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袁宁没死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看了众人一眼说:“我们快点走,说不定还能碰上,早点办完事儿早点回去吧。”

    胖子也同意,关键是自己能等,耽误了这两天,小宁不知道成什么样子了。

    想到这,胖子心里就一阵钻心的难受。

    陈飞看胖子的表情,知道他肯定是又想袁宁了,尴尬的是,他想劝劝胖子,可总觉得自己没这个权利。

    几个人的速度还是很快的,赵玲妹的意思,要是这么走,再有不到一个小时的路就能到了。

    就在陈飞他们已经感觉相当疲惫的时候,终于还是看到了不远处星星点点的光芒。

    这时候,陈飞他们都松了口气。

    还好赶上了,就是不知道那个智人在不在这个寨子里。

    陈飞眼睛一转,说:“这样,我跟胖子先去看看情况,你们就不用急了,然后咱们在寨子口会合。’

    赵玲妹点点头,自己毕竟是女人,体力再好也感觉相当疲惫了。

    陈飞带着胖子一路小跑,很快便到了村寨口,胖子左右看了一眼。

    这些人似乎还保持着古时候的习惯,天一黑,几乎就没什么活动了。

    陈飞他们看着村寨中的点点光亮,毫无目的的在寨子里逛荡。

    这尼玛光凭肉眼就能看见了,根本不可能有人,更别说首领和那么一大堆士兵了。

    看来自己紧赶慢赶最终还是没有追上啊。

    就在二人都有点颓丧的时候,陈飞的肩头突然一沉,让他心里一惊。

    他飞速的转过头,就看见,压着自己的人,正是那个自己正在苦苦找寻的智人。

    陈飞有点喜出望外的看着智人,胖子在前面走着,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情况。

    智人的手在脸前做了一个手势,示意陈飞不要出声,然后转身就走。

    陈飞有点懵,这是要自己跟着他走的意思,可是他不让自己出声,那就是说不让自己叫胖子?

    陈飞被卡在中间,有点进退两难的意思。

    他权衡了一下,心想反正胖子也丢不了,这么大个人,又不是黄花大闺女。

    最后他还是决定跟着智人,正好自己有一肚子的问题想问他。

    陈飞跟在智人后面,一路走,智人似乎也害怕别人发现似的,带着他一路绕过好几座竹楼。

    陈飞刚到村寨口的时候就觉得,这里的竹楼非错落有致。

    相对来说,高矮不一,错落无序的。

    这么跟着智人饶了几回,彻底把陈飞绕蒙了。

    智人把陈飞带到一座很小的竹楼里,进屋之后,陈飞站在门口半天没敢动。

    “那个……”陈飞试探性的问了一句,智人没说话,只是用手指了指面前的椅子。

    陈飞心领神会,先坐下来等着智人说话。

    陈飞看着智人,本来一肚子的问题却突然问不出口了。

    最后只憋成了几个字:“你为什么救我。”

    智人愣了一下,随即流露出的眼神相当的复杂,好像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救陈飞一样。

    随后,他也坐下来,说:“换做是谁也一样。”

    陈飞看着智人复杂的眼神,也为之动容,什么叫换做是谁也一样,那你怎么不救别人。

    智人叹了口气,然后缓缓说:“可能因为我有一个跟你一样大的儿子吧。”

    陈飞愣了一下,似乎突然间能理解智人的意图了,他苦笑了两声说:“是么……我还以为……”

    之前有那么一瞬间,陈飞觉得这个智人特别像自己的父亲。

    虽然只有那么一瞬间的感觉,但他竟然深深的被这种似乎看起来很不靠谱的感觉所吸引。

    陈飞低下头喃喃的说:“我父亲在我十八岁的时候离开我们,三年多了,我也不知道他在哪,我妈每次想到我爸都会哭。”

    陈飞不知道为什么要跟一个仅仅有一面之缘的人说这些。

    可能是因为关于这个问题,他压抑的实在是太久了,却从来没有跟任何人吐露过。

    他没有抬头去看智人,却错过了智人面具下已经微红的双眼。

    智人似乎很不想接这个话题,然后说:“你们一起的还有一个女孩子是吧。”

    陈飞本来整个人陷入一种悲伤的回忆里,现在听到他说这个,立刻收回了所有情绪。

    抬起头点点头,焦急的问:“你知道她在哪里?”

    智人点点头说:“她是你的朋友?”

