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 逃离死亡边缘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剩下的士兵都是一脸惊惧的跪倒在地上,额头紧紧贴着地面。

    所有人都在祈求,下一个千万不要是自己。

    赵玲妹在牢笼中,眼睛惊恐的睁大,她从来没想过,这一代的蛊母竟然有着如此残暴嗜杀的本性。

    血腥味弥漫在整个祭祀台附近,让陈飞闻之作呕,他忍住难受,对着小女孩说:“停下,我相信了……”

    小女孩的身形顿了顿,然后抬起头看向陈飞,脸上的表情格外的冷漠。

    陈飞知道,这只虫子大概就是他们说的蛊王吧。

    小女孩随手一指,那只虫子竟然慢慢飞向了陈飞,然后缓缓落在陈飞的肩膀上。

    这时候,陈飞偏头看着那个虫子,它的翅膀还一震一震的,仿佛是在跟蛊母交流一般。

    要说陈飞不怕是不可能的,但是他始终相信,现在白骨被自己治好了,怎么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死吧。

    更别说死的这么惨了。

    虽说如此,陈飞的神经还是紧紧的崩在一起,生怕稍有闪失,这个蛊王就钻进自己的身体。

    小女孩冷漠的看了陈飞一会儿,突然笑出声说:“你不怕,你是一个不怕的。”

    然后她手一台,蛊王突然慢悠悠的飞起,然后又落在小女孩手里。

    然后小女孩收回了笑容又变为了之前的淡漠。

    她蹲下身子,看着首领,跪地俯首的后脑勺,轻轻说:“放了他们,不然,杀了你哦。”

    陈飞看到,首领的身子猛然一震,然后抬头跟士兵说:“放了他们,礼仪招待。”

    他的额上满满的都是细密的汗珠,眼中也充满着血丝,显然已经恐惧到了极点。

    士兵仿佛得到了大赦一般,纷纷起来给胖子和丁伟松绑。

    胖子的身子还在发抖,丁伟最没用,已经被这场景吓得晕了过去。

    不管刚才多么惊险,不过现在总算是得救了。

    阿婆叹了口气摇摇头,走到小女孩身边,伸手摸了摸小女孩的发顶。

    这时候,那个智人打了个口哨,一匹雪白的高头大马从林子里跑出来。

    智人抱着小女孩上马,然后小女孩冲着陈飞笑笑,又恢复了之前的天真,说:“要来找我玩哦。”

    然后骑着马跑远了。

    鲜衣怒马飞缰去,谈笑之间赴黄泉。

    陈飞摇摇头,看看眼前这些人,心说:古代君王身边也不过如此吧,伴君如伴虎。

    这时候,首领的表情极其复杂,似乎还没从刚才小女孩轻而易举的屠杀中缓过来。

    他吩咐人把这些尸体抬走,然后自己也离去了。

    阿婆和智人一起走的时候,陈飞始终找不到机会一问究竟。

    现在的疑问是,自己是真的所谓的什么下一代智人,还是这个智人为了救自己随口说的。

    如果是随口胡说的,那他为什么要救自己?

    而且陈飞对那个智人的熟悉和亲近是怎么回事儿?

    这些,无论如何他都要问清楚的。

    陈飞眼睁睁的看着智人离去的背影,紧紧皱着眉头。

    看着所有人走远,赵玲妹松了一口气,脸上终于有点喜悦之色的说:“大家稍微休息一下,然后我们去村子里吃点东西吧。”

    胖子还有点惊魂未定,听赵玲妹这么说,眼睛都立起来了。

    他说:“我说玲姐,你脑子让关傻了?我们好不容易才死里逃生,你让我们回去送死?这不科学啊。”

    赵玲妹笑着说:“当然不会再送死了,现在陈飞的地位是下一代智人,地位之高,谁敢怎么样。”

    胖子一脸懵逼,丈二的和尚似的看着陈飞,之前他们的对话胖子听不懂,当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胖子看着陈飞说:“咱都是兄弟了,你就给我交个底,你到底是为啥会说他们的土话?”

    陈飞叹了口气说:“我说了八百六十遍了,关于这个我也不知道,这就像是,你是美利坚人,出声就会说英语,你是华夏人,出声就会讲华夏语一个道理。”

    赵玲妹有点不解的说:“那这么说,你有可能是僰人?”

    陈飞赶紧摇头说:“我可是一正儿八经的汉人,祖祖辈辈都是汉人。”

    胖子看这么问陈飞也问不出个什么,也就作罢了。

    陈飞想着想着就问赵玲妹:“你有没有觉得这个智人怪怪的?”

    赵玲妹摇摇头说:“没有啊,怎么了?”

    陈飞说:“莫名其妙的为什么说我是智人?”

