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明月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后面跟着的士兵都是一愣,然后互相看了一眼,竟是谁也不敢在往前走哪怕半步。

    陈飞转身看了一眼,又看了看小女孩。

    他相信,肯定不是小女孩真的有这种号令群雄的能力,这些人所屈服的,都是她令人发麻的杀人手段。

    此时的月光升的很高,看样子,正值午夜。

    陈飞看着小女孩,不知怎的,竟然生出了一种莫名的亲近。

    他觉得,这小女孩,很小的时候,就作为下一代蛊母被培养,然后远离人群,她所受到的教育,一定是与别人完全不同的吧。

    陈飞突然觉得有点可悲,他看着小女孩一脸期待的神情,苦笑了两声。

    走了一段路,他发现士兵并没有跟上来,就问:“你叫什么名字?”

    “阿尔穆古。”小女孩抿着小嘴想了想说。

    陈飞觉得这名字实在是太拗口了,叫来叫去的不方便,就问:“你就没有汉名么?”

    小女孩仰头看着陈飞,说:“汉名是什么?”

    陈飞突然觉得自己很蠢,这些人的思想意识还不知道活在哪个朝代呢,他们当然不知道什么是汉名了。

    陈飞低下头看着小女孩的眼睛,灵动的眸子里竟映着天上的明月。

    他一笑,说:“这样吧,我送你个汉名,叫明月,怎么样?”

    小女孩嘟着小嘴,重复了两遍:“明月……明月……”

    然后喜笑颜开的摇着陈飞的胳膊说:“明月,喜欢这个,明月。”

    陈飞看她开心,终于也露出了笑容。

    小女孩一路蹦蹦跳跳的往前走,陈飞在后面跟着。

    不知道小女孩的身体格外轻盈还是怎么,竟然走的格外的快,像是穿梭在山林小路上的红色幽灵。

    陈飞一边喊她的名字,一边让她慢一点,但是小女孩似乎相当的开心,完全没有听陈飞的。

    突然,陈飞听见一声嚎叫,然后他楞在了原地。

    这种嚎叫他不是没听过,之前自己在农村的时候,也遇到过。

    记得那时候,爸爸带着村里的一个老猎户上山,但是因为有事儿耽搁了,当晚没从山上下来。

    几个人在山上露营的时候,他曾听见过这个嚎叫。

    老猎户说是熊,但这种熊又不同于平时在动物园里常见的棕熊或者灰熊。

    它们异常的庞大,而且强壮,关键是皮毛特别厚,一般射程不够的枪打在它身上最多也就是皮肉外伤。

    后来老猎户坚决要连夜下山,不能在山上过夜。

    他宁愿冒着被别的动物袭击的危险,也要避开那种巨熊,可见这熊的可怕程度。

    此时的小女孩已经跑的没了影子,陈飞焦躁不安,现在他又不能大声喊,不然一定会把巨熊引过来。

    到时候就有点得不偿失了,但是小女孩一个人,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陈飞一边蹑手蹑脚,小心翼翼的在林子里穿梭,一边轻声喊小女孩的名字。

    可是不知道陈飞到底是因为天太黑还是因为严重的路痴,可能偏离了明月跑走的方向。

    此时的他除了着急,一点办法也没有。

    树林里再没有了动静,没有明月的动静,也没有巨熊的动静。

    有的,只有陈飞因为过度紧张的深沉的呼吸声。

    陈飞一边安慰自己,明月能一个人在瞬间手刃十几个男人,一只巨熊应该不算什么。

    可是一想,尼玛那些男人都是俯首帖耳的等着明月杀的,跟这种见到人就往上扑的战斗力爆表的巨熊可不一样。

    想着,陈飞本来稍微放下的心,又跟着悬了起来。

    陈飞摸了摸身后的猎刀,还好它还在,这多少能给陈飞一点底儿,不至于赤手空拳在林子里对付野兽。

    就在陈飞刚把猎刀拿在手里的时候,从另一个方向突然传来明月的尖叫,紧接着就是巨熊的嚎叫。

    这是一种带有攻击性的嚎叫声,陈飞已经顾不得多危险,喊着:“明月,你在哪里?”

