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调虎离山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带着头的士兵有些狰狞的笑笑说:“到了你就知道了。”

    胖子的方向感明显要比陈飞好的多,又往前走了一段之后,他发现,这条路似乎跟村寨的防线完全是相反的。

    开始的时候,他想,难道是陈飞他们准备离开了已经?

    后来想想也不对,这尼玛也不是离开的路啊。

    陈飞和赵玲妹被士兵带着去找袁宁,却发现他们走过的路很奇怪。

    陈飞这种不分东南西北的路痴当然发现不了,但赵玲妹可是在这里生活过的。

    她有点好奇的问:“我们走的这些路里,明明有更近的地方能到,为什么要这么走?”

    带路的士兵听完,明显的一愣,然后看了赵玲妹一眼。

    陈飞看到,他这一眼里,似乎躲躲闪闪的,像是在逃避什么似的。

    他突然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但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他和赵玲妹对视了一眼,然后说:“你的意思是他在给我们绕路?”

    赵玲妹也一脸不解的点点头,按理来说他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啊。

    陈飞皱着眉头摇摇头,反正总归都得到,料想他也不敢违抗阿婆的命令吧?

    陈飞小声跟赵玲妹说:“先看看再说。”

    两人提高警惕跟在士兵后面,随时准备应变。

    胖子和丁伟一路被带离村寨,越走越远。

    最后还是丁伟先发现,小声跟胖子说:“咱们是不是正往那个什么祭祀台的方向走。”

    胖子这才发现,往四周看了一圈,也小声说:“好像是,你来找我的时候,陈飞说过要来这了么?”

    丁伟摇摇头,也没在说什么。

    胖子心里没底儿,但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等胖子被压到祭祀台的时候,并没有发现陈飞在,突然,他的心里升腾起一种十分不好的预感。

    这时候,士兵也停下来不再往前走了,胖子警惕的问:“你们带我来这到底有什么目的?”

    带头的士兵似乎会讲汉语,只是十分慢,让胖子听起来有点吃力。

    他狞笑着说:“智人交代我们,让你祭奠我们蛊母的圣体。”

    胖子一愣,唇角一撇,说:“你懵鬼去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没想到带头的士兵却突然让人把一边的丁伟松开了。

    丁伟虽然诧异,但是自己和这些僰人士兵的实力相差的太过悬殊,也只能先看看他们到底要干嘛。

    再说了,他们把自己松开不管有什么目的总比像胖子那样绑着好吧。

    这时候,带头的士兵走过来,看着胖子说:“你的这个朋友,就是智人派来看着我们的,等下他还要回去报信。”

    胖子心里一惊,然后把眼神转向丁伟。

    丁伟心里是有小聪明,他知道,胖子和自己这是完全被人下了个套。

    他们放了自己原来就是这个目的,但是如果自己跟他们对着干,估计胖子临死也能拉自己这个垫背的,那自己这是干嘛呢。

    在想想平时,陈飞和胖子对自己的样子,丁伟心里的阴鹜又蔓延上来。

    他突然沉默了片刻然后抬起头,看着胖子点了点头。

    三人为虎,也就是说当一个人说一件事情的时候,你可以嗤之以鼻说不可能。

    两个人说你可以怀疑,但当有第三个人说的时候,不管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他也会变成事实。

    胖子的心里像是被赌了一块石头,他虽然不相信陈飞会这么对自己,但毕竟丁伟也没有理由骗自己吧?

    突然他冲着丁伟喊道:“陈飞呢,我要见他,我要亲口问问他!”

    谁知丁伟上前两步,叹了口气说:“别想了,他们已经走了,要怪就怪你自己。”

    胖子一愣,说:“怪我什么?我哪里对不起他了?”

    丁伟大概能猜测出来,胖子一个人跑出来,肯定是因为妹妹的事情不顺利。

    他一脸惋惜的看着胖子说:“哎……谁让你在你妹妹的事情上固执己见的,算了,认栽吧,现在陈飞在这个荒村野寨里可是将军级别的人物,你算什么东西?”

    胖子渐渐垂下眼睑,丁伟为什么会知道袁宁的事情,难道真的是自己最好的兄弟要致自己于死地?

    带头的士兵看着胖子说;“他是智人,你是外来人,再说了,如果不让你死,他一辈子在你面前都会愧疚,还不如你不存在。”

    胖子眼神突然暗淡下来,是啊,陈飞是个要面子的人,自己如果也死了,他就不用背着愧疚了。

    原来如此,这就是他让自己死的理由?

    信不信又能如何?

    如果不是什么人下命令,这些士兵又是怎么胆大妄为的敢这么做呢。

    胖子冷笑一声,背后的野风吹的一阵萧索。

    渐渐的,胖子被长矛逼到悬崖边上。

    没想到带头的士兵竟然叹了口气把胖子手上的绳子解开了,然后说:“智人说,最后要松开你的。”

    胖子愣了愣,现在所有矛头所指向陈飞。

    他是信也得信,不信也得信了。

    本来胖子满腔的战斗热情,现在全部转化为悲情和仇恨了。

    这时候带头的士兵冷笑着说:“你是自己下去,还是我把你扔下去?”

