宁见面了,阎王殿咱仨也一起走。”

    陈飞听着这话突然鼻子一酸,点点头,深深呼了一口气。

    这也就是所谓的,不能同生,但求同死吧。

    好歹黄泉路有人陪着,也不算太差。

    陈飞想,要是自己死了,到了下边得好好问问这个王八蛋白骨,她倒底是个什东西。

    这时候,天上又是两声闷雷炸响,顷刻间,倾盆大雨就浇在了陈飞他们的头顶上。

    士兵见状,赶紧把牢笼放下,对着天上拜了三拜。

    陈飞看到,就连那个年轻的首领也拜了三拜。

    看来他们对雨有什么讲究?

    这时候,年轻的首领直接带着士兵们匆匆离去。

    看着他们渐行渐远的身影,陈飞和胖子面面相觑的看了彼此一眼,耸耸肩。

    看来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老子的命真好。

    陈飞想着,就拿出指甲刀,一点一点剪着固定木头的绳子。

    大雨滂沱,不消片刻陈飞他们已经被淋成了落汤鸡,从生下来他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雨。

    雨点子砸在地上,都快赶上拳头大了。

    这时候,突然从雨中窜出来两个身影,陈飞眯着眼睛去看,竟然是丁伟和赵玲妹。

    陈飞突然一阵喜悦,还以为丁伟这小子早都跑了,没想到他只是没被抓住。

    但是赵玲妹为什么会在这里,难道她没有走?

    丁伟和赵玲妹手里有猎刀,想打开牢笼并不是件难事儿。

    陈飞他们脱困之后,心里无比畅快。

    赵玲妹浑身也湿透了,凸显出她虽然年纪大了些,却也还算挺立的身材。

    这时候,赵玲妹说了句:“跟我走。”

    四个人在与中奔跑,陈飞此时突然想唱歌,就那首,里面有一句是:那是飞扬的感觉。什么的。

    几个人一路狂奔,正好渴了就喝点从脑袋上流下来的雨水,也挺好,省时省力。

    跑了大概半个小时,陈飞他们进了一片山林,山林中有相当隐蔽的山洞。

    赵玲妹率先进去,陈飞他们在后面也陆续进去了。

    陈飞被巨大的雨滴砸的有点懵,半天没缓过来。

    胖子坐在一边喘着粗气,浑身湿哒哒的往下滴水。

    缓了一会儿之后,除了赵玲妹,几个男人都把衣服和裤子脱下来拧水。

    然后又穿回身上,丁伟笑着跟胖子说:“我说兄弟,你们命真是大嘿,赶上这么场大雨,不然,我跟玲姐我们俩还真就得上河里边儿捞你们俩去了。”

    陈飞听着丁伟一口京片子味儿不知道为啥,突然倍感亲切。

    然后他转头看着在一边冻得有点发抖的赵玲妹说:“玲姐,你怎么会在这?”

    这时候丁伟一拍陈飞肩膀,完全没有了之前害怕陈飞的样子,说:“玲姐都冻成这样了,咱先点上火,慢慢说。”

    毕竟丁伟也是算是救了陈飞一命,陈飞也就任他放肆一下了。

    丁伟从山洞的深处把背包拿出来,然后找出燃料和之前已经准备好的树枝,点燃一堆篝火。

    既然已经有了火,几个人都觉得暖和多了。

    既然背包也没有丢,那食物应该都在,陈飞已经好久都没有吃过东西了,看见食物就跟看见亲妈似的,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身上渐渐的暖和起来,也吃饱了,众人都相对沉默了起来。

    陈飞看着赵玲妹说:“玲姐,你到底为什么会在这,你身上的东西……好了吗?”

    赵玲妹用木棍拨拉着火,说:“我实在是不放心你们,也想自己来看看弟弟,当时你们先进来的时候,我后面就进来了。”

    “但是那山腹太大,好像我们走的不是一路,我身上的东西,现在应该没什么问题,你不用担心。”

    陈飞将信将疑的看着赵玲妹,他总觉的这个赵玲妹根本就没说实话。

    虽然当时树洞闭合了,也不是没有再开的可能性,但她当时那种难受,根本没可能支撑她跟着自己这几个人进来。

    要不然之前她的那种难受就是装的,要不然,就是她真的找到了能抑制身体里蛊虫的方法。

    关于这个问题,陈飞不想再问,问了她也不会说,说了也不是实话,既恶心了自己,又为难了别人,何必呢。

    陈飞顿了顿又问:“你刚才有没有看到你弟弟?”

    赵玲妹的身子明显顿了一下,摇摇头,他们刚赶到祭祀台的时候,就下起了大暴雨。

    所以遗憾的是,她什么都没看见。

    这时候丁伟嚼着饼干,添油加醋的说:“要不是玲姐熟悉地形,估计你们肯定早完了。”

    陈飞转过头,目光十分犀利的瞪了丁伟一眼,让他闭上他的那张鸟嘴。

    陈飞看着赵玲妹说:“你之前,到底叫什么,你弟弟叫什么?”

    赵玲妹看着篝火怔怔的出神,小声说:“我叫阿朵,弟弟叫阿木,我们僰人族,阿姓是我们本族的姓氏,别的僰人族后裔归汉的时候,都改姓何了。”

    陈飞点点头,说:“我今天看到现在部族里有个年轻的首领,很像你弟弟。”

    陈飞这句话一说出口就后悔了,恨不得抽死自己这张贱嘴。

    果然,三个人同时看向陈飞。

    陈飞又没有见过之前赵玲妹的弟弟长什么样,为什么说像呢。

    陈飞只好尴尬的扯谎说:“哎呀,你之前不是说你弟弟才十来岁嘛,看着年龄相仿和你长得有点像,我才觉得是你弟弟的。”

    赵玲妹露出一丝笑容,没再说话。

    陈飞也偷偷拍着自己惊魂未定的小胸脯,还好糊弄过去了。

    这时候,丁伟说:“那会儿玲姐说了,他们这个僰人族的分支都很惧怕雨水,他们认为,雨水是上苍对子民的怜悯,是上苍的哭泣,所以从来不在下雨的时候做杀戮的事情,所以,咱们要不要趁着还下雨,先回去?”

    这时候胖子摇摇头,表情异常坚定的说:“不行,我得找到小宁,把她带回去。”

    陈飞听胖子这话心里一紧,就说:“我也是,我得找到我的东西,然后帮着胖子把袁宁找到。”

    赵玲妹没有说话,关于袁宁的事情,她也从丁伟那听说了。

    但,没有见到弟弟她也不甘心就这么白溜达一趟就回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