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要我杀人不眨眼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吴天赐也是一头雾水,之前他不告诉陈飞自己的身份是因为怕他也会像那些趋炎附势的小人一样。

    如果他是这种人,难免会让自己伤心的。

    但是今天看李文忠那么欺负人,他实在忍不住才暴露身份的。

    但是放在之前的时候,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来巴结自己的就太多了。

    没想到陈飞不但没有巴结自己,反而还露出反感的意思。

    这让吴天赐本身对陈飞也产生了十二分的兴趣。

    陈飞现在还在懵逼中,而且他本来就心大,沈嘉琪虽然给自己解释的很明白了,但在他眼里只要比自己有钱的,就都一个样。

    在陈飞眼里并没有什么区别啊,再说了,你有钱又不给我,不还是白搭么。

    陈飞生气的是,俩人都特么睡一块儿了,他还对自己瞒着,老子又没缺钱到要去管你要的地步,至于么。

    所以说,陈飞这个脑回路完全就是个短板,思维跟正常人是不一样的。

    吴天赐屁颠屁颠的跟在陈飞后边。

    陈飞往左,他就偏不往右,这样的人在吴天赐的眼里,才称得上是兄弟,落难的时候,伸出援手,知道你富贵的时候,也不巴结。

    吴天赐从小没有朋友,也没有骗陈飞。

    从上小学开始,他就没坐过百万以下的车,别的小朋友活动,他也只能看着,都是因为他那个可恨的老爸。

    自己一个老爷们儿,他偏偏把自己当温室的小花朵培养。

    别的小朋友家长都怕惹麻烦,都不让同学跟自己玩。

    后来出社会了以后,他再也没跟朋友说过自己的身份,但是因为有钱,天天带着人出门花天酒地。

    可是就在这次自己跟老爸意见不合离家出走之后,老爸为了让自己回家,竟然冻结了自己所有的银行账户。

    所谓雪中送炭好过锦上添花,自己这一患难,才发现什么是真情,他的理由是,老爸要跟自己断绝关系,之前跟自己称兄道弟的所有人,都对自己避之不及,跟着陈飞完全是个巧合。

    但就是这个巧合,才让吴家大公子明白,什么是真的朋友。

    陈飞看着吴天赐,就觉得这个狗皮膏药劲儿又开始了,刚才还浑身气场呢,这会儿怎么就又跟个痞子似的呢。

    吴天赐嘿嘿一笑说:“你看大哥,咱们是不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陈飞冷眼看着吴天赐说:“什么意思?你要是觉得刚才你帮我,我可没啥可报答的,粗茶淡饭,爱吃不吃。”

    吴天赐赶紧摇头说:“不是,不是,不是这个意思,我意思我得报答你,我都跟我爸断绝关系了,现在你肯定也没辞职,我还得靠你呢。”

    陈飞一脑袋黑线,听这小子的意思,就是还要死皮赖脸的在自己旁边跟着?

    吴天赐嘿嘿一笑,说:“那啥大哥,我去买包烟去啊。”

    陈飞一愣,一巴掌拍在吴天赐后脑勺上说:“你小子连抽烟都骗我啊!你不是不会么?”

    吴天赐摸着脑袋说:“我是真不会,但是大哥你会啊。”

    陈飞想了想,突然想起来白骨说的话,自己召唤他的时候才能抽烟,那自己平时怎么办?

    这是个大问题啊,陈飞一想,对啊,抽烟跟抽二手烟不一样是吧,有了。

    想着,陈飞就说:“行,那你去吧,我等你啊。”

    远处,一个穿着板正西装的男人正看着沈氏集团楼下所发生的一切,然后他坐进车里,说:“行了,回家吧。”

    司机点点头说:“是,姑爷。”

    男人叹了口气,自己这个吴家的姑爷还真不好当啊,老爷子那个宝贝儿子也不是省油的灯,自己派人盯着都不行,必须亲自上阵。

    但是甭管自己坐到了什么位置上,老爷子稳如泰山的地位自己还是挺害怕的。

    今天看到的,还是先不要告诉老爷子吧,不然就凭这小子刚才在小舅子头上那一巴掌,他麻烦就大了。

    过了一会儿吴天赐颠儿着就回来了,陈飞拿着烟,说:“走吧,回家。”

    吴天赐当然高兴,他好歹也是吴承业的儿子,看人的眼力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这个男人身上,就是给人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虽然现在看起来一般吧,但说不定以后还是很有发展前途的。

    回到家之后,两人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吴天赐看新闻,陈飞也不跟他抢遥控器,看新闻是个好习惯,自己倒也想跟他学学。

    这时候,正好是个法制新闻,演的是一个警方抓获了一个传销集团的头目,还有十几个私自持有枪支的随从。

    吴天赐咂咂舌说:“大哥,你说这女头目,长得还挺好看的啊,要是我也能认识一下就好了。”

