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属狗皮膏药的?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冷笑一声,拇指和食指捏起那人的下巴,免得他话还没说就往外冒。

    “你们为什么跟陈飞过不去?”陈飞语速缓慢,口齿清晰的问。

    那人似乎被陈飞捏的有点痛了,及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嘟囔道:“跟老子没关系,是,大老板要找他麻烦……”

    陈飞更纳闷儿了,跟大老板有什么关系?

    还有就是,谁家的大老板?

    陈飞还想接着问,那人身子一挺然后翻过来就开始吐。

    吐得黄黄绿绿的,估计都是胆汁,陈飞看了是一阵恶心。

    看来倒头也没问出来什么有用的情报,至于这个大老板,肯定是幕后的,徐老三只是这个大老板的枪?

    不过既然这个大老板非要跟自己过不去,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自己曾经跟他有过节。

    陈飞思来想去,好像一直都是别人欺负自己来着,自己也从来没欺负过别人啊。

    什么过节非要跟这些社会人士牵扯上?

    陈飞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琢磨,然后看着一地躺尸的男人,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但是又说不出来哪里怪。

    陈飞叹了口气,这几个死狗一样的人,再问也问不出什么了,还是早点回去躺在床上想比较靠谱。

    陈飞刚走出盛世豪门的大门,就收到林雪薇到家的报平安短信。

    突然,陈飞眉头一皱,林雪薇……

    自己在厕所的时候,听见郭玉龙和一个男的说话,虽然这个话里没有明确指向林雪薇,但是听郭玉龙的意思是好像早都部署好,就等着自己来灌酒呢。

    他怎么会知道自己一定会来?

    老子就算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吧,一般有这么个大美女在桌上,哪有大老爷们儿对着个男的使劲灌的?

    灌醉了能干个啥?

    陈飞开始怀疑,是不是林雪薇跟郭玉龙这些人串通好的,来坑自己?

    这么想想,似乎之前她那些眼神就有出处了。

    陈飞打了辆车,回自己的住所,一路上,他脑子跟浆糊一样,完全想不通这些事儿到底是怎么莫名其妙的就找上自己的。

    可是林雪薇每次流露一种表情的时候,总是带着一种双面性的表达意思。

    难道她另有隐情?

    想到这,陈飞实在是想不下去了,今天的事儿毕竟还是自己捕风捉影了,没有实际证据也不可能去质问这个林小妞。

    不过就算是她,陈飞也觉得无所谓,这些人一定要找自己,又不直接对自己下手,不然早都在楼下套个麻袋带走了不是么?

    说明他们对自己还有些顾虑,更加说明自己身上有他们害怕的东西存在。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陈飞只想好好睡觉,总觉得这会儿多少有点酒劲儿上来了。

    陈飞到家之后才躺到床上,这时候时间还不算晚,还好今天说到底还是比较顺利的。

    陈飞在脑子里试着呼唤白骨,白骨似乎格外精神,答应了一声。

    陈飞说:“谢谢你啊,今天格外的给力。”

    白骨讪笑两声说:“没办法,谁让我无意中碰上你这么个窝囊废了呢?”

    陈飞听着白骨说这话,有点不乐意,心说你委屈,老子还委屈呢。

    白骨懒得跟陈飞打心理战,说:“既然你今天这么爽,我可以告诉你,我能助你在商界成名,大的不敢说吧,跟沈嘉琪手里的沈氏集团齐头并进还是可以的。”

    陈飞猛地一震,白骨是什么意思?

    反正他是绝对不相信白骨这是要知恩图报,他干笑两声就问:“你说吧,你什么目的?”

    白骨呵呵一笑,说:“你只要知道,我不会害你就对了。”

    陈飞想想也是,她要是玩自己,有一百种方法,没必要兜这么大一圈。

    “但是……”白骨接着说:“在此期间,你必须什么都听我的。”

    陈飞点点头,听你的,只要你能让我从商业青铜级的直接升到铂金,那我也没有理由不听啊。

    这事儿算是敲定了,陈飞也发现自己现在越来越顺风顺水了,就喜滋滋的准备睡觉。

    他其实对这个白骨有一脑袋的雾水,特别想知道,这个白骨,跟僰人族有什么关系,还有那个智人,到底是不是自己的父亲。

    这些所有的事情,都像是一个迷,但他有预感,他迟早会在某一个契机下,知道这个事情。

    而且这些事情就像是一个老榕树的跟,在阴暗的地方滋生,盘根错杂,但最后却滋养着一颗茂盛的树木。

    陈飞想不明白,干脆也不想了,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他躺在床上,秋天的这几天里,比夏天的时候还要热些,让他多少有些心神不宁。

