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这厂子姓陈!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好在陈飞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陈飞除了这次以外,最后一次和李大健见面还是自己去泉城之前,爸爸刚失踪的时候。

    那时候,姨娘带着他到家里来,说是来安慰妈妈的,其实就是好一顿嘲讽和奚落来着。

    但如果李大健还用三年前的眼光看自己的话,那他就错了。

    而且错大发了。

    陈飞跟李大健刚走出技术楼的时候,李大健就笑着说:“那啥,你先去,我先上个厕所。”

    陈飞点点头说:“行,仓库等你。”

    李大健看陈飞似乎走远了,后面的几个非主流就着急的问:“李哥,这可咋办,这小子回来了,咱们岂不是再也不能吃香的喝辣的了?”

    李大健呸了一声说:“我告诉你们啊,这小子就是个怂包,啥也干不了,咱们把他打的满地找牙,到时候就该是他求我了。”

    几个人听了,都竖起大拇指夸赞李大健高明。

    既然是打架,这些小混混当然最拿手了。

    陈飞虽说看着结实,但也不一定是自己这么多人的对手啊,那还等什么?赶紧让他满地找牙吧!

    李大健笑了笑说:“不急,我先打个电话,人嘛,多多益善。”

    陈飞已经到仓库了,等了半天,李大健还没有来。

    奇怪的是,他那些非主流混混小弟也一个都没有来。

    整个仓库里堆满了第一批生产出来的药物,带着一股药特有的味道,让陈飞有点不舒服。

    他知道李大健擅长用点小手段,但是要说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那他也猜不透。

    反正不管怎么样,这个李大健也做不了这么出格的事儿。

    这时候,陈飞的手机突然响了,是邓洁打来的。

    邓洁不是已经走了?他接上电话就说:“我等下跟李大健做好交接就回去。”

    谁知邓洁焦急的说:“不是,李大健叫了两面包车的人往库房去了,你会不会有危险啊。”

    还没轮到陈飞惊讶,就看见李大健带着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的就往这边走了。

    陈飞骂了一句娘,心说你特么怎么不早说,现在说还有个屁用啊。

    库房只有这一个大门,陈飞现在要是走,肯定是来不及了。

    再一看李大健带的那么多人手里,都拿着钢管和木棍之类的,整个一非主流打群架的场景。

    陈飞不禁揉了揉额头,看来自己今天是上也得上,不上也得上了。

    想着,李大健已经带着人走进来了。

    偌大的仓库竟然被他这一帮人挤满了。

    李大健心里笑了笑,平时这个时候,陈飞早都该尿裤子了。

    可是事情并非李大健预见的那样,陈飞不但没吓得尿裤子,竟然还坐在库房的架子上,笑着看自己。

    这反倒让自己有些发毛。

    陈飞眯着眼睛看李大健身边的人,冷笑了一声,从架子上跳下来说:“呦,这不是副镇长那个癞蛤蟆儿子么?”

    副镇长儿子先是一愣,然后拿着棍子就往前走了一步。

    陈飞倒是没怂,毕竟村里这种阵势的打架他是轻车熟路的,只要你抓住一个带头的往死里打,那剩下的小喽啰就该不欢而散了。

    但凡自己要是怂了,那就连小喽啰都会超级嚣张。

    陈飞看着虚张声势的副镇长儿子笑笑,又看了看李大健,嘬着牙花子喃喃的说:“这社会,真是鱼找鱼虾找虾,乌龟找的是蛤蟆。”

    李大健和癞蛤蟆同时看了一眼,才明白陈飞这是指桑骂槐呢。

    李大健冷哼了一声说:“陈飞,好好的江山,我都坐稳了,你说让我让出来,我就得让出来,哪有那么好的事儿呢。”

    陈飞眼睛一憋,刚好在仓库的一个角里,看到了一根胶皮管子。

    小时候淘气,老妈总是用这玩意抽自己来着,疼的眼泪根本止不住。

    陈飞心里一喜,行,就它了。

    他背着手故作思考的往后走,然后一转身,手偷偷摸上胶皮管子说:“既然这样,我得让你明白明白这厂子姓陈啊。”

    说完,速度极快的窜到李大健面前,一管子就抽到李大健顶出来的肚子上。

    胶皮管子打人,有一种特别的魔力,能让你皮开肉绽还伤不到筋骨。

    然后鼻子一酸,泪囊一松,极为酸爽的感觉直冲头顶,啧啧,简直不要不要的。

    李大健痛的惨叫一声,连还手都来不及,就蹲地上了。

    他估计今天被打死都不明白,自己这个表弟到底在外边经历了些啥,咋变得这么强悍呢?

    看见李大健被打的蹲在地上了,他带来的那些人面面相觑了一下,往后退了两步。

    毕竟刚才陈飞的速度真的是太快了,他们跟本没有反应过来,现在谁也不想当下一个。

    陈飞右手握着管子,轻轻敲打左手掌心,看着癞蛤蟆说:“啧啧,你看看你那张脸,小爷给你免费整容怎么样?”