    赵玲妹不以为然的说:“这很奇怪么,如果是我,碰到你这样的也会觉得你就是智人啊。”

    陈飞想想也是,谁让自己莫名其妙会说人家本地话呢。

    不过那种奇怪的感觉和眼神他始终还是很在意的,见到一个陌生人,就算有可能有啥能力,也不可能是那种眼神。

    陈飞仔细的回忆着,那眼神里好像有种无尽的温柔和宠溺似的。

    陈飞摇摇头,不如就像赵玲妹说的,先去村寨,然后找到那个智人好好问问。

    胖子这时候走到丁伟旁边,嘲笑了两声,说:“这小子刚才都被吓尿了,怎么整,我可不背他啊。”

    赵玲妹也笑笑,说:“既然这样,我们就快点把他叫醒吧,到村子里弄点吃的喝的,然后回去吧。”

    陈飞点点头,反正自己这边事儿也搞定了,找到智人问清楚,就能回去了,要不感觉心里老惦记个事儿。

    这时候胖子的表情渐渐的有点不大好,他看着陈飞说:“我想把小宁的尸体找到,然后带回去。”

    陈飞点点头,这个他一百个赞成,有句话叫叶落归根。

    再怎么着急回去,也不能把袁宁一个人扔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不是?

    再怎么说,袁宁也是为了自己才变成这个样子的,要是自己不赞成,那还是人么。

    陈飞看着胖子说:“那我们快点把这货弄醒,然后去村寨好好休息一下,弄点补给品,然后我去找智人问问小宁的情况。”

    这个提议,胖子百分百赞同,赵玲妹也见到了自己十年未见的弟弟,心愿了结,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胖子蹲在丁伟旁边,甩手就是俩大耳光,一点余地都没给留。

    陈飞讪笑两声说:“胖子,这货跟你多大仇啊,悠着点,人家心灵脆弱着呢。”

    谁知胖子似乎没有打过瘾,上去又补了两下说:“当时在山洞里的时候,这小子竟然一个人先跑了。”

    “跑了就算了,也不知道他这身子板儿怎么把咱们那些行李全带走的,等我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和玲姐在一起了。”

    陈飞这时候,对于之前的隔阂稍微放下了一点,只要不是胖子丢下自己走了就好。

    陈飞笑笑说:“现在说这么多也没用,赶紧弄醒他。天都快黑了。”

    胖子一边拍着丁伟的脸一边喊他名字,等丁伟的脸终于被胖子打的肿出了半寸的时候,他才悠悠转醒。

    刚一睁开眼睛,他就从地上弹起来,警惕的看着四周。

    空旷的祭祀台上,此时就剩下了陈飞他们几个人。

    丁伟看了一圈儿,才明白过来,不好意思的看着自己湿掉的裤子,尴尬的说:“咱们怎么没死?”

    胖子恨不得再抽他一巴掌,一出事儿跑的比谁都快。

    陈飞拍了拍胖子肩膀说:“行了,咱也别跟他置气了,先办正事儿要紧。”

    然后转头跟丁伟说:“我们要去找袁宁,你要是害怕就自己先回去吧。”

    丁伟一看,让自己回去?那绝对不可能,要是自己回去的时候再碰上那个大蛾子可怎么办?

    再说了,这个陈飞简直就是神人,一只脚都进了阎王殿了都没死成,跟着他肯定比自己一个人好啊。

    想着,他露出一脸谄媚的笑容跟陈飞说:“那啥,我算是发现了嘿,您真是本事通天啊,以后你就是我老大,你到哪,我的脚步就跟到哪!”

    陈飞一听,呦,还特么挺会溜须拍马的,这马屁拍的舒服,虽然这人不靠谱,但是小弟不嫌多,勉强收了吧。

    想着,几个人就着夕阳缓缓走下了祭祀台,向着村寨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陈飞不知道为啥有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感觉,本来偷偷摸摸的,这下倒好,招摇过市的。

    他问赵玲妹:“这地方离村寨远么?”

    赵玲妹摇摇头说:“离最近的一个不远了,咱们可以先到那里休息。”

    陈飞一愣说:“最近的村寨?难道还有别的村寨么?”

    赵玲妹笑笑说:“我们这一个分支还是相当强大的,一共有十三个村寨。”

    陈飞心中一寒,心说:我特么还以为你们就这些人呢,最多在加上点老幼妇孺啥的,没想到竟然这么庞大。

    走着走着,胖子突然问:“那你们的头儿和那个小女孩住在哪个村寨,对了,还有那个智人。”

    赵玲妹想了想说:“首领和自己的士兵住在一个村寨里,蛊母和阿婆是不住在寨子里的,至于现在的这个智人,我也不知道。”

    陈飞点点头,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虽然自己一行人是腿儿着走的,但是话说回来,也不过就是前后脚的事儿。

    这么晚了他们应该不会连夜赶路吧,快一点的话说不定还能碰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