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智人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胖子在笼子里,也是提心吊胆,心说这么个小姑娘不会杀人吧?

    丁伟整个人的面部表情都惊慌失措的快抽搐在一起了。

    虽然他不知道这个小姑娘要什么,但是凭借她的身份,肯定不是要把跟飞绑起来给他挠痒痒吧。

    所有人的心思都很复杂,但同时都意识到了危险的来临。

    小女孩站在陈飞前面,伸出手摸了摸陈飞的肚子。

    陈飞从小身上到处都是痒痒肉,被小女孩这么一摸,瞬间浑身不自在,抑制不住的笑出声。

    小女孩看着陈飞,问了一句:“你笑什么?你不怕我吗?”

    陈飞楞了一下,看看小女孩,人嘛,都喜欢美好的事物,就算知道好看的东西有毒,你还是愿意接近。

    知道好看的女人有毒,照样还是有人趋之若鹜。

    他笑笑说:“我怕你干什么,你长得挺可爱的。”

    这时候,陈飞面前的小女孩明显怔了一下,然后冲着陈飞眨眨眼睛,又转头看向阿婆。

    赵玲妹看着陈飞的表现,也许是他完全不知道蛊母的可怕之处,也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来临。

    阿婆也非常奇怪,这个外来的年轻人竟然能熟练的讲出他们僰人族的语言。

    这东西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学会的,就像是华夏大地的文化一样各有不同,语言也不同。

    他们僰人族的语言也是,他们这个分支的语言也和僰人族的族语有着一些差别。

    首领看着阿婆,等着阿婆给一个命令。

    但是首领很奇怪的是,蛊母年龄很小,没有到十六岁的时候,所有关于族内的事物都是由阿婆代管。

    说白了,十六岁之前,蛊母就相当于傀儡皇帝,这个阿婆就是个皇太后。

    蛊母从小被阿婆抚养,因为年龄还小,没有明辨是非的能力,对阿婆可以说是言听计从。

    可是此时,她竟然没有在阿婆说处置的时候第一时间下手。

    现在居然也和自己一样看着阿婆等待他的意思。

    阿婆老态横生的脸上,眉头皱了皱说:“去请智人来吧。”

    智人对于这个族群的关系是很特殊的,他不属于僰人。

    但是他是从一开始就被赋予使命的,当上一代蛊母去世,或者饲养的蛊王死去的时候,下一代就要继承上一代。

    这时候,被赋予使命的智人就会到达这里,帮助蛊母向众人传授知识,和先进的技术,比如种植和养殖之类的。

    陈飞听的懂阿婆在说什么,知道估计这个智人的地位也不低。

    那祭祀台的某一个座位肯定就是他的。

    这时候,一个身材不算高大的人穿着一身斗篷缓缓走来,他带着兜帽,脸上带着一个木头雕刻的面具。

    陈飞一看,不禁感慨,卧槽,这尼玛拍古装剧呢?

    这种人一般都是帮派的军师之类的吧,一般馊主意都是他们这种人出的。

    胖子看见又来了一个人,忍不住转身问赵玲妹说:“玲姐,这又是什么人?”

    赵玲妹皱皱眉小声说:“是智人,之前我没见过他,应该是新的智人。”

    胖子有点不解,又问:“这智人还分新的旧的?”

    赵玲妹点点头说:“智人不是僰人族的,随着蛊母的更换,跟随蛊母的智人也会更换。”

    现在虽然危险,也没能阻止胖子一颗好奇心,他接着问:“智人要不是僰人族的,那岂不是就跟我们一样,那他是怎么能到这当智人的?”

    “难不成,等你上一代蛊母死了,你们就找个招聘网,上边写着,本族招聘智人一名,然后薪资待遇写上?”

    赵玲妹以前没发现胖子这么贫,瞪了他一眼,接着说:“智人是继承的,由上一代智人决定,下一代,或者下下一代的智人应该是谁,这样。”

    说到这,胖子算是明白了一半,合着这个差不多算是世袭的?

    就是我指定谁,谁就过来干这个活儿,那人家要是不愿意呢?

    这根本不科学啊。

    虽然胖子觉得不科学,可是人家僰人族的智人也没有断过,谁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体系呢。

    智人缓缓走上祭祀台,对着阿婆行了一礼。

    阿婆点点头,说:“我们族千百年来没有外来人出现过了,可是就是近这些年,时不时就会有外人闯进来。”

    “今天闯进来的人中,这个人竟然会说我们的僰人语,智人,你看……”

    陈飞把他们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心里也纳闷这个智人会怎么处理他。

    陈飞心中,这种人都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会观星象,通晓万物,能掐会算,遍观古今。

    万一等会儿往自己眼前这么一站,就看出来自己身体里有东西,会不会直接把自己当怪物给埋了?