    陈飞瞪了吴天赐一眼,这熊孩子怎么不学好呢,认识这种人干嘛。

    可是想到这,陈飞突然想到了自己在云滇时候遇到的那个女头目,那个熟悉的身姿。

    ……

    林依依坐在富丽堂皇的大厅里,面前的大理石桌上,摆着一个阿拉伯水烟。

    她伸手拿起烟嘴儿,优雅的放到唇边。

    高傲的眼神儿扫过下面一群武装雇佣兵,自从上笔买卖做完之后,她就全部替换掉了之前自己男人手里的所有人。

    现在,她可以说是稳稳的坐在了这个毒枭位置上。

    盼我疯魔,还让我孑孓不独活。要我美艳,还要我杀人不眨眼。

    如果放在古代,林依依现在也算是割据一方阔土的女王了。

    她捋了捋长发,红唇微张,脸上冷漠的表情让这间还开着冷气的房子变得更加没有丝毫人情冷暖。

    下面的男人个个身后背着重量级的枪支,目光如炬的看着前方。

    在林依依的眼皮子底下,他们可是完全不敢有点点不规矩的地方,这个女人的手段不是一般的可怕。

    如果说毒这个字,这个女人当仁不让,每一个被他吸引的男人,都不该有好下场。

    可偏偏那些觉得自己有些势力的,不顾性命也要前仆后继的争做她的裙下之臣。

    之前在毒枭手下的那批人,从上次从云滇回来之后,至今为止,全部不知所踪。

    如果在这里,你觉得死亡是可怕的,那你就错了,死亡是一种幸运,而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才是一种可怕。

    那些人就这般凭空消失了,就连他们曾经出现过的痕迹,也被这个女人不知道用什么样的可怕方法抹灭了。

    林依依抽着水烟,手里把玩着那把小巧的左轮儿手枪。

    在场的谁也说不好,这个美艳的女人什么时候就会带着让你迷醉在她眼底的笑容崩了你。

    这时候,一个穿着武装服的男人走进来,对着林依依鞠了一躬说:“老大,上次从河里捞回来的那个胖子……”

    林依依冷笑一声,眯着的眼睛,眼尾轻轻一勾,露出一个危险而又迷人的笑意说:“那个胖子我要留着,但性格太怂了,送到mo去做事吧,不要让他知道我是谁。”

    武装服的男人点点头,面对这样一个美艳绝伦的女人,他甚至都没有多瞟一眼,转身出去了。

    他不敢?不,他没这个资格。

    林依依冷笑一声,吸了一口水烟,吐出一条烟雾的毒龙。

    陈飞,看看到时候,是你狠,还是你的兄弟狠。呵呵。

    武装男出去之后,才深深喘了口气,有那个女王一样的人镇着,整个空气都压抑的让人难受。

    胖子就是上次云滇在河里捞出来的,没想到老大竟然把他带了回来。

    mo是可以说是这个女人一手创办起来,南越地区贫穷疾苦的孩子不胜其数,她把这些孩子买回来,从小就培养他们仇恨,和斗争。

    这些孩子,最大的也不过十六岁,最小的只有五岁。

    如果你去mo就会发现,连一个五岁的小孩子,手里都拿着一把自制手枪随意把玩。

    这些孩子从小就被洗脑,抽离自己的意识,从而进一步培养成杀人武器。

    胖子怀着一腔仇恨重生,虽然自己大难不死,但未必就是必有后福。

    到了mo之后,他才发现这是一个真正充满仇恨和杀戮的世界,十来岁的孩子,手里握着酒壶,一口一口喝着,用性命做堵住。

    他们有一个游戏叫luckytoheaven,意思就是幸运天堂,他们两两作为赌注,在一个装七枚子弹的左轮里只放三颗子弹,然后对着自己的脑袋射击,如果你没死,那么你赢了,对方就会给你包括押注的所有钱。

    如果你死了,那么你的底金就由下注的人和你的对家拿走。

    这完全已经不能用残忍来形容了,这种根本不把自己的性命当回事儿的孩子,竟然把这种残忍的自我杀戮叫做游戏。

    他们完全就是在无视生命。

    这里之所以叫mo,完全就是一个英文me的缩写,意思就是寺院办孤儿院。

    顾名思义,林依依这个女人,用寺院做遮掩,培养他们作为自己忠实的杀戮武器。

    可见这个女人的阴狠地步。

    而且这个女人始终没有人能去真正的征服她,一旦一个有能力的男人接近她,她就会像一条带着美丽花纹的毒蛇。

    缠绕在他的身上,让男人在不知不觉中交出权力,甘愿堕落在她的温柔乡里。

    被吸干最后一滴血,在把他丢在最肮脏的阴沟里。

    妖艳,聪明的头脑和一颗狠心,是一个女人,能让男人最致命的东西。

    林依依随着依附阮晋元,势力逐渐庞大的超过了阮泽龙的想象,现在整个南越的毒圈儿,对这个女人可以说是闻风丧胆,却又趋之若鹜。

    阮泽龙站在自己势力范围的边界,看着一望无边的热带雨林,冷笑一声。

    脸上露出一副没落的神情。

    这个固若金汤的金色三角,要因为一个女人对金钱和权利的把玩,掀起一场前所未有的血雨腥风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