    陈飞点点头,今晚似乎所有的悲伤情绪都堆在一起了,竟让陈飞的眼泪止不住的掉下来。

    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是所有东西堆在一个临界点的时候,始终是要爆发的。

    他抽泣着说:“她,是因为我,才,才死的。”

    智人伸出手,摸了摸陈飞的头顶。

    陈飞猛然一惊,小时候,自己每次哭鼻子,爸爸都是这样安慰自己的,难道……

    随即,陈飞否定了这个想法,这绝对是不可能的,自己的爸爸可不会什么僰人语,他就是个天天吃饱了混天黑的老实农民。

    随后,智人说:“你朋友没有死,但是等到星蛾卵孵化的时候,估计就没命了。”

    陈飞心里一惊,没有死,怎么可能,自己是亲眼看见她……

    他站起来,抓住智人的袖子焦急的问:“没有死是什么意思?”

    “星蛾的雌母蛾只有一只,她会在活的动物体内产卵,这时候,蛾卵和动物就产生了一种类似于寄生的关系,等到卵被孵化的时候,动物本身才会死亡。”

    陈飞兴奋的像个孩子一样的大喊:“那也就是说,我朋友还有救?”

    智人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搞得陈飞不明所以。

    他抬起头说:“只要能在卵孵化之前,把这些乱取出来,你朋友就能活,但是,恐怕没人帮你这个忙。”

    陈飞的表情由惊喜转为焦虑,什么叫没人帮我这个忙?

    智人仿佛看出了陈飞的疑惑,说:“因为这个族的规定,就是所有人一律不许对外来人施救,不然的话,全家都会受到惩罚。”

    也就是说,现在明明知道,袁宁还有的救,但是完全没有办法去救的意思?

    陈飞突然扑通一下跪在了智人面前说:“我求求您,救救我朋友,您不是智人么,肯定有办法的啊。”

    智人长长的叹了口气,把陈飞扶起来,说:“不过我看今天你跟蛊母似乎很谈得来,也许她会帮你,只要她同意,这就好办了。”

    陈飞点点头说:“我现在就去找她,我朋友,她现在在哪?”

    智人点点头说:“在阿婆那里,不过时间不多了,按推算,大概不到三天,小蛾就要被孵化了。”

    陈飞一分钟的都不想耽搁,他看着智人,特别认真的说了句谢谢。

    智人看着陈飞跑走的背影,说了句:“蛊母就在寨子西边的竹楼里,自己小心。”

    等陈飞彻底离开的时候,智人关上门,拿掉了厚重的面具,悄悄的擦掉了脸上的泪水。

    陈飞从智人的竹楼里出来就往西边跑。

    上北下南,左西右东,不管了就往左边跑吧。

    陈飞低着头就往前跑,根本就没有抬头看前面。

    结果哐当就撞在别人身上,这一下把陈飞撞得七荤八素,瞬间就被弹得往后退了好几步,差点坐地上。

    他抬起头,揉着被撞疼的地方,一看,自己撞得不是别人,正好是胖子。

    原来胖子一个人走着走着,还跟陈飞说话呢,说了半天发现没人理自己,一回头发现陈飞不见了。

    他还以为被陈飞抓走了,就在村寨里找他来着。

    结果俩人都急,就撞上了。

    陈飞也正好想找胖子呢,他看着胖子,脸上抑制不住的喜悦。

    胖子心说自己走丢了还这么开心呢?没见过这种的。

    陈飞一把拉起胖子就往左边跑,边跑边说:“袁宁没死,我们快去找他。”

    胖子一听,完全不可置信的看着陈飞,上气不接下气的说:“你什么意思啊?”

    陈飞也气喘吁吁的说:“我刚才见着那个智人了,他说小宁没死。”

    胖子喜出望外,顿时浑身的疲累都没有了,狂喜的跟着陈飞跑。

    两人跑了好久,胖子才反应过来,问陈飞:“你这是带着我去哪啊?”

    陈飞一愣,说:“智人说袁宁就在村寨西边的竹楼里。”

    胖子顿时一脸黑线,直接停下来不走了。

    陈飞一看胖子不走了,以为这死胖子跑不动了就说:“我说死胖子,再坚持坚持,马上就到了。”

    胖子吐了口唾沫说:“大哥,这是我自己不走的事儿么?”

    陈飞也一懵,心说不是你不走难道是我不让你走的。

    胖子看着陈飞,顿时觉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就说:“我说大哥,麻烦你看看,这是西边么?这特么是南边!”

    陈飞本来就有点东西南北不分,被胖子这么一说,也完全懵了。

    他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我以为左边就是西边呢,那咱们赶紧往西边走吧,二师弟,取经之路还是格外漫长的。”

    胖子大概计算了一下方位,撒开腿就往西边的方向跑去。

    陈飞跟在胖子后面,此时二人的心情几乎是这些天里最好的了。

    胖子跑,陈飞就追,两人笑闹着,身影就消失在了村寨的尽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