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 大大大惊喜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眼前的陈飞似乎很久没有修饰过面容了。

    从两鬓蔓延过连接在嘴巴周边的络腮胡似乎很久没有刮过,显得有些杂乱。

    浑身的衣服也有些破烂,身上还有好些伤口愈合后留下的血痂。

    周南音很惊异,小声问:“你这是干什么去了?”

    陈飞笑嘻嘻的看着她,神秘的说:“给你准备一个大大大惊喜。”

    周南音一愣,大惊喜?给自己?

    还没等自己的下半句话问清楚,陈飞就直接拉着她往车里拽。

    周南音有点不解,什么惊喜,他这是什么意思?

    这幅形象,一回来就说是因为给自己准备一个惊喜?

    陈飞坐在车里,喜滋滋的,既然周南音能来见自己就太好了。

    上车之后,还没等周南音问陈飞去哪里,他直接自己就跟司机说:“去那个郊区的医院。”

    司机因为周南音几乎每天都会去的关系,对那个医院可以说是,轻车熟路。

    但是boss说要去接人,没想到是接这么个小乞丐,结果一上来就要去医院。

    司机在暗中对着后视镜看了看周南音,等着她的指示。

    陈飞见司机磨磨唧唧的半天没动,也一脸不耐烦的说:“你快点啊,去郊区医院。”

    周南音楞了楞,先是对着司机点点头,然后问他:“你去郊区医院干什么?”

    陈飞看着她笑了笑,没说话,然后整个人沉浸在一种莫名的兴奋当中,这让周南音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平时的陈飞话挺多的,但是此时在车从机场开到医院的路上,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反而眼神一直很复杂的望着窗外。

    眼中的东西,时而兴奋,时而担心,此时此刻周南音真的不知道他这次来葫芦里都卖的什么药。

    其实陈飞自己也很担心,虽然他不太清楚周南音是为什么生自己的气的,但是能明显的感觉得到,她对自己态度的变化。

    在电话里,他确实有些夸张,其实自己也不是很确定这个药丸对姨娘是不是真的有用。

    毕竟袁宁的病情看起来要比姨娘轻的多。

    陈飞稍微有点担心,万一没什么效果,这一趟真就得不偿失了。

    陈飞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即便是周南音猜测万千,现在还没看到陈飞的动机,也都白搭。

    最后周南音把一切尽在不言中,点点头就直接带着陈飞往郊区的医院赶。

    陈飞发现,这个地方非常诡异和奇怪,似乎只要接近这个医院的区域,连雾霾都变得更重了似的。

    这个孤立出来的医院永远有一个配合它的阴沉沉的天气。

    到了门口,陈飞和周南音换好隔离服,走进去。

    陈飞依旧看到了那个蹲在前面的,长得跟干尸似的老头,陈飞不知道对他是不是有阴影了,看见他就觉得有点毛骨悚然。

    他笑了笑跟周南音说了什么,陈飞躲的远远的,没听见,反正他是真的不想跟这医生凑的太近。

    过了一会儿周南音走过来,面无表情的问陈飞:“你到现在,还是没什么跟我说的么?”

    周南音自己也吃不准,陈飞到底意欲何为,可是现在已经到达他的目的地了。

    不管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多少也应该说一声了。

    谁知陈飞眨了眨眼睛,嘿嘿一笑,一把拉起周南音的手就往直前姨娘的病房走。

    周南音心里一惊,心底竟升腾起一种格外异样的感觉。

    陈飞的手不算大,却强而有力的死死握着自己的手。

    自己甚至被他抓的有些痛,但那种异常坚定的感觉,却是从一开始,周南音就未曾体会过的。

    想起自己的老公,和他的那种温柔相比,陈飞似乎更多了些野性。

    可就是这种野性,竟然让她有了些信赖和安全感。

    到了病房门口,周南音心里一惊,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拿一个外人跟自己的老公比?

    自己一定是疯了,想着她摇了摇头,想从陈飞手里抽回自己的手。

    奈何陈飞在无意识之间把自己抓的太紧,她试了两次竟然没有抽出来。

    但都已经到了病房门口,干脆就任由他去了。

    这个地方的消毒水味道从来没有轻过,陈飞皱了皱眉头,当门被打开的一瞬间,那股恶臭的味道就扑面而来。

    不管多少次,陈飞还是受不了这个味道。

    周南音似乎已经很习惯了,面不改色的走到里面。

    陈飞点点头,把药丸从兜里拿出来,直接塞在姨娘的嘴里。

    周南音一愣,但这次她却没有问陈飞这是什么,聪明如她,多少还是猜出来了。

    难道陈飞把自己搞成这个狼狈的样子就是为了自己姨娘?就是为了他塞在姨娘嘴里的这个药丸?

