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痛苦的抉择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等陈飞他们跑到的时候,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

    胖子笑着看陈飞,说:“你还记不记得,咱俩第一次认识的时候,也是这么跑的?”

    陈飞抹了抹头上的汗珠,点点头。

    自己第一次和胖子相识,就是被这个货给坑了的。

    两个人被一堆小混混追的跑了好几条街,结果两人不屈不挠的又杀回去了。

    虽然最后警察局相见了,但这也奠定了胖子跟自己的兄弟情。

    胖子抬着头仰望着一片星空。

    陈飞也跟着他看,没想到这里的星空会这么低,自己竟然从来没有发现过。

    看来有的时候,美好要抬着头去看的。

    总是低着头,看到的只有被自己疲惫的步伐扬起的尘土,这会弄脏自己的脸,让自己看起来更可笑。

    陈飞突然发现,自己什么时候这么有哲理了。

    要这么想想,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他们的生活环境一定特别好,不然谁闲的没事儿净是想那些个不能吃不能穿的东西。

    胖子拉了拉陈飞,指着最高的一个竹楼说:“我说,是不是就是那里啊?”

    陈飞看了一眼,竹楼虽然高,但不一定就是,不过上去问问准没有错。

    陈飞抬脚就准备上楼,结果胖子站在原地没有动。

    陈飞还纳闷呢,刚才跑的时候,这么积极,怎么到正儿八经哆嗦的时候,你就怂了呢。

    胖子不好意思的笑笑说:“那个小女孩不在吧?”

    陈飞一愣说:“什么小女孩儿,蛊母?”

    胖子点点头,陈飞心说你问的这不是废话么,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么?

    陈飞说:“胖子,七十二拜可就差这一哆嗦了啊,你自己看着办。”

    谁知胖子寻思着蛊母在,瞬间有点怂,就说:“那啥,还是你自己上去吧,我再这接应你,万一遇到点啥危险的,咱俩里应外合也好有个照应不是?”

    陈飞叹了口气,点点头说:“那我上去看看什么情况,要是不对,你可得在下边支援啊。”

    谁知还没等陈飞抬脚呢,三十多个士兵瞬间就从竹楼脚下的草里出来,手里都拿着长刀,对着陈飞和胖子。

    陈飞瞪了胖子一眼,埋怨他磨叽,这回好了,让士兵发现了。

    谁知胖子倒是挺无所谓的说:“要我说,他们肯定早都埋伏在这了,人家蛊母是什么人,怎么可能身边没个保护的。”

    陈飞想想也是,不过现在他关心的可不是这个。

    现在他关心的是,要是再像之前那样把自己关笼子里,可真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看着拿着刀的士兵接近自己,陈飞不得不做出了防御的姿势。

    看来他们并不只是个好斗的民族,还尼玛是个挺记仇的民族。

    华夏人的本性,就是抗争,就比如说,希腊神话里,发了大水,人家用神迹诺亚方舟躲过去,华夏就是大禹治水,这没毛病。

    所以这些僰人依旧延续着华夏上下千年的抗争骨血。

    他们的士兵死了,肯定不会怪到蛊母头上,都是自己这个外来人的错。

    真是有句草泥马不知当讲不当讲。

    陈飞看这这些士兵一个个目露凶光,满脸仇恨的看着自己,恨不得现在就扑上来把自己千刀万剐的样子,觉得有点好笑。

    他只能掂量自己能不能动手了。

    不动手,自己也不算理亏,但是要是再被抓一次,估计没那么好脱身。

    而且袁宁的事儿也等不了那么久。

    要是动手,那自己把人家胳膊腿儿整断了,那就是理亏了。

    胖子心里着急,一个劲儿的问陈飞该怎么办,陈飞看着胖子说:“你问我,我特么怎么知道。”

    看着那些士兵步步逼近,既然是这样,那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了。

    不管怎么的,也不能让你这些人抓住,这山高皇帝远的,回头偷偷把自己弄死咋办。

    要是现在动手,就算自己这边不是个儿,至少也能放倒几个吧。

    陈飞想着就准备拉开架势动手了。

    这时候,只听见竹楼上一阵轻微的响动。

    陈飞和僰人族士兵同时抬头去看,只见蛊母正站在阁楼上看着下面,大眼睛水汪汪的,在月光下显得格外灵动。

    陈飞一看,立刻招招手让小女孩下来。

    不管怎么说,这些士兵还是害怕这些小女孩的。

    小女孩似乎对陈飞很好奇,他不怕她,还会给她好吃的东西。

    她纵身一跃,竟然就这样轻飘飘的从有三层楼高的竹楼上跳下来。

    红衣翩然飞舞,竟宛若从天而降的小仙子。

    她落在陈飞身边,眨着眼睛看着他。

    陈飞也灵机一动说:“你不是说要我来找你玩么,可是他们……”

    小女孩眉头一皱看着围着陈飞的士兵。

    士兵们瞬间一阵恶寒,纷纷收了手里的兵刃,往后退了几步。

    然后跪在地上,不敢再抬头。

    阿婆从楼上步履蹒跚的走下来,看着陈飞,冷笑了一声说:“你此来到底什么目的。”

    陈飞咬了咬下唇,说:“我……”

    既然自己是有求于人,那自然就不应该再有所隐瞒才对。

    他伸手摸了摸小女孩的发顶,虽然是不经意的一个动作。

    却足以让在场的士兵都倒吸一口凉气,这个人真是胆大包天,竟然敢摸蛊母的头?

