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 我怎么在你床上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二人左右不过是二十郎当岁的青年,你一言我一语,借着酒劲儿,就达成了不少共鸣。

    陈飞是十八岁的时候,老爸离家出走,至今未归,报案都没有一点儿消息。

    这个吴天赐,喝的差不多了,该吐的真言也吐得差不多了。

    也说自己从生下来就没见过妈妈长什么样,他老爸只说自己的妈生他的时候就难产去世了。

    这让陈飞就起了很大的共鸣。

    陈飞是高中的时候,数理化还不错脑子挺好,但是因为父亲的一走了之,让他没能圆了自己的大学梦。

    吴天赐是因为学到高中他爸想让他换个地方念书,他死都不去,结果干脆就别念书了,直接跟着自己做生意吧。

    熊孩子做了几年,发现做的还不错,自己脑子好,干嘛不行,为啥非要跟着你倒腾那些玩意儿呢,就又不干了。

    年轻叛逆,这就逃出来,沦落街头了。

    这么算算,俩人的悲惨一个跟一个比,还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两瓶白酒下肚,陈飞已经把胳膊搭在人家脖子跟人家称兄道弟了。

    有时候,家庭条件,身世背景,那都是两人建立起共鸣的极好的方式。

    陈飞喝的有点晕乎,但只是头晕而已,意识还是清醒的。

    他自己突然发现,怎么离这个吴天赐越来越近了呢,而且每每皮肤挨在一起,他都会觉得浑身一种异样的燥热。

    这让他有点奇怪,这种情况一般是自己遇到女孩子才会有的吧?

    陈飞突然心里觉得一阵恶寒,他发誓,自己绝对是如假包换的直男,跟男人多抱一分钟都恶心,现在是怎么回事儿?

    陈飞吓得赶紧把自己搭在吴天赐肩膀上的胳膊拿下来,整了整衣服。

    看看这会儿也不早了,这小子睡哪?

    这货一米八几的个子,睡在沙发上宽度倒是没问题,但是腿想伸开绝逼是不可能的了。

    但是自己的床就是个小单人床,总不能俩大老爷们儿一起睡吧?

    不不不,陈飞觉得要真这样,宁可不睡!

    但是一想到跟吴天赐一起睡,他的脸上竟然又开始莫名的发烫,那种感觉还相当真实。

    陈飞一边觉得恶心,一边有有种莫名的生理反应。

    这尼玛简直太可怕了,自己这是怎么了?

    想着,陈飞决定拿一套被褥来,给他铺在地上,总不能自己一个主人睡在地上吧。

    吴天赐已经喝得有点二五八万了,嘴里还在那叨叨个不停,陈飞叹了口气,十分不满。

    心说你丫要是酒量这么差就别喝啊,本来是自己心情不好想一醉方休,这倒好,他先醉了,而且自己还得照顾这么个小子。

    陈飞给他打好地铺,然后把他拖到上面,心说睡觉不脱衣服能行么?

    不管了,爱怎么怎么,老子先睡了。

    想着,陈飞就上床睡觉了,这一晚上睡得格外的舒服,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特别有安全感。

    等在睁开眼的时候,陈飞发现不对,天花板怎么这么高,然后他跟受惊的兔子似的,一转头。

    吴天赐就在自己旁边睡着,而自己的手,还搂着吴天赐的腰?

    而且即便是现在自己已经醒了,那只搭在吴天赐身上的手,还不自觉的摸着他的腹肌。

    陈飞瞬间惊呆了,腾的一下从床上跳起来,浑身都是冷汗。

    你妹的,我,我这是在干嘛?卧槽?不可能,自己可是只喜欢漂亮的妹子大长腿的。这是什么情况?

    陈飞坐回自己的床上,摸摸自己的额头,很好,没发烧,这也不是做梦,就算是做梦也很恶心啊。

    除了自己的以外,他讨厌任何一个男人的躯体!

    陈飞目前只能安慰自己,是因为喝多了,有点断片儿了,所以才……

    想到这,陈飞就是一阵恶心。

    赶紧躺下翻了个身,真是一场噩梦啊。

    陈飞再一躺,却怎么也睡不着了,不过看样子很快就要天亮了,要不然还是出去溜达一圈儿买个早饭,顺便让自己清醒清醒。

    想着,陈飞就去溜达顺便换个脑子,大早上的发现自己跟一个男人抱在一起,这事儿绝对能影响到自己一天的好心情。

    但看样子,是自己先跑到人家床上,也不能怪他啊。

    陈飞买了油条豆浆回来的时候,吴天赐已经醒来了。

    他坐在沙发上,用毛巾擦这头发,眼睛正死死的盯着电视。

    陈飞还从来没在这个时间看过电视,也不知道现在有什么好看的。

    他把油条放在桌子上,眼睛扫了一下,本来以为这小子最多也就是看点什么狗血电视剧。

    没想到吸引这小子的,竟然是早间新闻。

    这让陈飞倒是没想到,早间新闻一般都是播报当地的经济发展,和一些国家内针对经济发展的战略方针,这小子看这个干吗。

    吴天赐看到陈飞回来带着吃的,就问:“你吃的是什么?”

