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归途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颓丧的站在原地,看来胖子真的跳下去了,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事已至此,无力回天,陈飞觉得此时此刻他的心里紧紧的绷着一根弦。

    他两腿发软,似乎连站都站不稳了,干脆放任自己就这么坐在地上。

    看着阿婆他们远去的背影,陈飞突然很后悔。

    开始的时候,袁宁是为了救自己,可是后来胖子出事,竟然还是因为自己。

    为什么所有的事情都要让自己承受呢。

    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他突然很后悔来这一趟,可是又能怎样呢。

    现在他的心里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如果自己在这样下去,连袁宁的命都要再一次丧在自己手上。

    他站起来,拖着步子走着。

    此时此刻,陈飞完全就像是一具行尸走肉,没有思维,没有想法,但周身却慢慢升腾起一股阴冷的感觉。

    浑浑噩噩之间,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直到天快黑下来的时候,他才走到之前的洞口处。

    赵玲妹十分焦急的在洞口转圈,看到陈飞回来,上前就问:“怎么样?”

    陈飞面无表情的摇摇头,那种疲惫让赵玲妹觉得,似乎丁伟说的是真的了。

    丁伟坐在一边,有意无意的瞟着陈飞的脸,好在陈飞整个深陷悲伤里,根本没心情思考自己说的是不是真的,这也让他松了口气。

    赵玲妹毕竟是女人,心思比较细腻,现在她只能想办法先让陈飞打起精神了。

    她看着陈飞说:“这么说,袁超是真的跳下去了,那就还好。”

    陈飞一愣,转过脸看着赵玲妹,什么叫那就还好?

    赵玲妹看着陈飞,打起精神笑笑说:“只要他没被绑着手脚,应该还有救,你看看我,不也是这么活下来的。”

    听着赵玲妹这么说,陈飞的心里突然燃起了一阵希望。

    丁伟却有一丝慌张,如果说那个死胖子真的还活着,那自己这边肯定是要露馅了。

    到时候,陈飞肯定会毫不客气的杀了自己的。

    但是想想,这种生还的几率真的太小了。

    随后一想,只要是能出去,他们就分道扬镳了,就算胖子活着你也找不着我啊。

    当即,陈飞就把袁宁背在身上,对赵玲妹说:“不管了,我们先走。然后去河边看看。”

    赵玲妹点点头,丁伟也从地上站起来,背着背包就进了洞口。

    陈飞他们打着手电,因为之前耗电有些大,这边又没有电,所以光线已经相当微弱了。

    他们走了一段路,直到完全看不见洞口的时候,陈飞才把袁宁放在一块平整的石头上。

    他深深的知道,洞口附近,肯定是有僰人族的士兵巡逻的,不然自己也不可能会被带进去。

    丁伟看陈飞不走了,有点好奇,这个鬼地方他一分钟都不想多待。

    更何况万一要是再遇上之前那种大蛾子,那岂不是要倒霉?

    赵玲妹也很好奇,怎么走的好好的,突然停下来了?

    陈飞从包里拿出水壶,然后又掏出药丸,塞在袁宁嘴里,硬生生的用水给她冲下去。

    赵玲妹在一边看着陈飞的举动,瞪大了眼睛,这种药丸她之前见过,应该只有蛊母才会制作的。

    难道陈飞和蛊母的关系已经好到这种程度了?

    这个小子竟然有这样的力量,能获取蛊母的欢喜,太不可思议了。

    陈飞把药丸给袁宁冲下去的时候,还有点不放心,又捏开她的嘴用用手电照了照,确定嘴里没东西才肯放心。

    陈飞站在一边,皱着眉头等了一会儿。

    看袁宁还是没什么反应,陈飞自己也有点着急。

    当时蛊母给了两颗药丸,自己只给她塞了一颗,难道不管用?

    当即,陈飞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准备把第二颗也给袁宁塞进去。

    却被赵玲妹一把拉住,陈飞一愣,用不解的眼神看着赵玲妹。

    赵玲妹看着陈飞说:“你想害死她么?这个一颗就够了。”

    陈飞哦了一声,毕竟他对这个什么药丸完全不了解,但赵玲妹不一样,毕竟她以前也是生活在僰人族村寨里的。

    陈飞突然想到,阿婆之前说随便一个僰人族的女人不是都能治好袁宁么,那赵玲妹不也是僰人族的?

    他把自己的想法跟赵玲妹说了一遍,谁知她听完之后无力的笑笑说:“我们只是知道养蛊的方法,可是能解这种东西的蛊都是在僰人族的山里才有,就算我知道怎么解,也养不出那种虫子了。”

    陈飞点点头,有点着急的说:“不过药也吃了,她怎么还没反应?”