    话音刚落,没等镇长儿子琢磨过来什么意思,一条带着风的胶皮管子就轮了张来。

    速度太快,根本就没地方躲,只听耳边呼的一声,癞蛤蟆脸上一阵剧痛,然后就捂着脸蹲下了。

    陈飞没有收手的意思,后面的小弟谁也不敢贸然就这么上了。

    毕竟有句话叫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本来自己这些人也是来撑场面的。

    倒是李大健带来的那几个已经在厂子里混吃等死当部长的人,估计是觉得陈飞彻底威胁到了自己的利益,有点跃跃欲试的意思。

    陈飞可是在我大华夏边疆接受过严酷军事训练的人,这些个喽啰现在已经完全没必要动用白骨的力量了。

    眼看那些人举着手里的钢管就要上了,陈飞把力气攒在双臂。

    就在他们打过来的一瞬间,他用力的提起了李大健,挡在自己前面。

    李大健顿时被打的晕了过去。

    陈飞啧啧两声,看了看手里的李大健说:“卧槽,你们下手够黑的啊。”

    小混混刚才确实是下了黑手的,但是千算万算没想到,这两下竟然是打到了自己老大的身上。

    李大健就连叫都没叫就被打趴下了。

    那个被打脸的癞蛤蟆站起来,脸上已经有一条重重的血印子了。

    带着一股子杀气直接就往陈飞这边来了。

    陈飞呵呵一笑说:“呦,整容没整够?啧啧,鼻子有点矮啊,再整整?”

    还没等癞蛤蟆自己走到陈飞身边,就看陈飞身影一闪,然后左脸,右脸,鼻梁骨顿时就是一阵剧痛。

    打得他扔了手里的棍子,手在半空中乱挥。

    陈飞一看差不多了,笑笑说:“现在想走的,我不为难你,赶紧滚。”

    “不想走的,我最近正好手痒痒呢……”突然陈飞眉毛一紧,眼神中闪出一道凛冽的光芒。

    看着众人,表情狠戾无比,吓得一堆小喽啰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

    程刚他们被邓洁生拉硬拽的到了厂子。

    程刚听说一堆人把陈飞按在库房揍的时候,整个人就按捺不住了。

    心说打陈飞的,那就是打自己,只要他是这个村儿的,他程刚指定得挨个把他们收拾一遍。

    没想到刚到库房门口,一堆人就争先恐后的从里面逃命似的跑出来。

    程刚和邓洁互相看了一眼,都耸耸肩,谁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这些人咋都跑了?这大白天的,也不能闹鬼吧?

    程刚不敢耽搁,直接就跑进去了,只见陈飞一身杀气,脚下踩着李大健。

    虽然看着这样的场景,程刚也是觉得十分解恨,可是总觉得怪怪的。

    陈飞看到程刚来,弯腰照着李大健脸上就是几个大耳光,一个不醒就两个,两个不醒就四个!

    李大健脸被打的火辣辣的,悠悠转醒,看见陈飞踩在自己肚子上的脚,咳嗽了两口,呻吟似的说:“我要告诉我妈,你就等死吧。”

    陈飞唇角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说:“告诉你妈,呵呵,表哥抢我的台词可不太好。”

    现在的陈飞,让程刚好像不认识一样,狠戾无比不说,让人感到陌生。

    这时候,邓洁也随后走过来了,看见眼前的陈飞,皱了皱眉头之后,竟然有些脸红。

    没想到,陈飞竟然这么强壮,一个人能干倒这么多人。

    程刚本来说话就直,此时碰了碰身边的邓洁说:“你快别犯花痴了,赶紧劝劝他啊。”

    邓洁这才从陈飞浑身散发出来的雄性荷尔蒙中拔出来,然后说:“陈飞,够了,赶紧让他滚蛋,咱们后面事儿还多着呢。”

    陈飞这才回过神,收回脚,瞥了一眼地上的李大健和镇长儿子,冷冷的说:“滚。”

    两人互相搀扶着起来,没想到这么多人,竟然没伤到陈飞分毫,那就只能再想想别的办法了。

    要说恨,镇长儿子才是最恨的,自己这张脸本来就不怎么好看。

    第一次,被陈飞打成猪头,第二次又被打成猪头,自己招谁惹谁了,但这事儿不能就这么完了,这个仇自己要是不报,就特么枉为男人。

    陈飞哪管他们俩在背地里怎么起誓发愿的。

    末了还对着李大健说:“我说李胖子,以后别让我在厂子看到你,也别让我在我家看到你妈,不然,下场你自己知道的。”

    李大健没敢吱声,没想到陈飞现在已经变得这么强了,这个账,也只能秋后再算。

    他偷偷冷哼一声,路过邓洁的时候,还没忘了看一眼最美村寡妇的翘臀。

    陈飞扔了手里的胶皮管子,拍了拍手和身上的土说:“接下来,我们从哪开始整顿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