    但是很快,他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他格外的头疼,就像是当晚宿醉了一样。

    陈飞骂了一句,没想到白骨这招在自己身上还尼玛有副作用,不过还好胃不难受就够了。

    陈飞出门的时候,看了一下天气,云层里似乎带着一股火红的朝霞。

    有道是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啊,看来今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一股狂风暴雨。

    陈飞刚走到车库门口,就想起来,自己上次喝的不省人事之后,车在哪也不知道啊。

    想着,陈飞叹了口气,自己还真是够倒霉的。

    陈飞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时间还早,自己离公司也不远,要不然还是坐公交去吧。

    陈飞晃晃荡荡走到公交站牌儿,看了一眼,公交似乎还没有来的意思,正好站牌儿后面又是个便利店,他就盘算着去买个包子当早餐。

    陈飞刚进去,就看到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男生,穿着拖鞋,头发乱糟糟的在便利店里徘徊,脸上和身上脏兮兮,典型一现代乞丐样。

    陈飞买了包子刚准备走就看见那个男生站在一边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陈飞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饿了?

    不过看他的样子,几天不吃饭也不是没可能。

    陈飞看见他的样子,不知道为啥,就想起了以前自己吃不饱饭的时候。

    而且他感觉的出来,这个男生的底子很好,长得白白净净,只不过感觉有些日子没洗过澡了,相当脏。

    陈飞叹了口气,把手里的早餐递给他说:“给你吧。”

    男生有点惊讶,伸手接过包子,就在陈飞面前吃起来。

    陈飞刚才光顾着观察这男生了,已经错过了好两辆公交,在这样下去,今儿又得迟到,不知道到时候林小妞又会怎么给自己摆脸呢。

    而且现在沈大小姐也不能惹,之前自己做错了事情,这事儿还没过去,估计她看见自己还是一肚子火儿呢。

    所以,说啥自己今天也不能迟到。

    想着,陈飞就往站牌儿走,没想到,身后的男生啃着包子就跟在他后面,陈飞挺纳闷的。

    心说你跟着我干嘛呀?

    随后公交来了,陈飞前脚上了车,那个男的后脚就上去了。

    他没管太多,说不定人家正好也是坐这趟车呢,结果他刚投完币,就听公交司机喊:“哎,坐公交要给钱你不知道啊。”

    陈飞本来觉得无所谓,毕竟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你爱怎么着怎么着,跟老子没关系啊。

    没想到那小子大言不惭的嘿嘿一笑说:“我大哥在那呢。”

    陈飞本来找了个好位置,坐着公交看看泉城市的街景也是极好的。

    还没坐稳呢,那小子来了这么一句,而且他的手,指着陈飞的方向。

    陈飞一看,心里骂了句娘,但是这么多人他也不好发作,心说这小子是属狗的?给个包子就不走了?

    刚上公交的人,看见男孩儿又邋遢又脏的样子,一个个投来嫌弃的眼神。

    还有被男孩儿挡住上不来的,都在后面骂骂咧咧的,陈飞一看也急了,这货是真的讹上自己了还是怎么的?

    毕竟现在人多,七嘴八舌,多说无益。

    陈飞心不甘情不愿的从兜里掏出一快钱放进了钱箱。

    这时候,小乞丐才嘚嘚瑟瑟的跟在陈飞后面往里走。

    陈飞觉得这孩子脑子好像不太好使啊,是不是有什么精神上的疾病?

    当陈飞走到自己之前的位置跟前,看着那个绝佳好位置已经被一个极为丰满的中年女人占领了的时候,他只能心里暗骂了。

    陈飞心说,再忍忍,忍忍就下车了,这小子爱哪哪去,尼玛自己今儿够倒霉的啊,出门没看黄历就是不行。

    这个公交车刚好停在沈氏集团门口不远的公交站。

    也就是时间不长,陈飞从车上下来,还好赶上了,不然自己就要死定了。

    陈飞正庆幸呢,就听见身后嘿嘿嘿的几声笑声,他心里猛地一沉,转身去看。

    只见那个小乞丐跟个狗皮膏药似的,自己下来之后,竟然也跟着下来了。

    陈飞现在觉得自己有股洪荒之力想亲密一下他的脸。

    陈飞实在是没招了,无奈的看着小乞丐说:“我说,公交也请你了,包子也给你了,你还想干嘛,我要去上班离远点行么?”

    这时候,随着上班的高峰期接近,很多员工都陆陆续续的下了公交。

    看到陈飞身边站着这么一个脏兮兮,臭烘烘的乞丐,都捏着鼻子走开了。

    陈飞本来头疼,鼻子也不通,没闻见什么臭味啊。

    但是很明显,自己没闻见,不代表别人没有,人家已经把陈飞跟乞丐到算到一个圈儿里的了。

    这时候,一个长得跟城管似的男人,穿着制服走过来,对着小乞丐的肩膀就是一推:“滚滚滚,一边儿要饭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