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蛊母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现实往往是出于陈飞意料的。

    等陈飞已经做好看见老婆子的准备了,没想到根本不是他想象的那样。

    远远的,陈飞就看见一个身着红衣的人在三十多个士兵的前面往祭祀台的方向走。

    陈飞有点纳闷,因为距离比较远,他也没有看到太清楚。

    但是事实似乎跟陈飞的想象是有偏差的,女人看起来年龄并不大,至少没他想象中那个弯腰驼背老态龙钟的样子。

    随着那一抹红影慢慢接近,所有的士兵都双膝跪地,将头贴在地上。

    似乎相当虔诚的样子。

    就连年轻的首领,也是单膝跪地,将头低下。

    陈飞一愣,难道说,这个什么蛊母的地位要高于这个部族的首领?

    这么一来,陈飞对那个红衣女人就更加好奇了,眼睛一直盯着他们走来的方向。

    随着红影接近陈飞,当他看清楚的时候,简直恨不得一口老血喷出来。

    这尼玛跟自己想象的差距也太大了吧。

    想象里,这个蛊母应该就是个老太婆,走路颤颤悠悠的,然后被人抬到这个祭祀台上。

    再不济也是个心狠手辣的三四十岁的老娘们,看见生人就恨不得把人活剥了那种。

    但是现在看来似乎不是真么回事儿啊。

    这个飘逸如仙的红影的主人,竟然是一个看起来也就十三四岁的小女孩。

    这让陈飞万万没有想到。

    红影经过关押陈飞牢笼的时候,竟然还低下头看了陈飞一眼。

    四目相对之时,竞让陈飞觉得有些许惊艳。

    这小女孩皮肤相当白皙,完全不像是部族里其他人一样,因为常年野外活动皮肤黝黑。

    她大大的眸子里像是蕴含了整个宇宙般,星河璀璨,灵动万千。

    唇色淡淡的,像是樱花般的粉润,唇角很不自然的勾起一点弧度,仿佛在嘲讽世人。

    那周身的气质,宛若古国的公主。让人望之臣服。

    陈飞缓缓呼了口气,没说什么,胖子也没抬头,赵玲妹竟然也跟着了魔一样,学着之前士兵的样子,双膝跪地,俯首帖耳。

    小女孩在众人的拥簇下坐上了最中间那个铺着虎皮的椅子。

    陈飞心说:原来这个是给她准备的啊,不过这小女孩是个美人胚子,长大以后肯定也是个女王。

    想着,他不禁咂舌,顺便感慨一下,这世界上美人那么多,却没有一个是自己的,哎……

    这时候胖子也抬起头,看着地上跪的一票人,感慨说:“卧槽,这些人怎么都给一小姑娘跪下了,不怕折寿?”

    陈飞瞪了胖子一眼,心说你活跃气氛也得看场合啊。

    小声说:“我说,你没看见,人家才是最大的官儿么,别胡说,小心把你这一身肥肉扔下去喂鱼。”

    胖子听了赶紧闭上嘴,没在说什么了。

    只听后面丁伟呜呼哀哉的嚎叫了半天,但是没人理会他,喊的累了,也就闭上嘴了。

    等小女孩坐稳了,众人才由首领带头站起来,然后,首领入座。

    这时候,陈飞期待已久的老婆子终于出现了。

    一个老态龙钟的女人,拄着一根拐杖,脸上皱纹横生,从后面走上来坐在小女孩左边第一个位置上。

    陈飞满意的点点头,就觉得自己的想象肯定不会错,虽然有点偏差,但也能将就。

    不过看样子这个老太太跟首领坐对家,应该身份地位都是一样的。

    这时候,赵玲妹突然小声说了一句:“是阿婆,我们死定了。”

    陈飞一愣,小声隔着胖子问赵玲妹:“为啥一看见这老婆子我们就死定了。”

    赵玲妹摇摇头,说:“阿婆一共抚养了三代蛊母了,我离开的时候,还是第二代,现在看来是第三代了。”

    陈飞哦了一声,还是没明白跟自己死定了有什么关系。

    赵玲妹接着说:“蛊母相当于部族中的神职,在部族里,他们都是蛊神的使者,地位是高于部族首领的。”

    “但是她们并不参与部族里的事,她一旦出现,说明事情严重了。”

    陈飞耸耸肩,事情严重了,自己也没干什么能严重到这个地步的事儿吧。

    陈飞还没想完,赵玲妹就说:“你偷盗历代蛊母的尸骨,已经是死罪了,所以这件事必须要蛊母介入了。”

    陈飞嗤笑了一声,说:“她才多大啊,怎么介入?”