    然后往刚才声音传来的声音跑去。

    随即,之前的方向又传来一声嚎叫,陈飞的心已经在嗓子眼了。

    于公于私,他都不应该让明月出事儿的。

    于公,明月是跟自己单独在一起出事儿的,想想那些人对蛊母的信仰跟崇拜,估计把自己碎尸万段都不为过。

    于私,他也是真的不想让明月出事儿,他总觉得,明月就像自己的妹妹。

    其实她还是个单纯的孩子,只是被这种魔鬼式的养成游戏中,把她铸造成了这样。

    也许她根本不知道杀戮为何物,死亡为何物。

    陈飞着急的追逐着声音的来源,细密的汗珠已经从额头上掉下来了。

    陈飞跑着,突然看到明月竟然从一颗大树后面钻出来了。

    他先是一愣,然后远远的站住了脚步,茭白的月光下,女孩一身红衣随着山林野风飘舞。

    她手里持着长鞭,无辜的看着倒下的巨熊,本洁白的小脸上,喷溅了一脸的鲜血。

    然后她伸出舌头,舔净唇边的红色液体,满意的砸吧砸吧嘴。

    这般诡异的景象让陈飞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个年仅十来岁的小女孩,竟然就凭一条鞭子,杀了一只如此粗壮又有攻击力的巨熊。

    可是当她看着鲜血喷溅时候的眼神,竟然不是害怕和惊恐,而是一种狂热的兴奋,和欢喜。

    这孩子到底是什么?

    明月似乎注意到了身后的陈飞,她笑着蹦蹦跳跳的跑向这边。

    满脸的天真无邪,映衬着一身的鲜血,竟然在月光下显得诡异无比。

    陈飞不知怎么竟有些发抖。

    明月走到陈飞边上,拉住陈飞的手说:“我们走吧。”

    陈飞也拉着她,但却不敢在看她的眼睛,说:“你,你怎么杀死它的?”

    陈飞发现,自己的声音竟然也在颤抖着,说出来的话,竟带着一种奇怪的音调。

    明月想了想说:“它不让明月过去,明月不喜欢。”

    陈飞喉咙一动,理由仅仅是不喜欢,而不是出于自卫?

    后面的路,陈飞完全是凭借着自己走过一次的潜意识了。

    现在他的大脑里完全是混乱的,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逃避,逃避一个让人痛苦和罪恶的抉择。

    他不知道,现在换做胖子,他会怎么做,会不会用一个家族的陌生人来换取妹妹的性命。

    当陈飞他们到之前放东西的山洞的时候,已经大概有凌晨两三点左右了。

    洞里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只能通过微弱的月光看清楚洞口。

    陈飞钻进山洞,打着身上的放风火机,然后点燃了之前他们走的时候灭掉的火堆。

    篝火里还有一些之前没有完全燃烧的固体燃料。

    所以,点火似乎完全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明月跟在陈飞后面进来,好奇的看着陈飞摸索背包。

    陈飞记得,吃的都是在胖子的背包里。

    找到胖子的背包,他就开始翻腾起来,从包里找到几个巧克力,还有一些压缩饼干。

    最后,在包的夹层里,陈飞摸出一个吊坠,这好像是袁宁的东西。

    之前陈飞看见她经常带在身上的。

    陈飞坐在一边的大石块上,自己的看着那个吊坠,下面的部分好像是一个小形的相夹,他轻轻打开。

    里面确实夹着一张照片,陈飞借着火光仔细的看着,当陈飞看清楚的时候,心里猛地一痛,像被针扎一样。

    里面夹着的相片不是别人,正是陈飞的照片。

    其实陈飞一直都不知道她对自己的感情,就算是那晚之后,他也就当大家都是成年人,这种事情很常见的嘛。

    陈飞看着吊坠里自己的照片,仿佛就像是个混蛋一样。

    虽然自己不愿意,但泪囊一酸,不知不觉间,眼泪已经随着脸颊划过了。

    明月走过来,定定的看着陈飞,似乎有点不解,也许她从一开始,就不知道什么是眼泪吧。

    她伸出小手,轻轻在陈飞脸上抹了两把。

    陈飞抬起头,他知道,这样的选择,他不可能做的出来,但是他欠袁宁的似乎也太多了。

    后来他决定,不如就救了袁宁,然后自己在自杀,等到了阎王面前,自己再做牛做马还别人的债吧。

    陈飞把巧克力和压缩饼干拿起来,塞给明月说:“这些都给你。”

    明月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巧克力,开心的咧着小嘴笑呵呵的。

    然后她突然想到什么似的,从身上摸出一个小盒子,打开拿出两颗灰褐色的药丸递给陈飞。

    陈飞一愣,问她:“这是什么?”

    明月眨着眼睛说:“我听你说你的朋友,被种了卵,给她吃这个能吐出来。”

    随后,明月想了想说:“你不可以告诉阿婆,不可以告诉任何人,不然,杀了你哦。”

    陈飞先是一喜,后是一愣,这个孩子算是知恩图报吗?

    还是用这个跟自己的巧克力交换?

    可是她最后的一句话,让陈飞觉得,这孩子就是个定时炸弹,放在身边说不上什么时候就会爆炸,但他似乎就是很喜欢这个炸弹。

    陈飞点点头,说了声谢谢,不能说,难道连胖子都不能说?

    不说就不说,等把袁宁带出这里再说也是一样的,也不用急在这一时半会儿的。

    想着,陈飞喜悦无比的说:“那我们快回去吧,正好我也要离开了,以后有机会我再带好吃的给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