    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

    可是又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蛊母竟然没有反应,似乎还很喜欢陈飞的这个动作。

    陈飞顿了顿,没管旁边跪了一地的士兵说:“我知道,我有个朋友在你们手里。”

    阿婆点点头说:“就是那个被种了蛾卵的小姑娘么?”

    陈飞点点头说:“对,就是她,我希望蛊母能救救她,她不该遭这个罪,都是因为我……”

    陈飞的声音越说越小,最后竟然没了声音。

    阿婆笑了笑说:“既然智人说你会是下一代智人,那我们之间就没什么请求而言了,但你知道,这姑娘毕竟是外人。”

    陈飞点点头,说:“我知道,所以我希望,你们能不能网开一面救救她。”

    阿婆说:“那种程度的东西,我们部族里随便一个女人都做的到,但是你让别人做可以,他们并不敢违抗智人的命令。”

    陈飞突然惊喜的和胖子对视了一眼,这样一来,袁宁就有救了!

    “但是……”

    就在陈飞高兴的苗头才刚刚起来的时候,阿婆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这让陈飞刚放下的心骤然又悬了起来。

    “但是什么?”陈飞认真的问。

    “但是帮你救人的那个女人全家都要死……这是我们族人千百年不能改变的规矩。”

    陈飞听完,心脏猛地一缩。

    她这话是什么意思?也就是说自己可以救人,但是要在袁宁和别人一家子人的命放在一起衡量。

    如果放弃选择,袁宁很可能就没命了,如果选择救袁宁,别人一家子就因为自己所谓智人的一个命令而命丧黄泉?

    胖子此时也是一脸懵逼,陈飞绝对相信胖子也听懂了这句话。

    此时他的心里不知道是不是也在纠结。

    胖子低下头想了好一会儿,说:“哥,这些人跟你非亲非故,我们不能让人家送死,但是也不能看着小宁眼睁睁的送命啊。”

    陈飞的眉头紧紧皱着,这种痛苦的抉择就算是他也做不出来。

    这时候,胖子往前一步说:“那我们一命换一命,让他们救小宁,用我的命换别人的命。”

    陈飞一把把胖子拉回来说:“胖子你别闹了,都什么时候了还意气用事。”

    陈飞知道现在胖子也不好受,他眼眶红红的,说不上什么时候就要泪崩。

    陈飞看着阿婆说:“难道没有别的方法么?”

    阿婆摇摇头说:“没有……”

    陈飞点点头,绝望的说:“我知道了,我先想想吧。”

    这时候,小女孩看陈飞绝望的眼神有点不解,悄悄拉拉陈飞的袖子说:“带我玩。”

    陈飞现在完全没心情玩,但是看着小姑娘的样子不忍拒绝,又怕她真的发飙,那自己就麻烦了。

    陈飞强撑着笑容说:“好,我们去玩。”

    胖子看着陈飞,眼泪已经划过了脸颊。

    阿婆冲着跪在地上的士兵使了个眼色,士兵通通站起来,冲着阿婆点头之后,跟小女孩保持距离站在后面。

    陈飞看了看胖子说:“没事儿,你先去找丁伟他们,我等等回去找你。”

    小女孩拉起陈飞的手说:“糖,还要。”

    陈飞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小女孩样子突然心中一酸,这样的原始部族,竟然还有这么刁难人的传统。

    他拉着小女孩,这样的孩子,在城市里的话,应该刚上初中,可能还在妈妈怀里撒娇呢。

    在想想白天的时候,她连杀十几个士兵竟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完全就是个杀人嗜血的狂魔样子。

    这样的悲哀,到底是谁的错。

    陈飞听到小女孩要糖,想起来,胖子的背包里应该还有很多巧克力什么的。

    就说:“我带你去个地方,那里有很多哦。”

    小女孩开心的笑笑,跟着陈飞走。

    陈飞转身看到身后跟着的士兵,心烦无比,就说:“但是他们不可以去。”

    小女孩似乎也很不满意今天他们当着别人的面驳了自己的面子,站住身子,转身,换上一脸冷漠低声说:“你们,滚开,不然杀了你们。”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