    赵玲妹说:“阿婆,凡是关于部族的事情,都是阿婆来做判决的。”

    陈飞刚想说什么的时候,就发现旁边走过来两个士兵,怒视着他,让他没敢开口,生生把话又咽回去了。

    首领似乎很不满意这些罪恶滔天的死刑犯竟然还当着自己的面窃窃私语。

    便从座椅上站起来,走到关押着陈飞的牢笼面前。

    陈飞仰着头看他,他的表情似乎一直都是着严肃,高冷的了不得。

    可是陈飞总觉得他浑身杀气太重,性格似乎是很偏执的那种人。

    他看了看陈飞,又走到赵玲妹眼前。

    陈飞转过身去看,他暗自发誓:我绝对不是看热闹,绝对不是八卦,我就是看看。

    “抬起头。”年轻首领命令着。

    赵玲妹非但没有抬头,反而把头压的更低了。

    陈飞觉得这个有意思,她是真的不想让弟弟认出自己啊还是欲擒故纵啊?

    首领皱着眉,对着一边的士兵扬了扬下巴,士兵走过来,用长矛一样的兵器头部挑起了赵玲妹的下巴。

    四目相对的一瞬间,陈飞看到,那个首领明显的楞住了。

    看他腹部的起伏,此时虽然表面淡定,其实已经暗潮汹涌了。

    胖子看的不明所以,问陈飞:“他们这是什么眼神儿?难道这首领喜欢大龄的?”

    陈飞没理胖子,接着盯着赵玲妹的方向。

    他猜测此时两人肯定都特别不淡定,但是这么多人,又不好说破,只能一忍再忍。

    赵玲妹此时已经泪流满面了,十年了,自己终于再一次见到了弟弟……

    首领一把推开挑着赵玲妹下巴的士兵,眼眶也是湿湿的。

    陈飞以为,至少姐弟相见,十年了,咋说也得赶紧先给她姐姐松绑然后抱在一起痛哭流涕一下吧。

    只要赵玲妹出去了,自己出去还不是前后脚的事儿么。

    可是事态并没有按照陈飞想象的发展,首领默默的看了赵玲妹一会儿,转身又走上了祭祀台。

    这把陈飞弄得莫名其妙,现在他可以肯定,这个首领就是赵玲妹的弟弟阿木。

    可是这弟弟也太不近人情了吧,自己的姐姐还在笼子里,他竟然转身坐下了。

    他转身看了赵玲妹一眼,只见赵玲妹低着头,身子一抖一抖的,像是在抽泣的样子。

    陈飞叹了口气,没想到这回算盘打错了,那现在只能认栽了。

    想着,陈飞又抬头去看那个红衣小女孩。

    小女孩似乎不喜欢这样的气氛,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双腿还在石椅下来回晃荡。

    陈飞不禁感慨,自己好歹也是在沙漠中经历过一场浩劫的,没想到自己一世英名就要死在这么个小姑娘手里了。

    而且自己还没娶老婆,还没生孩子,还没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就这么死的不明不白多冤啊。

    这时候,阿木突然站起来,指着陈飞说:“把他,绑在圣石上。”

    陈飞一愣,心说为毛要先拿我开涮啊。

    后来想想,自己都掀人家祖宗的棺材盖子了,可不就得先杀鸡儆猴么。

    想着,陈飞也就认了。

    几个士兵把陈飞上衣脱了反手绑在旁边石柱子上。

    小女孩好奇的眨着大眼睛看着陈飞,似乎很好奇的样子。

    陈飞看着小女孩,突然做了个鬼脸。

    本来陈飞是想,反正都要死了,吓唬吓唬她,没想到小女孩不但没有害怕,反而笑起来。

    她笑起来的样子倒是挺甜的,陈飞恐吓失败,也只能悻悻收尾。

    这时候,阿木转身又半跪在小女孩面前说:“请蛊母处置。”

    这时候,小女孩才说话:“他怎么了?”

    阿木点点头说:“他闯进来,本来就是重罪了,竟然还意图偷盗前辈蛊母们的圣体。”

    小女孩哦了一声,看向了一边的阿婆,阿婆点点头说:“处置吧……”

    只见小女孩从旁边的地上取出一个瓦罐,然后走到陈飞旁边直接放到了地上。

    陈飞哪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就说:“喂,小姑娘,你别玩叔叔,叔叔给你吃糖。”

    小女孩眨着大眼睛无辜的说:“糖?好吃吗?”

    陈飞一看,心说:“不会吧,这小姑娘哪个朝代的?”

    这时候,阿木浑身已经暴起一股杀气,拔出刀准备走向陈飞,却硬生生被阿婆拦住。

    阿木有点不明所以的看着阿婆,只见阿婆一脸严肃的看着陈飞说:“他说的,是我们僰人族的语言……”

    阿木这时候才反应过来,皱着眉看着阿婆,似乎想得到一个答案一样。

    只有赵玲妹知道,他们这是要祀蛊,这是一种最高级别的刑罚。

    也就是用活人喂养蛊母饲养的蛊王。

    在蛊母的操控下,蛊王会钻进活人的体内,连肉带骨头的吃干净。

    不出三日,这人就会只剩下一层薄薄的人皮。

    而被这样惩罚的人,也会受到万虫蚀骨的痛苦。

    赵玲妹万万没想到,自己之前只是听过这样的刑罚,没想到今天真的要用在自己这群人的身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