    赵玲妹想想说:“我也不清楚,但是你别急,我之前见过蛊母救一个本族人,这个只要一颗就够了。”

    此时此刻他除了等着,一点别的办法都没有。

    陈飞只能跟赵玲妹聊天,借以打发时间,等等看袁宁到底会怎么样。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丁伟一个人坐在一边,虽然不耐烦,但也没胆子催促陈飞。

    最后只能说:“大哥,要不这么的,我背着她,咱们先走,要是她有什么动静咱们再停下来行么?”

    赵玲妹同意丁伟的说法,毕竟他们这次的水和食物准备的也不够充分,半路也不一定会遇到什么意外的麻烦。

    陈飞觉得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妥,毕竟之前阿婆也说过,晚上的时候,树的洞口会再次打开,如果错过,那就懵逼了。

    再说袁宁这边确实一点动静都没有,要是这么耗下去,不知道要耗到什么时候。

    陈飞点点头,把袁宁放在丁伟的背上,几个人又开始走。

    回来的路上,比去的时候有经验,好在也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走了好长时间之后,陈飞在山腹的墙壁上又看到了那种蛾子,可是却三三两两,由于蛾母死了的缘故,已经溃不成军了。

    早没了之前那种悍人眼球的感觉。

    突然,丁伟觉得背后的袁宁好像在抖。

    他赶紧叫住陈飞说:“哎哎,你们别走了,看看,我后边儿这姐姐怎么哆嗦了?”

    还没等陈飞他们跑过来帮着丁伟把袁宁放下,就看她在丁伟背上一抖一抖的,仿佛在干呕似的。

    就在陈飞他们刚走过来的一瞬间,袁宁一张嘴,只见一些黄褐色的水带着一股恶臭先从袁宁嘴里涌出来。

    丁伟顿时觉得后脖子一热,然后死的心都有了。

    他虽然看不见袁宁到底吐了什么,但是这个味道他还是能闻见的。

    丁伟闻着这股恶臭,自己也是一阵干呕,一边叫陈飞:“你们赶紧把她从我背上摘下来啊。”

    陈飞害怕把袁宁放下来,她又不吐了,就说:“你先忍着点,看看情况。”

    丁伟此时叫苦不迭,都是自己这张贱嘴,非要自告奋勇去背她,真特么衰啊。

    等袁宁把臭水吐的差不多了,紧接着,一堆跟小汤圆似的白色不规则形状的东西从她嘴里涌出来。

    就连陈飞看见也恶心的受不了,转过头干呕了好一阵。

    相对来说,丁伟是最不幸的,但又是最幸运的,虽然袁宁是吐在他身上的,但是他可没像陈飞他们一样,看着这恶心诡异的场景。

    赵玲妹说:“快把袁宁放下,让她趴着。”

    丁伟听完,如释重负般的赶紧把袁宁放在地上,自己赶紧把衣服脱了,想办法擦身体去了。

    陈飞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场景,吐起来没完,感觉胃袋都要吐翻过来了。

    好在赵玲妹倒司空见惯似的无所谓,一直拍着袁宁的背,等着她把这些东西吐干净。

    陈飞实在没得吐了,只能干呕一会儿,等到适应了这股臭味之后,他才又回来。

    虽然恶心,但他也很好奇从袁宁嘴里吐出来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陈飞打着手电,蹲在地上,拔出腰上的猎刀拨拉着地上白白的东西。

    这好像跟茧一样,有的已经破裂了,蛆一样的虫子从茧里出来,看着黄绿色的虫子蠕动着,让陈飞又是一阵恶心。

    他赶紧举起刀把虫子斩断,然后去看袁宁。

    赵玲妹打着手电,在光芒下,陈飞看到袁宁的脸色似乎好了很多,不再像之前一样苍白的可怕。

    他小声问赵玲妹说:“她怎么样,吐干净了么?”

    赵玲妹伸出手,然后在袁宁的小腹上摸了摸,点点头说:“没问题了。”

    陈飞有点好奇的问:“那她什么时候能醒?”

    赵玲妹摇摇头说:“那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危险了。”

    陈飞这才放下心来,这样就算胖子真的出什么事儿,至少袁宁还活着。

    这时候,丁伟也光着膀子回来了,看着陈飞说:“怎么样了?”

    陈飞点点头说:“没事儿了,辛苦啊。”

    丁伟摇摇头说:“能为小美女服务,赴汤蹈火的事儿。”

    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已经把陈飞的八辈儿祖宗骂了遍了。

    陈飞点点头说:“行了,那我们快走吧,我来背袁宁,赶在晚上之前,我们快点回去。”

    其他两个人都同意,陈飞在出发之前,意思是要把袁宁吐出来的东西给烧了,却被赵玲妹制止了。

    她的意思是,这些蛾子一直生活在这个洞穴里,也避免了僰人族被叨扰,还是留个活路。

    陈飞也没说什么,几个人带着袁宁几乎是一路小跑着往洞口走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