    胖子站在悬崖边上,唇角露出一丝冷笑,看着天上飘过的白云。

    和陈飞嬉笑打闹仿佛就在昨天,这让他心里无比的疼,没想到,今天竟然会走到这一步。

    胖子叹了口气,眼神带着仇恨,万念俱灰之中,喃喃的低语:“陈飞,既然如此,你我兄弟之情,到此恩断义绝吧……”

    说完,看着万丈悬崖,又被逼着往后退了两步,此时,他脚后跟已经悬空了。

    看的一边的丁伟也是一阵心寒,竟是有些后悔。

    这时候,带头的士兵走过来,狞笑着轻轻一推,胖子连喊都没来得及就掉下了深渊。

    丁伟没敢往前看,生怕一个不小心在被这些人推下去。

    这时候,带头的士兵笑着走过来,拍了拍丁伟的肩膀,算是对他配合自己的奖励,然后带着其他的人走了。

    既然搞不死陈飞,那搞他兄弟一样也能为自己死去的兄弟报仇。

    总该有人来祭奠亡魂吧,至少汉人的调虎离山计还是很管用的。

    陈飞走着走着,艳阳高照下竟然打了个大喷嚏。

    这个喷嚏竟带的他鼻子一酸,留下了两行清泪。

    赵玲妹看着陈飞的样子笑了笑,竟然还有人打喷嚏能把眼泪打出来的。

    他们走了不知道多远,终于还是被带到了一个较为低矮的竹楼里。

    陈飞他们进去之后,果然看见袁宁躺在竹楼的床上,面色苍白,完全不像是活人的样子。

    但如果不是活人,耽误了这么多天,早都应该烂了,也不会只是面色苍白的问题了。

    陈飞走过去,把袁宁背在背上。

    只要还在村寨里,他就不可能给袁宁吃那个药丸,但是看着她的样子,陈飞也有些着急。

    他想着赶紧回去跟胖子他们离开比较好。

    回去的时候,士兵算是完成任务离开了,赵玲妹负责带路。

    结果让陈飞出乎意料的是,回去的路竟然比来的时候省了一半儿的时间。

    那个士兵竟然把自己带着饶了这么大一个弯,他们到底有什么目的呢?

    等陈飞回到村口的时候,就看见丁伟一个人锤头丧气的坐在一边,没有胖子的身影。

    不知道为什么,陈飞的心里竟开始惶惶不安,他皱着眉看着丁伟问道:“胖子呢?”

    丁伟哭丧着脸,看了陈飞一会儿说:“别提了,胖子不知道因为什么想不开,跳崖了。”

    陈飞听着,完全愣住了,他的那种不安,竟如同潮水一样,在心里翻涌。

    胖子平时虽然有点怂,人也有点倔强,但绝对不会是这种想不开的人。

    就算是自己的妹妹必死无疑了,至少他还有个老妈啊,怎么可能就这么轻生呢?

    陈飞小心翼翼的把袁宁放在一边,一把拎起丁伟的领子说:“你特么的看清楚了么?”

    丁伟看着陈飞,从他的眼神能看出来,他对陈飞是相当惧怕的。

    “看,看清楚了,我当时还劝他呢,他根本不听,整个人跟着魔了一样。”

    陈飞的胸口仿佛有千万只蚂蚁在爬,那种痛痒的交织让他十分难受。

    虽然他知道,胖子绝对不可能会自己跳崖,但这种难受的感觉,让他痛苦的浑身发抖。

    赵玲妹走过来安慰他说:“最好还是打听清楚一点,再做决定。”

    丁伟在陈飞手里,流了一脑门子冷汗,听到赵玲妹这么说,也猛劲儿点头。

    陈飞这才松了手,说:“我去打听打听,你们先准备吃的跟用的,到回去的洞口集合。”

    赵玲妹点点头,说:“好,你尽快。”

    陈飞点点头,就往蛊母所在的竹楼跑。

    他到地方的时候,正好碰上阿婆他们准备离开这个村寨带着蛊母回平时住的山野。

    蛊母看到陈飞似乎很开心,陈飞冲着她笑笑,他实在没有力气说别的了。

    现在他满脑子都是胖子的事情。

    首领带着全部全部士兵整齐的站在蛊母她们身后。

    陈飞走过去对着阿婆说:“阿婆,我要回去了,可是我那个胖胖的兄弟不见了,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到过他。”

    陈飞的样子很着急,阿婆也没有为难他,转身用僰人语把陈飞的话大同小异的重复了一遍。

    没想到,下面三三两两的士兵都举起了手,三言两语的混乱至极。

    但是让陈飞如临巨石击顶的是,他们说的意思,几乎都是看到胖子确实从圣崖上跳下去了。

    阿婆看着陈飞面无表情的说:“既然这样,我们先走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