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 见面才说的重大事情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赵玲妹看着有点失望的陈飞,可能他也觉得这样的结局不算最坏。

    陈飞久久的伫立在河边,过了好久才说:“我们走吧。”

    声音中含着满满的没落,赵玲妹看不下去,走过来小声说:“好在袁宁没事了,打起精神好好照顾她吧。”

    陈飞勉强笑了笑,是啊,自己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照顾胖子的妹妹。

    只要胖子还活着,他肯定会再回到泉城的,到时候,看见袁宁生龙活虎的样子,也许就原谅自己的。

    想着,陈飞跟赵玲妹说:“回去吧,玲姐。”

    赵玲妹点点头,两人骑上马,在月色下疾驰着。

    一路上,陈飞心思重重,他想起周南音的姨娘,不知道她现在是不是还在那个鬼气森森的医院里。

    如果还活着,这个药丸说不定对她也有效果呢。

    最后,陈飞决定回到村里的时候就给周南音打个电话,问问情况怎么样。

    陈飞他们是绕着大路回来的,一路的颠簸让陈飞自己也不怎么舒服,更别说虚弱的袁宁了。

    到了村子,赵玲妹意思是先让袁宁住自己那,还方便照顾。

    陈飞一个男人,又不怎么懂照顾别人。

    这个陈飞是完全同意的,毕竟现在陈飞的心里像是一团乱麻,烦的不要不要的,连自己都照顾不好。

    两人商定之后,陈飞就回了之前胖子的住的房子。

    床头上还摆着胖子的照片,照片里,他和袁宁笑的很开心。

    陈飞心里突然一酸,那种无尽的悲伤又翻涌上来。

    他猛的甩了甩头,拼命的把这股悲伤压下去,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力照顾好袁宁,等着胖子回来。

    陈飞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坐在床上,从自己的行李里面拿出手机,直接拨通了周南音的电话。

    这是他到这个鬼地方之后,第一次打电话,没想到这里虽然穷,连条像样的路都没有,竟然还有信号。

    电话里面响了几声,但是没人接,陈飞一看时间,大半夜的,难怪会没人接。

    刚准备挂了电话,没想,电话竟然有人接了起来,接电话的是一个男人:“喂?您好……”

    陈飞一听瞬间心里没底儿了,不知道为什么,顿时有种自己在做贼的感觉。

    他赶紧挂了电话,大口的呼吸着。

    难道这个男人就是姐姐之前说的,她的老公?

    这个让陈飞莫名有些妒忌的男人,声音听上去很稳,也有种小女孩都喜欢的那种大叔特有的磁性。

    陈飞无奈的笑笑,人家跟自己的老公在一起不是挺正常的事儿么,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小时候老人常说,人比人气死人,谁让自己哪哪都不如别人。

    周南音老公听声音都那么干练,有种压迫人的气场,难怪自己会觉得像是偷偷摸摸的感觉了……

    但是愚公移山的故事告诉我们,坚持不懈,也不是所有事情都做不到的。

    只要努力,拿下沈大小姐也就是指日可待了。

    就算自己跟她喜结连理,那当她最后的归宿总可以吧?

    陈飞摇了摇头,至于药的事儿还是明天再说吧,折腾了这么久,自己都没有好好睡过觉,现在真的是累了。

    想着,陈飞连衣服都没脱,就躺在胖子的床上睡着了。

    梦中他站在河岸边上,双腿像是长在河岸边上一样,动都动不了。

    好像在等待着什么一般,紧接着,他似乎看见胖子从水里钻出来。

    带着怨恨的眼神,径直而缓慢的冲着自己走过来,肩上还挂着水草,挂着河沙的衣裤上还滴滴答答的往下滴水。

    陈飞想解释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胖子冰凉的手掐上自己的脖子。

    不知怎么,陈飞竟被这噩梦压的喘不上气,最后猛地惊醒,坐了起来。

    他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冷汗已经让他全身湿透了,他大口的喘着气,坐在床边。

    心里像是被什么压着,堵得难受。

    等稍微好了一点,他也不敢耽搁,直接给周南音打电话。

    大半夜的自己心虚,白天就没什么可虚的了,毕竟自己也是为了救人嘛。

    电话里传来嘟嘟嘟的声音,似乎没人接。

    陈飞紧紧皱着眉头,过了没几分钟又打过去了……

    这次还是没人接,陈飞有点疑惑,要是之前,自己打电话过去,就算不是她接的应该也会回过来的啊。

    陈飞有点不甘心,又怕周南音真的出什么事情。

    连着打了六七个,才有人接起来,刚接起来,陈飞就问:“姐姐,怎么才接啊,出啥事儿了?”