    陈飞一愣说:“我靠,豆浆油条没吃过?”

    吴天赐眼睛看着袋子咽了口口水,说:“好吃么?”

    陈飞突然很同情他,这小子长这么大没吃过豆浆油条?那还真是可怜了,远不是因为他父亲还健在,陈飞都想把他领回家问问老妈还缺儿子不。

    吴天赐把油条拿出来,两口就吃了一根,陈飞叹口气说:“你慢慢吃,没人跟你抢,你要是喜欢,咱中午还吃这个。”

    陈飞倒是挺高兴,要真是早中晚都吃这个,还尼玛省钱了呢。

    但是自己要是辞职,可能就不在泉城待着了,到时候这小子该去哪呢?

    陈飞问:“我跟你说,我最多礼拜五就要回老家了,你到时候去哪?”

    吴天赐一愣说:“你都回去了,那我也只好回去了,反正从我出来开始,因为没钱也没人给我好脸。”

    这是陈飞听到的最现实的一句话,说的没错,社会地位决定尊严。

    陈飞点点头,两人一起叹了口气。

    陈飞已经决定不去上班了,能耗到礼拜五直接去打个辞职报告,跟什么老李家人说句对不起就完事儿了。

    想想,自己在沈氏集团,虽然没干多长时间,但还是学到点东西的,就算是以后回去,也不至于说自己在这个地方白玩了。

    陈飞和吴天赐在家宅了一天,吴天赐就专门捡着新闻看,陈飞一个人是无聊至极。

    反正混一天是一天,享受一下自己还能宅在家的日子吧。

    一天就这么过去了,陈飞突然有有点担心,今天可没人喝酒,应该不会再出现昨晚的那种情况了吧。

    陈飞是从心里相信肯定不会的。

    吴天赐还在看新闻,一集不落的看。这个台没有了,换到别的台看。

    陈飞从来没见过一个农村小伙会有如此高的思想觉悟和这么高端的兴趣爱好。

    不过既然人家有这个觉悟,自己也管不着,还是先睡觉吧。

    斗转星移,北月南迁,一晚上的时间过的很快。

    陈飞眯起眼睛,天已经亮了,等他能完全睁开眼的时候,又懵逼了。

    自己依然在吴天赐的地铺上,好在这次好像没有抱在一起?还是已经抱过了?

    我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难道是自己有梦游的习惯?还是自己特别喜欢睡地下?

    后来的整整一天,陈飞都在琢磨这个事儿,然后时不时的去打量一下吴天赐。

    他倒好像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了似的。

    晚上夜幕将至的时候,陈飞说:“那什么,今晚你睡床,我睡地上。”

    吴天赐看着陈飞的眼睛都亮了:“大哥,卧槽你是除了我家人以外,第一个真心实意对我好的人了。”

    陈飞尴尬的笑了笑说:“那我就先睡了啊。”

    说完,陈飞就躺在地铺上,这样自己就安心了,我还就不信今晚上还能出什么幺蛾子!反正老子不喜欢男人!

    一夜好梦,陈飞睁眼的第一反应是崩溃!

    自己特么竟然在床上!床上!

    陈飞下意识的摸了摸,吴天赐好像不在自己旁边,陈飞转头去看床下,只见吴天赐自己在地铺上睡得正香呢。

    看来昨晚一定发生了什么!

    不行,虽然自己睡着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看样子,吴天赐一定知道。

    好在他不在自己旁边,不然自己这个大老爷们死都说不清了。

    过了一会儿,吴天赐也醒了,但是他看陈飞的眼神,有点怪怪的,甚至有点怜悯。

    陈飞皱了皱眉头说:“都是老爷们儿,你有话就说,什么眼神儿啊那是!”

    这时候,吴天赐皱了皱眉,整个人从平时的一副吊儿郎当不靠谱的样子变得异常严肃。

    他格外认真的坐在沙发上,淡淡的问:“有烟么?”

    陈飞被他这么一搞也特别紧张,心说这小子要干啥?

    难道自己昨晚对他干啥了?不不不,肯定不可能!

    那就是他对自己干啥了?这会儿要负责?

    想着陈飞不自觉的伸手摸了摸屁股,没啥特别的感觉,那应该也没有。

    不过这小子这副认真的样子,他不由的心理多少有些忐忑,从兜里掏出一根烟给他点上。

    他拿在手里,看着陈飞叹了口气说:“那个,现在我也不知道该叫你哥还是叫你姐,但是你放心,我是不会因为你有特殊癖好就看不起你的。”

    陈飞此刻的表情,长着大嘴,除了懵逼还是懵逼……这小子,什么意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