    回头在头上弄个什么纸符啥的一贴,自己不就完了?

    说实话,陈飞的脑洞虽然有点大,但也纯属人之常情。

    总之到现在为止,虽然能看见这个智人的背影,但从心里就开始有些抵触了。

    智人听完阿婆的话,点点头,转身看向陈飞。

    四目相对,智人身子猛地一震,然后竟然开始有些发抖。

    随后不自然的猛然转过身子不再看陈飞。

    陈飞看着智人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这种感觉就像是与生俱来的,跟眼缘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那种熟悉,任凭他捂的再严实,也依旧会从衣料中散播在空气中。

    陈飞紧紧皱着眉,这种感觉不知道为什么,让他竟然有种莫名的心酸。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有点想哭。

    难道这就是智人的神力,不应该啊,智人要是有这种感动万人的能力,那他自己的表现应该不大对啊。

    陈飞看着眼前的智人,他转过身,低下头,一阵沉默。

    阿婆看着智人,眼神也变的有点不明所以。

    智人没说话,首领似乎想问问智人到底看出了什么,却被智人用手挡住了。

    他低着头沉默了半晌之后,才重新抬起头,看向众人。

    智人看着阿婆说:“这个年轻人,不能杀。”

    智人的声音在面具下显得发闷,但是那音色却让陈飞有些熟悉。

    陈飞现在什么都不想,他只想知道这个智人的真面目到底是谁。

    首领不知道为什么,似乎非常憎恨陈飞他们这些人。

    对着阿婆说:“阿婆,这些人必须杀掉,如果我们放过他们,岂不是就侮辱了祖辈蛊母?”

    阿婆自己也知道,这些人对于他们的部族,简直就是罪无可恕。

    竟然敢私自下圣崖,破坏历代蛊母的圣体。

    从根本上讲,她是非常赞成这些人被处死的,就说:“智人,你必须给我个不能杀他们的理由。”

    智人转过身,看了陈飞一眼。

    他看见,陈飞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眼中流露的,是一种渴望和惦念,这种复杂的情愫让他的心神稍微有些慌乱。

    他转过头,不再看陈飞,笑了笑说:“他是下一代智人。”

    这时候所有人都震惊了,无一例外。

    包括陈飞在内,首领和阿婆通通惊愕的看着智人,就连下面的士兵也是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祭祀台上的智人。

    智人的话就是圣言,他说谁是,谁就是。

    此时首领第一个出来反驳说:“怎么可能,智人不会侮辱蛊母的圣体,他根本就是贼,是个狂徒。”

    陈飞叹了口气,心说,这个赵玲妹的弟弟傻吗,自己跟她多大仇?

    把他姐姐扔下去的又不是自己,干嘛非要把自己置于死地呢?

    不过陈飞也很奇怪,当他刚才看见那个智人的眼睛的时候,他冥冥之中就觉得,自己死不了了。

    这个智人,他一定不会让自己死。

    刚才又听见他说自己是下一代智人,这尼玛简直扯淡!天方夜谭!

    自己可不想在这个穷山沟里当教书先生,一天被这帮危险的野人围着瞎转悠,多可怕啊。

    再说了,这智人也不能在人群中多看了自己一眼就说自己是什么下一代智人吧,虽然这样自己死不了了,但这不也相当于把自己坑了么。

    智人此时看着怒意万分的首领笑了笑说:“苍天所指,首领若不信,大可杀了他,不过这后果首领要自己承担。”

    首领听完整个人气的满脸通红,咬着牙看着智人。

    别的部族都是以首领为尊,偏偏自己这个部族,首领是最没地位的人,只是相当于一个大将军这样的地位。

    就算是他有心想杀了陈飞,也没有这个权利。

    在自己这个部族里,地位的排列依次是:蛊母,阿婆,智人,首领。

    首领看向陈飞,陈飞挑了挑眉毛,一脸你有本身就杀我啊的贱表情。

    把首领气的火冒三丈,整个人的杀气顿时腾起。

    他直接拿着刀冲到陈飞面前,一把明晃晃的刀瞬间就架在了陈飞的脖颈上。

    惊的陈飞瞬间就闭上了嘴,心说:卧槽,尼玛不是说不能杀我么,怎么没人拦着这货。

    但是没办法,现在刀都在自己脖子上了,还是先服个软比较好。

    陈飞斜着眼睛看着自己旁边站着的小女孩。

    小女孩也看着陈飞,笑嘻嘻的,好像在看热闹一样。

    现在的场面十分混乱,智人明显有些紧张的看着陈飞二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