    周南音本来之前因为姨娘出事儿,老公那边又一直在忙,所有的重担都落在自己身上,压的难受。

    想让陈飞陪陪自己,没想到他却直接拒绝了,这让她心里也很不舒坦。

    如果一个人在你最需要的时候没能在你身边,那等到事情过去之后,就再也不需要了。

    “你打电话怎么了?有事儿么?”

    陈飞一愣,虽然周南音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但却十分的生硬和礼貌。

    陈飞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难道怪自己之前没陪她,可她应该不是那种人吧,还是因为她老公在,所以不方便?

    想着,陈飞心里突然一阵没落,随后又说:“当然有事儿了,想让你帮我个忙。”

    周南音没说话,人情冷暖,现在她确实不需要陈飞了。

    但是想到过去二人亲如姐弟的关系,周南音又心软下来了,就算是自己帮他最后一个忙吧。

    陈飞喂了两声,周南音才说话:“行,什么忙?”

    陈飞嘿嘿一笑说:“派个车来机场接我行么?”

    周南音愣了一下,但还是答应了,说:“什么时间?”

    陈飞想了想,时间的话,当然是也快越好了,毕竟自己能耽搁,你姨娘可耽搁不了了。

    “明天下午?你有时间么?”陈飞小心翼翼的说着。

    周南音说:“我派车过去就行,没事我先挂了,以后有时间再聊。”

    还没等陈飞说话,周南音就把电话挂了。

    陈飞一愣,心说我这到底是怎么得罪你了?

    此时的他心里非常不是滋味,有一种如鲠在喉的感觉,好像有什么话也说不出口了。

    缓了一会儿心里才好受一点,又把电话拨过去。

    这次虽然电话里的嘟嘟声响了很久,但总归还是第一次就接了。

    电话里传来周南音温柔的声音:“怎么了?”

    陈飞换了个语气,笑着说:“那啥,你能一起来接我么?”

    周南音皱了皱眉头,想了想说:“我可能没时间,你有事儿直接说就好。”

    陈飞笑嘻嘻的说:“当然有事儿!而且还是重大的事儿!这事儿必须见到你才能说,现在电话里的,也不方便。”

    陈飞见电话那边的周南音似乎还在犹豫,就补了一句:“别犹豫了,就算你忙,以后不想见我了,但咱总得有个分手礼吧,见一面呗。”

    周南音最近的事情很多,sad的大盘频跌,加上姨娘越来越严重,还有一些私人的事情,已经让她喘不过气了。

    现在她完全没有心情跟陈飞逗乐子,不如先答应他,毕竟好聚好散吧。

    她轻声笑了笑说:“行吧,那就先这样,我这边忙,先挂了。”

    一样,语气礼貌的让陈飞不怎么舒服,好在最后还是答应见自己了。

    陈飞站起来,在脸盆里稍微洗漱了一下,就去了赵玲妹家。

    赵玲妹似乎起来的很早,看见陈飞过来,说袁宁昨晚稍微有点发烧,现在已经好多了。

    陈飞皱皱眉说:“玲姐,我能拜托你个事儿么,帮我照顾袁宁一段时间,我现在要回去办事儿,等她醒了你告诉她,让她等我就好。”

    赵玲妹看陈飞的样子似乎真挺急的,就答应了。

    随后,陈飞从包里拿出两千块钱塞给赵玲妹,什么都没说。

    赵玲妹拿着钱,看看陈飞,也没推诿,毕竟村里的日子,谁家都没有什么闲钱养一个外人。

    陈飞安置好袁宁,锁好胖子屋的门,就直接往昆市赶。

    到了昆市,已经快晚上了,他买好机票,随便找了个住的地方。

    但是因为陈飞把身上的现金都给了赵玲妹,实在是住不起什么好旅馆,连个洗澡的地方都没有。

    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胡子也没刮,狼狈的跟什么似的。

    难道明天就这么见周南音?这是不是有点不合适?

    算了,反正先救人要紧,衣服嘛虽然破了一点,还是有的,先凑合凑合。

    第二天一大早,陈飞就去了机场。

    从昆市到京都的飞机班次并不少,陈飞买了最早的一班。

    姐姐帮了自己这么大的忙,让自己有机会能干自己的事业,现在终于到了自己能帮帮她的时候了。

    想着,陈飞心里也有点激动,希望这个药丸对姨娘也有用吧。

    三个小时的飞机,因为陈飞着急,所以变得格外漫长。

    下了飞机,周南音的专车就已经在机场外等着了。

    陈飞走过去,就看见她似乎憔悴了些,原本精致的妆容也变得淡了些。

    她看见陈飞的时候,倒也十分意外,似乎几天没见,陈飞倒是有点变样了。

    她完全没想到,陈飞竟然会以一个这样的形象出现在自己眼前……

    胖子跑,陈飞就追,两人笑闹着,身影就消失在了村寨的尽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