    想着,周南音的唇角微微上扬了些,难道之前是自己误会陈飞了?

    这些问题在周南音脑海中汹涌翻动,她从来没想过,真的会有人为自己做到这个地步。

    他看着距离自己两米不到的陈飞的背影,鼻子骤然一酸,但这种感觉却被她深深压下去了。

    因为她知道,要是任由这种感动和感激的情绪发展下去,那种感性因素一定会让她做出自己平时做不出来的事情。

    这样的男人,或者说男孩,要是自己能生在一个普通家庭,也许会嫁给他的吧。

    周南音揉了揉红掉的眼睛,迅速结束了自己不着边际的幻想,在一瞬间恢复了本来应该有的样子。

    陈飞发现,姨娘的吞咽似乎没有之前袁宁那么费劲,周南音站在一边,感觉整个人格外的紧张。

    陈飞拿来水,用勺子给姨娘喂了一些又退回了周南音身边。

    陈飞此时也很紧张,要是不管用,那自己这个牛逼吹得就没意思了。

    让人家空欢喜一场不说,还烙下个吹牛逼不打草稿的罪名。

    陈飞紧张兮兮的等了有十五分钟左右,姨娘还是没有什么反应。

    周南音一直皱着眉看着姨娘的方向,陈飞从这样沉甸甸的空气之中,撇了一眼她的侧脸。

    好看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下都好看,这是不变的真理,陈飞笑笑,又把头转过去,然后把眼神落在姨娘身上。

    直觉告诉陈飞,还应该再等等,毕竟她从感官上看就要比袁宁严重的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姨娘依然面色铁青,双目紧闭,跟刚进来的时候没有什么区别。

    难道是因为姨娘太严重,一颗药不管用?

    陈飞心里有些着急了,他双手交叠在一地,不停的用拇指揉搓着手掌。

    这个细微末节的小动作,却被周南音看在眼里,这是陈飞在紧张和心急时候的小动作。

    她笑了笑,就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陈飞的习惯记得这么清楚,可能是自己平时太善于观察了。

    结婚五年,自己老公的所有小习惯和小瑕疵,她从来都不知道,是自己这个老婆不称职?

    当然不是,这么多年了,他从来没把自己的一点点瑕疵在自己面前展露过,在自己面前,他永远表现的那么完美。

    可是,就是这种日积月累的完美,让周南音在美好中有些绝望。

    她似乎看到了自己,就像是温水里煮的青蛙,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他熬死在婚姻的浓汤里。

    随即,她吸了口气,眉心一皱,拉回了思绪。

    她站在焦急的陈飞身边笑笑,小声说:“你别紧张,搞得我也紧张了。”

    她是想安慰陈飞的,却不知道为什么,说出了这种完全不是玩笑的话。

    陈飞完全不甘心,他想过去看看。

    没想到刚走了两步,姨娘的眼睛瞬间就张开了。

    然后眼球痉挛一样的不停抖动着。

    隔着被子,陈飞都能看见,她的腹部似乎再起伏着,看样子是有效果了。

    陈飞一喜,对周南音说:“看样子有门儿!”

    周南音没说什么,轻微点点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姨娘的动静。

    陈飞看着眼前的姨娘,除了诡异之外,还有些许心疼,这个年纪还在遭这样的罪,她自己也很痛苦吧?

    突然,姨娘的后背像是装了弹簧一样,腾的一下就坐起来了。

    周南音下意识的就要去扶,却被陈飞拦住。

    毕竟他看过袁宁往外吐东西时候的样子,那画面“太美”简直不敢让人直视,虽然陈飞也恶心,但这种时候,要老爷们儿是干啥的!

    他一个健步冲了出去,扶住姨娘的后背。

    紧接着,姨娘整个身体就是一阵抖动,“呕”的一声,先是吐出了几大口恶心的粘液。

    那些粘液似乎密度很大,吐在棉被上并没有很快的渗透进去。

    这让陈飞完全不能忍,看来一个太注重细节的人有时候并不怎么好。

    陈飞咬着下唇,轻轻拍动着姨娘的后背,一边嘱咐周南音别过来。

    周南音站在一边,这个时候,她完全只能听陈飞,是的,现在的她需要一个男人,需要一个支撑。

    陈飞无疑是把自己放在一个女人的位置上,这让她十分安心。

    她有些紧张的说:“那你自己小心。”

    陈飞此时脑子都跟胃连在一起了,根本没听周南音说什么。

    他现在除了想吐还是想吐。

    这时候,姨娘已经不再吐粘液了,陈飞知道,这波粘液吐完,更让人辣眼睛的就要来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